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1日 星期天

財經 > 網際網路金融 > 網路銀行 > 正文

字號:  

微眾銀行首任行長曹彤驟然離職 網際網路銀行陷窘境

  • 發佈時間:2015-09-16 09:26:31  來源:新京報  作者:金彧  責任編輯:鄭夢琦

  

微眾銀行首任行長曹彤驟然離職 網際網路銀行陷窘境

  

首任行長曹彤的驟然離職,將獲批開業尚不滿一年的微眾銀行推向輿論風口。

  9月15日,微眾銀行相關負責人表示,“上周我行召開董事會接受了申請。曹行長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微眾銀行所任職務,根據規則還在走有關程式”。新京報記者經多方證實,曹彤將轉戰廈門金圓集團籌建金融公司。

  目前市場充斥著對曹彤“出走”理由的各種猜測。上述負責人稱,關於此事的猜測和傳言,微眾銀行不作評論,未來會選擇時機對外披露。

  遭招商銀行關閉APP開戶驗證介面,微眾銀行又遇行長曹彤離職“出走”,這家一齣生便自帶明星光環的首家民營網際網路銀行目前“星途不暢”。網際網路銀行路在何方?

  想“從頭開始”的行長走了

  去年曾在赴任前剃光頭以示“從頭再來”擁抱網際網路金融的微眾銀行行長曹彤,不到一年,選擇了離開。

  曾在中國人民銀行、招商銀行、中信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等傳統銀行界耕耘20餘年的曹彤,去年在赴任微眾銀行一職前“剃頭明志”。他曾開玩笑地説這寓意事業和微眾都要“從頭開始”,可見其要做一番事業的決心。

  不過,這位“下海”的傳統金融人恐怕從未想過,微眾銀行之行會如此匆忙結束。

  昨日,新京報記者從廈門金圓集團和多方證實,曹彤辭任微眾銀行行長一職後,轉戰廈門金圓集團,負責組建“廈門國際金融技術有限公司”、“廈門國際金融資産交易中心”。據介紹,這兩個項目由曹彤主導推進,將於今年第四季度正式展業。

  9月21日,金圓集團將聯合廈門國際金融技術有限公司舉辦“廈門資産證券化高峰論壇”,曹彤將以主持人身份亮相,這也是他以新的身份首次出現在公眾視野。

  分析認為,曹彤擁有深厚的傳統金融機構經驗,並在微眾銀行擁有實戰經歷,這將對於他開展網際網路金融創新産生積極影響。

  曹彤為何選擇從微眾銀行離職?業界猜測,出身於傳統銀行的曹彤或與首家網際網路銀行不相容,傳統銀行人與網際網路企業,註定要有一定磨合期,在磨合中難免出現分歧。也有説法是,被平安係包圍,各方角力難以避免。

  事實上,在外界看來十分突然的事情在微眾內部似乎早有跡象。有微眾銀行內部人士對媒體表示,曹彤好幾個月都沒來上班。早在一個多月前,微眾銀行下發的一份內部文件中,本由行長簽字的地方,簽名就變成了微眾銀行監事長李南青。最終,“曠工”數月的曹彤選擇了離職。

  誰將成為曹彤的繼任者?業界猜測,或由現任微眾銀行監事長李南青接任,但這一猜測並未得到微眾銀行的正面確認。微眾銀行表示,“有關接任者,正在按照有關規定走相關流程”。

  遭遇入口危機

  最近微眾銀行有點“禍不單行”的節奏,除了行長離職,還被爆出被招行關閉了APP開戶驗證介面。

  純網路銀行微眾銀行于2014年12月12日獲批開業。不過,開業不足一年的微眾銀行似乎與想像中差距較遠,並未有大量銀行屬性的業務。

  目前,因一直沒有實現遠端開戶,微眾銀行的業務發展受到限制。因為弱實名電子賬戶的性質,該行目前無法實現存貸款和轉賬支付等資金劃轉功能。只能依靠其他同業的賬戶驗證為用戶開通賬戶,辦理基金及保險購買等業務。

