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10月24日 星期六

財經 > 醫藥 > 醫藥要聞 > 正文

字號:  

GAP認證形同虛設被叫停 中藥材企業恐承受成本之壓

  • 發佈時間:2016-02-23 07:26: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吳穎 郭秀娟  責任編輯:吳起龍

  試行了14年的中藥材生産品質管理規範(GAP)認證被叫停。針對GAP認證取消業內發出不同的聲音,通過GAP認證的企業表示,雖然國家取消認證,但企業不會放鬆對中藥材的品質問題管理,會一如既往地嚴格按照GAP認證生産。未通過GAP認證的企業是否會趁機進入市場銷售成為當前業內最為關注的問題。專家表示,國家在取消GAP認證後會出臺更加嚴格更加細化的監管措施,其中受影響較大的是未通過GAP認證的企業,同時,專家預測,2016年中藥材的生産成本會加大,中藥材銷售以及中藥産品的價格會有小幅上調。

  GAP認證被取消

  2月15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官網顯示,國務院印發《關於取消13項國務院部門行政許可事項的決定》(國發〔2016〕10號)中規定,取消中藥材GAP認證。一紙通知宣告試行了14年的中藥材GAP認證正式被取消。

  中藥材GAP認證試行要追溯到2002年。多年來我國各地的中藥材種植熱潮不曾消退。然而,由於種植不規範、技術水準落後、管理粗放等現實原因,中藥材品質往往良莠不齊,重金屬含量超標、農藥殘留等一系列問題也時有發生。針對以上問題,2002年3月18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局務會審議通過了《中藥材生産品質管理規範(試行)》,該規範于2002年6月1日起施行。相關資料顯示,中藥材GAP認證是涵蓋種植資源選擇、種植地選擇一直到中藥材的播種、田間管理、採購、産地初加工、包裝運輸以及入庫整個過程,鼓勵規範化、科學化種植。

  國家實施中藥材GAP認證的目的是規範中藥材生産全過程,從源頭上控制中藥飲片、中成藥及保健藥品、保健食品的品質,並和國際接軌,以達到藥材“真實、優質、穩定、可控”的目的。然而在北京鼎臣醫藥諮詢負責人史立臣看來,中藥材GAP認證並未起到這個作用。

  相關研究機構發佈的《2015-2020年中國中藥材GAP基地發展模式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數據顯示,中藥材GAP認證從2004年至2012年5月7日發佈了16個公告,共有70余家企業(不計重復)、95個基地、60多個中藥材品種通過中藥材GAP認證。對此,史立臣表示,市場流通的中藥材中通過GAP認證的僅佔到總數的10%左右。也就是説沒有通過GAP認證的企業生産的中藥材照樣可以在市場上流通。“現有的中藥材GAP認證對中藥材規範化影響十分有限。”史立臣坦言。

  企業期待後續監管

  據了解,國內如同仁堂雲南白藥、麗珠、白雲山天士力、華潤、中國中藥、東阿阿膠等過半A股中藥上市公司都建有中藥材GAP生産基地。

  公開資料顯示,華潤集團旗下華潤五豐有限公司截至2013年底,已有兩家下屬利潤中心通過GAP認證。此外,華潤三九在今年1月公開表示,該公司將持續開展中藥材GAP基地建設,從中藥材種植環節提升藥品品質,公司中藥注射劑即採用GAP種植基地中藥材,確保品質均一、穩定。華潤集團一位工作人員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華潤集團旗下公司建立中藥材GAP生産基地的目的是能夠保障自身企業加工出來的産品有品質保障,生産的中藥材不會向外銷售,因此,國家取消GAP認證對於該集團公司來説並無太大的影響。“雖然國家取消GAP認證,但我們不會因此放鬆對中藥材種植的管理,我們相信國家後續會出臺相應監管措施保障中藥材的品質。”該工作人員談道。

  為提高中藥材産品品質,自2010年起東阿阿膠陸續建立了“地黃GAP基地”和“黨參GAP基地”,截至目前,東阿阿膠地黃GAP基地種植面積2000余畝,黨參種植面積3500畝。東阿阿膠相關人員在談到GAP認證取消的時候表示,“國家之前對於GAP認證是重認證輕監管,現在取消GAP認證,國家應該會將重點放在監管方面”。

  雖然國內通過GAP認證的企業紛紛表示不會受GAP認證取消影響而放鬆對中藥材品質的監管,但是業內依然有聲音傳出,認證取消後未通過GAP認證的中藥材企業是否會趁機進入中藥材市場,中藥材品質無法得到保障。對此,史立臣表示,在取消GAP認證國家將會出臺更加嚴格的監管措施。而這些監管措施主要會對沒有通過GAP認證的企業産生影響。

  中藥材企業將面臨全方位監管

  “GAP認證取消後,中藥材企業不管是從種子來源、農藥化肥的購買以及粗加工等方面都會接受國家更為嚴格的監管。之前通過GAP認證的企業很容易滿足這些要求,但是對於之前沒有通過GAP認證的企業來説整體成本將會上升。”也就是説,雖然GAP認證取消了,但是源頭監管更加細化更加嚴格。此外,中藥材企業還將面臨來自倉儲、運輸以及銷售等方面的監管。“這樣一來中藥材的種植成本會整體提升從而導致今年整個中藥材市場的銷售價格有所上調,與此同時,中藥産品的價格也會隨之略有上調。”史立臣預測。

  除了對企業更加細化的監管外,史立臣還表示,國家在中藥材監管方面應該從市場層面下手,中藥材的市場準入要有標準,市場採購或者藥企銷售的必須有市場準入證書,通過倒逼的方式實現中藥材種植生産環節的品質把控。也就是説,國家需要建立健全中藥材市場準入監管體系,應該在有較大型中藥材批發市場的地方由國家檢測中心委託或者設立一個檢測中心。

  現在很多購買者買到中藥材後沒有地方進行檢測,當地如果設有檢測中心,企業可以將藥材拿到檢測中心檢測,沒有問題再購買。這種檢測中心可以實施收費制度,這樣不僅對當地的中藥材“以假亂真”狀態起到一個檢測作用,也可以對此類的中藥材品質問題有一個責任的劃分。“一些中藥生産企業他們並沒有能力和技術去辨別中藥材的品質問題,因此需要依靠國家監管體系的建立。”史立臣説道。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