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9日 星期五

財經 > 外匯 > 外匯資訊 > 正文

字號:  

外匯局:跨境資金流動震蕩中趨向平衡

  • 發佈時間:2014-10-24 07:40: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張忱  責任編輯:田燕

  當前我國有資本外流,但並沒有資本大量外逃的風險。受經常項目收支趨向基本平衡、央行逐步淡出常態化外匯市場干預等因素影響,外匯儲備將難現持續大幅增加態勢,未來外匯儲備增長放緩會成為常態

  10月23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公佈外匯收支數據顯示,前3季度,跨境資金總體保持凈流入態勢,外匯供求在震蕩中趨向基本平衡,但三季度銀行結售匯出現了季度逆差。同樣是在三季度,外匯儲備也出現了約1000億美元的負增長。為何在外貿順差增加、人民幣匯率回升的情況下,跨境資金依然出現階段性流出,我國是否面臨資本大量外逃的風險,外匯儲備未來會否繼續增加?

  資本有“流出”未“外逃”

  今年第三季度,海關統計的進出口順差為1281億美元,同比增長111%,同期的人民幣匯率也呈現總體升值態勢,但是銀行的結售匯卻出現了160億美元的逆差。有觀點認為,在宏觀經濟面臨一定下行壓力的背景下,結售匯順差逐季減少,顯示我國正面臨資本大量外逃的風險。

  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認為,當前我國有資本外流,但並沒有資本大量外逃的風險。在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過程中,央行逐步淡出外匯市場干預,就意味著貿易順差必然對應著資本流出,而且貿易順差越大,資本流出規模就越大。

  央行逐漸退出常態化干預,意味著央行減少購匯,通過外貿流入的資金,有一大部分以外匯存款方式留存于銀行體系內,或者投資于境外,以國際收支口徑來衡量,這部分外匯應記為“資本流出”。從微觀層面來看,這屬於企業等經濟主體的財務調整——並未將手中的美元兌換成人民幣,這和資本外逃,或者“熱錢外逃”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市場關心的房地産行業跨境資金流動狀況也能印證這個觀點。有觀點認為,隨著美國逐步退出QE,吸引美元回流,將導致前期進入房地産行業的“熱錢”外逃,並對國內樓市産生負面影響。而從目前的實際情況來看,此類風險並不存在。管濤介紹説,從兩個主要指標來看,目前外資從房地産市場流出的勢頭並不明顯。一是外國人在中國購房的資金今年前3季度凈流入5.2億美元,相比2009年到2013年同期呈現數十倍增長;二是前3季度房地産行業外商投資企業資本金凈流入201億美元,為2009年以來同期凈流入的最高水準。

  管濤分析,企業增加外匯存款,包括一些企業增加對外投資,使得我國貿易順差由國家集中持有變成市場分散持有,符合藏匯於民的改革方向。而且三季度企業外匯收入結匯的比例仍然達到69%,比二季度還上升了1個百分點。9月份,企業外匯收入中的結匯比例達到74%,比8月份上升了6個百分點,説明當前市場主體的持匯意願穩定,並沒有出現恐慌性的囤積外匯現象。

  外儲增長放緩將成常態

  今年三季度末,我國外匯儲備餘額為3.89萬億美元,較今年二季度末下降了約1000億美元。外匯儲備為何在三季度中止連續上漲,未來又是否會重拾升勢?

  從趨勢上來説,今年以來,外匯儲備積累速度在逐漸下降,這主要與我國整體國際收支趨向平衡有關。今年一季度,國際收支經常項目、資本項目“雙順差”,外匯儲備增加1000多億美元,進入4月份以後,在國內外經濟環境不確定性增加的情況下,由於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企業持匯意願增強,結匯意願減弱;二季度,雖然貿易順差擴大,經常項目盈餘增加,但資本項目卻從上個季度的940億美元凈流入轉為162億美元凈流出,國際收支口徑的外匯儲備資産增加額從上季度的上千億美元降到了200多億美元,環比降幅達82%。

  管濤表示,初步預計,三季度我國國際收支仍是“經常項目順差、資本項目逆差”的平衡格局。這對於實現我國國際收支自主性平衡是有益的。

  針對今年三季度的外儲變化,管濤分析,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美元匯率走強引起的匯率折算變化。今年三季度,美元指數上升7.7%。我國外匯儲備裏包含部分非美元資産,這部分資産在對外公佈時需折算成美元,美元升值就會導致非美元資産在折算成美元時金額減少。但這只是賬面估值變化,並不是實際損失,也不會有實際的跨境資金流動。

  不過,匯率對外儲的影響有限,更關鍵因素還是國際收支。管濤分析,現階段我國經常項目收支趨向基本平衡,人民幣匯率也趨近於均衡合理水準,推動資金流入與流出的因素並存,出現雙向波動是正常的。未來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將在震蕩中保持基本平衡。

  國際收支趨於平衡,再加上央行逐步淡出常態化外匯市場干預等因素,外匯儲備將難現持續大幅增加的態勢,出現階段性調整是正常的。管濤預計,未來外匯儲備增長放緩會成為常態。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