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30日 星期三

財經 > 消費 > 市場觀察 > 正文

字號:  

武漢免皮試破傷風針緊缺 價格倒挂令醫院放棄進貨

  • 發佈時間:2015-01-04 07:11:00  來源:武漢晚報  作者:武葉 李揚 董超  責任編輯:時習

  

  

  

  

  

  

  

  近日,武漢晚報24小時新聞熱線82333333接到多名市民求助,詢問哪可以打上免皮試的破傷風針。隨後記者聯繫了包括同濟、協和、人民、中南在內的近二十家大醫院,均被告知缺貨。

  用於預防破傷風的救命藥何以如此緊缺?

  釘子扎破手“救命針”遍尋不著

  上周,22歲的小鐘幫朋友搬家,挪動書櫃時,不慎被側面一根凸起的釘子劃傷虎口。由於傷口污染嚴重,她沒敢大意,立即奔往附近的社區醫院就診。

  醫生給小鐘清創縫合後,建議打一針破傷風抗毒素。這時問題出現了,社區醫院使用的破傷風抗毒素需要做皮試,而小鐘皮試有過敏反應,意味著她只能使用另一種免皮試的破傷風免疫球蛋白,該藥醫院沒有庫存。

  接著,小鐘相繼趕往武漢市第一醫院和市中心醫院,沒想到均撲了個空。破傷風免疫球蛋白需要在受傷後24小時內注射,眼看到了下班時間,焦急萬分的小鐘無奈向本報求助。

  破傷風免疫球蛋白到底有多缺?記者接連聯繫了同濟、協和、人民、中南、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和武漢市市屬九家醫院,均被告知無庫存。市三醫院工作人員稱,曾購進該製劑,但如今已斷貨幾個月,即便偶爾拿到幾支,也是很快就用完了。

  通過動員同事和朋友多方打聽,有人提供了重要線索,徐家棚附近的江誠醫院可以打這種破傷風針。通過與院方核實,當晚小鐘終於在該院打上了“救命針”。

  破傷風愛盯“狹而深”的傷口

  江南的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和江北的武漢市第六醫院,是破傷風患者的接診“大戶”,前者每年收治百餘例破傷風患者,後者平均每年也有五十例。

  “破傷風桿菌在自然界廣泛存在,進入人體後會分泌神經毒素,患者多死於窒息、心力衰竭或肺部感染。”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急診科主任唐忠志介紹,患者發病時牙關緊閉,身體扭曲,強烈的肌肉痙攣甚至可導致骨折。聲音、光線、接觸、飲水等任何輕微的刺激,都可能成為病情發作的誘因,因此患者要住進隔離病室,杜絕一切干擾。他們沒有生活自理能力,護理分級為一級或特級護理,由專人照看。

  “過去産婦在家生孩子,給孩子斷臍時常因剪刀消毒不徹底,致使新生兒感染破傷風,因此該病又稱‘臍帶風’。如今,銳物導致的外傷和動物咬傷,是感染破傷風的主要因素。”湖北省新華醫院普外科主任朱以祥介紹,破傷風桿菌只能在缺氧的環境下生長繁殖,因此狹而深的傷口最易感染。

  一名孝感的木工幹活兒時,不慎被飛濺的木屑“釘”入額頭,雖然創面不大,但深可至骨。事後,他到診所清創包紮,不料兩天后發起高燒,被送往省新華醫院,診斷為破傷風。朱以祥發現他額頭的傷口已經癒合,但觸摸之下硬硬的,切開發現裏面還有一根殘留的木刺,已經潰爛發炎。通過氣管切開、控制痙攣、輸送腸內營養,患者隔離治療足足一個多月才脫離危險。

  “重症破傷風死亡率在50%—70%。”唐忠志説,但只要受傷後24小時打一針破傷風,就可以避免這種狀況的發生。

  價格倒挂致醫院放棄進貨

  破傷風針分為“馬破”(馬破傷風免疫球蛋白)和“人破”(人破傷風免疫球蛋白),前者從馬的血漿中提取,注射前要做皮試,後者從人的血漿中提取,可直接注射。朱以祥稱,一半以上的患者對“馬破”過敏,必須注射“人破”,而“人破”全國都很緊缺。

