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5日 星期二

財經 > 醫藥 > 醫藥要聞 > 正文

字號:  

煤炭總醫院改制遇阻 鳳凰醫療盈利模式遭質疑

  • 發佈時間:2015-01-19 09:43:55  來源:東方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馬藝文

  對社會資本參與公立醫院改制而言,人的問題可以説是整個改制最核心的問題之一,最近鳳凰醫療對煤炭總醫院的改制就遇到了難題。

  2015年1月6日,鳳凰醫療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鳳凰醫療”)發佈公告稱,該公司將與中國國家安全生産監督管理總局(以下簡稱“安監總局 ”)及中信信託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信信託 ”)訂立一份不具約束力的合作共建框架協議,同時設立合營公司——安康醫療産業投資(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康醫療”)。鳳凰醫療、安監總局和中信信託分別擁有35%、40%、25%的股權。

  然而此次公立醫院改制在三方合作之初,便已經遇到了不小阻力。自1月7日以後,《中國經營報“>部落格 ,微網志 )》記者在武漢論壇等社區網站上見到一篇署名為”那些只言片語“的作者寫下來的《記王明曉”獨裁“”專制“”霸權下的煤炭總醫院》。不僅如此,微信朋友圈中也出現了煤炭總醫院近百位醫院職工反對鳳凰醫療集團並購的照片。

  記者致電煤炭總醫院,有數位工作人員向記者證實了近期確實有醫院員工聚集起來反對鳳凰醫療“並購”的事實。記者最終從煤炭總醫院新聞宣傳處的一位工作人員得到的答覆是,目前的改制方案國家安監總局仍在審批當中,在最終的合同正式簽約之前,任何文件都不具備法律效應。

  以綜合醫院服務、醫院管理服務和供應鏈服務為主要盈利來源的鳳凰醫療,此前改制一系列中小醫院並未遇到太大阻力,此次遇到煤炭總醫院帶來的阻力或為其擴張之路蒙上一層陰影。

  院方職工反對

  煤炭總醫院部分員工的反對理由,直接指向了鳳凰醫療的改制模式,並將矛頭對準了此次改制過程中的關鍵人物——院長王明曉。

  反對改制的職工給出的理由是:京煤總醫院,北京健宮醫院等都被鳳凰醫療集團“收購”,分別經其醫療運作模式“投資-運營-移交”逐步將幾家醫院變成“私立醫院”。改制後的醫院完全以盈利為目的,醫院各科室被設置指標,一切以創收為主。鳳凰醫療的運營模式,及對於患者的方式方法已經嚴重違背了醫護人員的醫療道德底線。因此,幾家醫院已出現大規模醫護工作人員離職情況。

  此外,職工還表示,煤炭總醫院隸屬國家安全生産監督管理總局,是國家三級綜合性非盈利醫院,地處三環內黃金地段,2014年收入7.88億元,現有銀行存款2億多。而在此次協議中煤炭總醫院估值過低。

  職工還認為,在整個協議簽署前,煤炭總醫院院長王明曉存在著嚴重違規、暗箱操作的行為。簽署協議前沒有經職工代表大會同意,擅自與鳳凰集團簽署意向書,“改制”後的醫院由現即將退休的王明曉出任董事兼院長,由已經退休的國家安全生産監督管理總局王德學副局長出任董事長。

  此外,改制中國有資産流失的質疑也是反對方阻止改制的理由:改制後的股份制醫院在醫管公司註冊10億元,煤炭總醫院佔40%,也就是説除去銀行存款2億元,煤炭總醫院的出資部分僅值2億元。

  針對上述質疑聲音,記者致電煤炭總醫院,希望採訪王明曉,不過該醫院宣傳處工作人員表示王明曉在外出差無法接受採訪,此外目前改制方案還在上級主管單位的審理期,煤炭總醫院在改制方案還未被批准之前,不接受任何媒體採訪。

  對於上述反對改制方對鳳凰醫療改制模式的指責,記者致電鳳凰醫療,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根據鳳凰醫療官方網站上投資者關係的推薦材料一欄裏,有鳳凰醫療所參與改制醫院的歷年運營數據對比。

  不過記者對比數據發現,這兩年京煤總醫院、健宮醫院、燕化醫院、門頭溝醫院、門頭溝區中醫院的門診就醫人數不斷減少,而住院就醫人數整體不斷增加,五家醫院的次均住院費用自2010年至2013年年底,除門頭溝區中醫院略有下降之外,其他四家醫院略有增加。而次均門診費則略有增加。

