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1日 星期四

財經 > 消費 > 政策市場 > 正文

字號:  

國內乳業面臨不進反退危機 國産種牛牛不起來了

  • 發佈時間:2014-11-27 08:27:17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任鵬飛等  責任編輯:王斌

  配種退化、人才奇缺、成本高企

  國産種牛“牛”不起來了

  我國奶牛養殖已面臨多重困局,並嚴重影響乳業健康發展和國際競爭力提升。《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在採訪中發現,儘管我國乳業在“三鹿事件”後知恥後勇,苦練內功,取得了長足進步。然而,“三鹿事件”帶來的信任危機遠未結束,“海淘”國外奶粉、進口乳粉熱銷的情況依舊在嬰幼兒乳粉市場上演。

  而國産乳粉銷路不佳之外,良種繁育體系不健全,牧業人才匱乏,貸款融資困難,生産和流通成本高等因素更是成為當前制約我國乳業發展的瓶頸。

  國內奶牛配種退化

  近年來,我國奶牛總體品質較差的面貌仍沒有得到根本轉變。記者了解到,目前我國真正的良種高産奶牛數量僅佔奶牛存欄總數的1/5,奶牛平均單産量為5噸,僅是美國的1/2左右。

  “好牛下好犢,好牛産好奶。使用奶牛進口凍精繁育的犢牛,在遺傳性能、生長髮育、産奶數量及品質、基因血緣等方面都要優於傳統方式繁育的奶牛。” 內蒙古錫林浩特伊利牧業發展有限公司場長萬兆會説,牧場的3000多頭基礎母牛全部進口,配種也使用進口凍精,約180元一枚,“如果用國內的種公牛凍精,假數據多,沒有通過後裔測定,下一年度牧場就毀了。”

  內蒙古正藍旗桑根達來鎮敖力克嘎查黨支部書記布和敖尼蘇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當地牧民養的是2003年時進口的澳牛,當時單産量每天達到35至40公斤,“後來配種用的是國産凍精,幾年下來奶牛退化嚴重,現在每日單産就只有20公斤了。”

  在中國乳業協會副理事長、育種委員會主任張沅看來,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在奶牛品種遺傳素質和選育技術上還存在很大差距:一是奶牛品種改良工作指導思想不明確,缺乏穩定的育種目標。基層牧場和牧民存在“不選種,不選配,重表面,輕數據”等問題。二是始終未建成規範的良種奶牛繁育體系,生産性能測定、後裔測定、品種登記等工作流於形式,甚至不少地區記錄數據存在造假行為。三是奶牛群體遺傳改良體系不健全,機制不完善,迄今尚未形成自主培育和選育優秀種公牛的能力。

  多年來,我國使用的種公牛主要依賴進口,“過去一頭種牛的上船價是600美元,近年來由於中間商炒作,在澳大利亞的上船價已經漲到一頭2500美元。”張沅説,儘管如此,我國也快把澳洲的種牛買光了。遼寧省畜牧獸醫局總畜牧師李銘興説,我國只有培育自己的種源,才能擺脫國外的控制,才能真正參與國際乳業競爭。

  高端人才每年缺口超70%

  我國畜牧業優化升級需要大批養殖、防疫、飼料加工、食品機械維修、市場行銷等一系列專業人才。據不完全統計,我國畜牧獸醫行業高端技能型人才每年缺口在70%以上。

  《廣東省畜牧業“十二五”發展規劃》顯示,“十二五”期間,廣東省畜牧業每年需新增技術人員1萬人以上,廣東省現有畜牧獸醫專業技術人員2萬多人,其中系統掌握養殖和疾病防治技術的操作技能型人才僅佔30%左右,其中大專以上學歷的比例不足10%,有近1.5萬人需接受再培訓。

