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28日 星期一

財經 > 銀行 > 銀行要聞 > 正文

字號:  

15家銀行捲入佳兆業風波 26條財産保全能否助脫身

  • 發佈時間:2015-01-20 07:05: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孫毅

  法律界人士指出,訴前財産保全的下一步很可能是起訴或申請仲裁,否則期滿後,銀行這一步風險控制將失效

  雖然商業銀行對於房地産企業貸款早已實施了名單制管理,可謂是嚴控風險,但是佳兆業的突然停擺還是迅速的將銀行捲入其中。

  從1月6日至1月13日的一週時間裏,十五家銀行提出了對於佳兆業集團相關公司的26條財産保全。根據《民事訴訟法》,訴前財産保全的下一步很可能是起訴或申請仲裁,否則期滿後,法院應當解除保全。

  此外,《證券日報》記者查閱佳兆業2014年中報發現,該公司2014年上半年銀行貸款約76.26億元,較2013年年底增長了約35%。

  15家銀行先下手為強

  在銀行以及絕大多數金融機構眼中,銷售規模行業排名全國二十強的佳兆業集團或許曾經是低風險的代名詞,至少也是銀行房地産“白名單”上最理所當然的座上客之一。

  然而突出其來的風波迅速將佳兆業這只原本高貴的白天鵝變成了實實在在的黑天鵝。

  雖然沒有立即對佳兆業提起訴訟(或許是還沒來得及正式進入訴訟程式),但是風險控制經驗老道的銀行自然絕不會僅僅坐視事態發展。

  《證券日報》記者根據深圳法院網的數據統計發現,從1月6日至1月13日的一週時間裏,共計有十五家銀行提出了對於佳兆業集團相關公司的26條財産保全。目前,涉及的銀行主要包括國有大行、股份制銀行和多家城商行。

  對此,佳兆業也曾進行部分回應,“截至1月9日,本公司數個銀行賬戶被凍結扣劃,涉及銀行結余總共約人民幣4.47億元和2.66億元”。

  從時間上來看,這肯定不是15家銀行提出的財産保全所涉及的全部資産,但此後佳兆業尚未就此事宜進行進一步披露。法律界資深人士告訴《證券日報》記者,“根據《民事訴訟法》,財産保全申請人在人民法院採取保全措施後三十日內不依法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的,人民法院應當解除保全”。也就是説,“訴前財産保全的下一步很可能是起訴或申請仲裁,否則期滿後,銀行這一步風險控制將失效”。

  “我覺得佳兆業還是個案,並不會影響銀行與房地産業整體的關係,目前影響二者關係的核心因素是房地産業的去化率,只要房地産業自身穩健,銀行還是不會因為個體的突發事件而對整體行業抽貸的”,一位股份制銀行對公業務相關人士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這一點與之前的鋼貿危機不同,鋼貿業的危機是以産能嚴重過剩為大背景的,房地産業現在雖然面臨一定的銷售困難,但是並不能判定為全行業産能過剩,佳兆業此番的危機與房地産業的産能也並沒有直接的關係。”

  事實上,銀行與房企的關係在2014年顯得格外撲朔迷離。一方面有關銀行“開發貸停貸、住房按揭惜貸”的傳言不時會在二級市場偷襲房地産股的估值,另一方面,半年報的數據卻呈現出了另一個版本:去年上半年,16家上市銀行新增的涉房貸款高達1.09萬億元,其中16家上市銀行合計的房地産對公貸款規模為3.82萬億元,較2013年年底的3.55萬億元增加了7.6%。

  16家上市銀行中,只有交通銀行興業銀行的對公業務領域的房地産業出現了規模上的下降:交通銀行由2013年年底的2013億元降至去年中期的1975億元,佔比(佔上市銀行貸款和墊款總額的比例)也由6.16%降至5.75%;興業銀行由2013年年底的1851億元降至1549億元,佔比由13.64%大幅度下降至10.82%。此外,包括交行和興業在內,房地産業貸款佔比出現下降的銀行共有6家,另4家分別是華夏銀行寧波銀行建設銀行工商銀行

