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1日 星期天

財經 > 理財 > 財富生活 > 正文

字號:  

女教師舉報中考作弊等被認定敲詐 上訴後判無罪

  • 發佈時間:2015-09-22 07:46:01  來源:新京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明江

  陳文艷老師照片。 受訪者供圖

  ■ 對話人物

  陳文艷 河北遵化市第二中學化學教師,畢業班班主任。從教20年,教過三千多名畢業生,資助多名貧困生完成學業。從2010年中考後舉報中考作弊、教師職稱評定作假、教育亂收費,以及個人優秀教師評定不合理等問題,多次進京反映問題,後被認定向學校接訪老師和維穩人員索要了16900元,構成敲詐勒索罪獲刑1年。9月4日,上訴後的陳文艷被判無罪,重回三尺講臺。

  ■ 對話動機

  當法官宣讀到“被告人陳文艷無罪”時,這個把微網志起名為“倔強的師者”的女教師陳文艷,眼淚不自覺地流了下來。她説,等這個結果,太不容易。

  雖然曾因舉報受到頗多責難和冤屈,重回講臺的陳文艷,對自己當初舉報的問題仍未放棄,她説,還是希望政府對學校亂收費、教師職級評定問題作出回應。

  “我看不慣不公平”

  新京報:你舉報的問題裏,有一項是中考作弊,怎麼發現的?

  陳文艷:我一直帶畢業班,每年中考過後都會把各個班級的成績電子版拷過來對比分析。2010年中考後,我發現同校的一個班級,平時的成績一直不怎麼好,但中考居然一個班60多個人,有20個考上了重點高中,2個上了自費的線,上線的學生裏有幾個是眾所週知平時學習不太好的。

  新京報:找到這幾個學生作弊的證據了?

  陳文艷:校長説這幾個孩子是超常發揮。我覺得不可能,要求查這個班的中考試卷,但教育局拒絕了。老師都知道,是不是作弊查卷子就知道了。

  中考體育加試和農村獨生子女加分的問題更明顯。2011年我在中考體育加試的考場上看到,很多學生男子1000米的體育測試,只跑了一半,考官就給打了30分的滿分,而有的學生完整跑完,也拿不到滿分。同一年,一個學生父母是做生意的,我知道他們家有三個小孩,但他還是拿到了10分的農村獨生子女中考加分。

  新京報:都是本校的學生,你為什麼還舉報?

  陳文艷:影響到中考的公平公正,我看不慣不公平。

  我記得我教過的一個男孩,2011年中考成績出來之後的一個晚上,坐在馬路邊上哭著給我打電話,説他的成績離重點高中的自費分數線差了一分,他家境不好,也沒錢可以幫他交。按照他平時的成績完全可以考上重點高中。如果沒有那些作弊的人,可能他就能上滿意的高中了,這讓我很難受。

  新京報:舉報教師職稱評定作假和你自己有關?

  陳文艷:對,是2011年我評定職稱的時候發現的。當年我本來已經符合了副高職稱的評定條件,但可能因為我一直舉報中考作弊的事情,得罪了領導,當年我們學校有8個老師參評,7人通過,只剩我。

  我後來發現,2011年和我一起參加職稱評定的兩位老師,佔用的是遵化市周邊農村邊遠學校的指標。2012年,我的職稱已經評上了。但看不慣職稱評定作假,才繼續向省市教育和人事部門反映。農村邊遠學校的老師一直待在農村,職稱評定的名額還被城市的學校佔用,這對他們不公平。

  新京報:還反映過學校亂收費的問題?

  陳文艷:讓學生花冤枉錢買根本做不完的教輔資料,對很多貧困生來説是很大的壓力,他們支付不了。

  有一些教輔還是盜版的,裏面的答案甚至都有錯誤。2013年學校月考過後,一個學生跟我説語文考試題他背下了教輔資料上的標準答案,但被判錯了。後來我問了語文老師,老師説教輔上的答案本來就是錯的。這不是誤人子弟嗎?

  “法官都説你上訴吧”

  新京報:這些問題促使你開始舉報?

  陳文艷:這是一部分。因我質疑了中考作弊的事情,之後就沒評上遵化市優秀教師。教師節那天,下著雨,我去頒獎會現場看看哪些老師評上了,當時學校的領導不讓我進去,把我推進雨裏,這讓我很傷心。

  新京報:為什麼到北京舉報?