  此外,據了解,鳳凰醫療此次對煤炭總醫院的改制並不涉及到煤炭總醫院的産權所有權,鳳凰醫療表示,安康醫療合建初期,將對安監總局下屬的煤炭總醫院和職業安全衛生研究中心石龍醫院(簡稱“石龍醫院”)實施資産改制,並以公私合營關係下的“重組-運營-移交”(PPP-ROT)模式與煤炭總醫院及石龍醫院進行合作共建,並不涉及到國有資産轉讓等交易。

  以藥養醫難題未解

  無論是在地理位置上,還是設備硬體方面,或者是診療規模就醫人數上,煤炭總醫院都要優於鳳凰醫療改制過的5家醫院。

  資料顯示,煤炭總醫院位於北京市朝陽區,是一家提供醫療、教學、科研、預防治療服務的三級綜合醫院,擁有編制病床515張,開放病床509張,重點科室主要包括創傷外科、呼吸內科、心臟中心、腫瘤內科、中醫科及放射科。石龍醫院位於北京市門頭溝區,隸屬於安監總局職業衛生研究所 ,是一家提供科研、醫療、職業病防治與醫療教學服務的一級綜合醫院,擁有編制床位380張,開放床位450張。

  此外,煤炭總醫院現有職工988人,其中高級職稱211人,博士74人,碩士138人。而且煤炭總醫院是國家安監總局的直屬事業單位,是全國礦難事故醫療救援的中堅力量。

  從1993年正式開診至今,煤炭總醫院已有22年的經營歷史。而早在1987年,原國家計委就鳳凰醫療稱此次改制煤炭總醫院主要的目的便是為了改變這一現狀。安康醫療與煤炭總醫院及石龍醫院合作共建框架協議主要包括:安康醫療將對煤炭總醫院及石龍醫院承擔全部資本投入義務;三者將簽署獨立運營管理協議,協議將説明有關安康醫療提供醫院管理服務及收取管理費用的相關條款;安康醫療將向煤炭總醫院提供經營資産,並收取資産佔用使用費;安康醫療將對煤炭總醫院現有設施進行改造擴建,兩年內將運營病床增至700張;安康醫療將在3年內建立煤炭總醫院新分院,擬提供800張運營病床。

  安監總局作為中國國務院直屬的行政機構,其對安康醫療的40%股權資金將透過煤炭總醫院及煤炭總醫院資産值的90%進行注資。中信信託對安康醫療的注資同鳳凰醫療一樣,將以現金形式進行注資。

  公告稱,安康醫療董事會將由7名成員組成,其中2名由鳳凰醫療提名,3名由安監總局提名,2名由中信信託提名,董事會主席將由安監總局提名,副主席由中信信託提名,總經理由鳳凰醫療提名。

  然而,來自醫院員工的阻力卻是鳳凰醫療及安監總局不得不面對的首要難題。鼎臣醫藥諮詢負責人史立臣告訴記者,2013年華潤醫療在洽談收購高州醫院的過程中,最大的阻力也來自於中高層幹部與醫生的反對。由於高州醫院在經營上的成功,該院醫生的待遇在整個廣東省的醫療界都具有相當的吸引力,在高州本地,醫院醫生的待遇與社會地位甚至高於當地公務員。

  後來高州醫院爆出的“回扣門”事件成為了華潤醫療收購失敗的加速器,史立臣告訴記者,此次鳳凰醫療改制煤炭總醫院,如果不先解決人事問題,即便是安監總局強力推動也難改。

  大醫博愛總裁陳向軍告訴記者,改制公立醫院有灰色空間,有些利益妥協不能拿到明面上來説,鳳凰醫療作為上市公司,對投資者有資訊準確及時披露的要求,因此鳳凰醫療必須在公告中註明詳細的預案,這些預案中又不能觸及灰色地帶。此前A股的上市公司在進行公立醫院改制時首先會委託一些專門負責醫院投資的PE基金先期進入醫院解決人事問題,等到醫院沒有反對的聲音之後,才會將其注入到上市公司。鳳凰醫療此次急於擴張導致其未來可能面臨改制失敗的風險加大。

  此外,對於煤炭總醫院改制反對方所表述的“幾家醫院都已出現大規模醫護工作人員離職情況”,記者從一位因改制而從京煤醫院離職的醫生處獲悉,京煤醫院醫生的流失率很大,此外與往年比大夫收入下降,醫院對大夫的培養力度也下降了。不過該説法未得到鳳凰醫療及京煤醫院的證實。

