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28日 星期一

財經 > 外匯 > 外匯資訊 > 正文

字號:  

港元保衛戰:投機資本大舉沽空 聯繫匯率制承壓

  • 發佈時間:2016-01-22 07:54:56  來源:貴陽晚報  作者:陳植  責任編輯:郭偉瑩

  全球盡墨,避險資産齊漲,美股命懸一線,恒指也再度下行。港匯在多次衝擊下,截至21日20點,徘徊在7.8145附近。港股持續下跌,港元兌美元匯率很可能在短期內觸及7.85,迫使香港金管局賣出美元維持港元匯率,這是國際做空資本最想看到的局面。但是,從港府的強勢表態來看,這種策略恐怕要落空,香港也遠未像98危機那樣糟糕。所謂的香港聯繫匯率不是問題,美元制度才是問題。風險外溢,正從商品市場主體性地轉移至股市,債市或將接力下半場。國內市場不可能不受影響,央行高壓放水,代價是風險溢價上行,資産荒逼近極致。現在已經不是人民幣的事情,不是聯繫匯率的事情,也不是原油的事情了。

  此前央行干預匯市的做法,讓他們吸取了教訓——不再直接與中國3.3萬億外匯儲備對抗,而是借沽空港元為跳板,押注中國政府借鑒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做法,動用外匯儲備幫助香港渡過難關,借此一步步消耗中國外匯儲備,為下一次成功沽空人民幣做鋪墊。

  始於1997年蔓延到1998年的亞洲金融危機會不會再次重演?面對這個問題,一家美國對衝基金經理張剛調侃説:“只有天知道。”

  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近期香港資本市場遭遇了“匯股雙殺”。1月20日,港元兌美元匯率一度跌至7.8241,創2007年以來的最低值,距離7.8304的歷史最低值僅僅只有一步之遙。當日香港恒生股指盤中也一度跌破19000點,創下過去42個月以來的最低值。

  “國際投機資本似乎正在複製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的操作手法,首先大手筆沽空港元,意在迫使香港政府放棄聯繫匯率制度(即“完全盯住美元”的固定匯率政策,僅僅允許港元兌美元匯率在7.75-7.85之間浮動),營造市場悲觀氛圍,再通過沽空香港恒生股指與股指期貨獲得鉅額收益。”張剛表示。

  香港金管局總裁陳德霖對此強硬表示,一旦港元觸及7.85的水準,金管局就會入市賣出美元買入港元,並無任何計劃令港元與美元脫鉤,且香港有能力抵禦資本流動考驗。

  “目前而言,市場並沒有發現香港金管局動用外匯儲備干預港元匯率的跡象。”一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透露。

  截至21日20點,港元兌美元匯率徘徊在7.8145附近,但恒生股指當天收盤價報在18542.15,較20日又跌去約3%。

  在他看來,若港股持續下跌,港元兌美元匯率很可能在短期內觸及7.85,迫使香港金管局賣出美元維持港元匯率。

  “這似乎也是國際投機資本最想看到的局面。”這位外匯交易員分析説,一方面它可以不斷消耗香港外匯儲備,有可能迫使香港政府最終放棄港元聯繫匯率制度,引發港元大跌,令投機資本收穫更高的沽空利潤;另一方面它還可能促使中國政府消耗一定外匯儲備額度,協助香港渡過難關,為國際投機資本下一次沽空人民幣做鋪墊。

  他直言,1998年,中國政府承諾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不貶值,減輕了香港維持聯繫匯率制度的壓力,成為香港戰勝金融風暴的堅強後盾。如今,國際投機資本似乎在反其道而行,即先衝擊香港聯繫匯率制度,意在佈局沽空人民幣套利。

  “但是,這種沽空策略的成功幾率可能微乎其微。”他指出。

  沽空路徑

  在張剛看來,1月14日之前,國際投機資本沽空港元更像是“小打小鬧”。

  “當時國際投機資本的主戰場是沽空人民幣,港元僅僅受到輕微波及,小幅下跌了100-200個基點而已。”他回憶説。但從1月14日起,他卻發現港元市場突然涌現出大量沽空拋單,令港元兌美元匯率猝不及防,在隨後6個交易日跌幅竟然超過600個基點。

  他直言,很多投資機構認為國際沽空資本在沽空人民幣受挫後,將沽空戰場轉向港元。

  究其原因,港元似乎具備相當多的沽空套利條件,首先,近期香港房地産和股市表現疲軟,令市場擔心香港正出現資本外流跡象;其次,港元隨著美元被動升值,令不少投資機構認為港元匯率存在高估跡象;最後,港元執行的自由兌換制度,令國際投機資本可以隨時隨意籌集大量港元進行沽空套利,而不像沽空人民幣處處“受制”,比如中國央行抽走離岸市場人民幣流動性,就能令國際投機機構面對巧婦無米之炊的尷尬。

  然而,過去一週沽空港元投機潮如此迅猛,令不少基金經理頗感吃驚。

  荷寶投資管理集團中國首席投資總監繆子美認為,考慮入境元兌美元採取聯繫匯率制度,沽空港元獲得的匯兌收益相當有限。

  “除非動用10倍以上的杠桿投資倍數,否則在扣除匯兌手續費與交易成本後,收益可能不到1%。”上述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指出。國際投機資本之所以熱衷於沽空港元,真正的獲利渠道主要源自兩個路徑,一是營造強大的沽空壓力,迫使香港政府最終放棄聯繫匯率制度,由此造成港元匯率大幅下跌,進而套取高額匯差收益;二是利用港元大幅貶值所營造的市場悲觀情緒,大舉沽空恒生股指與香港股指期貨獲利。

