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4日 星期天

財經 > 收藏 > 收藏新聞 > 正文

字號:  

涇陽石佛遭文物稽查人員“掉包”倒賣

  • 發佈時間:2014-08-01 11:09:46  來源:人民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胡愛善

趙教育家的民俗藏品

  趙教育家的民俗藏品

涇陽縣文物稽查大隊院子裏露天擺放的文物

  涇陽縣文物稽查大隊院子裏露天擺放的文物

  文物稽查大隊本該是保護文物的,但涇陽縣文物稽查大隊兩名工作人員,卻玩起了“狸貓換太子”的把戲,用高倣貨“以假換真”,並將真文物倒賣。

  7月22日,該起文物販子和稽查大隊工作人員聯手倒賣文物的案子一審已在涇陽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在陜西涇陽、三原一帶,1961年出生的趙教育屬於響噹噹的“名人”——因“玩石頭”而出名。涇陽縣三渠鎮夏村的一位村幹部這樣給華商報記者介紹趙教育:“教育可是我們這裡的大名人、能人;你説他是農民吧,他不種地;你説他是城裏人吧,他家在農村;你説他是文化人吧,初中都沒畢業;你説他是大老粗吧,和他來往的大都是西安等地的文化人。”

  2014年初,咸陽市文物部門和警方突擊對趙教育家進行了一次搜查。許多警察和文物辦案人員被趙家大門內外的各種民間石雕驚呆,“這簡直就是一個民俗博物館!”一位當時參與辦案的警察事後回憶説。

  警察和文物部門在趙家搜到了一件叫“經幢”的唐代石刻。“經幢”即刻有經文的石碑,一般存放于古寺等宗教場所。這次警方搜到的“經幢”經鑒定屬於一般文物,在被藏匿于趙家前,是涇陽縣文物稽查大隊從當地民間收取而來,曾保管在稽查大隊。

  2014年2月24日,趙教育被咸陽檢方批准逮捕,同時被逮捕的還有涇陽縣文物稽查大隊大隊長馬偉和副大隊長孫建偉,三人的罪名均為涉嫌貪污。

  太壸寺裏的無頭石佛

  喜歡“玩石頭”的趙教育一年四季都在渭北垣上轉悠,走村串巷是幌子,看誰家門前屋後有“寶貝”才是他真實的目的。在他的眼裏,那些年代久遠的門墩石、拴馬樁以及各種石槽、石雕都是寶。這些從農村花幾百元收來的物件,拉回家稍做清理,就會價格翻番,賣給西安等大城市的民俗收藏人士。

  這些年,依靠這種收藏轉賣,趙教育給家裏修建了房子,還給兒子們娶了媳婦。由於從民間各地收藏的石雕越來越多,趙教育乾脆將自家院子隔壁兒子的宅基地騰了出來,專門擺放這些石頭擺件。

  由於院子裏外擺滿了各種石雕,以至於外人在村口只要説找“耍石頭”的,村裏人都知道找的就是趙教育。

  2013年10月初,趙教育獨自一人轉悠到位於涇陽縣二條街中段的太壸寺。

  太壸寺是關中有名的古寺院,距今已有一千六百多年的歷史。

  早在1957年,該寺就被陜西省政府列為第二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寺院分前後兩部分,前院為宗教場所,後院為涇陽縣文物稽查大隊的辦公駐地。

  涇陽縣文物稽查大隊有20多名工作人員,之所以選在太壸寺辦公,一是縣文物旅遊局辦公住房緊張,二是太壸寺非一般宗教場所,可以借用。

  按照辦案人員的説法,在進入太壸寺大殿後,趙教育被大殿內靠墻順地倒放的一具無頭石佛吸引。佛身高約一米,從造型和刀法上判斷,應該至少為唐代的東西。

  從太壸寺大殿出來還未來得及轉身,趙教育碰到了迎面走來的涇陽縣文物稽查大隊副隊長孫建偉。早已是熟人的趙教育也不避諱,開門見山直接問孫,“這無頭石佛是誰的,我想買下來”。