  在山東省高校畢業生畜牧獸醫類2013年就業招聘會上,國內外600多家畜牧企業提供了2.2萬個崗位,應聘者與崗位需求達到1:7。即使涉農企業開出的條件很誘人,不少應屆畢業生還是選擇了離開。鄭州牧專畢業生王然告訴記者,養殖場大多在偏僻的郊區,工作封閉,很少與外界溝通,不到半年他就辭職了。內蒙古奶聯科技有限公司牧場運營事業部副總經理溫瑞強説,公司旗下13個牧場,獸醫、配種員都缺,每年都去招人,“很多應聘者説,寧願大學畢業去商場賣家電,也不願意來幹這個。”

  “農産品的生産週期長,從事農牧業首先要耐得住寂寞。”河南農大招生就業處處長張留湛説,該校每年涉農專業畢業生1000多人,選擇就業的學生中,大部分人仍將留在大中城市作為就業首選。

  內蒙古錫林浩特市農牧業局副局長喬振國認為,當前我國畜牧業人才教育存在三大問題:一是畜牧專業教材更新緩慢,教學內容陳舊,與生産脫節。二是畢業生普遍存在工作能力不強,專業操作能力不熟練。三是職業素養有待提高,不少學生欠缺正面積極的職業心態和正確的職業價值觀,到單位工作不久便跳槽。

  國家乳業技術産業體系首席科學家李勝利表示,隨著乳業企業的加速整合,缺乏合格的大型牧場管理人員將成為我國牧業現代化面臨的重大挑戰。

  利潤大部分被金融機構賺走

  金融機構對乳業貸款支援普遍不足。呼和浩特市土左旗畜牧局奶源監管大隊大隊長劉利平説,今年全旗43家規模化養殖場貸款需求共計1.15億元,“有的想買牛,有的想增加設備。”但他估計,最後能辦下貸款的沒幾家。

  錫林浩特市鑫錫旺養殖場總經理閆永平説:“銀行貸款大多是‘事後諸葛亮’,養殖場一般都是先通過民間借貸應急,然後才通過銀行貸款來償還。”山西山陰縣合盛堡鄉奶牛養殖協會會長陳永和説,4月份以來奶價一直走低,民間借貸難度加大,銀行更不敢貸款給奶農了。

  多家奶牛合作社負責人表示,貸款難主要難在牧場沒有抵押物。由於各地土地確權工作進度不一,內蒙古、山西多地牧場都沒有土地證,銀行不予評估放貸。即便辦下了貸款,還貸週期與奶牛的生産週期也不配套。一般奶牛場從基建到買牛到最後産出效益,最低需要3年。“這些用於基礎投資的貸款,銀行都要求一年就要還本付息,只能先找小額貸公司墊資還貸。”

  貸款手續費用高、利息高也佔去了奶農合作社的大部分利潤。據錫林郭勒盟農牧業局畜牧科科長恩克介紹,目前銀行貸款利率大多在11%上下浮動,而且抵押評估和公證等費用都給牧民增加了不小的負擔。“養牛的利潤大部分都被金融機構賺走了,現在凈利潤率不到10%。”

  成本高企 四成乳品加工企業虧損

  中國社會科學院畜牧業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劉玉滿表示,“三鹿事件”暴露的乳品品質安全問題,一度掩蓋了我國乳業長期以來産業結構扭曲的問題。這兩年矛盾開始逐漸凸顯。

  一方面,我國的奶牛養殖規模程度偏低,一些大型牧場飼養成本偏重,實際利潤偏低;另一方面,我國的奶牛養殖成本優勢已不存在,收奶價格已大大高出全球平均價格,這導致了近四成的乳品加工企業處於虧損狀態、奶粉越來越依賴進口。

  農業部數據顯示,2009年至2013年間我國主要飼料産品價格呈逐年上升趨勢,年均漲幅達10%。其中,作為奶牛養殖最為重要的原料,玉米、豆粕價格近年來總體上呈現波動上升的走勢。

