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4日 星期五

財經 > 收藏 > 收藏新聞 > 正文

字號:  

一串老珠子兩年漲兩倍 東北人愛趙本山同款

  • 發佈時間:2014-12-08 09:22:04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田燕

  前不久,謝海濤去了趟拉薩,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串蜜蠟和瑪瑙搭配的老珠子。很快就收到了數十個讚和回復,不少人願意為它一擲千金。

  8月份,謝海濤自己收了一批老珠子,包括蜜蠟、瑪瑙、綠松、天珠等,將它們串成一條項鍊,市場價150萬元。如果放到兩年前,這串項鍊的市場價很難超過50萬。即便兩年漲了兩倍以上,老珠子上漲勢頭依然不減,特別是來自藏區的珠子,正在成為收藏品市場的“硬通貨”。

  如今在中國西藏、泰國、尼泊爾、巴基斯坦等地,到處可以見到不遠萬里前去淘貨的國內古玩商。他們隨身帶去的錢越來越多,帶回來的東西卻越來越少。記者梁應傑

  東北人偏愛趙本山同款

  謝海濤最早接觸老珠子是在2007年,那個時候路上連帶手串的人都很少,市場上最受歡迎的是翡翠。2009年前後,她在古玩市場遇到一個藏民,帶了一箱古珠子,裏面有珊瑚、蜜蠟、瑪瑙等,開價20萬元。後來她在朋友的規勸下,只買下了一小部分。

  到了2012年,古珠子突然成了搶手貨,特別是蜜蠟、珊瑚、瑪瑙等。“當時好的蜜蠟也就200-400多元/克,一串上萬元的珠子品相已經相當好。”她説。

  也是從那時開始,原本是藏民交換古玩的市場——拉薩的衝賽康出現大量內地人。之前只是玩珠子的謝海濤也在杭州吳山古玩城開了店,做起了古珠的生意。

  “苕飲山房”是杭州圈內資深的古珠玩家。在他看來,老珠子走紅和手串熱有很大關係。根據中國古玩商會的資料顯示,串珠在整個古玩收藏交易份額中的佔比已從三年前的4%上升到了現在的23%。

  相比色彩比較單一的紅木手串,藏式的老珠子既有神秘感,色彩又豐富,像珊瑚的紅色和蜜蠟的黃金色都是中國人比較喜歡的顏色。

  “至於為什麼喜歡西藏過來的古珠,主要還是因為當地的氣候和濕度,玩出來的珠子比較亮。”他説。老珠子的流行也離不開明星的“代言”,李連杰、趙本山、姚晨等都是老珠子的擁躉。

  在吳山古玩城,一位來自東北的古玩商就表示,在東北貼上“趙本山同款”標簽的老珠子就很槍手。

  甘肅人不投蟲草改玩珠子

  現在謝海濤回想起2009年的那筆交易仍是後悔不迭,“放到現在,那一箱東西少説也值幾百萬。”在收藏市場,老珠子正在接棒翡翠、海南黃花梨,成為這兩年資金的新寵。

  脖子上挂串蜜蠟,手上戴串沉香,這是北京“土豪”的新標誌。蜜蠟是琥珀的一種,待在地下的時間更久,更為稀缺。去年夏天,杭州人老蕭給朋友挑了一串蜜蠟,每克只要450元。上個月,他的朋友到市場詢價,對方開價1600元/克。

  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老蕭自己身上。三年前他在西藏,以4萬元買了一條南紅手串,回到杭州賣了6萬元。今年他再去問的時候,同樣品相的珠子至少要15萬。

  今年以來,“苕飲山房”已經去了6趟拉薩,每次去的時候珠子價格都有所上漲。“老珠子就是這樣,買的人越多,東西越少。”“苕飲山房”説。

  謝海濤表示,10月份西藏一批清代的老蜜蠟開價到了每克上萬元,差不多是兩三年前的幾十倍。因為去的次數多了,她現在已經不再去市場淘貨,而是把藏民約到咖啡館,一批一批挑貨,“每次去花個幾百萬元很正常。”

