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0日 星期三

財經 > 消費 > 正文

字號:  

多元化投資打水漂 “散酒大王”叫賣臨邛酒廠

  • 發佈時間:2014-11-20 06:33:44  來源:四川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孫業文

  叱吒白酒江湖30多年,臨邛集團79歲創始人重新出山收拾殘局

  四川臨邛(集團)實業有限公司,總資産2.8億元,是四川省500家大中型工業企業和四川工業企業最大納稅500強之一;全國300戶重點聯繫非公有制企業。

  産業結構橫跨釀造、餐飲、酒店、房地産、教育等,有四川省邛崍臨邛酒廠、四川臨邛集團辣妹子酒廠、四川臨邛集團房地産有限公司、四川臨邛集團食品飲料廠,還有一所民辦全日制高級中學 “澤民中學”。

  □本報記者 李欣憶 胡敏 文/圖

  11月19日,在成都邛崍西郊的一幢別墅裏,記者見到了快滿79歲的王澤民。這位臨邛集團創始人,現在被迫重新出山。“散酒大王”王澤民創建的邛崍市臨邛酒廠,曾是川內最大的民營釀酒企業之一,現在即將走上拍賣臺。11月17日,四川恒昌國際資産拍賣公司發佈了預告,臨邛酒廠優質資産向社會徵集買家。

  叱吒白酒江湖30多年,何以淪落至此?王澤民給出的解釋是:企業資金鏈斷裂。

  營收銳減四分之三,資金鏈斷裂

  記者來到位於邛崍西河村的臨邛酒廠。古香古色的大門訴説著這裡曾經的輝煌,但如今佔地120畝的酒廠幾乎荒廢。廠區地面長滿了青苔,巨大水池中央的情調涼亭,蛛網密布,茶桌上也鋪了厚厚一層灰。工作人員證實,企業已停産,釀酒工人在“放長假”,但車間裏近600個老窖池還保存完好,呼吸間還能聞見酒香。

  1990年,王澤民臨危受命,將瀕臨倒閉的國營臨邛酒廠救活。1997年,酒廠改制為民營企業。臨邛酒廠與魯酒建立購銷關係,確立其在邛崍白酒業的霸主地位。

  對如今的困境,王澤民用了“瀕死”來形容:“最大的困難是資金鏈斷裂,銀行貸款加起來有7000多萬元。”貸款利息每月四五十萬元,員工工資加上其他費用每月30多萬元,固定開銷就約100萬元。白酒行業深度調整,高端酒不好賣,對原酒的需求自然也減少,導致酒廠營業收入銳減,最頂峰時年營業收入2億元,現在勉強有四五千萬元。

  臨邛酒廠要拍賣的優質資産,包括土地使用權、廠房、辦公用房、機器設備、原酒,以及全國工業産品生産許可證、無形資産“臨邛”牌、“川”牌商標等。四川恒昌國際資産拍賣公司表示,標的具體價格尚未確定。

  王澤民自己則估算,光“臨邛”牌、“川”牌兩個商標就價值數千萬元;原酒現在還有4000多噸庫存,以市場價每噸1.7萬元計算,至少價值6800萬元。加上其他的資産,標的價格“怎麼也得幾個億”。

  酒廠門口貨車排長隊,包機參加糖酒會

  當年,臨邛酒廠因給山東孔府家酒、秦池特曲等酒企供酒而名噪一時。臨邛酒廠附近的一位村民告訴記者,酒廠生意好的時候,臨邛酒廠每天要外運山東、江蘇等省區10多輛貨車的原酒,酒廠外面排滿了加長東風大貨車。因為原酒供不應求,臨邛酒廠還聯合邛崍80多家酒廠統一供貨,由此帶動了一批邛崍白酒老闆迅速致富。

  王澤民1996年就以80多萬元買了一輛白色加長凱迪拉克。當時還有一個説法:成都市面上行走的高級轎車,有一半出自邛崍的“酒老闆”。上世紀90年代,邛酒出川高峰期間,除了大貨車為省外知名酒廠運送原酒,每年還有數萬噸邛酒需通過鐵路運輸,曾一度造成鐵路運輸的槽車緊缺。王澤民乾脆自掏腰包,裝備起60多萬元一台的私家運酒槽車。一時間,僅邛酒老闆擁有的鐵路用槽車就達80輛之多。

