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財經 > 醫藥 > 正文

字號:  

行業魚龍混雜 網上看病遊走"正規醫療"邊緣

  • 發佈時間:2015-02-11 10:48:39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朱苑楨

  去年引得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等網際網路巨頭相繼落子佈局的網際網路醫療,卻遲遲未能真正走入大部分老百姓的生活。

  不久前,重慶市民雷浩然的孩子出現咳嗽、發熱等症狀,他擔心看病麻煩,按照網路線上醫生的建議,給孩子吃了兩天感冒藥和抗生素,症狀沒能緩解,反而加重。隨後,孩子在醫院被診斷為肺炎,必須住院治療。

  《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發現,低門檻導致這一行業魚龍混雜,誤診現象時有發生且維權困難,讓很多患者感到“通過網路看病,心裏不踏實”。

  與此同時,一些醫院反應冷淡,缺乏與企業合作的動力與興趣,以及網際網路醫療企業身份尷尬,遭遇資訊壁壘等問題,也阻礙著這一産業的發展。

  行業魚龍混雜

  網際網路醫療行業過低的準入門檻和規範缺失,導致投資該行業的企業良莠不齊,一旦發生誤診等醫療糾紛,患者維權無門。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手機上隨機下載了幾款醫療軟體,有的軟體比較規範,線上解答的醫生標明瞭姓名、工作單位、專業等信,但也有不少軟體資訊缺失。記者在一款軟體中嘗試輸入一個皮膚病方面的問題,得到的答覆卻源自一位耳鼻喉科醫生,繼續追問後再沒收到回復而且不少醫生都是簡單詢問患者情況後就做診斷、開藥方。

  第三軍醫大學新橋醫院血液科副主任高蕾表示,很多疾病的症狀、原因複雜,且患者個體差異明顯,需要望聞問切和專業儀器輔助,單靠網際網路平臺的簡單交流容易誤診,該行業魚龍混雜的現狀無疑將這一風險放大。

  網際網路健康諮詢和診療之間的界限非常模糊,存在著“身份尷尬”。在醫院內的診療活動,如果出現醫療糾紛,醫院通常不會讓醫生獨自面對,而是出面協調解決。而線上問診中一旦發生醫療糾紛,則有可能出現醫生“裸奔”的現象,醫院不會為醫生承擔法律責任。

  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教授譚啟平説,患者到醫院就醫,醫患雙方即形成法律意義上的合同關係。但用戶在網際網路醫療客戶端上獲得的處方卻沒有明確的法律規範,一旦出現誤診或用藥問題,患者將陷入維權困境,很難找到責任主體。

  上海醫庫軟體資訊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涂宏剛説,現行《醫療機構管理條例》和《網際網路醫療保健資訊服務管理辦法》等法規條例,均未涉及網際網路醫療行業。

  此外,目前網上治療的醫保報銷政策處於空白階段,也導致病人對於網上診療的接受度較低。

  醫院反應冷淡

  在網際網路醫療領域,無論是預約掛號還是健康管理,核心資源都是公立醫院和醫生。但記者採訪發現,許多公立醫院與企業合作動力不足,企業無法與現有醫療資源有效對接。

  “儘管各級主管部門比較支援,但公立醫院普遍缺乏合作興趣。”掛號網CEO廖傑遠説,在企業市場推廣過程中,不少醫院管理者甚至認為掛號難、看病難是老百姓的事,與醫院無關。與企業合作會增加醫院的工作量,還可能出現一些問題。例如與網路預約掛號企業合作,如果患者通過網路預約成功而沒有到醫院看病,將會增加醫院的服務成本。

  對此,浙江省人民醫院院長黃東勝表示,醫院如果與企業合作,比如允許醫生到網路問診平臺工作,在政策監管空白的情況下,要面臨較大的誤診糾紛風險。而且醫院平時業務量很大,這勢必會影響醫生在醫院的正常工作;如果與智慧醫療硬體企業合作,則會增加很大一部分設備成本,按照目前的醫療價格體系,醫院無法彌補該成本支出。同時,很多醫院都有自己的預約掛號平臺,所以不願意與掛號網站合作。

  益體康(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周钷表示,目前民營醫院的配合度最高,因為他們需要挖掘線上用戶,為患者提供差異化服務。但我國醫療資源配置極不平衡,公立醫院擁有絕大部分專業設備和高水準醫師。由於長期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有些院方認為沒有必要通過網際網路開拓患者資源,甚至認為企業是和醫院搶飯碗的,在缺乏政策推動和頂層設計的情況下,公立醫院不可能有足夠動力。周钷説:“很多醫院還是想獨立搞一套,例如醫院自己搞預約掛號系統、健康管理系統,但這大多是孤立的、封閉的。”

  浙江省衛生資訊中心主任倪榮表示,由於無法與現有醫療資源有效對接,目前的網際網路醫療服務,無論是預約掛號、問診還是買藥、支付,都只是“在醫療活動的週邊晃蕩”。

  深陷“身份尷尬”

  多位企業負責人反映,目前有關部門尚未對網際網路醫療企業予以資質認證和經營許可,這種尷尬身份往往讓有意與網際網路企業合作的醫院“望而卻步”。同時,無處不在的資訊壁壘也阻礙著這一産業發展壯大。

  “好大夫線上”創始人王航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他們在與全國各地的醫院洽談業務合作時,經常被院方提出的兩個問題“難倒”:一是公立醫院與網際網路醫療企業合作,是否有政策支援;二是網際網路醫療企業並未獲得資質認證,醫生參與健康諮詢是否屬於非法行醫。一些醫院因企業資質認證問題拒絕合作,並明令禁止醫生進行網際網路諮詢服務,或參加企業組織的健康管理、慢病管理系統。成都影泰科技CEO徐宇表示,在其遠端醫療服務推廣初期,絕大多數醫院都存在“抵觸心理”。

  由於醫院拒絕合作,企業往往選擇繞過醫院,直接與醫生本人聯繫。不少醫生在未經醫院允許的情況下加入健康諮詢平臺或健康管理系統。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賀娟認為,我國目前的執業醫師法規定,醫生是“單位人”必須定點執業,只能在其供職的單位提供醫療服務或得到單位許可進行院外診療,而網際網路醫療企業不具備醫療機構資格,醫生參與網路問診是否存在非法行醫嫌疑,現在還沒有界定。

  同時,資訊壁壘也已成為産業發展的重大障礙。阿里巴巴“未來醫院”負責人表示,由於無法打通醫保資訊系統,目前該平臺只支援自費用戶,無法支援醫保結算,“未來醫院”要惠及大部分老百姓還任重道遠。“掌上藥店”手機客戶端創始人王浚海説,國家藥品監管碼對於醫藥電商非常重要,用戶可通過掃碼來辨別藥品真偽,但目前卻並未向醫藥電商開放,非常影響用戶體驗。

  此外,北京衛計委副主任鐘東波認為,網際網路醫療的發展意味著醫療體系從封閉走向開放,患者隱私數據將面臨較大風險,保障資訊安全將成為網際網路醫療行業面臨的挑戰。目前不少企業尚處於起步階段,但已經收集了海量用戶的健康數據,企業在資訊安全防護方面的投入普遍不足,健康數據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和私密性,一旦發生大規模資訊洩露事故,將給行業發展帶來毀滅性打擊。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