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29日 星期六

一汽股份違約事件持續發酵 誰能為一汽解鎖

發佈時間:2016-07-02 07:51:45  來源:中國經濟網    責任編輯:金瀟

  6月27日,當萬科的股東大會被萬眾矚目之際, 一汽轎車2015年度股東大會也如期召開。作為此次股東大會的焦點,第12項議案即“一汽轎車控股股東一汽股份變更承諾事項履行期限的議案”在當天的股東投票中,未獲通過。在大股東一汽股東回避表決下,一汽延期承諾議案僅獲得288.2萬股贊同,反對2.39億股,棄權388萬股。對此,一汽轎車方面表示,會和大股東溝通,而做出的解決同業競爭承諾不會撤銷,會繼續執行,但並沒有提出實際的解決方案。

  “雖然該議案被否決,但其實這件事並沒有真正的贏家。”在 國泰君安證券公司研究員、高級工程師張欣看來,只有一汽股份內部的問題得到了真正解決,才是對股民真正有益,“一切都應以解決問題為出發點。”

  低溫發酵

  從6月3日一汽股份發佈延期3年解決同業競爭的公告後,二十幾天裏一汽股份相繼接到了深交所、中國證監會吉林監管局的關注函。而比監管部門的關注函更為搶眼的,是此前第一時間對一汽股份喊話的明曜投資提交的一份頗有分量的臨時議案。

  該議案內容顯示,如果第12項議案(《關於中國第一汽車股份有限公司變更承諾事項履行期限的議案》)沒有獲得股東大會的通過,由於一汽股份在原承諾期限內履行承諾幾無可能,則一汽轎車董事會應當在保留全部法律權利的前提下,在本次股東大會閉會後10日內,通知並公告要求一汽股份在180日內向一汽轎車提出解決同業競爭的完整方案並在合理期限內(最多不超過90日)完成。如果上述要求未能在公告後10日內獲得一汽股份的同意,則一汽轎車董事會應當在此期限屆滿之日起10日內就一汽股份未能在承諾期限內履行承諾而給一汽轎車造成的損失進行索賠並予以公告。

  但這份單方面的“倒計時”,隨後被一汽轎車以“不符合《公司法》及公司章程要求”而否決,原因是“明曜投資所提臨時提案所附112位股東授權文件中有108位股東委託書為複印件”。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一汽轎車股東大會並未像外界預想般的“熱鬧喧囂”,據現場一位參會股東介紹,“參會的只有十幾位,沒有預想中的多。”而遠在天津的一汽夏利股東大會也顯得異常平靜,僅有的3名散戶投資者按正常流程提前進入了會場。

  儘管明曜投資董事長曾昭雄在會後對媒體表示,“投出贊成票的佔比不足2%,可以説這是壓倒性的結果,這是廣大中小股民的勝利”,但不少業內人士對此次“公投”卻有不同看法。有券商稱,其實此次事件中最失敗的還是中小投資者,包括私募們,“由於一汽股份在此前所做出的承諾並沒有條件限制,既沒有賠償限制也沒有補償承諾,因此現在還不能就此判斷中小股東已經勝利了。現在不是舞照跳,馬照跑嗎?”

  “炒”字背後

  在一汽股份違約事件持續發酵的二十多天裏,明曜投資一直高調地站在臺前。此前有證券分析人士對記者表示,“明曜投資如此高調,或許不排除自身炒作的成分,之前有幾個人知道‘明曜投資’?”雖然此觀點略顯偏激,但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按照“股市有風險,投資需謹慎”的規則,明曜投資維權的訴求的確有些站不住腳。

  “保護中小投資者的利益,並不是保護其不賠錢。股市一個‘炒’字足以説明一切,股市中應以投資的心態來對待。此事件中不應打著保護中小投資者利益的旗號,或對此用片面的認知來處理問題。”張欣的觀點隨即得到了另一分析師的認同,“由於投資者相信‘不可撤銷承諾’,提前購買大量股票,如果要推遲3年上市,投資者無法承受損失並投出反對票,但這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採訪中,不少證券分析師的觀點如出一轍,即杜絕讓“表面的正義和激情,掩蓋了真正的公正和客觀”。

  與中小投資者頻頻發聲不同的是,持有一汽的部分機構投資者一直處於“默聲”狀態,這或許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願賭服輸”的心態。公開資料顯示,一汽股份違約事件可謂牽涉廣泛。數據顯示,一汽轎車一季度被13隻公募基金重倉持有,合計持股5547.01萬股。有媒體報道稱,自一汽轎車和一汽夏利兩家公司6月6日復牌至今,僅“私募大佬”王亞偉旗下的産品浮虧金額就高達2.37億元。

  “私募基金們如果堅持不同意延期,其結果很可能是‘雙輸’。但是如果一汽股份不能轉變思維,另謀良策,別説是延期3年,就算是延期30年,問題恐怕會依然如故。此時需要的是當事各方能夠具有足夠的智慧,尋找合適的仲介機構,方能早日謀得解決問題的真正良方。”張欣表示。

  誰來解鎖?

  實際上,明曜投資也希望一汽股份儘快在適當時間內拿出切實可行的方案,儘快履行承諾,解決同業競爭,最終實現多方共贏。曾昭雄指出,假如良好的願望還是不能兌現,那麼將保留法律方面的必要權利,當然這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

  然而,到哪去尋找良方,誰又能為一汽解鎖呢?

  在此次一汽轎車股東大會上,一汽轎車董事長安鐵成表示,“一汽改革的困難很大,而這種困難又不完全在一汽內部。”安鐵成在回答現場股東提出的關於一汽集團主輔業分離,實現上市問題時稱,“一汽是企業辦社會的前身,一汽有自己的學校,從幼兒園一直到大學,有類似于市政、綠化這樣的職能部門,還要考慮員工家屬的安置以及穩定……”而對於目前一汽股份的現狀,國資委有關負責人的回應是:原則性意見是有的,但是需要企業拿出具體的方案,國資委只是起審批的作用,不會拿具體方案的。

  在業內人士看來,要真正平衡一汽轎車和一汽夏利兩個平臺不同的股東,特別是中小股東的利益取向,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再考慮作為央企,國資委的態度和意見也是不能忽視的。此時再人為地做出時間限定,在博弈中其結果可想而知,當年 中國石化處理上海石化和儀徵化纖就是前車之鑒。

  “按照目前的規定,必須由券商這樣的仲介參與才行,也就是屬於‘通道業務’。”張欣認為,“首先,要想明白一汽為什麼一定要上市?是上市重要還是公司治理結構完善重要?不上市就不能很好地運作了?其次,用什麼樣的方式上市?何為整體上市?為什麼要整體上市?在明確了這些以後,就可以定方案了。否則上市方案都沒法確定。”據悉,作為上市進程中的關鍵角色,券商在一汽的上市進程中屢次更替,國泰君安、瑞銀、光大、海通、中信,都曾參與其中,但上市方案最終還是不了了之。

  不可否認,這次由中小股東引發的“公投”將在A股市場留下標誌性意義的一筆,只是期待此舉能夠真正推動資本市場監管制度的健全、信任機制的完善,相信屆時“雙贏”才可期。

6月27日,當萬科的股東大會被萬眾矚目之際, 一汽轎車2015年度股東大會也如期召開。實際上,明曜投資也希望一汽股份儘快在適當時間內拿出切實可行的方案,儘快履行承諾,解決同業競爭,最終實現多方共贏。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