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5日 星期一

財經 > 收藏 > 收藏新聞 > 正文

字號:  

盧浮宮:從未邀請中國書畫家辦個展

  • 發佈時間:2015-05-26 11:07:19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張弓  責任編輯:孫毅

  盧浮宮內景

  近幾年,法國盧浮宮在中國藝術家眼裏成了中國藝術家的鍍金池。據説,只要是在盧浮宮舉辦畫展的中國藝術家一齣盧浮宮的門便在拍賣行創下了很好的業績,從此地出來的藝術家大多成了在國際上享有“盛名”的藝術大師。只要是在法國盧浮宮參加展覽的中國畫家就是最好的,不管他們的作品是否真的在盧浮宮展覽,從盧浮宮鍍金回來,稱其為大師絕非徒有虛名。就是把自己的一幅畫挂在盧浮宮某個地下場所,和法國人合個影,回至國內也是中國最牛的大師。盧浮宮(卡魯塞爾大廳)儼然已成為除維也納“金色大廳”之外的另一“世界藝術聖殿”的代名詞,仿佛中國書畫家只要出現在這裡,就意味著自己的藝術造詣獲得了國際認可。

  中國畫家樂此不彼地到盧浮宮鍍金,而盧浮宮官方管理委員會聲稱從來沒有收藏過任何中國書畫家的大作。至於收藏,也許只不過是中國畫家將自己的眾多代表作中的其中一幅送給了盧浮宮的某位清潔工。回到國內,自然大肆宣傳自己的作品被盧浮宮收藏。

  中國的藝術大師從國外飛回來的,他們身上的光環,不是陽光,而是洋光,也許,我們遠遊重洋尋訪某些中國大師曾經發跡的展覽“故址”,發現國外的某所豪華公廁居然會成為中國那些藝術家們矇騙國人眼球的展覽聖地。

  從眾多媒體的報道和社會關注的話題中讀者發現,中國書畫家把自己“受騙”的原因一直歸罪于盧浮宮的盛名,還有,是自己沒有看清策展人的嘴臉。國內某位曾經認為自己上了策展人當的畫家面對媒體記者的採訪大倒苦水,認為自己是被盧浮宮所騙。

  這真是中國書畫家憤怒的最主要的原因嗎?單憑在盧浮宮鍍鍍金就能把中國藝術推向世界嗎?沒有人敢肯定地回答這個問題,作為中國人,誰都希望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堂堂正正地被世界典藏聖地收藏。

  由於多種原因,一些在國內不知名的書畫家,自己花了鉅資,卻沒有從盧浮宮獲得想像中的名利,他們將心中所有的怨氣遷怒于盧浮宮,加上盧浮宮官方的不斷澄清,一個名為卡魯塞爾廳的商業場所漸漸浮出水面。

  據國外媒體《歐洲時報》報道,中國藝術家經常到法國巴黎舉辦書畫展的場地盧浮宮並非真的盧浮宮,而是盧浮宮管理方為了籌措更多的維護資金,專門開闢出一個名為卡魯塞爾廳的場所用於商業開發,自然,你只要出錢,不與法國憲法相悖的情況下,可以隨便進入卡魯塞爾廳舉辦任何形式的畫展。

  盧浮宮館長也多次面對中國媒體證實了這種説法:除了邀請華裔畫家嚴培明在德農廳做了一次名為 ”蒙娜麗莎的葬禮“的小型展覽外,盧浮宮官方沒有邀請任何中國藝術家在盧浮宮舉辦畫展,其他中國書畫家的個展,多是在卡魯塞爾廳舉辦。2009年,法籍華人嚴培明畫展共展出五幅作品,由人物和風景畫兩方面組成,其中主題作品是嚴培明的巨幅油畫《蒙娜麗莎的葬禮》。當然,2014年,所謂中國著名畫家曾梵志在盧浮宮的展覽,也不過是他的一幅作品《從1830年至今 No.4》(297cm*360cm,2014)與盧浮宮館藏珍品德拉克洛瓦的《自由女神領導人民》同挂在德農廳做了一次對話式的交流。

