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5日 星期二

財經 > 理財 > 理財要聞 > 正文

字號:  

青島港騙貸波及大豆 銀行抽貸山東昌華資金斷裂

  • 發佈時間:2014-08-24 09:28:48  來源:中國青年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林海

  8月20日,一名衍生品分析師在其新浪微網志發佈消息稱,山東昌華(記者注:“山東昌華食品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昌華集團”)倒閉了,涉銀行壞賬50億元,連帶擔保500億元。傳聞日照銀行已(陷入)承兌危機。

  這個傳聞對於不到300萬人口的山東省日照市來説不亞於引爆了一顆巨型炸彈。8月21日下午,當《華夏時報》記者趕到位於山東省東南沿海的日照市採訪時,這個海濱小城已經聚集了一批來自全國各地的媒體記者。

  “沒有壞賬,是銀行抽貸造成了我們資金週轉困難。”昌華集團法人代表童龍飛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受青島港銀行騙貸案影響,銀行7月份抽了我們二十多個億的貸款,我們還了二十多個億之後一個多月沒給我們放貸。”

  虛驚一場?

  昌華集團不僅在日照,在山東也算是知名度極高的企業。山東一家媒體剛剛發佈的“2013山東富豪榜”顯示,昌華集團董事長張愛華以家族財富350.1億元位居第四位。

  公開資料顯示,昌華集團為國內較大的大豆以及棕櫚油進口商,旗下擁有新加坡主機板上市公司海洋國際控股有限公司,2013年全年進口大豆181萬噸,位列進口企業第六。

  正因為此,50億元壞賬,連帶擔保500億元,對於日照這個小城來説,顯然不是個小數目。

  記者在日照採訪時,有關部門對於記者的採訪都是三緘其口。對上述傳聞,童龍飛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均予以否認。

  童龍飛告訴本報記者,是銀行抽走鉅額資金後才造成了昌華集團的資金週轉出現問題,“耽誤了一個多月。”

  童龍飛稱,在當地政府的協調下,目前四大國有銀行均對企業表示支援,並已經獲得了銀行的信貸支援。

  日照銀行辦公室主任則稱此消息為“謠言”,日照銀行一切業務正常。日照銀行一位沒有透露姓名的人士則告訴本報記者,昌華集團在日照銀行大約有5000萬的貸款,而且有抵押物。

  顯然,網上傳聞似乎是一場虛驚。不過,記者經過多方採訪了解到,目前昌華集團的確已經陷入資金鏈緊張的狀況。昌華集團一位大豆以及棕櫚油分銷商林華(應被採訪者要求使用化名)向本報記者證實,昌華集團的確到了資金鏈斷裂的邊緣。

  “4月份,昌華遭遇信用風險。由於中遠期貿易造成棕櫚油和大豆價格倒挂,昌華集團由於無法開立信用證,無法支付導致違約。” 林華表示,昌華集團為何無法開立信用證的原因並不清楚,“目前,集團的棕櫚油業務已經停止,因為貨物已經被銀行抵押。”

  受累“青島港”

  童龍飛所説的銀行抽貸源自於青島港融資騙貸事件,8月22日被當地一家銀行的高管證實。

  除此之外,此前有媒體報道稱,在今年4月份違約的大豆進口商除了昌華集團之外,還包括山東晨曦集團、匯福糧油集團、山東光大日月集團和得利斯等企業,違約的大豆數量在50萬噸左右,價值約3億美元。

  不過童龍飛否認昌華集團捲入今年4月的違約潮。

  “我們買的豆子一部分自己壓榨,一部分賣給其他壓榨企業。”童龍飛直言,也會用於融資,“不融資哪來這麼多資金週轉,不過,銀行會全程監管,這個沒問題。”

  “信用證具有杠桿作用,一旦套出來的資金投資失利,不僅融資方面臨破産,銀行也要承受壞賬風險。”招商銀行一位內部人士告訴記者。

  銳財經行業分析師劉江遠8月22日告訴本報記者,融資豆主要是山東油廠操作為主。

  “前些年,僅單純利用一個月的船期所帶來的人民幣升值就可以為進口商帶來穩定的收益。”劉江遠分析道,春節過後人民幣兌美元持續走弱,僅第一季度人民幣兌美元貶值約2.6%,幾乎回吐了2013 年全年漲幅。此外,銀行間短期拆借利率也還不到3%,這些都大大壓縮了融資貿易的獲利空間。

  “近幾年大豆跟銅一樣,已成為融資的載體。目前國內主要港口進口大豆庫存中有超過一半的數量屬於融資性進口。”在光大期貨農産部研究總監趙燕看來,利用大豆進口可以獲得成本低廉的融資。

  “通常情況下,大豆進口企業在簽訂進口合同後,向銀行申請信用證,繳納20%到30%的保證金,這樣企業就可以獲得90 天至180 天不等的延期支付貨款的遠期信用證。由於融來的錢可以用三至五個月,可以放到小額貸款等更有利可圖的地方。相比之下,農産品正常貿易的利潤非常薄弱。”趙燕説道。

  “融資豆”之困

  實際上,中國大豆進口發生違約事件更早于青島港融資騙貸事件。4月份,國內有媒體報道稱,因資金鏈斷裂,中國大豆進口合同違約規模創下10 年來最高水準。違約風波引發國內外豆類市場價格走勢大幅震蕩。

  “現在已確認違約的大豆有昌華集團一船,據説已退回美國。”此前對此事做過調查的劉江遠告訴本報記者,另外,晨曦集團有120 萬噸(20 船)違約,原因是開不出信用證。

  劉江遠告訴本報記者,4 月17 日媒體披露涉嫌違約的企業包括山東晨曦集團、日照昌華集團、匯福糧油集團、山東光大日月集團和得利斯等。

  據悉,上述企業都是我國主要的大豆進口商,其中山東晨曦集團去年全年進口748萬噸,位列第一。

  山東晨曦集團有限公司表示,由於國內市場低迷,為了避免遭受高額經濟損失,中國買家可能在120 萬噸美國和南美大豆進口合同上違約,合同價值約9 億美元。晨曦集團旗下的宏日糧油公司負責人表示,已經拒絕支付大約20 船大豆的貨款。據稱,如果履行這些合同,買家在每船大豆上將損失多達700 萬美元。

  “經歷此次事件後,國內壓榨行業會再次進行洗牌,一些無風險承擔能力的中小油廠將面臨倒閉風險。”劉江遠分析大豆違約事件帶來的影響時稱,此次違約主要還是油廠融資方面出現問題,而融資豆主要是山東油廠操作為主,華東、華南等地油廠仍以壓榨需求主導進口為主。因此因信用證開立困難而出現的進口違約事件將僅限于山東地區。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