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2日 星期三

財經 > 醫藥 > 正文

字號:  

國務院提速價格改革 醫藥領域料有大動作

  • 發佈時間:2014-11-17 09:27:04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周銳  責任編輯:馬藝文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6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加快推進價格改革。

  作為市場最有效的“指揮棒”,“價格”是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的核心力量。圍繞著價格的改革也就成為市場化改革所必須啃下的一塊硬骨頭。

  李克強此番部署,説明在把多個領域的定價權“交還”市場後,中國官方還將出臺更多的價格改革舉措,加快市場化改革攻堅戰的進程。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政府網16日披露的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詳情中,用專門的段落提到了李克強對醫療價格改革的關切,這意味著價格改革在醫藥領域料將有大的動作。

  價格改革加速推進

  從放開非公立醫療機構醫療服務價格到放開醫保目錄內低價藥品價格;從鐵路貨運市場定價的準池試點到全面放開工農業生産資料價格,近年來,官方一直致力於將價格的形成機制由政府行政定價這一“看得見的手”調整為市場機制這一“看不見的手”。

  形成市場化的定價機制的好處顯而易見:從企業角度來講,有助於打破壟斷,讓企業和産業在公平的市場競爭中優化升級,讓好的企業、産品更好的成長;從消費者角度來説,市場化定價機制將讓消費者對産品、服務有充分的選擇,從而獲得更為長遠的利益。

  不過,在討論研究加快推進價格改革時,李克強坦承這一改革“確實不容易”。他強調,價格改革是建立市場機制必須要闖的一道“坎”。價格改革不推進,市場化改革的關鍵問題就等於沒抓住!

  李克強直言,目前在價格方面,的確仍存在一些政府不該管、也管不好的事項。他強調,價格改革是推進市場化改革的重要內容,是政府職能轉變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壓縮權力尋租空間的重要制度建設。價格改革事關全體民眾的切身利益,必須按照改革已積累的經驗,根據社會的承受能力,統籌考慮、穩步推進。

  而“加快推進”、“更大程度”等圍繞著價格改革和市場定價的表述,也顯示未來官方將加快這場改革攻堅戰的進程。更多的價格改革措施料將陸續面世。

  醫藥領域或有大動作

  除了強調價格改革的“節奏”將有所加快,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還披露了價格改革涉及的“內容”:以逐步有序的方式,改革能源、交通、環保等價格形成機制,疏導價格矛盾,穩步放開與居民生活沒有直接關係的絕大部分專業服務價格。

  而中國政府網16日披露的描寫常務會詳細情況的新聞稿中,更是用專門的一段內容描寫了李克強對醫藥領域價格的關注。

  在一次基層調研考察中,一位醫生告訴總理,自己的按摩理療服務價格每小時只有幾十塊錢,而在外面的“洗腳城”,一小時按摩服務的價格卻有上百元。

  李克強強調,目前公立醫院醫事服務費價格確實太低,但藥價虛高現象仍然存在,因此,要通過改革,逐步理順這種不合理的價格機制。

  這一段表述事實上釋放了兩個重要的改革信號:其一是醫療服務:在官方難以統一測算成本的情況下,醫療服務未來或交由市場定價,讓醫療服務者的勞動價值得到體現;其二是藥品,官方現行的制定藥品價格“天花板”的定價模式或有所調整。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電視臺日前曾引述全國人大常委、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彭森觀點稱,長期以來像一些藥品的價格,過去搞單獨定價,包括差別定價,包括最高限價。相對於這些方式,和市場經濟的要求、和整個醫改的這種方向的要求都有差距。而現在完全具備條件,把主要的政府分管的一千多種的醫保範圍內的目錄內的價格,完全放給市場。

  這一系列的跡象都顯示未來官方在醫藥領域的價格改革或有大的動作。

  “有升有降”更利消費者

  價格改革之所以被稱為硬骨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其可能引發的漲價效應。

  國家資訊中心經濟預測部副主任牛犁告訴中新社記者,中國過去把一些資源的價格壓得較低,通過市場化改革理順價格,可以起到優化資源配置的作用,但需要警惕其過程中可能會出現隱形成本補償,從而推高物價增加百姓開支。而“一改就漲”的擔憂正是價格改革這塊硬骨頭難啃的重要原因之一。