  老蕭已經一年多沒去過拉薩了,因為他發現買藏區的老珠子,利潤空間已經很小,而且由於大量資金涌入,中國周邊國家的老珠子也水漲船高。據他了解,在靠近西藏的甘肅、四川等地,有不少原來做蟲草生意的人這兩年把錢投到了老珠子上,有的還用銀行貸款囤積老珠子。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老珠子的價格漲高後很多人已經玩不起整串的,只能買幾顆作為點綴。這也帶動了像星月菩提、金剛菩提這些手串的價格。

  新蠟做舊的現象很普遍

  藏族小夥丁科甲去年來到杭州,做起了老珠子的生意。他説,這兩年到西藏旅遊的人都會挑一些藏民身上佩戴的東西帶回來,但在市場上,很多人不敢輕易下手,因為假的實在太多了。

  “蜜蠟作假很多,天珠更多。很多客戶會把自己珍藏的老珠子拿出來讓我鑒定,結果多數都是假的,新蠟做舊的現象很普遍。”丁科甲説。

  因為市場對顏色較深的“老蜜蠟”需求量巨大,很多廠家在新蜜蠟加工完成後,再放入烤箱中加熱一段時間,使其顏色變深,迎合消費者的同時也能賣出更高價格。這也就是所謂的“烤色”,一個大型烤箱一次性可以放幾十公斤的珠子。按照需要呈現的色彩不同,烤的時間也有不同。一些商家把烤完之後的珠子當成年代久遠的“藏蠟”銷售。

  還有一種蜜蠟是用一批質地不太好的蜜蠟熔化後合成的,看上去色彩也很深,被稱為“二代貨”。此外,像珊瑚和瑪瑙之類的,也可以通過浸色處理改變顏色。

  對於如何分辨老珠子的真假,丁科甲也很難用語言來説清楚,“只能多上手、多觀察,才能有比較直觀的感受。”

  經過短期暴漲之後,很多老珠子的價格也出現了波動。“前幾個月,上萬元一克的蜜蠟現在已回落到了7000多元。”謝海濤説,因為今年經濟形勢不好,一批品相不好的珠子價格有所回落。她還提醒菩提的收藏愛好者,這類東西存世量比較大,材質本身價值不大,主要依靠玩家選擇、配對進行盤玩,應當注意風險。

  新聞連結:

  手串市場愛玩概念

  如同股票市場一樣,從前幾年的小葉紫檀、黃花梨、檀香、沉香,到最近的烏木、血龍木,手串市場每年都會飆出一個“概念股”,崖柏便是今年的“新科狀元”。市場上銷售的“太行崖柏陳化紅瘤滿花手串”,12粒標配珠子,從年初的1500元一串到如今的4500元一串。

  在福建原木集散批發市場上,崖柏原木價格在今年年中達到最高峰。若開出來是滿雀眼的原料,每斤售價可達2000元至3000元,這個價格甚至已超過了極品的小葉紫檀。

  崖柏不是一種樹,而是生長在懸崖峭壁之上的柏科崖柏屬的6種常綠針葉樹的統稱,確實具有稀缺性。但今年以來的漲幅已經呈現出一種非理性的狀態。崖柏的市場價值最終還是要由兩個因素來決定:一個是崖柏的存世量,另一個是供需關係。但是目前這兩個因素都還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

  在紅木炒作空間有限的情況下,很多資金將目光轉向了相對偏門的木材。常見的做法是為某個木材營造特殊的功效,強調它的稀缺性,但事實證明,沒有經過市場認可和時間檢驗的木材收藏價值都十分有限。

  今年以來,一種名叫“龍血金絲竹”突然出現在市場上,今年的身價已暴漲十多倍。最近,經過《進口木材原色圖鑒》的作者陳旭東鑒定,龍血金絲竹的真身實為椰子樹的樹榦,幾乎沒有任何收藏價值。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