  供應鏈盈利模式隱憂

  鳳凰醫療的盈利來源有三塊:“綜合醫院服務”“醫院管理服務”和“供應鏈”。“綜合醫院服務”是指其收購的醫院,比如北京建宮醫院。這一塊的收益,2007年佔總營收的73%,如今為51%。2013年上半年,綜合醫院服務毛利率為17.2%。

  然而從凈利潤角度來説,供應鏈則是鳳凰醫療利潤來源的大頭。2013年的數據顯示,供應鏈業務的毛利率為19.2%,鳳凰醫療77%的凈利來自供應鏈業務。

  所謂“供應鏈”業務的具體操作模式,是指集團向供應商購買藥品、醫療器械以及醫用耗材,然後賣給集團旗下醫院及診所。旗下的醫院和診所,多為鳳凰醫療所託管的公立醫院,如燕化醫院集團、京煤醫院集團、門頭溝區醫院以及門頭溝區中醫院等。

  鳳凰醫療向包括這幾家在內的旗下醫院出售藥品器械,實現集團的“供應鏈”收入;向這幾家醫院提供管理服務,實現“醫院管理服務”收入。通過託管,鳳凰醫療集團實現了這兩塊收入的持續盈利。

  業內人士指出這種供應鏈模式的弊端在於,改制企業有可能為了提高自己的利潤,雖然採購需經過衛計委主導的各省級招標機構,但其可以選擇利潤更豐厚的藥品。

  一位常去門頭溝區醫院看病的居民告訴記者,區醫院經過鳳凰醫療的改制之後,服務態度和品質明顯提高不少,也減少了排隊等候的時間,但她總覺得自己看病的藥效大不如前,有一次她帶著醫生給開的藥去301醫院向對口大夫進行諮詢,被告知該藥品由於療效不足在301醫院基本上是不用的。

  記者就此問題採訪了鳳凰醫療,對方表示鳳凰醫療採購的藥品都是經過國家統一藥品招標的,品質上不存在任何問題。此外,對方還表示,鳳凰醫療現在之所以還是以供應鏈營收為主,主要是由於目前處於跟公立醫院合作初期醫院管理服務收費較低,未來會逐步提高醫院管理服務收入,降低供應鏈收入的比重。

  陳向軍認為,依靠供應鏈盈利本身不是公立醫院改制的初衷,然而在國內以藥養醫以及公立醫院保持公益性質的情況下,供應鏈盈利成為了鳳凰醫療等大多數醫管企業收入的主要來源。這種商業模式本身是不可持續的,國家未來可能會持續降低直至取消藥品價格加成,而公立醫院的非營利性質又讓改制企業無法獲得因服務管理提高所帶來的實際利潤,未來商業資本與公立醫院非營利性質的矛盾會進一步拉大。

  史立臣分析説,由於國家給公立醫院採購原研藥品或療效較好的首倣藥品有一定補貼,公立醫院會優先採購療效好價格高的藥品,而民營醫院由於補貼少甚至沒有補貼,只能降低採購標準。四川有一家制藥廠,依靠降低藥品主要成分的含量,降低藥價的方式通過藥品招標,這家藥企通過了GMP,藥品抽檢批次也合格,但療效不夠。這是我國藥品監管中造成的疏漏,醫療機構採購這類低價藥品並不違規。

  “供應鏈模式在一些級別較低的醫院尚具有一定的操作空間,但是對於煤炭總醫院這樣的三級醫院則很難説,煤炭總醫院最具有盈利性的藥事服務(如掛號、診斷、開放等)是最為盈利的,而這一權利基本上掌握在醫院大夫手中,因此鳳凰醫療此前的供應鏈模式能否與這些大夫的藥方權進行對接還是個問題。”史立臣補充説。

  面對供應鏈模式的風險,一位投資者更是直言不諱地分析説,鳳凰醫療這種模式的真正風險,在於國家政策是否會對供應鏈端開刀,供應鏈是否應當和醫院管理權脫鉤?如果最終脫鉤,這將會對整個盈利模式産生根本性衝擊。第二大風險就是來自集團本身,鳳凰醫療要想持續擴大盈利規模,就必須繼續“投資-運營-移交”模式擴張醫療網路,不斷與新的公立醫院合作,這裡就涉及到集團本身在網路持續擴張下是否能保持高效的運營管理能力。

  “簡單點説,醫改發展的大方向是降藥價提服務,怎麼把服務的收益體現出來才符合大方向。因此賺藥價利差這種供應鏈模式未來肯定也是會被改掉的。”這位投資者分析説。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