  在他看來,這種做法與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期間國際炒家如出一轍,即國際炒家利用香港匯市、股市和股指期貨的關聯性,先大舉沽空港元迫使香港政府放棄盯住美元的匯率政策,導致港元大跌,進而拖累港股大幅下跌,由此造成沽空港元、港股、股指期貨獲利的三贏格局。

  港元聯繫匯率制受衝擊

  其實,國際投機資本的這套沽空策略似乎初見成效。

  20日港元12個月遠期合約一度下跌0.3%,至1美元兌7.8904港元,已經超出港元聯繫匯率制度所設定的7.75-7.85浮動區間,創下過去16年以來的最低值。

  與此同時,還有國際投機機構大舉沽空恒生國企指數。他們預計只要恒生國企指數跌破8000點,就會吸引金融機構拋售近340億美元的掛鉤H股指數的結構性金融衍生産品,由此造成港股進一步大跌,獲得更可觀的沽空收益。

  “這正是國際投機資本最想看到的局面。港元大跌帶動港股大跌,港股大跌又會拖累港元進一步下挫,由此造成匯股雙殺的惡性迴圈。”張剛直言。

  記者了解到,目前有不少對衝基金預計,若港元兌美元匯率跌至7.85,可能還會導致約3000億港元資金外流,進一步加劇香港金融市場 動蕩。

  香港金管局總裁陳德霖對此回應説,一旦港元觸及7.85的水準,金管局就會入市賣出美元買入港元,並無任何計劃使港元與美元脫鉤。

  值得注意的是,在香港金管局強硬表態後,20日港元1個月期的香港銀行間利率(Hibor)續創三年新高,達到0.31%,3個月期Hibor也創下2008年7月以來的最大漲幅,至0.55047%。

  市場因此一度認為,香港政府可能效倣此前央行干預離岸人民幣匯市的做法,先抽走港元流動性抬高沽空港元的杠桿融資成本,迫使國際投機資本不得不止損離場。

  但張剛指出,由於港元執行的自由兌換制度,港元融資利率飆漲背後,還可能是國際投機資本從歐洲、日本等地區低息拆入大量歐元、日元資金,然後兌換成港元等待下一個沽空機會,由此造成港元流動性趨緊。

  “目前而言,港元兌美元很可能在未來一兩周觸及7.85,市場也在關注香港金管局會動用多少外匯儲備力挺港元。”他表示。因為港元聯繫匯率制度一旦被動搖,人民幣將可能面臨更高的貶值壓力,這恰恰是國際投機資本的最大算盤之一。

  投機資本的新算盤

  在張剛看來,國際沽空機構大舉沽空港元,其實有著另一層算盤——就是以小博大,利用沽空港元加重人民幣貶值的市場氛圍。

  他給記者算了筆賬,若香港政府最終放棄聯繫匯率制度導致港元進一步貶值,市場對人民幣貶值的預期必然迅速升溫,由此給人民幣沽空投機潮帶來新契機;即便中國央行動用外匯儲備,協助香港政府抵禦住這波港元沽空潮,國際投機資本也會認為中國外匯儲備因此消耗不少,未來沽空人民幣的勝算將會更高。

  但他強調,香港政府幾乎不可能放棄港元聯繫匯率制度。首先,當前香港擁有約3500億美元外匯儲備,佔GDP的比重高達113%,是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期間的4倍。

  “由於香港外匯儲備相當於基礎貨幣投放量的1.7倍,除非國際投機資本通過杠桿融資不斷放大港元沽空資金量,否則香港政府動用外匯儲備足以買回市場所有港元。”他分析説。

  其次,香港也會權衡調整匯率政策所帶來的多米諾效應。目前市場一個普遍觀點是,一旦港元聯繫匯率機制被改變,將會影響人民幣和一籃子貨幣的匯率穩定。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也發佈最新報告稱,對香港而言,現有的聯繫匯率制度是最佳的安排。

  但是,國際投機資本似乎也有自己的博弈底氣。由於美元持續加息預期升溫,市場預計未來一年美元可能有10%的升值空間,這無形間加大了港元的貶值壓力。畢竟,若香港政府延續聯繫匯率制度,令港元跟隨美元大幅被動升值,很可能導致香港出口貿易受到負面衝擊,加之樓市股市疲軟,令香港經濟面臨更大的復蘇壓力,到時港元仍然將面臨不小的貶值壓力。

  有證券機構分析師認為,當前港幣已經積累較高的貶值壓力。若考慮到全球貨幣兌美元的平均貶值幅度,港幣隱含的年均貶值幅度約為1.3%~1.6%,港元兌美元合理匯率可能在 10.7-11.6之間,即港元可能需要貶值約30%。

  前述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認為,儘管港元貶值壓力不小,但鋻於香港擁有巨大的外匯儲備,國際投機資本沽空港元的最終目的,很可能不是押注香港放棄港元聯繫匯率制度——而是間接給人民幣貶值施加壓力。

  此前央行干預匯市的做法,讓他們吸取了教訓——不再直接與中國3.3萬億外匯儲備對抗,而是借沽空港元為跳板,押注中國政府借鑒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做法,動用外匯儲備幫助香港渡過難關,借此一步步消耗中國外匯儲備,為下一次成功沽空人民幣做鋪墊。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