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4日 星期天

財經 > 理財 > 職場 > 正文

字號:  

招聘信用卡銷售員也瘋狂:百萬年薪只是傳説

  • 發佈時間:2014-11-25 06:59: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張 歆  責任編輯:孫毅

  在百度上輸入“信用卡+招聘”,瞬間會彈出近4萬條招聘啟事。其中,學歷從初中直至博士,工作經驗由“無經驗”直至“10年以上”,薪酬從“1000元以下”直至“10000元以上”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

  對於銀行信用卡中心來説,由於人員的流動性極大,龐大的招聘需求幾乎是無時無刻的存在,然而“衝擊百萬年薪”廣告語的背後,其“高中學歷、無具體專業和經驗”的低門檻要求確實明顯不合常理。

  《證券日報》記者近日調查採訪多位信用卡銷售人員發現,很多銀行的信用卡中心仍然在通過人海戰術進行“圈地”式的發卡。但是,對於更多的求職者而言,所謂的高薪只是傳説,朋友圈資源被消耗一空之際或許也就是其銀行夢曲終人散之時。

  招聘資訊數以萬計

  時值11月下旬,銀行傳統的招聘季早已結束,然而只要在百度上輸入“信用卡+招聘”,近四萬條招聘啟事就會瞬間彈出。其中,學歷從初中直至博士,工作經驗由“無經驗”直至“10年以上”,薪酬從“1000元以下”直至“10000元以上”。

  在近4萬條條件不一的招聘啟事中,急聘和高薪都是非常常見的字眼,而且很多的招聘是以常年進行的形式存在,“你的態度決定你鈔票的厚度”等各類簡單直接的誘惑也摻雜其中。

  根據一條標示為某總部位於南方的股份制銀行信用卡中心招聘的資訊,《證券日報》記者找到了招聘負責人——“人事部李主任”。雖然是雙休日接到本報記者的“應聘諮詢電話”,李主任還是十分熱情,在僅僅詢問了記者學歷是否達到高中和年齡是否達到22歲後,其就信心滿滿的表示“應該是符合條件,下週一可以正式面試,未來的工作地點很可能是北京市的西單、建國門、朝陽門等區域”。

  但是,對於本報記者提出的究竟是銀行招聘還是勞務派遣公司招聘的話題時,李主任的回答則有些吞吐,開始的回應為“當然是銀行招聘,與銀行簽訂勞動合同”,後來則表示其所在單位“是銀行代理點”,最後承認是“與銀行簽有合同的公司進行招聘”。

  其實,部分銀行將包括信用卡推廣和電話客服等崗位外包也並不是不能説的秘密,但是招聘方如此態度反而透露出缺乏底氣的一面。

  高薪只是傳説

  對於信用卡銷售的職業前景,多家銀行的招聘聯絡人表示,由於是與業績掛鉤,做得好的人月薪可以過萬元。一家銀行的招聘聯絡人則對本報記者介紹,除了2000元左右的底薪外,每月銷售30張卡可以獲得的提成是每張20元,數量增加提成金額也會增加,如果銷售人員每月能發放100張卡,則提成將增至每張60元。此外,發放的銀行卡中,半數以上必須激活並被使用,如果使用率超過70%,則銷售人員還可以獲得每張100元的提成,而且兩項提成是疊加累計的。

  也就是説,從理論上來説,雖然“衝擊百萬元年薪”的宣傳有些不靠譜,但是萬餘元以上的月薪確實有可能。但是,如此低門檻又高薪的工作職位緣何有如此龐大的人員缺口?曾經的從業者陳辛(化名)一語道破天機——“考核的壓力太大,很多任務是不可能完成的,大量的人在朋友圈消耗光後就被銀行辭退了”。

  對於其所對應銀行的應聘人員即將面臨的考核任務,上述李主任介紹得十分爽快,“通常底薪是每月3000元,不過這並不是無責任底薪,其對應是必須完成每個月新開100張卡的任務,否則會被扣減底薪,如果開卡量不及60張,即便是新應聘成功的人員,底薪也將被降至每月2000元”。

  據記者了解,不同銀行對於信用卡銷售人員的考核指標不盡相同,上述銀行主要考核開卡率,也有銀行考核活卡率(即信用卡開卡後必須被激活)、刷卡量等指標。

  另一家總部位於北京地區的股份制銀行的信用卡業務員就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該行每個月的最基本考核包括發出至少40張卡,並要保證其中一半卡被激活、部分卡刷夠指定金額,此外該行還加入了行政考核部分,其中行政考核的佔比為20%,其餘均與業績直接掛鉤計算。

  陳辛表示,相對於其老家那種三線城市,其實北京地區的信用卡銷售特別不好幹,尤其是一些所謂的黃金地段,依靠陌生拜訪、“練攤”、“掃樓”等傳統方式都難以實現大的增量客戶,反倒是新人還能依靠尚未開發的人脈關係支撐幾個月。其原因在於,黃金地段的常駐人群(包括團體客戶)雖然是高端客戶,但多數早已經辦理了一張甚至數張信用卡,對於新增信用卡是排斥的,而且態度很堅決;而那些流動人員中大多數屬於“北漂族”,都在為生計而發愁,哪有心情停住腳步聽銷售人員介紹信用卡呢。

  陳辛所描述的陌生拜訪,大多數銷售都比較熟悉,主要是對於素未謀面和聯繫過的人員進行推銷。地點以商業寫字樓為主;而所謂“練攤”,是大家常在商場、大型超市門口、地鐵站等人流密集地區見的擺攤銷售,銷售人員通常需要向場地提供方支付費用,否則還要面臨被城管取締的風險;而“掃街”則更不靠譜,在某一區域逐個與人攀談的成功率可謂微乎其微。

  而曾經在某二線城市從事信用卡銷售的小義(化名)認為,自己的經歷就像一個電影那劇本,只不過並不是傳統的勵志結局,而是以其離職作為收尾。小義所在的二線城市,信用卡銷售售員的底薪僅有1000多元,銀行要求單月的首次刷卡用戶達到40戶銷售才能獲得提成,而小義獲得的銀行資源僅僅是無窮無盡的“掃樓”,有時候勉強拿到了客戶資料卻被告知審核不過關,奔波數月卻仍因完不成任務而不得不“主動辭職”。

  多家銀行信用卡中心的招聘聯絡人都承認,做得不好(銷售業績不佳)的員工大多主動辭職走人,而銀行的“忍受期”一般為兩、三個月。

  催收崗位漸熱

  《證券日報》記者在檢索招聘資訊的過程中注意到,過去很難看到的信用卡催收崗相關的招聘資訊熱度大增,其崗位職責主要是信用卡逾期賬戶管理,包括:以信函或電話方式信用卡透支催告、更新客戶資訊、數據分析和管理。

  本報記者隨即點開兩條招聘資訊,其擬招聘的人數分別為20名和30名,不過,同樣的低學歷門檻與工作經驗要求——“中專以上學歷,具有一年以上工作經驗者優先考慮,每月業績合格者薪資不低於3100元”。

  事實上,目前絕大多數信用卡催收的崗位都來自業務外包公司,其“銀行工作”光環的背後,效率和薪酬同樣充滿了未知。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