  除了原料緊張,“價格倒挂”是人破傷風免疫球蛋白“一針難求”的深層原因。新華醫院藥學部李昊藥師告訴記者,國家限定每支“人破”供應給患者的價格不超過80元,而該院從醫藥公司進貨每支就要82.6元,只得仍按82.6元的價格提供給患者。該製劑需2℃—8℃避光保存,算上運輸和存儲的成本,是不折不扣的虧本買賣。

  一位知情人向記者透露,由於市場需求客觀存在,不少人只得繞過正規渠道,抬高藥品價格銷售。他坦言,自己所在的醫療機構以每支150—160元的價格,可以輕鬆從供應商那裏拿到貨,但為規避國家限價政策,對方只肯按單價80元開票。之後,他們將每支250元“人破”出售給患者,仍然只能按每支80元來開票。由於存在財務手續上的難題,大醫院鑽不了空子,導致“人破”在小的醫療機構反而容易找到。

  事實上,包括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武警湖北總隊醫院、市三醫院在內的多家醫院,都曾購進人破傷風免疫球蛋白,但受供求和價格的影響,各醫院庫存都在不斷波動。去年6月前後,全市尚有六七家公立醫院可提供該製劑,記者了解到,目前僅少數醫院有庫存,但量都很小,如省新華醫院還有10支左右庫存。民營醫院中的江誠醫院尚有近百支庫存。

  打了“百白破”就不用打“破傷風”

  事實上,絕大多數孩子出生時就接種了“百白破”疫苗,生活中出現表淺的外傷,不需要額外打破傷風針,但多數家長鬧不清兩者之間的關係。朱以祥説,免疫分主動免疫和被動免疫,“百白破”疫苗屬於主動免疫,接種後可獲得穩定而持久的防病效果;破傷風免疫球蛋白屬於被動免疫,起效快,但維持時間較短,只能作為受傷後的補救措施。準確地説,它是治療類生物製品,而不是疫苗。

  “百白破”三聯疫苗屬於國家計劃免疫項目,0歲—6歲孩子免費接種,可預防百日咳、白喉、破傷風三種疾病。北京預防醫學會副會長唐耀武稱,“百白破”全程接種後,對三種疾病的免疫效果各不相同,其中對破傷風的預防效果最好,抗體可維持10年—15年時間。按照兩歲打完最後一針,足以保護孩子到中學階段。

  不過朱以祥強調,如果傷口雖小卻很深,如銳物扎傷等,表面傷口縮緊形成密閉環境,內裏就成了細菌繁殖的“溫床”,這種情況下即便接種了“百白破”疫苗,也要打一針破傷風以防萬一。家長無法判斷傷口類型時,應及時向醫生諮詢。

  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專家提醒,家長可持預防接種卡,到各個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為孩子接種“百白破”疫苗。該疫苗的接種方法為,3、4、5月齡各打一針,18—24月齡打一次加強針。

  三種情況需要注射破傷風

  “治療破傷風通常要切開傷口,使之充分暴露到空氣中,並使用雙氧水反覆沖洗,這樣做就是為了破壞破傷風桿菌的生存環境。”朱以祥介紹,很多人在受傷後習慣把傷口纏得緊緊的,反而容易形成缺氧的環境。如果只是輕微的劃傷、擦傷,可以用碘酒消毒傷口,然後用消毒紗布輕輕包紮。若有異物扎入肌肉,或有傷口化膿的症狀,需立即向醫生求助,徹底清創。

  唐忠志介紹,三種情況下需注射破傷風針,一是任何深而窄的傷口,尤其是木刺、銹釘扎傷;二是傷口雖淺,但沾染了人畜糞便,污染嚴重;三是未經過消毒處理的急産或流産。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