  對此,李克強此次專門解釋説,價格改革並不意味著就是“漲價”,而是為了切實形成一種由市場需求定價、“有升有降”的合理價格機制。

  這一點可以從成品油定價機制的改革中得到驗證。一年前,在李克強主持召開具有“開局”意義的新一屆國務院第一次常務會議後的第8天,中國成品油定價機制調整“靴子落地”。

  官方通過縮短成品油調價週期,取消調價幅度限制,調整挂靠油種等手段,大幅增加了市場在成品油價格調整中的作用。

  伴隨著成品油價格調整成為跟隨市場而起舞的規定動作,“只漲不跌”、“漲多跌少”等各方曾經對油價調整的指責也有所緩和。

  李克強表示,成品油價格打破了過去僵化的價格機制,完全由市場定價,剛剛走出的"八連降",説明由市場決定價格未必就是漲價。這裡面,市場這個價格指導最敏感的信號充分發揮著作用。

  而這種價格有漲有跌的波動,從長遠來看,比通過行政手段壓制價格的模式能更好保護消費者利益。

  李克強提醒説,政府定價表面上好像是在保護消費者,但實際上,在多數領域,受到保護的並不一定是消費者的利益。市場定價實際上是給了消費者更多自主選擇的權利,從長遠來看,對於消費者是有利的。

  這一判斷在藥品行政定價中得到驗證。目前內地對藥品價格的行政干預是通過制定最高價格的方式來確定。業內人士透露,這種藥品價格天花板看起來控制了藥品的價格,但在實際操作中卻導致了一個明顯的問題:

  成本高、療效好的的藥品因價格更靠近“天花板”,其在藥價中為醫院提供回扣的空間就相對較小;相對的,成本低、品質差的藥品因價格遠離“天花板”,反而獲得更大的運作空間,使得藥品市場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一位藥品價格的制定者就坦言,這樣的局面讓他左右為難:如果以高標準企業為基礎定價,會為低標準企業留下更大的促銷空間。如果為了限制“公關”空間,以低成本藥品為基礎定價,好的企業就會全部死掉,老百姓就吃不上好藥。

  市場定價須做好配套

  在此次國務院常務會上,李克強指出,當前CPI、PPI數據持續走低,國際市場的輸入性價格也在低位,正處於價格改革的“窗口期”。

  有基於此,他要求有關部門必須精細做好改革方案,有節奏有步驟地啟動價格改革。既要儘早形成公開透明的市場化定價機制,又要平穩推進,讓人民群眾對某些改革可能産生的價格波動“可承受”。

  上述內容説明,作為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改革事項,價格改革的推進不僅需要勇氣和決心,還需要恰當的時機和完善的配套。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劉恩國也以未來或有大動作的藥品定價改革為例,向中新社記者分析了時機和配套手段的重要性。

  他分析説,在沒有全民保險的情況下,藥品的需求端缺乏一個集體談判平臺和藥品製造商進行博弈。單個病人對於藥品製造商的抬價毫無抵抗力。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官方不對相對強勢的藥品製造商進行價格管控,就有可能導致藥品價格的無約束上漲。

  而目前,伴隨著政府主導的覆蓋全民的醫療保險越來越完善,醫療保險已經可以通過集體談判的方式在藥品需求側形成力量,代替行政管制與供給端的藥品生産商進行博弈。

  而且,醫保支付手段的改進也有助於改變藥品市場的亂象。劉恩國分析説,過去醫保對藥品的支付是按照單一藥品的價格來進行,但是目前,醫保的支付已經不是以藥品價格為單位,而是以“病種”甚至“人數”為單位來進行。

  “支付方式帶來的變化就是對病人用藥不再是醫院的收入而是成本”,劉恩國舉例説,如果醫保確定了闌尾炎的治療為X元,那麼醫院每治療一個闌尾炎病例,醫保都會向醫院支付固定的X元。在這種情況下,醫院的收入水準就取決於醫生能否利用其專業水準,選擇性價比更高的藥品。藥廠如若肆意漲價,自然不會被醫院選擇。

  因此,劉恩國強調,要將藥品價格交由市場確定,就必須繼續提高醫保的集體談判能力並持續改進醫保支付方式。

  除此之外,官方也應加強對藥品價格的事中和事後監管,加大對藥品企業的反壟斷執法力度,加大對串通投標、哄抬價格,以及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牟取暴利等損害消費者利益的行為的查處力度。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