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24日 星期三

財經 > 理財 > 職場 > 正文

字號:  

他們為什麼選擇三線城市創業

  • 發佈時間:2015-09-28 07:59:54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史額黎  責任編輯:胡愛善

  在這個全民創業的時代,激動人心的創業故事每天都在上演。許多年輕人紛紛投身創業大潮中,期盼自己能夠成為時代“風口”的幸運兒。

  近日,中國青年報記者參加國務院辦公廳政府資訊與政務公開辦公室組織的“發現雙創之星”活動時發現,成功的創業者總是相似的,他們不僅需要抓住時機,凝聚團隊力量,善用政策支援,也要有著面對挫折不怕失敗的良好心態。

  在對的時間碰到對的人

  4名在國內外名校拿到學位的博士,畢業後沒有選擇去一線城市發展,反而齊聚到江蘇小城連雲港開始創業。在旁人不太理解的事情上,他們看到了成就事業的可能。

  “創業的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是在對的時間碰到對的人。”連雲港脂立方生物醫藥研究所有限公司(以下稱“脂立方公司”)總經理許恒皓用一句話概括了他們的創業歷程。

  許恒皓表示,他們成立公司的主要契機就是脂立方技術近年來的産業化。據介紹,脂立方是一種篩選藥物的新技術。以往的藥物篩選,可能要從幾百萬個藥物蛋白晶體隨機篩選出幾十個副作用較小的候選化合物,“就像大海撈針一樣”。而脂立方技術恰恰可以實現有針對性的篩選,幫助研究者們節省大量的時間和成本投入。

  “對的時間”具備了,“對的人”去哪找呢?許恒皓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全球做脂立方技術的人很少,但裏面有3個中國人,這3個中國人恰好又是他在武漢大學的師兄弟。“乾脆就一起抱團做這個事”。

  剛開始,創業團隊的成員都受到了身邊人的反對。許恒皓的導師希望他留在武大任教,繼承自己的衣缽。公司技術總監高嵩回憶道,父母不理解他從美國畢業後要去小城市工作的想法,“覺得不太體面。”不過,在分析解釋了脂立方技術的發展前景後,他們最後獲得了親朋師友的支援。

  團隊構建好了,許恒皓開始考慮公司的選址問題。起初,創業團隊調研過上海張江以及江蘇許多城市的高新技術開發區,但是連雲港給了他們“最貼心的接待”。當時,連雲港市財政局把該市大大小小12家藥企請了過來,聽團隊的首席科學家劉偉博士作報告。報告結束後,共有6家藥企提出對接需求,財政局又帶著創業團隊一家一家拜訪。

  當地藥企的積極反饋,不僅使創業團隊頗受鼓舞,而且讓國資背景的連雲港市潤財創業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稱“潤財創投”)看到了他們的發展潛力。潤財創投決定給予創業團隊1080萬元的天使投資,這使脂立方公司最終得以落戶連雲港。

  其實,不僅是潤財創投,地處連雲港的淮海工學院也給脂立方公司提供了不少幫助。受益於校企之間的合作關係,脂立方公司能夠以極低的價格使用淮海工學院價值約2000萬元的實驗設備,從而將有限資金用在更多的項目開發上。此外,在承擔學校教學和科研任務的同時,脂立方公司還從淮海工學院的畢業生中補充了大量“新鮮血液”。

  創業3年來,脂立方公司已由最初的5人發展為如今的40多人。對於未來,許恒皓表示,希望在3年內把生物酶業務做到1個億的銷售額,以便將資金用於脂立方技術的進一步推廣。

  辦公桌被父親砸了個洞

  提及“雙創”,可能大部分人聯想到的是高精尖科技。不過,鹽城小夥兒廖正軍通過鑽研火雞飼養技術、開展網路平臺銷售,在傳統的家禽養殖業取得了新的突破。

  養火雞這件事,廖正軍大三時就品嘗過失敗的滋味了。當時,他不但把家裏的錢賠了進去,而且還搭上了女友的學費,最後眼睜睜地看著女友離他而去。

  因此,當廖正軍放棄上海年薪十幾萬元的工作,再次回家養火雞時,親戚朋友都覺得他不可救藥。父親為了阻止他,甚至用斧頭在他的辦公桌上砸了個洞。

  不過,對廖正軍來説,從藝術設計轉行火雞飼養,這可不是拍腦袋作出的決定。通過考察上海的市場,廖正軍發現,當時國內的火雞大多從國外進口,價格不菲。如果按照家鄉的養殖成本計算,每只火雞可以有30至50元的純利潤。

  就這樣,廖正軍用僅有的4000元買了300隻火雞苗,在一個廢棄的學校裏開始飼養火雞。然而,幾個月後,廖正軍發現自己的火雞明顯個頭偏小,公火雞連正常重量的一半都不到。

