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5日 星期四

財經 > 産經 > 公司新聞 > 正文

字號:  

違規瘋狂融資 安徽民辦教育標桿企業“坍塌”

  • 發佈時間:2015-05-19 09:32:25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楊玉華 陳諾  責任編輯:朱苑楨

  “激動人心的事業從文達開始。”十年前這句廣告詞在安徽乃至全國可謂家喻戶曉。然而這個一度被作為安徽民辦教育標桿的安徽文達集團,近期卻因負債近20億元導致旗下多個民辦教育機構倒閉或停辦。而文達集團則將旗下文達學院當成逃避債務的擋箭牌,甚至學院師生也成為償債砝碼。

  《經濟參考報(微網志)》記者日前採訪發現,文達集團並非個案,類似風險在全國其他民辦院校也出現了苗頭。不少民辦教育機構“把學校當企業經營,把教育當做生意一樣”,盲目擴張、違規融資辦學。有業內人士稱,隨著民辦教育從“賣方市場”向“買方市場”轉變,民辦教育機構或將面臨新一輪大洗牌,類似的倒閉風波恐將增多,亟待預警和應對。

  昔日教育“樣板”瀕臨倒閉

  安徽文達集團成立於1993年,曾是安徽民辦教育的“樣板”。公開資料顯示,多年來旗下多校獲得“中國一流民辦大學”、“全國民辦職業培訓機構先進單位”、“最具影響力教育機構”等榮譽,董事長謝春貴本人也多次榮獲“中國民辦教育最具影響力人物”、“傑出貢獻教育人物”等稱號,可謂載譽豐富。然而從去年9月開始,文達集團開始身陷債務泥潭,資金鏈斷裂致使旗下數校關門倒閉或瀕臨停辦。

  去年10月,文達資訊工程學院有教師向安徽省長信箱反映:學校拖欠工資、未及時繳納公積金,甚至因拖欠水電費被地方要求停水停電。隨後安徽省相關部門派駐工作組進入該校,協調解決相關問題,並補發了拖欠的教師工資。然而不久之後,文達集團再次陷入困境。

  安徽藍天國際飛行學院是文達集團旗下的一家從事飛行駕駛執照培訓的民辦飛行學校,目前自費加公費學員共兩批60余人。去年10月開始,學院因資金緊張無法支援第一批學員的正常商照訓練,幾個月後甚至連新招學員的理論課程都陷入停滯。

  日前,《經濟參考報》記者來到飛行學院發現,正常上課時間教學樓卻已人去樓空。學員透露,學院停課已經近三個月,他們被告知學院正在尋求轉讓。據學院副院長王志農證實,因受到整個集團資金影響,學院無法進行正常教學工作。

  來自山西的學員小樊于去年五月經考試合格被該校錄取,繳納學費20余萬元。但從去年9月開始,只上了三個多月的課,就被迫停課。“學校沒錢請專業教員,兩門主課沒法上。從去年12月一直停課至今。”小樊説,家裏將自住的房子抵押才湊足錢供自己學習飛行,沒想到錢交了學卻上不成。“我父親有心臟病,停學的事一直瞞著他,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説到這,這個20多歲的小夥眼圈一紅,泣不成聲。

  不僅藍天飛行學院,文達旗下多校都岌岌可危,其下屬從事中小學同步輔導的愛森司培訓學校在合肥範圍內陸續關閉,遭到不少學生家長的投訴。文達集團董事長謝春貴向《經濟參考報》記者證實,由於經營不善,培訓學校已經虧損了近3000萬,“為了回籠資金,關停無法避免”。此外,旗下有10000余名學生、500多名教師的全日制本科高校——安徽文達資訊工程學院亦遭受波及,面臨困境。

  “塌方”背後實則積弊已久

  不少文達高層人士將此次資金危機歸結于經濟下行銀行抽貸、擔保公司倒閉等偶然原因,然而記者進一步採訪發現:集團在辦學思路、財務管理、制度安排等方面的諸多問題是導致危機的根源。

  一是盲目擴張,追求辦學GDP。上世紀90年代起,文達以電腦培訓起家,1995年便辦起職業教育。在謝春貴看來,文達一直以眼光“超前”為驕傲。然而,記者了解到,不計成本的一味“超前”給集團在成長過程中佈下了不少“地雷”。

  民辦院校擴張必須靠升本、靠做大,這導致學校不切實際地追求辦學規模。2007年,安徽文達資訊技術職業學院在其成立的第六年便執意升本,為此集團上下煞費苦心,四年內連續投入近4億元升級軟硬體,擴張土地,也正是在這期間,文達集團開始向民間借債。如今雖升本成功,學院卻尚有395畝土地閒置無力使用。

  藍天國際飛行學院在文達負責人眼中是“藍海”産業,然而一味“超前”完全靠貸款融資建起來的學校運作兩年未能盈利。據介紹,早年愛生司培訓學校創辦亦是大張旗鼓,各地鋪開,然而最終也折戟而歸。

  文達相關負責人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過去集團甚至投資做過網路遊戲,辦過農業,但基本都虧損,甚至曾經為了讓職業培訓在美國上市,砸了一個多億。