  在同業合作中,招商銀行日前關閉微眾銀行開戶驗證介面一事,引發了關注。

  9月7日,有用戶反映招商銀行無法綁定微眾銀行APP。此事引發廣泛關注。

  9日,新京報記者多次實驗後發現,未綁定招行卡的用戶,其招行儲蓄卡無法綁定微眾銀行APP。不過,9月7日前便已成功綁定招行卡的用戶則不受影響,仍可轉賬。9月15日,記者試圖綁定另外一張招商銀行卡,在通過人臉識別和輸入短信驗證碼後,收到提示“暫不支援招行卡,建議換其他銀行卡重試”。目前已綁定的招商銀行卡仍可以自由轉入轉出賬款,單筆和每日最高限額均為5萬元。

  對此,招商銀行對外表示,近期有銀行接到部分客戶投訴,反映其銀行賬戶中的一些扣款交易非本人操作。經過調查分析,發現這些交易是由於一些機構濫用跨行代扣介面導致的。

  微眾銀行則稱,注意到同業的相關言論,但沒有收到正式照會。目前業務正常。其他銀行的綁卡操作均可正常開展,業務未受影響。

  9月10日,微眾銀行和招商銀行發表聯合説明,表示兩行業務互補、地緣相近,一直保持緊密合作關係,將繼續探討進一步合作空間。但對於介面暫停卻並未給出正面回應,只是表示事件存在偏頗。

  身為“網際網路銀行”,但無法自己給用戶開戶,而要依靠其他銀行的銀行卡給用戶做身份驗證,如果其他銀行紛紛效倣招行關閉入口的做法,微眾銀行的前景恐怕不妙。據統計,目前除招商銀行外,微眾銀行支援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中信、廣發、光大、平安、民生、興業、華夏、浦發、郵儲、上海銀行的儲蓄卡綁卡,信用卡則暫不支援。

  網際網路銀行員工“閒得開腦洞”?

  曹彤的離職、招行關閉入口風波等事件引發業界對網際網路銀行未來之路的討論,更折射了網際網路銀行當前的發展困境。

  事實上,隨著最初的“千呼萬喚始出來”,到現在的少量幾款産品,曾經籠罩在網際網路銀行頭頂的光環早已黯然失色。

  因為遠端開戶功能遲遲無法實現,網際網路銀行目前只能依靠其他銀行的銀行卡給用戶做身份驗證,開立的賬戶為弱實名賬戶。根據監管要求,弱實名賬戶不能吸收存款。

  分析認為,尤其是近期招商銀行關閉對微眾銀行的入口事件,充分暴露出網際網路銀行不能自己開戶的弱點,有一種“命運掌握在別人手中”之感。

  既然遠端開戶問題並非短期能夠解決,那麼,網際網路銀行如何“掌握自己的命運”呢?

  另一家于6月25日正式開業的阿裏係浙江網商銀行,截至目前還沒有上線産品。多位網商銀行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到位的員工工作量普遍不飽和,由於沒有具體的業務,大量的技術人員也只好“閒著開腦洞”。

  昨日,浙江網商銀行行長俞勝法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網商銀行官網尚未有相關産品,目前主要將産品放在淘寶、天貓賣家平臺上推介,主要是貸款類産品,月底將在官網放産品介紹。

  對於員工反映的“無産品焦慮感”以及時常的清閒,俞勝法表示,這應該是網際網路銀行都面臨的問題吧。

  相對於網商銀行部分員工目前的“清閒”,微眾銀行技術員工表示,“不會那麼閒”,網際網路銀行有很多事情要做,不斷研發新産品。尤其是微眾銀行APP上線以後,每隔一段時間都要上線新産品。

  業內人士認為,網際網路銀行只能走“輕資産”模式,就像微眾銀行的定位是一家連接客戶和傳統金融機構的平臺,其盈利模式並不是傳統的存貸利差或者銀行的中間業務收入,而是來自於與合作金融機構的業務成果分享。

  微眾銀行董事長顧敏則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微眾銀行會走同業道路。目前,微眾的定位一直都是網際網路平臺,做的事也都按此定位。我們沒計劃成為一家傳統定義的銀行”。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