  原來,廖正軍在國內購買的火雞苗,都是近親繁殖的種類。要想獲得純正的火雞苗,必須從國外進口優質的種蛋。為此,廖正軍把賣火雞賺到的兩萬元全部用在進口的種蛋上。種蛋價格不菲,每枚200元,廖正軍從美國進口了100枚種蛋。

  效果果然不錯。一年裏,廖正軍飼養火雞的存欄量就達到2000多只,個頭也長到了20多斤重。依靠這批優質火雞,廖正軍一下子就打開了市場。

  初步取得成功的廖正軍再接再厲,又通過製造感恩節概念和研發新菜品,大幅提高了火雞的銷售額。與此同時,廖正軍也挽回了女友魯曼的心。

  此前,魯曼曾在一家大型公司做過兩年外貿工作,她的到來,為廖正軍的事業帶來新改變。在廖正軍的公司闖出名堂後,許多競爭對手盯上了他的員工。“我培養出一個人才,別人多加個500元1000元工資,就挖走了”。

  在魯曼的建議下,廖正軍決定採用分權的方式,將公司的主要業務拆分出來,成立新的公司,並交給原公司的業務骨幹負責。廖正軍則跳出來架構資源,為下面的子公司提供技術和資金服務。

  姜海東就是公司孵化項目的成功代表。南京藝術學院畢業的他,本來在軍工企業有一份不錯的工作,不肯回到農村。在廖正軍的勸説下,他先是回來擔任設計總監,後來又成為新成立的設計公司的負責人,專門幫助不懂網路的老鄉做農産品的策劃包裝。

  此外,廖正軍還陸續成立了7家子公司,由公司的骨幹擔任法人,分別負責水産養殖、農業培訓、電子商務、自媒體等方面業務。“你要想把能人留在農村,你得讓人家覺得在農村值,有平臺才能實現夢想。”魯曼説。

  讀懂政策

  同樣是在三線城市創業,淘金時代董事長王金合找到了中國電商飛速發展的“風口”,最終在電商運營服務這個細分領域成就了事業。

  2010年時,在阿里巴巴南通區工作的王金合發現了一個現象,由於外貿環境惡化,許多外貿人員想去淘寶上賣家紡産品,可是他們不太懂得網路銷售技巧。王金合決定開辦一家專門為電商服務的公司。

  所謂電商服務,是指第三方服務商為淘寶、京東等電子商務平臺上的個人賣家及品牌商戶提供的IT系統、運營、倉儲物流等服務。王金合看重的正是網店運營這個環節,通過品牌策劃、網店裝修、運營推廣、客服外包等流程,他的公司可以為中小型商戶提供一站式的解決方案。

  想法是好的,可客戶卻並不買賬。最初,王金合手上的啟動資金只有四五十萬元,這是計劃買房的錢。由於資金緊張,創業團隊將辦公室設在了一所高校裏,面積只有20平方米。“客戶覺得我吹牛,來辦公室參觀後,原先談好的訂單會黃掉80%。”王金合説。

  好在,南通市政府針對創業者的扶持政策派上了用場。通過“先緩後交”的政策,淘金時代得以免租金進駐1028平方米的辦公場地。慢慢地訂單多了,公司發展進入良性迴圈。

  不到5年的時間裏,淘金時代的員工規模已經從4人發展為如今的700多人,在全國範圍內擁有13家分公司,還成為商務部認定的“國家級電商服務示範企業”,在電商運營服務領域做到了前三名。

  擁有了雄厚的人力和資金,王金合開始向産業鏈的上下游擴張。例如,通過蒐集、整理淘寶和天貓的數據,淘金時代能夠判斷出目前網上最暢銷的商品,並且將分析結果轉告商戶,避免商戶間的同質化競爭。此外,他們還整合了前端的供應鏈,為許多從事跨境代購的商戶充當供貨商。

  眼看國家對於“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扶持力度逐步加大,王金合決定改造公司的商業模式,將原有的電商運營服務擴大為集服務創投為一體的創業平臺。在公司打造的創業基地,公司會為創業者進行早期的創業培訓,還能提供2~10平方米的創業空間,用於項目的研討、評估、路演和孵化。

  目前,淘金時代已經線上下佈局了三類創業基地,包括高校中的大學生O2O創業孵化中心,與多地共建的青年電商創業孵化基地,以及社區服務中心裏的創業場所。有十幾家創投公司正在基地中進行孵化。

  談及公司商業模式變革的原因,王金合表示:“我讀政策,看的是商業模式、市場機會和未來的方向,起碼這條路不會錯。政策説得非常清楚,這個創業空間,要有辦公、網路、社交、資源共用的空間。而且還説了,要做創業者的雲服務、公共服務平臺。”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