  二是財務管理混亂,借學校平臺違規瘋狂融資。記者從安徽省教育廳了解到,在文達辦學危機發生後,教育部門協調公安部門對該校財務進行了專門審計,結果發現,整個集團財務管理異常混亂,學校負責人一個電話就可以把幾天之內收取的一億余元的學費瞬間劃走挪作他用。

  此外,文達集團負責人還借辦學名義對外融資。合肥市民孔某2012年12月開始向文達借貸,“謝春貴帶我們去看了學校,稱錢用來改善辦學環境”,他表示,正是衝著教育投資安全“靠譜”才敢投錢。另一方姓債權人告訴記者,無論是銀行還是民間借貸,文達都以旗下企業相互擔保,至於資金到底用在哪了,“基本不知道”。據上述債權人介紹,目前光是民間散戶就達500余戶,金額超過數十億元。去年集團還曾向學院內部員工進行過集資。

  三是內部管理無序,制度形同虛設。記者了解到,文達學院名義上有校董事會,教育主管部門還委派了督學,但實際上,學院管理仍是家族制,管理層特別是核心層都是集團負責人的家人親友,基本上“集團負責人説了算”,教育主管部門的督學更是難以介入學校的監督。

  記者在採訪中還了解到,文達集團註冊的是非法人教育集團,但其下屬各企業卻均註冊為獨立法人。其中文達資訊工程學院作為民辦院校,其法人財産權一直未得到落實。按照相關規定,民辦學校法人財産權是指法律賦予民辦學校對其資産享有的佔有、使用、收益及有條件處分的權利,這一財産權將確保在一定時期內和一定條件下,投資者不能任意抽回投資,其投資只能與民辦學校共存亡。但根據相關審計發現,文達學院的土地、房屋卻是“一物兩證”,學院的土地、房屋同時落在文達學院和文達電子有限公司名下。

  學校師生竟成償債砝碼

  據介紹,文達集團資金鏈斷裂以來,一直在向外引進合作夥伴,尋求資産重組,省內外不少企業組織來考察洽談,然而由於集團內部資産債務混亂,很多考察企業擔心善後麻煩,大多處於觀望狀態。

  採訪中,文達集團負責人謝春貴一再表示,過去旗下的教育産業特別是文達學院都是靠其他産業賺錢支撐,直到近幾年,隨著文達學院升本後招生規模的擴大,學校總算“扭虧為贏”。但其他産業又開始賠錢,只得靠學校賺錢來彌補其他産業,這才慢慢導致學校資金鏈斷裂。

  但根據安徽省教育廳的調查資訊,文達學院實際上成了文達集團逃避債務的擋箭牌,甚至學院的師生也成了償債的砝碼。在謝春貴與下屬其他公司簽訂的償債協議中,明確如不能償還債務,由文達學院來支付。“這實際上是向學院轉嫁債務。”安徽省教育廳相關負責人説。

  類似文達的風險在全國其他民辦院校也出現了苗頭。據報道,2013年11月,有15年曆史的上海易思教育關門停辦,老闆卷款出走;2014年2月,在北京擁有18個教學點的英特國際少兒英語遭遇資金鏈問題關張;今年初西安聯合學院涉嫌非法集資,校長跑路……

  “把學校當企業經營,把教育當做生意一樣,出問題是必然的。”業內人士認為,應採取措施防範民辦院校未來可能出現的多米諾效應。

  安徽省教育廳相關人士表示,文達集團面臨的問題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民辦院校辦學逐利、混業的情況並不少見”,在過去經濟形勢好,特別是教育資源短缺,生源充足的背景下,這些情況並不明顯,然而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增大、民辦教育進入買方市場,問題都將暴露出來。

  專家認為,從文達集團這一個案上可以看到當今民辦教育的“影子”,諸多風險、隱患亟待重視糾偏。

  建立民辦學校風險預警保障機制。對民辦院校進行摸底調查,提前預警應對。在此基礎上,儘快完善對民辦院校監管的長效機制。完善民辦學校財務管理制度,對民辦學校的學費收入納入監管,大額的資金異動要預警。提取民辦院校辦學風險保證金,以便在不測時給予處理應急。與此同時,要發揮督導員的更大作用,加強對民辦學校的監管。

  給予民辦院校平等的辦學政策。專家認為,目前民辦教育出現的問題也有政策支援難到位、不合理的因素。當前民辦教育並不能享受與公辦院校平等的政策,比如高校生均經費,公辦院校生均撥款一萬二,但民辦院校卻全靠自身投資和學費,在目前國內民辦院校多是逐利性的背景下,往往導致民辦院校採取違規措施,如將學費資金挪用投資等。

  此外,目前對民辦院校要求學校必須把土地等資産登記到學校名下,並且不允許抵押,但學校往往迫於發展壓力,有以地抵押的需求。這導致民辦院校負責人往往違規操作,如在文達學院的土地、房屋“一物兩證”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民辦院校融資發展的實際需求。

  對此專家建議,應考慮中國民辦教育的實際,在政策上對民辦教育給予平等的辦學待遇和一定的政策支援,避免“正門不通走歪路”的情況。加強對民辦學校的日常動態監管,同時完善退出機制,促進民辦教育的優勝劣汰。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