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17日 星期三

財經 > 産經 > 公司新聞 > 正文

字號:  

葉檀:中國職業培訓高峰期到來 藍翔還能火多久

  • 發佈時間:2014-10-27 15:03: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陳晶

  藍翔技校大火。從駭客攻擊門、跨省打架門,一直到大火的“要學挖掘機哪家強”的廣告,都讓這家順時而生的職業技術學校籠罩了神秘、霸氣的色彩。

  藍翔技校有強勁的現金流,其中有沒有灰色暴利?按照技校招生處的説法,學費每年在1萬元左右;而多名藍翔在校學生對媒體坦承,每年學費的平均水準遠超於此,達到3萬元左右。學生就業還可以收費,用人單位每錄用藍翔一個畢業生要向學校交1000元至3000元的“就業費”,否則技校將不會向這些單位輸送畢業學員,這種現象已持續9年。這樣的水準,3萬名學生規模,一年流水之可見一斑。

  藍翔模式之所以能夠受到市場追捧,是因為中國教育有極大的空白區域。中國既然有世界最大規模的製造代工企業,就需要有世界最大規模的經過訓練的産業工人,但長期以來企業的需求未能得到滿足。中國城鎮化過程中,有上億農民工朋友轉移到工廠就業,他們沒有經過專業培訓,受教育程度不高;我們在關注高等教育的同時,忽視了中國最大規模勞動力的培訓需求。就是到現在為止,藍翔的40萬名輸出學生仍然不敷所用。這也無怪乎這所幾乎無門檻的職業技校會受到農村年輕人的追捧,種種醜聞纏身卻能屹立不倒。

  藍翔模式適應了市場需求,但它似乎在不少方面挑戰著教育倫理的底線。有媒體質疑,藍翔似乎在培養家丁?中國需要的是受過訓練的技術工人,而不是會打架的無腦流氓。冷酷的現實是,在當前的職業培訓市場,藍翔這樣的訓練方式被許多人認可為“富有成效”,因為這樣訓練出的畢業生深受不少傳統製造企業歡迎。

  五年前的全國“兩會”上,筆者見到“農民工司令”張全收。他成立深圳全順人力資源開發有限公司,把鬆散的勞務工組織起來,加以培訓、組編,形成“勞工團隊”,將農民工朋友從老家河南輸出到深圳等地。他當時説的話讓人印象深刻:什麼電腦培訓,全是糊弄人的玩藝兒,企業根本不需要。企業需要的是聽老闆話、吃苦耐勞、有簡單技能的員工,上網學兩天,孩子就學壞了。

  張全收的話也許反映出問題的另一面:不少地方並不是不重視職業培訓,但出現方向性偏差,幾臺電腦培訓三天拿上政府補貼就行,根本不考慮長遠,不管就業需要。針對職業技能培訓的財政補貼如撒胡椒面,漏洞極大。根據官方數據,2013年全國共有職業院校1.36萬所,年招生1016.7萬人,在校生2933.8萬人。其中中等職業學校1.2萬所,年招生698.3萬人,在校生1960.2萬人。高等職業院校1321所,年招生318萬,在校生973.6萬。以每名學生補貼1500元計,政府出資補貼300億元以上。補貼方式不改,難以獲得效果。更有甚者,一些毫無資質但“有關係”的人成立學校騙領補貼,在本溪等地已經出現,其中有些受到了懲處。

  中國職業培訓的高峰期已經到來,政府重視,需求強勁,競爭殘酷,市場盲區也在減少。在市場的原初起始階段,灰色的培訓經濟能大行其道還可看作有幾分現實的土壤; 在依法治國的時代,灰色得太久,離翻車的日子也就不太遠了。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