  陳文艷:向省市都反映過這些問題,但都沒有得到明確答覆,所以只能進京反映。後來因為擾亂公共秩序,被行政拘留了好幾次,中間身體也不太好了。2013年10月開始,還因涉嫌敲詐勒索罪被遵化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新京報:為什麼是敲詐勒索罪?

  陳文艷:他們認定我在北京期間,向接訪我的老師和維穩人員索要了16900元人民幣。其中1萬元,説是我在北醫三院看病時,我們學校副校長給我的,但我並沒收到。其他的錢是到北京反映問題和看病的交通費和住宿費,以及部分看病的錢。這些錢並不是我要的,而是他們主動墊付的。

  新京報:有罪判決下達後就準備上訴?

  陳文艷:判決是2014年6月3日,遵化市人民法院下達的。當時聽到判決結果,我就決定向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這是明顯的誣告。一審的主審法官都跟我説,陳老師,你上訴吧,我們已經努力了。

  2014年9月底,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我的案子,在質詢階段,我問得公訴人啞口無言。最後,中院以部分事實不清,要求重新調查取證,10月作出刑事裁定,發回遵化市人民法院重新審理。

  法官説會對法律負責

  新京報:取保候審後就一直奔波上訴的事情?

  陳文艷:對,這個事情一直困擾我,事情沒有結果,學校也不讓我回去上班。我的家人也受到影響。我剛被關進看守所的時候,我們當地的電視臺還做了一期法制節目,説遵化市二中的一位老師犯了敲詐勒索罪被刑拘了。我養母已經70多歲了,在電視上看到我的時候,血壓升高,癱倒在地,之後身體也一直不好。

  新京報:什麼時候等到無罪的結果?

  陳文艷:可能因為事情比較複雜,中間開了兩次庭,審理期延長了三個月,直到今年8月底,才有結果。此前我幾乎每天都去遵化法院,問他們什麼時候有結果。直到今年8月13日,法院副院長王鐵山跟我説,這世上不都是貪官污吏,我們會對法律負責。聽到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我相信他們會作出公正的判決。

  8月30日就開學了,我很想早點回到課堂。8月28日,我感覺結果應該出了,早上七點去了遵化市法院,等到晚上九點,我的主審法官和審判長看我等了很長時間,就給我看了判決書,只讓我看了最後的結果:“無罪”。

  新京報:當時激動嗎?

  陳文艷:很平靜,預料之中的事情。因為法官也告訴我了,他們會對法律負責。

  新京報:什麼時候接到正式的判決結果?

  陳文艷:9月4日上午。我一個人去了法院。法官宣讀了判決書。結果我已經知道了,但我還是很生氣,裏面列出的錢,我並沒有拿。現在只是説我不是敲詐勒索罪,但沒有明確説我沒有拿這筆錢。不過,聽到法官讀出“被告人陳文艷無罪”的時候,還是很激動,眼淚不自覺流下來了,等這個結果,太不容易了。

  舉報可能採取其他方式

  新京報:走出法院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麼?

  陳文艷:打電話,發短信,告訴我的養母、姐姐、同學朋友和一些學生,告訴他們我判決拿到了,無罪。我記得養母當時激動得語無倫次,問了好幾個“真的嗎”,她説老天睜眼了,要趕緊出門去告訴其他的親戚這個結果。

  新京報:這件事情對你的生活影響大嗎?

  陳文艷:8月底法院已告訴學校判決結果了,我開學就正常上班了。9月4日從法院回來,我就回了學校。當天下午的教師大會上,副校長告訴各位老師,陳老師判決結果出了,無罪。在座的老師都鼓掌歡迎我回來,有的老師還説“我們支援你”。

  不過,這件事對我孩子的傷害太大了。在我被抓進去的時候,我們周圍就有謠言傳出來,説我被判了五年。因為我孩子也在二中上學,很多同學會在他背後指指點點,説他媽被抓進看守所了,以前還是這學校的老師。經過這些,孩子心理壓力肯定很大,現在已經轉學到外地了。

  新京報:你自己怎麼看待舉報?

  陳文艷:當初舉報是因為看不慣作弊、亂收費、職稱評定作假這些現象,現在儘管受了罪,但看到現在這些問題都好轉了很多,特別是很多老師跟我説職稱評定比以前透明多了,我覺得也算是為大家做了貢獻吧。

  以後應該會儘量避免這種方式,或許會採用其他方式,我不確定,看大環境吧。如果沒有依法治國的背景,或許我這案子現在也翻不了案。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