  隨著我國工業化、城鎮化程度逐步提升,農業勞動力等生産要素成本不斷上漲。據北京農業部門監測,京郊農村勞動力26個農産品品種平均成本由2009年的43元/工日提高到2013年的81元/工日。

  遼寧省阜新縣畜牧獸醫局局長韓學軍説,農村勞動力價格增長太快,“五年前每天50元,現在給100元都很難招到人。”國際奶業經濟學會公佈的數據顯示,2013年全球原奶均價折合人民幣3.08元/千克;美國、紐西蘭和歐盟的原奶均價都在3元/千克以下,而我國一度突破了4元/千克大關。

  在激烈的市場競爭環境下,各企業都不遺餘力打造銷售渠道,金字塔式的銷售模式、返點銷售、高強度廣告宣傳廝殺等屢見不鮮。貝因美公司2013年年報顯示,營業總利潤大幅增長,達61億元,但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僅為7億元;而經銷渠道費用竟然高達10億元。

  國內乳業重量不重質 面臨“不進反退”危機

  專家:警惕牧場過度規模化

  記者在多地採訪了解到,“三鹿事件”以來,我國乳業在技術裝備水準、檢驗檢測能力、自有奶源建設、科研創新水準等方面提升顯著,但由於發展速度過快也積累了很多矛盾,在國際乳業巨頭的衝擊下,面臨“不進反退”的危機。部分專家、企業負責人、畜牧部門管理者建議多措並舉,推動我國乳業理性發展,並從“數量擴張型”向“品質效益型”轉變。

  首先,繼續提升規模化養殖水準,發展適度規模養殖,警惕過度規模化。“萬頭牧場面臨三大風險,一是飼料壓力大;二是成百噸的廢水無害化處理難度大;三是防控疫病的風險大。”中國奶業協會副理事長、育種委員會主任張沅認為,我國應提倡適度規模養殖,即産奶牛在30頭到1000頭左右,最適合我國國情。

  伊利集團執行總裁張劍秋認為,應採用符合標準的家庭牧場與大型牧場相結合的方式,讓所有散養的奶牛儘快全部進入專業牧場或規範化養殖小區。

  二是鞏固強化自有奶源,走專業化、現代化發展道路,加強産業一體化建設。“應在適合養牛的地方養牛。”黑龍江省畜牧獸醫局局長祖偉説,奶源基地建設的原則是在適合飼養奶牛的區域養牛,最大限度地發揮區域優勢;讓善於養奶牛的人養牛,發揮人才優勢;發揮産業鏈的優勢,支援企業養牛。奶牛飼養要走專業化、規模化、現代化的道路,達到降低成本、增加産量、保證品質、增加效益的目的。

  祖偉表示,要對規模化的牧場和部分龍頭乳製品企業給予政策和資金扶持,通過大型牧場和龍頭企業的帶動促進整個行業規模化和産業一體化建設。不斷淘汰散戶和設施水準落後、生産能力弱的牧場。通過相關優惠政策來引導優勢乳企收購淘汰牧場,達到自建自有牧場的目的,保證奶源安全。

  張劍秋建議在養殖環節,出臺全國牧場建設總體規劃,對全國市場需求分佈與適合養殖奶牛區域總體佈局。同時由國家職能部門對牛奶産量進行調控,包括奶産量提前預測、加工能力預測、市場銷售預測,最大程度避免社會資源的重復投入。

  三是完善生鮮乳價格協調機制和不合格生鮮乳處理機制。當前,國際生鮮乳價格對我國市場影響較大。國際市場價格高,企業就高價搶奶,越界搶奶,導致本土奶源緊張,原料奶、乳製品品質存在安全隱患;國際市場價格低,企業壓級壓價甚至拒收,導致本土奶源過剩,奶農殺牛倒奶,這是我國乳業發展不成熟的表現。

