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24日 星期三

財經 > 理財 > 職場 > 正文

字號:  

“先生娃再就業”成社會熱門話題 真是人生贏家?

  • 發佈時間:2015-12-14 08:09:38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波

  “先生娃再就業”真是人生贏家?

  “現在都説上學時生孩子的好處,但是背後需要付出多少沒人知道。我羨慕別人的,別人永遠也不會理解。”楊青感嘆道,“所以,生孩子不是‘追風’,而是一個需要慎重考慮的人生大事。”

  “研究生、研究生,就是研究怎麼生嘛!”正上大四的景瑤在保研後,按著自己制訂好的規劃踏上了人生的下一階段:籌辦婚禮,購置婚房,更重要的是——備孕。

  最近,一則“已婚已育”的女研究生求職時更受歡迎的媒體報道讓“先生孩子再就業”成為社會熱門話題,各方人士紛紛討論女生在校生娃的利弊得失。

  作為“研究生階段生孩子”的支援者,景瑤認為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為什麼不生呢?研究生階段恐怕是我最閒的日子,我今年23歲,研究生畢業時就26歲了,畢業後的三四年恰好是事業的上升期,哪還有時間要孩子啊?”景瑤邊説邊認真掰著手指,“再説,那時候再生我就30多歲了,年齡越大産後越不好恢復啊。我得在找工作前把這些事情都處理好,不能影響到我的事業發展”。

  至於以後可能遇到的麻煩,景瑤早就為自己煲好了一大碗“雞湯”。“讀研完全可以擠出時間生個孩子嘛!懷孕期間正好可以用來看書、寫畢業論文,學一些平時想學、卻又靜不下心來學習的知識,還順便胎教了呢。”最後,她自信地總結道,“有困難就去解決啊,重要的是選擇和決定。”

  有羨慕者把“先生孩子再就業”的女生稱為“人生贏家”,但事實上,這條路走起來並不輕鬆,要承受不小的壓力,要面對不少的困難。

  學業:育兒和論文難兼顧

  説起讀研期間生子的利弊得失,龐依穎有一肚子苦水要倒。

  龐依穎研二時候結的婚,起初,她並沒有生孩子的打算。那一年她試著找了兩三個月的工作,但招聘單位一看到她25歲的年齡和剛結婚的個人資料,便頻頻搖頭:“你這種情況,不是一來我們這兒就得生孩子嗎?”

  心灰意冷的龐依穎下定決心,先“回家生孩子”去。她思量著,生了孩子,這被“已婚”封死的求職之路,應該可以打開了吧。

  但這個過程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容易。

  就讀于北京高校的她,戶口並沒有在家鄉,按照當時的相關規定,準生證必須由女方辦理。因此,她不得不挺著大肚子從河南老家奔赴北京,往返于學校和派出所之間。而準生證上要蓋的章、簽的字,則需要她和老公一人盯著老家、一人盯著學校,來回快遞辦理。

  一段時間的奔波後,準生證辦下來了,而龐依穎並沒有立刻回家。由於預産期臨近畢業論文答辯時間,加之懷孕妊娠反應強烈,無法繼續寫畢業論文,她決定休學一年。這就需要她繼續留在學校,辦理休學手續。

  “好在學校的老師們都體諒我有孕在身,行動不便,在他們的幫助下很快休學手續就辦下來了,那時我才終於可以在家待産了。”龐依穎説。

  大概是因為年輕,龐依穎生産後身體恢復很快,加上有家人幫忙帶孩子,兒子滿月後,她就開始著手寫畢業論文了。

  然而,這個論文寫得異常艱難。每兩三個小時她就得去給兒子喂奶,一喂就是半小時,好不容易整理好的論文思路被打斷了。無奈之下,她只能夜裏等孩子睡覺以後再寫論文。可孩子睡得越來越晚,龐依穎也只好越熬越晚。“等到最後論文快交稿時,我每天淩晨3點才能睡覺”。

  這樣的付出並未得到太好的效果。一邊,是導師屢屢打電話催稿,“龐依穎,我知道你現在的情況,但是你的論文寫得太淺了,你以前的研究水準可不是這樣的”。一邊,是家人催促她趕緊休息,“不能老是這麼熬夜,你休息不好孩子也睡不好,你看,你的奶水都變少了”。

  最終,龐依穎的論文雖然沒有達到自己之前的水準,但總歸是答辯通過了。但是,她所面臨的困難,不止於此。

  求職:“人生贏家”還是“風險太大”

  “已婚已育”,真的是找工作時的“加分項”嗎?龐依穎的回答是,“根本沒那回事”。

  經歷了第一年的失敗後,龐依穎再次踏上求職路的重要籌碼就是“已婚已育”,她想著,既然生育問題是女生的劣勢,那麼自己現在就可以和男生站在一個起跑線上了吧。

  經歷了幾次面試的挫折後,龐依穎不得不承認,自己之前的想法“很傻很天真”。

  有一次面試,當龐依穎提到自己“已婚已育”時,幾個面試官都尷尬地笑了。“你這節奏挺超前的啊!”“這挺好,你還替公司節省成本了。”“那你平常誰給你帶孩子啊?”“你老公是做什麼工作的啊?”