  2002年,邛崍酒企包機到西安糖酒會賣酒的消息引起轟動,其發起者之一就是臨邛集團。當年邛崍方面花15萬元包下了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57飛機,運送臨邛集團、春泉集團、高宇集團、東方集團等30多家酒企老闆到西安參加糖酒會。出發前幾十輛豪車組成車隊到成都天府廣場繞行一週,再到雙流機場登機。

  繼承人沒擔好責,多元化投資打水漂

  下坡路從何時開始走的?王澤民説,三年前公司就出了問題。

  2004年,他把臨邛集團交給了小兒子王曉紅,讓他一肩挑了董事長和總經理,自己退居二線做名譽董事長,事實上已不再過問公司經營。

  此後,臨邛集團開始走多元化道路,在房地産、礦産、餐飲、酒店、教育等行業都有投資,但這些投資基本上打了水漂。“當初他搞這些投資,我沒有反對。現在回想起來,後悔當初太甩手了。”

  2012年,公司因為資金問題,賣掉了位於成都五塊石的川酒大酒店。

  今年11月6日,臨邛集團變更了法定代表人——由王曉紅變更為王澤民。“酒廠是我一手辦起來的,這裡面有太多太多的感情。”王澤民説,重新出山,他別無選擇。

  農曆十二月十九,王澤民就79歲了,按風俗,是要做八十大壽的。説到這個事,王澤民擺了擺手,“沒有心情。”

  王澤民本人曾擔任四川省釀酒協會副會長、邛崍市商會會長、邛崍市釀酒協會會長。他是邛崍有名的慈善家,興建的“澤民中學”,每年要投入近百萬元。每年春節,他都讓民政局報名單,對困難家庭每家補助300元。公司統計,多年來他的慈善捐助已達7000萬元。但在今年的中秋節,他不敢再這麼撒手了,破天荒沒有給敬老院老人發現金,而是帶去了兩頭豬、200斤白糖、幾十盒月餅和自家的白酒。

  臨邛集團再度受困,是拍賣資産還是引入戰略投資者?當前的難關能否闖過去?本報還將繼續關注。

  對話

  經歷過四次白酒行業調整相信自己有抗風險能力

  記者:您經營了這麼多年,一定捨不得賣廠吧?

  王澤民:我不想放棄臨邛酒廠的經營權。最初的想法是資産重組,出讓部分股權,甚至控股權。但與律師的溝通出了問題,導致在媒體上出現了“資産拍賣公告”。我們也不是非要拍賣資産,還是想通過股權轉讓的方式引進戰略投資者。

  記者:是否已經有投資者來洽談了?

  王澤民:有幾家正在談。

  記者:反思現在的局面,您最想説的是什麼?

  王澤民:放權過大。

  記者:您重新接管公司,準備通過哪些措施來挽回局面?

  王澤民:首先是盤活資産,轉讓股權,賣土地,把銀行的貸款還上。資産盤活了,企業才能順利運轉。我們還有300多萬元的應收賬正在加緊催收,我小兒子現在就在外地收賬。另外公司管理本身存在很多問題,下一步要加強管理。

  記者:與20多年前,您救活瀕臨倒閉的國營臨邛酒廠相比,這次臨危上陣的難度是否更大?

  王澤民:當年的問題主要是銷路不暢,現在的問題是解決資金。公司庫存原酒4000多噸,按目前的銷售進度,足足可以賣三年,所以已經不敢生産了。原酒賣不動,佔壓了大量資金。

  記者:對於重現輝煌,您是否有信心?

  王澤民:我經歷過四次白酒行業的調整,相信自己的抗風險能力。“臨邛”這個牌子,在邛崍難找競爭對手,光邛崍一地,一年就賣出過3000萬元的酒。只要能引進戰略投資者,相信可以渡過難關。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