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5日 星期二

財經 > 新聞 > 正文

字號:  

代表、委員:網際網路金融盼適度監管也盼成長空間

  • 發佈時間:2015-03-10 11:22:21  來源:國際線上  作者:姚毅婧  責任編輯:朱苑楨

  網際網路金融行業,2013年鵲起,2014年大噪。它一方面搭乘著金融改革的順風車扶搖直上,另一方面卻不斷傳出跑路、違規、叫停等負面資訊。與此同時,新的銷售模式與運作模式,使其與傳統金融機構的監管規則頻現衝突,而新的適用於這一新興行業的監管規則卻遲遲未出爐。在2015年全國人大、政協會議上,代表和委員們給予“網際網路金融監管”足夠高的關注度,他們期盼監管“靴子”儘快落地,但同時呼籲要給這個還在“襁褓”之中的行業留出成長的空間。

  網際網路金融“異軍突起”

  遭遇“成長煩惱”

  網際網路金融行業屬於典型的舶來品,它最早出現在歐美國家,然而真正發展壯大卻是在中國,尤其是2013年餘額寶誕生後,網際網路金融在全國掀起了一股浪潮。繼去年第一次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及“網際網路金融”這一概念後,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又用“異軍突起”來為網際網路金融點讚,並明確表態,要求“促進網際網路金融健康發展”。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網際網路金融部分析師錢海利對國際線上記者分析稱,這體現出政府對網際網路經濟的重視,對網際網路金融發展的認可,説明瞭網際網路金融這一新型業態的不可替代性。“與傳統金融業相比,網際網路金融的規模雖然還不足以畏懼,然而可怕的是網際網路金融正急速倒逼金融改革。”

  自從天弘基金與阿裏聯手推出餘額寶,天弘基金的管理規模一路飆升,截至2014年末,天弘基金管理的資金規模約5900億元,公募管理規模領先排名第二華夏基金近3000億元。該案也成為近年來傳統金融機構憑藉網際網路金融概念逆襲的典型案例。

  統計顯示,過去一年,餘額寶的資産規模已經達到5789億元,在全球來看都屬於規模靠前的貨幣基金。而在餘額寶身後,還有它帶動的龐大的寶寶軍團,另一種網際網路金融的形式P2P在國內也是方興未艾,目前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P2P市場。

  “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深化改革以來,金融領域改革顯著提速,金融監管機構也充分認識到市場化思維對於金融監管的重要性。得益於此,國內網際網路金融行業獲得了井噴式發展。”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賀強表示。

  然而在迅猛“長個兒”的同時,網際網路金融行業也遭遇了成長的煩惱。市場上不時傳出P2P等網際網路金融公司跑路或是詐騙的醜聞,讓眾多投資者血本無歸。網貸之家的研究數據顯示,2014年全年出現提現困難或倒閉的P2P平臺數量達275家,今年僅1月份,已有至少69家平臺關停或跑路。

  民建中央向全國政協提交的關於進一步規範與發展我國網際網路金融的提案,列數了網際網路金融行業存在的六大突出問題,包括金融法律制度缺失、賬戶管理真實性和安全性存疑等,直指行業存在“野蠻生長”現象。

  監管“靴子”終將落地

  避免“一收就管,一管就死”

  2014年,網際網路金融熱潮毋庸置疑,引領傳統金融觸網的同時也帶動了大批青年創業熱潮。草根金融的火速蔓延加速風險,網際網路金融監管政策千呼萬喚終未露面,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可謂走在世界前端,但其金融的本質,突顯了監管的匱乏,要促進網際網路金融健康發展,有效的監管已是當務之急。

  實際上,兩年的“野蠻生長”,無論是各種“寶寶”類産品,還是擁有高風險高收益的P2P,網際網路金融對原有的金融秩序在某種程度上一邊在破壞,一邊在融合。面對網際網路金融的“野蠻生長”,國務院、銀監會多次表態,在此次全國人大、政協會議閉幕後,針對網際網路金融的監管方案或將正式出爐。

  “網際網路金融的健康發展需要監管更需要行業自律,應給予這個新型業態更多空間,以促進和保護新業態的可持續性創新發展。”與分析師錢海利持同樣觀點的,還有全國人大代表、小米董事長雷軍,他認為,網際網路金融的發展需要創新也需要監管,要鼓勵創新,但是要在創新和監管兩者間尋找到平衡點。

  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經濟學家辜勝阻強調,網際網路金融監管要防止監管過度,出現“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管,一管就死”。

  “針對行業特性,實施有效監管。”辜勝阻進一步解釋,網際網路金融一個很大的特點是直接交易,去仲介化,跨界經營,這給監管提出了挑戰。所以監管應該在調查研究的基礎上,順應網際網路金融的特點,進行監管的轉型。

  “有節奏的、鬆緊適度的監管。”全國政協委員、永隆銀行董事長、招商銀行前行長馬蔚華認為,網際網路金融是新生事物,需要一定的包容來鼓勵其創新與發展,避免監管過度、過緊而導致行業發展失去活力。

  “摒棄一刀切,實行分級監管。”賀強在其《關於完善金融監管機制充分釋放市場活力的提案》當中提出,在以往的金融監管過程中,“風險”幾乎是監管機構評價金融産品和服務的唯一參考。以“風險高”為理由被叫停的金融業務比比皆是,然而風險的高低目前鮮有清晰明確的量化指標。他認為,在雲計算大數據充分發展的今天,金融監管應該有理有據,“理”是法律法規,“據”則是科學量化的評價依據。“監管需摒棄經驗主義和教條主義,建立科學量化的風險評價機制。”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