  據某位經常組織中國書畫家到法國辦展的資深策展人透露:盧浮宮卡魯塞爾購物中心坐落在地下,這裡有非常寬大的餐飲區,有各種品牌快餐店,當然也有提供展覽的展廳。如果中國書畫家要組團在卡魯塞爾廳辦展,首先要通過仲介機構直接向法國VIPARIS展覽集團包下展廳。VIPARIS是巴黎大型展覽集團,由市政府授權經營巴黎多處活動場所,其中最重要是盧浮宮卡魯塞爾大廳、凡爾賽門會展中心和巴黎議會大廳等。盧浮宮卡魯塞爾大廳每年承接大量的大型活動(時尚、慶典、重要會議等)和各種藝術展覽,包括一年一度的由法國總統做名譽主席的國際美術沙龍。VIPARIS對卡魯塞爾大廳具有經營權,而盧浮宮管理委員會則對展覽的學術性和藝術性進行審核。過去中國藝術家參展的方式往往是某家公司租用一個展廳,然後宣傳、招展。參展藝術家多達幾十名,水準參差不齊,而且藝術家只要付費或向組織方贈作品便均可參加,形成了油畫、國畫、書法齊上陣,給人留下雜亂無章的印象。

  盧浮宮官方聲明,按照商業模式運作的卡魯塞爾廳只是一個集餐飲的多功能購物消費場所,並非真的藝術殿堂。只要交付場租,無論繪畫素養高低,任何人都可享有在卡魯塞爾廳的權利。

  由此看來,盧浮宮和卡魯塞爾廳,不過是一种經濟上的姻親關係,的確,出於創收目的,卡魯塞爾廳從最初的商業目的到後來的商業化運作展覽,它打著盧浮宮的旗號伴隨著中國書畫家急於在國外鍍金的“特需”,在短短的十幾年時間裏成了中國書畫家暗中嚮往的展覽聖地。尤其是世界三大博物館的標誌性建築--盧浮宮,和中國的著名博物館相比,包括故宮在內,中國展館根本無法與之比肩。為了抬高自己的身價,擴大自己的知名度,即使明知卡魯塞爾廳是冠盧浮宮之名的“代標”産物,他們也不惜重金趨之若騖。

  明知是“陷阱”,卻仍然有很多前仆後繼的其他中國“難兄難弟”書畫家們,我們發現,“速效救心丸”根本無法根治中國人盲目媚外的“紅眼病”,中國藝術家的“紅眼病”太重,它得的不是小感冒,還有“夜盲症”。

  當然,其中不乏有真才實學的中國藝術家,進入卡魯塞爾廳的肯定有真正的藝術家,但以盧浮宮之名隱去卡魯塞爾廳之名在此地舞文弄墨的卻未必都是藝術家。如果只是為了鍍金去國外打著盧浮宮的旗號自欺欺人,這種花錢買虛榮的做法,對真正的中國藝術而言,是玷污和褻瀆。藝術無國際,中國藝術家走出去如果只是為了一個“鍍金”的過程,無疑是把我國的文化藝術推向“死海”。

  盧浮宮的神秘和參加展覽資訊不對稱的潛規則“成就”了中國藝術“大師”之名。因為根深蒂固的媚洋思想,所以進口的垃圾也成了進口“名牌”産品,自然,因為不了解內情,只要是從國外鍍金回來的藝術家,都成了國人頂禮膜拜的“洋神”。

  分析中國藝術家的自我“貶值”和不自信的一面,鍍金只是為了讓自己的作品在拍賣市場升值吸金做準備。盧浮宮三字能把一個中國藝術家知識的匱乏、作品的醜陋、思想愚笨完全掩蓋起來。如同花鉅資通過中國的神舟飛船把自己的垃圾書畫作品送上天后成精“升天”的成名捷徑一樣,有了盧浮宮三字之名,仿佛自己的作品坐著火箭便升入了天堂。

  把具有獨民族特色的中國精品文化推向世界,是為了贏得文化尊重,而不是為了贏得一時的盛名。盲目去國外與知名博物館有姻親關係的場所鍍金,是對中國百姓和中國藝術的欺騙和褻瀆,更是對中國傳統文化“拐出去”的一種諷刺和羞辱。

  800多年來,作為世界著名博物館之一的盧浮宮,一直是世界藝術家嚮往的展覽聖地,但出於保護盧浮宮自身的文物古跡的完整性,所以至今盧浮宮官方從來沒有向任何中國藝術家正式發出過展覽邀請,更沒有為任何中國藝術家舉辦過規模性書畫展覽,因此,到盧浮宮展覽成了眾多中國藝術家難以實現的藝術夢。

  希望在不遠的將來,這個藝術夢由真正的中國藝術家去實現!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