  張劍秋建議,可根據奶料比建立合理的價格形成機制,通過最低保護價來保護奶農利益。祖偉建議通過實行交易參考價和政府指導價相結合的雙軌機制以及第三方配套檢測機制,維護奶農利益,保障奶源安全穩定。

  此外,生鮮乳進廠前要進行批批檢驗,企業對不合格生鮮乳拒收在所難免。河北奶業協會秘書長袁運生認為,生鮮乳購銷雙方是一種商業關係,牛奶的所有權屬於奶農,企業沒有處置權,出現“奶荒”時,奶農出於經濟利益會將拒收的生鮮乳轉賣給其他乳企,這種行為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同時,企業拒收不合格生鮮乳也易引發糾紛甚至衝突。

  專家建議,國家應儘快制定“不合格生鮮乳處理機制”,建議由農業、畜牧、工商、食藥監等部門組成常態化督導執法組,對不合格生鮮乳進行強制回收,並移交專門處理機構或場所進行無公害環保處理。有條件的地區還可將無公害處理過的生鮮乳投用到工業、農業、畜牧業等行業作為綠色原料使用,既節約了成本,又不浪費資源。

  四是加大對乳品全産業鏈條的補貼力度。目前,國家對部分乳品實行了初加工産品13%的增值稅優惠政策,但這一政策並沒有擴展到更多的乳産品。一些乳企負責人建議,將奶製品全面納入農産品補貼範圍;參照《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條例》中有關蔬菜、穀物等種植企業標準;同時,在用地、運輸等環節給予補貼和支援,使乳企能適時降低成本以補貼扶持奶農。

  優質飼草料是奶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支撐。專家建議國家加大對飼草種植企業的扶持力度,在草種、農機等方面對飼草種植企業進行適量補貼,並在稅收制度上有所傾斜,增加飼草種植企業的比較效益,使乳企能適時降低成本,最終使廣大奶農獲益,保障奶源安全穩定。

  此外應增加對於養殖戶或養殖場的購牛補貼。一方面,對於經營壓力大又有需求購買良種奶牛的養殖戶至少給予差異化的引種補貼”,從而通過鼓勵養殖戶買好牛、養好牛,有計劃地支援他們使用高産奶牛種源,改良低産牛,提高奶牛單産,從根本上提升中國奶業的産奶品質;另一方面,針對已完成土建的養殖場,根據其建設及存欄規模發放購牛補貼,從而提高現有養殖場的滿載率,緩解養殖場建設的資金壓力。

  張劍秋等人建議,從國家層面拉動乳製品消費需求,通過自上而下的乳製品消費項目,給予乳業消費者相應的政府補貼,如發達國家那樣給予年輕父母奶粉補貼,從而在有效提升人口素質的同時,帶動乳製品行業的持續健康發展。

  五是按照“政府引導、第三方組織搭臺、消費者全面參與”原則,建立第三方評價體系,讓更多的國內消費者了解我國乳業的真實情況,重振消費者對於嬰幼兒奶粉行業的信心。

  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副會長兼國際品牌管理中心主任許京認為,應有效調節資源配置,提高乳業市場透明度和資訊的有效性。建議構建以市場資訊開放為依託的第三方評價體系,在該體系下,政府部門通過自身的職能和角色轉變,積極扶持優勢乳品企業,主動服務消費者,突破買賣雙方資訊不對稱的困境。此外,政府通過行政權力促進企業自律、規範行業競爭、增加市場透明度,為消費者提供一個更加健康的市場。

  黑龍江省奶業管理辦公室主任張毅力建議,企業應嚴格遵循公正、真實、準確、全面四項原則,在自己的官方網站上定期、及時地公佈相關奶源、生産等環節的資訊,以方便消費者對企業實施監督。企業還可以通過舉辦豐富多彩、寓教于樂的宣傳活動,引導消費者積極參與,形成良性互動,增強消費者的知情權,同時邀請國際第三方評估機構對我國乳企進行客觀公正的評估,提振消費者信心。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