  孫建偉一點都沒有耍官腔,直言告訴他,石佛是稽查大隊不久前從下面徵收來的,還沒有登記入冊。“想買可以,但必須要和稽查隊大隊長馬偉商量”。

  我們來他個“狸貓換太子”

  又過了大約一個月,趙教育聽説涇陽縣文物稽查大隊從當地柴家村又收上來一件經幢,保存得很完整。趙教育直奔太壸寺,找到孫建偉,説想看看稽查隊收上來的這個東西。

  在涇陽縣民間收藏界,文化程度不高的趙教育有“民間收藏協會會長”的稱譽。這個稱謂是説他“眼力毒”,對古舊石器判斷準確。據説以往文物稽查大隊拿不準的東西,經常私下裏邀請趙教育來“把關”。

  在對這件刻滿了經文的石頭幾番查看後,趙教育愛不釋手。他把孫建偉拉到一個無人的角落,直接説這個東西和上次的石佛一起,“我要了,你開個價”。孫建偉有點為難地説,這事得還得和“一把手”説。趙教育要東西心切,對孫建偉説:辦法你想,你們大隊長的工作你負責做,錢不是問題。

  當晚,孫建偉給趙教育面授機宜,説辦法想到了,你找人做一個模樣差不多的石佛,再做一件外觀差不多的經幢,“我們來他個‘狸貓換太子’”。

  在涇陽、三原一帶,有許多民間石匠對外承攬正規的石頭雕刻生意,而暗地裏做的是文物高倣、新石器做舊、修補的營生。

  事實上,文物高倣品在我國古代其來有自,如清倣明,唐倣秦,其中不乏精品。

  業內人士稱,複製倣造文物一般最好看到實物,至少要有實物的照片,這樣才能至少在表面上能矇混過關。

  2013年12月中旬,趙教育發短信給孫建偉,“東西已經做好”。孫建偉找到文物稽查大隊大隊長馬偉,説趙教育想以16萬的價格買走無頭石佛和經幢。大隊長馬偉和趙教育也算熟人,並不吃驚,只是問萬一被人發現怎麼辦?如何給單位交代?因為畢竟這兩件石器文物屬於工作徵收的,必須要登記造冊入庫的。

  兩次掉包高倣貨成功“以假換真”

  文物稽查大隊的職責是,依照國家有關法律法規,負責對轄區古遺址、古墓葬等田野文物、館(庫)藏文物及出土文物等方面的違法、違章行為進行稽查,並依法實施處罰;負責對文物市場經營活動、文物保護區內基建工地的違法行為進行監察;協調和配合公安機關處理有關文物刑事案件等工作。

  但顯然,這兩位文物稽查人員忘了這一點。

  孫建偉將“以假換真”的計劃全盤托出,馬偉想了想同意了,只是叮囑他安全第一。1971年出生的馬偉比孫建偉年長1歲,倆人合作得很不錯,對孫建偉在工作中的許多提議,馬偉基本上表示同意、認可。

  2014年1月10日上午,依照孫建偉的安排,馬偉給涇陽縣安吳文管所所長王某打電話,説當天會派人送兩件文物過去,讓文管所注意查收登記,分別是無頭石佛一件、石刻經幢一件,負責運送的是孫建偉。

  當天中午12時許,趁單位其他職工都去吃飯或回家午休,孫建偉給趙打電話,讓趕快帶著早定做好的“高倣貨”來太壸寺。

  此時的趙教育和兒子已經在麵包車上等候多時,挂斷電話驅車直奔太壸寺。

  見了趙教育,馬偉問(替換的)東西帶來了嗎?趙教育指了指麵包車車廂,馬偉看到了一尊無頭石佛的身軀。見馬偉又往車裏看,趙教育上前悄悄地説,另外一件在外面,已經安排好了,你放心就是。

