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0日 星期一

財經 > 産經 > 人物 > 正文

字號:  

煤老闆十年造富神話破滅:曾現鈔爭搶北京天價房

  • 發佈時間:2015-02-16 07:27:43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饒守春 沈佑榮  責任編輯:張少雷

一個煤老闆的十年造富神話破滅記

  以煤炭為主角的造富大戲,在上演了十年的精彩劇情,造就了數千個富豪後,正逐漸走向落寞。

  “往年這個時候,我正坐在家裏興奮地數錢,算算又賺了多少利潤。而現在,儘管我也在家算賬,算的卻是到底又虧了多少。”

  2月10日,山西省呂梁市一位做了十二年煤炭生意的老闆李志(化名),接受記者採訪時如此表示。

  李志的遭遇只是他所生活的城市呂梁的一個縮影。2014年,這座靠煤而生而盛的城市GDP增速預計為-2%,山西省倒數第一,而2013年,呂梁GDP增速還高達9.5%,獨佔山西11個地級市鰲頭。從順數第一到倒數第一,最主要的原因或是受困于煤炭行業低迷和煤炭價格下跌。

  因煤而興因煤而敗絕不是只有呂梁一地。據記者了解,至2014年三季度,全國40家涉及煤炭開採的A股上市公司中,32家凈利潤增長率為負。其中,黑化股份(600179.SH)負增長率更是高達-20142.71%,即便是煤炭龍頭中國神華(601088.SH),增速也為-11.97%。

  江河日下的煤炭行業,轉型升級似乎成了唯一齣路。但究竟該如何轉型,怎樣面對轉型帶來的陣痛,又是煤企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問題。

  ◎持續虧損

  開採12年煤礦面臨關閉

  當呂梁迎來了2015年的第一場雪的時候,李志感受到的不是“豐年”,而是百倍嚴寒。

  這位已過不惑之年的中年男子,在過去十年的煤炭黃金期,依賴被稱為地下“黑金”的煤炭資源,積攢了一筆不小的財富。然而,剛剛過去的2014年,他是在煎熬中度過的。

  2月10日,在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李志的言辭之間充滿悲觀,不時嘆息生意難做日子難熬。

  “誰也沒想到,突然之間,我的煤沒人要了!”李志説,以往是各路客戶爭搶著要買煤,雖然煤價不斷上漲,依然供不應求。如今,煤炭市場長期低迷,一再降價處理,來買的人也不多,即使有人買,也很挑剔。去年下半年,李志一度想關閉自己開了12年的煤礦走人。

  煤炭行業的悲觀情緒絕不僅僅只發生在李志這樣的私人小型煤礦中,即便是涉及煤炭開採的40家A股上市公司,也難見樂觀論調。

  記者查閱A股40家涉及煤炭開採的上市公司2014年度三季報發現,32家企業凈利潤同比增長率出現了負值,佔比高達八成。這32家上市煤企,凈利潤下滑最快的莫過於黑化股份。在已經披露的2014年三季報中顯示,其凈利潤下滑了201倍,虧損2.69億元,而全年預計虧損高達3.05億元。而該公司在2013年度,凈利潤還為1056萬元。

  作為上市煤企龍頭企業的中國神華,利潤下滑也未能倖免。在已經披露的三季報中,雖然凈利潤達到了369.65億元,但與去年同期相比,依然下降了11.97%。全年預計同比下降19.8%,降幅近兩成。

  與上市煤企一衣帶水的,是全國各地依靠煤炭而發展起來的各個城市。這些城市包括上文中李志所在的呂梁,也包括山西的大多數城市和其他一些省份。

  前不久,有媒體報道,呂梁市2014年GDP增速預計為-2%,自1999年以來首次增速為負。而在2013年,呂梁GDP還以高達9.5%的增速高居山西省11個地級市榜首。“過山車”式的經濟增速背後,是去年煤炭市場的整體低迷。煤炭賣不出去使得這座靠煤而生而盛的城市,發生了令人未曾料想到的財政困難。去年,呂梁財政赤字高達20.3億元。或是受呂梁等煤炭大市拖累,去年,山西GDP增速僅為4.9%,位居全國各省(市)末位。

  與呂梁類似,陜西榆林、內蒙古鄂爾多斯、山東滕州等多個靠煤生存的城市,在整個煤炭市場不景氣的當下,經濟增速都不可避免地放緩甚至是停滯。

  買房買車不眨眼

  ◎一煤獨大

  “儘管煤炭黃金十年是從2001年開始的,但真正在2003年後,才出現了更多的做煤炭生意的人。我自己就是其中一個。”李志説。

  在回憶起自己的那些“崢嶸往事”時,李志笑出了聲。他説,當整個呂梁都開始為煤炭而瘋狂的時候,自己也被整個浪潮卷了進去。

  “那時候,我靠著剛開始做生意攢下的一些積蓄,開始承包一個小煤礦。也許真的是跟上了好時代,從2003年我剛入行開始,煤炭的價格就開始瘋漲。那時候真覺得自己挖的不是煤,而是錢。”李志回憶。

