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5日 星期四

財經 > 産經 > 關注焦點 > 正文

字號:  

高爾夫球場10禁令仍增2倍 央企推波北京成重災區

  • 發佈時間:2014-10-17 08:35:00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馬巾坷

  2004年1月,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於暫停新建高爾夫球場的通知》,要求暫停新的高爾夫球場建設並清理已建、在建的高爾夫球場項目。此後10年間,國家層面已經下達10道禁令,卻仍然沒能擋住其瘋長之勢,一些央企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據統計,全國高爾夫球場數量已經從2004年的178家,增加到2013年的521家。

  禁令之下數量增長近2倍

  2006年,國土部和發改委將高爾夫球場列入《禁止用地項目目錄》;2011年4月,國家發改委、國土部、環保部等11部委再次聯合發佈《關於開展全國高爾夫球場綜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開展高爾夫球場綜合清理整治工作,清理整治對象超過400家……

  10年10道禁令,卻沒能擋住國內高爾夫球場的瘋狂生長。國內知名專業高爾夫管理集團公司———朝向集團今年發佈的《中國高爾夫行業報告》顯示,2004年全國高爾夫球場數量為178家,截至2013年共有高爾夫場521家。其中,2009至2013年期間數量凈增長173家,2013年數量凈增長47家。

  在高爾夫球場違規建設中,央企也參與其中。審計署近日集中披露的央企審計報告顯示:中國煙草總公司所屬紅塔煙草和雲南紅河投資有限公司自2008年至2010年投資6.81億元建成的高爾夫球場仍未按規定清理處置,共佔1728.45畝;中冶集團兩家下屬公司也牽涉其中,其中一家投資5.76億元、租地1640畝違規建設錦標級18洞高爾夫球場及配套設施,另外一家投資8488萬元、佔用農業用地860畝建設高爾夫球場。

  民間環保人士胡勘平説,北京是“重災區”,高爾夫業內比較通用的説法是,北京市9個洞以上的高爾夫球場六七十家。

  《經濟參考報》記者實地採訪了解到,北京不少河流附近都建有高爾夫球場,如清河附近的奧園高爾夫球場,北小河附近的北苑高爾夫球場。從谷歌地圖上,記者還發現了西四環外南旱河西側的香山高爾夫球場、頤和園西門附近的玉泉山高爾夫俱樂部等十余處高爾夫球場。

  這些高爾夫球場帶來的最大問題就是耗水和污染。據了解,一個18洞高爾夫球場年均用水總量約40萬噸。

  北京一家高爾夫球場的工作人員透露,過去用水價格不高的時候,有俱樂部就為了少交費用偷盜農村的井水,現在水價提高了,這種現象應該更多了。

  “一個佔地1000畝的18洞高爾夫球場每個月施用的氮磷鉀混合肥、殺菌劑、殺蟲劑至少13噸,而這些化肥、農藥被草坪吸收的不到一半,大部分都隨雨水從陰溝暗槽裏流向附近的水庫、河流。”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尹澄清説。

  瘋長背後存保護傘

  出於資源消耗以及環境等方面考慮,北京市今年發佈《新增産業的禁止和限制目錄(2014年版)》,其中規定全市都不得再新建高爾夫球場。不過,一些業內人士對寥寥數言的“京版禁令”仍存在一些擔心。他們認為,關鍵是打掉背後的保護傘。

  北京林業大學高爾夫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國際草坪學會主席韓烈保教授説,京津冀地區十年前差不多只有50來個高爾夫球場,目前這一數字已經突破百個。

  北方一個縣的國土局負責人向《經濟參考報》記者透露,高爾夫球場中很多都將營業執照註冊為體育會所、住宅區健身會所、商務俱樂部、商務會所等,不會出現“高爾夫”等字眼,有的甚至根本不走任何手續。

  在位於華北某市北部中華大街、勝利大街交匯處,一處中央河心島上,一個高爾夫球場伴隨著低容積率的別墅項目正在建設,而其對外的稱呼是“生態公園”。

  在另外一個縣,一個名為“神湖四季生態園”的建設項目正在施工。當地多位村民説,這個佔地千余畝的項目打著生態農業園的旗號建起了國家明令禁止的高爾夫球場。縣國土局負責人説,目前生態園內的高爾夫球場沒有審批手續。

  中國房地産學會副會長陳國強認為,高爾夫球場是開發商用來包裝、提升住宅項目的工具,盈利要靠其背後的住宅項目,沒有住宅項目的支撐,高爾夫球場幾乎沒有盈利的可能。

  一個高爾夫球場,其實是開發商牟取暴利、地方政府渴望政績形象等諸多利益衝動的交匯點。一些地方政府認為,這樣的項目可以加快城市化和旅遊業的發展。就這樣,一批批違法的高爾夫球場在國家一陣陣喊打聲中,如春筍般冒出、生長、經營、壯大。地方政府不僅有建設的衝動,甚至還要幫助消除違規痕跡。

  公款消費熱情不減

  強大的需求也是高爾夫球場不斷瘋長的重要因素。中央2012年12月出臺“八項規定”後,從中央到各地,早已三令五申禁止以公款購買高爾夫會員卡或支付打球費用,但是,國企公費購買高爾夫球卡用於接待或供企業高管使用,早已成為一種普遍現象。

  近日,中紀委公佈中央巡視組對中糧集團的巡視反饋意見,提到“執行中央八項規定精神不夠嚴格,公款支付打高爾夫球費用等奢侈浪費問題突出”;審計署近日披露的央企審計報告也顯示,華潤集團公款列支高爾夫消費211萬元。

  深圳市紀委今年5月對國企持有高爾夫球卡情況開展了摸底調查調研,確認部分國企購買了一批高爾夫球會員卡,有的購買價達139 .8萬港元,年費數萬元。更有甚者,個別國企購買了10多張高爾夫球會員卡,且將持卡作為班子成員的一種待遇。

  在位於河北涿州的京南高爾夫俱樂部,一位管理人員説,從2007年創立至今,雖然地處河北涿州,但吸引了大批會員,其中既有商業精英,也有政府官員,會員絕大多數是來自北京。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北京東四環附近一家高爾夫球場的停車場看到,停滿了京牌車,多為奧迪等豪華小轎車。一位接待人員説,目前已經客滿,裏面有央企會員單位在接待客戶。

  公款揮桿的還有政府官員。2013年底,中央紀委通報的10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典型案例中,交通運輸部綜合規劃司司長孫國慶用公款打高爾夫球、公款旅遊,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在位於華北某市中心的一家高爾夫球場,工作人員向記者炫耀,多位退休的領導擔任俱樂部的主席、名譽副主席等職務,背景很深。現在風聲緊,重要的在職領導過來打球,他們一般就不對外營業了。

  在北京五環外一家高爾夫球場,一位工作人員説:“這裡一般不對外營業,球場不掛牌、不宣傳、不賣票,接待的都是重要‘領導’,只有接到老闆的電話批准才允許進去打球。”

  禁令之下仍在野蠻生長的高爾夫球場,揮桿擊中的是政策的嚴肅性與政府的公信力。不少專家建議,應該將清理整頓高爾夫球場“保護傘”作為落實“八項規定”的重要內容,一查到底、絕不姑息遷就。

  還有專家建議,有必要對高爾夫球場進行一次普查,對假借體育會所、健身會所、商務俱樂部等名義違規建設的嚴肅查處,對違法侵佔耕地的行為堅決糾正。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