  在很快將真經幢裝車後,幾個人又進入太壸寺大殿,從車上卸下假石佛,和殿裏的真石佛對比了下,幾人覺得挺像的,然後又以最快的速度將真假石佛抬上了麵包車。

  麵包車出了太壸寺一溜煙往北,不一會就到了趙教育家。真石佛和真經幢被卸下,稍早存放在趙家的假經幢被裝上麵包車,然後直奔安吳文管所。安吳文管所隨後給稽查隊大隊長馬偉回復:收到石佛、經幢各一件。華商報記者注意到,各地文管所一般職能包括,管理和保護轄區地上、地下文物(古建築、古遺址、古墓葬、石刻、石窟寺等)、開展文物收藏、保護、研究等。既然負責收藏文物,卻不在第一時間鑒別真假,只是簡單登記名稱、個數,顯然有違常識。

  石佛被轉手,價格翻番

  兩文物被替換後,趙教育分三次付給孫建偉合計17萬元(含給孫建偉的1萬元好處費)。拿到錢後,孫建偉找到大隊長馬偉,給了馬偉8萬元。

  很快,趙教育就將自己手裏有一尊無頭石佛的消息放了出去。不幾天,西安人秦某託人和趙教育聯繫,説想看看這個石佛。秦某是西安某石刻博物館的老闆,對古代石器特別鍾愛。在對石佛做了一番鑒別後,他向趙教育提出想購買這個東西,趙教育一口開價“30塊”。

  在文物交易市場,1萬元等於1塊,“30塊”即30萬。秦某覺得這個東西值30萬,當天就通過銀行轉賬給趙教育29萬,剩餘1萬相約改天當面兌付。

  在收到秦某支付的29萬後,無頭石佛輾轉到了西安。

  關於石佛案發,至今有兩種説法,一種説是今年2月份有人向咸陽市公安局舉報,公安局遂邀請專家到安吳文管所查看,安吳文管所這才發現,送來的兩件文物原來是贗品。

  還有一種説法稱,石佛被賣到西安,準備再次高價出手,結果被文物稽查人員發現該石佛沒有任何檔案和登記,於是報警追查。趙教育等人被抓,在涇陽縣民間收藏業受到不小震動。

  從事該行業多年的許師傅説,這個行當説白了就是打文物保護的擦邊球。他舉例説,以明清石頭獅子、水槽為例,如果只是在民間流通沒有轉賣行為,僅僅是民間藝術品,而如果讓文物部門來做鑒定,許多都可認定為一般文物。而只要認定為文物,嚴格法律上來講,不允許交易,“逮住了就犯法,沒人管也就過去了”。

  收藏和倒賣之間只隔了一層紙?

  7月底,華商報記者走訪涇陽的多位民間收藏人士,這些人大多都是在僻靜街邊租一半間門面,屋內外擺滿了各種造型各異、真假難辨的石雕物件,從拴馬樁到門墩石,從開工石到柱頂石、水槽、瓦當等。

  儘管藏品琳瑯滿目,但所有店面無一例外沒有任何手續。問及這個行業是否需要手續,一位藏家拿出一本當地收藏協會頒發的證書説,“這就是我們的手續”。知情人士告訴華商報記者,其實民間收藏和文物倒賣之間只隔了很薄的一層紙。許多所謂民間收藏人士,暗地裏都涉及文物倒賣。

  7月25日,當聽説來人從西安來想買點東西時,旬邑縣的一位“藏家”找上來兜售,他手裏最近有兩尊佛像,有意的話可以去看看。問價格怎麼樣,他説“每一尊都在三十塊左右”。

  在淳化縣,説起石佛的生意,“藏家”孫老闆馬上介紹:旬邑朋友手中有兩尊石佛,都是剛從土裏出來的東西,北魏的,有意的話可以去看看。一位專門收藏並有意出讓瓦當的“藏家”,自稱退休前在文物部門工作。他再三向華商報記者保證:手中的東西不可能有假,你想要的話盡可放心拿。

  知情人士説,自古文物收藏這個行當從來都是真真假假,玩的是眼力和膽子,十年沒生意,一把吃十年,“但搞稽查的也擠進來吃這碗飯,確實不多見”,以前總覺得政府這方面管得很嚴,現在看來,漏洞還真不少。

  在涇陽縣文物旅遊局副局長王軍利的辦公室裏,這位如今的文物稽查大隊臨時負責人一邊翻文物保護法的書,一邊很為難地説:民間收藏目前的確屬於空白地帶,讓文物部門也很是頭疼。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