  李志還説,不僅是自己,在當時擁有煤炭的地方,就都是與他一樣靠著煤炭積累起鉅額財富的人,“那時候遍地都是豪車,而且誰家都有好幾輛”。

  陜西省榆林市是另一個“呂梁”。同樣依靠煤,榆林在短時間內經歷了經濟爆髮式的增長。一位榆林當地市民告訴記者,煤炭價格最高的那幾年,也是榆林最瘋狂的時候。

  “在相同的時間段裏,榆林好像一夜之間變了個樣子,仿佛所有人都開上了豪車,住上了樓房。在房價飛速上漲的那幾年,榆林的人們卻從不看房價,只要想買眼都不眨一下就買了。”上述市民稱。

  記者了解到,幾年前,在北京多個知名樓盤銷售高峰期,都有煤老闆的身影。在北京鳥巢附近的一處樓盤,曾有煤老闆深夜提著整袋現鈔爭搶,而那時,該樓盤銷售價高達7萬元/平米,創下北京樓盤銷售的天價。

  伴隨煤炭價格一路上漲,除了李志這樣的私人煤礦主迅速暴富,不少上市煤企快速擴張,資産急劇膨脹。還有一些煤企則乘煤炭經濟之風,迅速完成了上市戰略。

  作為中國最大的煤炭公司,中國神華就是在煤炭黃金期完成上市的,依賴煤炭,公司保持了11年的利潤高增長神話。2004年11月,中國神華上市融資。公開數據顯示,2004年,中國神華凈利潤為78.87億元,而2011年,其凈利潤高達449.91億元,7年增長近6倍,幾乎每年的凈利潤都保持著翻倍增長速度。

  與中國神華類似,大同煤業(601001.SH)也是在煤炭興起之時完成上市的。一直以來,以擁有中國最大的煤礦而存在的大同煤礦,在煤炭經濟開始抬頭的2001年,聯合中煤能源集團、秦皇島港務集團、上海寶鋼集團等成立了大同煤業股份有限公司,並於2006年實現上市,且保持著高速增長。2003年,大同煤業實現凈利潤2.26億元,2008年,凈利潤增長率高達170.74%。

  轉型升級不容易

  ◎煤炭崩盤

  經過了當初的高速增長,煤炭市場不可避免地迎來了低迷期。在殘酷現實下,轉型升級幾乎成了A股上市煤企的唯一選擇和出路。但如何轉型升級,又是個不得不直面的現實問題。

  在李志看來,想要再回到過去的黃金十年已不可能。“唯一能做的就是早點退出。”他説,這是最好的止損措施。

  “我們業內都知道,靠煤發家致富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因為不論是國內還是國外,中國的煤都挖得太多了,根本就用不完。再加上國內煤炭售賣的價格比進口的還貴,我們就更不可能再回去了。”李志説。

  正如李志所言,煤炭行業黃金十年終結已成為不可辯駁的事實,而中國從過去煤炭的賣方市場,正逐漸變為買方市場。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3年煤炭行業固定資産投資5263億元,同比下降2%;2014年煤炭採選業固定資産投資4682億元,同比下降9.5%,與“十一五”時期年均增速26.7%相比回落了36個百分點。

  煤炭行業研究員張超對記者表示,從2012年下半年開始,國內煤炭市場已經從飽和偏向産能過剩,“市場上需求的煤少了,但是煤企還是在不斷地挖。”

  “由於産能過剩,煤價便一直下跌。儘管挖的比以前少了,但總量還是多了。同時,進口煤在價格上更佔優勢,使得國內煤炭市場在‘內憂’上,更多了‘外患’。”張超表示。

  然而儘管煤炭市場的低迷不可逆轉,但仍舊需要煤炭這一資源卻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因此如何在需求的同時保證煤炭企業的利潤,成為了所有煤企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儘管國內對新能源的需要呼聲很高,但煤炭作為國民經濟的主要能源的地位,在短時間內恐怕還無法被撼動。正因此,如何保證煤炭的最大化利用成了煤企不得不面對的問題。”張超説,“在現有煤炭市場下,煤企想要實現利益最大化,恐怕要改變原來一煤獨大的思想。除了以煤為主業外,還應該發展煤的副産品,利用産業鏈的思維來拉升企業的盈利。而且面對煤炭低迷的行情,也是煤企間重組兼併的較好時機,大企業兼併小企業後,更利於管理和統一規劃産能,提高産業集中度和平衡産能。”

  2014年,包括山西省、內蒙古自治區在內的多個以煤為主的省份,下發了一系列文件,鼓勵煤企之間進行兼併重組。

  比如山西呂梁,早在2010年,在當地政府引導下,30余名煤老闆聯手投資50億元,組建了山西中汾酒業投資公司。政府還打算在汾陽市投資139億元,打造“杏花村酒業集中發展區”,計劃在2015年底完成建設,年産白酒10萬噸,是山西汾酒集團的3倍。但是,在限制“三公消費”以及反腐高壓之下,白酒行業由盛轉衰,加上一些參與投資酒業園區建設的煤老闆“出事”,該園區目前已成擱淺狀態。

  “我們也想轉型。”多家煤企向記者表示,公司發展靠的就是煤,一時也很找到可以依靠的産業或資源,轉型談何容易。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