  其餘10家上市銀行房地産業貸款的規模和佔比“雙升”,其中,中國銀行餘額最高,達到7002億元,佔其貸款和墊款總額的百分比為8.31%;工商銀行和建設銀行的餘額同樣超過了5000億元,但是佔比並不突出,分別僅為5.04%和6.22%,在上市銀行中位居倒數第一和倒數第三;而房地産業貸款額並不突出(768億元)的北京銀行,在佔比指標的排名中位列第一,佔比接近12%。股份制銀行中,招商銀行去年上半年房地産業對公貸款佔比從5.97%猛增至7%。不過,就規模而言,民生銀行的房地産業貸款額暫時在股份制銀行中排名第一位,為1885億元,佔比由2013年年底的10.52%增至11.11%;排在其後的是浦發銀行,貸款額為1740億元,佔比為9.16%。

  佳兆業負債結構摸底

  從財務指標來看,2014年上半年,佳兆業的負債結構相對於2013年有一些激進。

  中報顯示,截至去年中期,佳兆業集團的負債率為72.5%,較2013年年底的62.1%還是大幅上升的;佳兆業總借款為人民幣297.74億元,其中約60.08億元人民幣應該在2015年6月30日之前償還;190.36億元人民幣需要在2015年中期至2019年中期償還;47.3億元人民幣將於2019年中期後償還。

  不過,鋻於佳兆業的一些借款有特殊條款(例如特定高管離職將激發提前還款)限定,因此,上述期限只是在佳兆業原本經營穩健、管理團隊穩定的前提下。此外,由於佳兆業目前面臨包括資金流動性不足等風險,如果不能儘早達成債權人會議或財務方案,銀行提前收賬幾乎是不可避免的。

  其中,截至去年中期,佳兆業集團的銀行貸款為76.26億元人民幣,較2013年年底的56.62億元人民幣增加了約35%。

  另外,佳兆業集團對於其客戶的住房按揭貸款提供擔保導致的或有負債為127.59億元人民幣。雖然從表面上來看,這部分或有負債的風險不會太高,但是考慮到佳兆業自身面臨問題,導致客戶的購房行為面臨的不確定性較強(例如佳兆業能否如期交房,房屋的建築品質、配套設施是否符合合同約定,房産證能否順利辦理等),客戶違約的風險確實大幅提升。

  另外,2015年1月1日夜,佳兆業曾經公告表示,原董事會主席郭英成辭職一事,引發一項融資協議包含的強制性提前還款條文,共涉及貸款本金4億港元及應計利息,且佳兆業未能如約償還這筆錢。

  此後的1月7日,佳兆業接到了相關銀行匯豐銀行的豁免通知,容許佳兆業制訂可行的還款建議及相關方案,因此該公司不需要即時償還相應款項。佳兆業公告指出,佳兆業現正與數名候選人(含國際投行)商討,以委聘可就公司的資本架構(包括其境內外債務及其他責任)提供戰略建議的財務顧問。佳兆業表示,其預期財務顧問經考慮所有持份者的利益後,將協助公司審閱及評估多種方案及制訂可獲得各方同意的解決方案的計劃。

  《證券日報》記者嘗試採訪匯豐銀行,了解該銀行對佳兆業可能違約的風險控制措施,但未能獲得實質性回復。

  不過,佳兆業土地儲備的“變現能力”較強。據《證券日報》記者了解,該公司去年上半年訂立多份土地購買協議,總價為90億元人民幣,其中98.4%位於一線城市以及省會城市;截至去年中期,佳兆業集團約78.5%(賬面成本)的土地儲備位於主線城市,而2013年年底這一比例僅為69.6%。

  “資産的變現能力也決定了佳兆業能否熬過目前的難關”,上述股份制銀行人士如是評價一線城市的土地儲備對於佳兆業的重要性。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