  在一串“八卦”過後,一個面試官總結道:“你這樣的情況我們確實從來沒見過,也不好説你認為的這個‘優勢’到底存不存在,畢竟你有了孩子還得分心照顧家庭。因此,在這麼多的應聘者中,我們不能冒著風險選擇你。”

  這給了龐依穎“當頭一棒”。然而,招聘單位的顧慮不只有這個。

  在另一個單位的面試中,一位面試官看了簡歷直接問:“你什麼時候要二胎?”這讓龐依穎愣了一下。

  面試官接著説,“現在二孩政策開放了,生完一個還有一個呢,你這也不能算是什麼優勢。”

  和龐依穎一樣,方妮也在讀研究生期間結婚生子,選擇這一道路時,所有親朋好友都告訴她,這一定是個找工作時的絕對優勢,“我這麼早生孩子,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能找個好工作”。

  然而真找工作時,她卻碰了一鼻子灰。在一家國企面試時,一位面試官向方妮表示:“我們不在乎你是否為公司省去一個産假和一些費用,這些對於我們來説都是小事,但是這個工作一上來強度就比較大,你孩子還小,怕你吃不消,因此不能貿然錄用你。”

  這個打擊讓方妮的“三觀”都産生了動搖,一直認為的“絕招”如今居然成了“劣勢”,“招聘單位拒絕我的理由各式各樣,有的乾脆就因為這個問題想不明白,懶得細想就招別人,把我拒了”。

  方妮認為,或許以後這種情況的女生越來越多,招聘單位才能了解“已婚已育”的優勢。

  裸生:兩代人的被迫“啃老”

  如今,對於上學期間“裸婚”這件事,不少人都可以接受。但是沒有經濟收入的學生媽媽紛紛表示,“裸生娃”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這需要上一輩的經濟支援。

  在這一點上,方妮是幸運的,但她開玩笑説,“若不是公婆家有錢,我們是生不起孩子的。”

  方妮和她的老公是在一次家庭聚會中認識的,他們的父母是朋友,都是做生意的。她的老公高她兩級,如今在北京工作,雖然掙得不多,但在父母的幫助下早已是有房有車一族了。

  當公婆提出讓方妮先生孩子再找工作時,雙方父母一致同意,並表示一切費用由4個老人承擔,這讓方妮安了心。

  懷孕期間,由於高校學生的醫療保險裏並不包含生育保險,定期産檢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方妮每個月都會去醫院檢查,有時感到身體不適,擔心胎兒的她更要去醫院看看。平均下來,每次去醫院花去幾百塊錢是常事,一些複雜的檢查甚至要花費上千元。“但是也不能不去啊,大家都查,你不查就多一分風險。”方妮説。

  去年6月,方妮生下女兒,在這之後,保姆、進口奶粉、尿不濕、嬰兒衣物等,都成了每個月雷打不動的開銷,好在小兩口的父母全力支援,讓他們沒有一點經濟壓力。

  “如果是靠自己的錢過日子,我是絕對不會上學期間就生孩子的,根本沒有這個條件。我肯定不會讓孩子跟著我們一起漂泊。”方妮堅定地説。

  對於養孩子這個龐大的經濟負擔,方妮有自己的打算。“我不會一直‘啃老’,現在這種情況也是特殊時期的處理辦法。我倆都在努力工作,計劃在孩子3歲的時候經濟獨立,不能再給父母添麻煩了”。

  同學:你們聊的話題我不懂

  不久前,在上海工作的楊青剛為自己的女兒慶祝了周歲生日,同時,她決定把孩子送回老家讓爺爺奶奶帶幾天。從研三時生下女兒,其間經歷了找工作、租房、搬家,她從來沒有和女兒分開過一天。這幾天對於楊青來説,是難得的自由時光。

  楊青打電話約閨蜜逛街,手機的另一頭卻傳來了閨蜜的抱怨:“你終於想起我了,咱倆都在上海,至少得一年沒見面了吧!你説你除了給我的朋友圈點讚,還有啥動靜?”

  飯桌上,閨蜜又嘮叨開了,“你的手機裏居然全是孩子的照片,以前我認識的那個熱愛自拍的楊青哪兒去了。你再看看你這身休閒裝,以前你除了在宿舍,什麼時候穿過這個!哎,你好歹擦個粉底來見我吧,以前你可是不化粧不出門的”。

  是啊,楊青心裏也在感嘆,當初自己隔三岔五就會跟著朋友們出去聚會、看電影、唱歌,一直是朋友圈裏的“焦點人物”。而如今,她已經很久沒有買過一身像樣的衣服了。每天刷著朋友圈,看著大家去健身、去旅遊、去逛街,而同齡的自己等孩子睡著後偷偷看個美劇都樂半天,這簡直不像20多歲的人該有的生活。

  過了兩天,聽説楊青終於可以出來“放風”了,曾經一起玩的朋友都來找她聚會。

  然而,楊青發現,自己能聊的話題越來越少了。她不知道誰上個月剛分手,不知道誰最近相親見到了“奇葩”,不知道誰又跳槽去了新單位,朋友們經歷的愛情糾葛離自己太遠,她所在意的育兒話題又沒人知道。看起來,自己就像比同學大了一輩兒。

  但是,當別人提起楊青時,永遠是看待“人生贏家”的態度。“你現在辛苦,等我們開始忙的時候你就解放了;你現在不能和朋友出來玩,但你有個自己的家多幸福;你和大家的生活有差距,那是因為你命好人生進度快……”

  “我連抱怨的資格都沒有,因為我是‘人生贏家’。”楊青一臉無奈。

  “現在都説上學時生孩子的好處,但是背後需要付出多少沒人知道。我羨慕別人的,別人永遠也不會理解。”楊青感嘆道,“所以,生孩子不是‘追風’,而是一個需要慎重考慮的人生大事。”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人物為化名)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