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9年08月23日 星期五

財經 > 收藏 > 藏品熱點 > 正文

字號:  

名人信札手跡拍賣市場泡沫正在形成

  • 發佈時間:2014-12-08 09:57:02  來源:人民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田燕

  雖然在12月2日晚,乾隆帝御筆手卷《白塔山記》在北京保利2014秋季拍賣會上,以人民幣1.01億元落槌,加佣金成交價為1.1615億元,創造2014全球年度中國書畫拍賣價格最高記錄。但要論2014年最為熱門的拍賣品種,非名人信札手跡莫屬。

  在今年中國嘉德的秋拍中,馬克思致科勒特·多布森·科勒特親筆信函,估價90萬至180萬元,成交價為304.75萬元。其中提到可其著作《資本論》,並提及英國銀行家和外國政府的內幕交易。在西泠印社的秋拍中,不僅包括有馬、恩、列、斯4位共産主義先驅的手稿,還有毛澤東、周恩來等老一輩領導人的信札。上海朵雲軒秋拍中,一批在美國發現的有關康有為與保皇會的文獻日前面世,其中保存了許多有重要參考價值的史料。特別是1905年秋康有為密謀刺殺孫中山的計劃,此前從未見於直接或間接的文字記載,首次為學術界所知。

  剛剛過去的2013年,對於名人信札以及手稿的拍賣市場來説,應該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不僅是因為在這一年中,高價拍品貫穿于春拍和秋拍:像在中國嘉德春拍中,魯迅《古小説鉤沈》手稿,估價60萬至65萬元,成交價為690萬元;在中國嘉德的秋拍中魯迅先生於1934年6月8日致陶亢德的一封信,在中國嘉德秋拍中,估價180萬至220萬元,成交價則達到了655.5萬元。

  相比書法、繪畫,名人信札和手跡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只能算是藝術品市場上的“配角”,不要説是突破千萬高價,就連百萬也只能算是稀罕的珍品了。甚至一些拍賣行為了將信札和手稿賣出好價錢,將其放入書畫專場中,將其作為是另外一種的名人墨寶。從這兩年的情況來看,名人信札手跡因為其獨特的內涵而成為藏家日益關注的焦點,特別是對於許多藏家來説,如果擁有著名人物,甚至是領導人的信札手跡,更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看到像馬克思信札,這樣以往幾乎很難看到的拍品,現在幾乎成為很多拍賣行的“標配”,而一些領導人的手跡,以往也是在拍賣會上“絕跡”,現在也可以看到。在看似繁榮的市場之下,我們卻應該警惕市場的“泡沫”。

  綜觀目前的名人信札手跡市場,名氣無疑是第一位的。特別是在外國名人部分的拍賣中,幾乎很少會關注其中的內容,往往主要是哪國的元首,或者自己的了解的科學家、演藝明星等都可以拍出很高的價格,在國內的拍賣場上,不止一次看到過愛因斯坦的手跡,像今年中國嘉德秋拍中,愛因斯坦手書著名質能公式E=mc2,並在上方親筆簽名,起拍價為8萬元,成交價達到了27.6萬元。對於這類信札手跡的價值,國內藏家其實很難判斷,特別是在國外的許多小型拍賣會,甚至在網上拍賣平臺也可以看到,甚至一些名人簽名並不是手簽的,而是使用自動筆(Autopen)代簽的。許多海外回流的名人簽名,價格可能也就是幾美元,但一到國內立馬就翻了數十倍,甚至上百倍。而一些名人信札,國內的藏家也很難分辨其真偽,在海外有很多機構都以倣冒早期名人信札牟利,像拿破侖、貝多芬的信札等都是他們熱衷於模倣的,這些在海外尚且已經可以以假亂真,在內地的拍賣場上,又有多少人可以真實了解其價值?

  即使是國內的信札市場上也存在著魚目混珠的情況,就像這兩年出現的一些魯迅信札,很多都是從魯迅日記中抄錄並謄寫的,而一些造假者,往往會從“附件”上來佐證贗品,像配上信封、檔案館的圖章等,使得信札手跡看上去更像是真的。正是由於市場對於信札手跡的追捧,僅僅留于表面,因而價格泡沫正在形成,特別是許多藏家在不辨真偽,沒有系統的收藏下,許多藏品的價格可能遠遠超出其價值,這也值得市場警惕。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