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5月31日 星期三

網路專車之惑:創新與監管平衡木

發佈時間:2015-11-06 10:25:37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徐然  責任編輯:王庭

  3天后,《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下稱《網約車意見稿》)的徵求意見窗口將關閉。自10月10日《網約車意見稿》發佈以來,關於網路專車的討論似乎沒有停止。

  國家發改委城市中心綜合交通規劃院院長張國華,對網路專車保持樂觀態度。他提到了國發40號文件,即《國務院關於積極推進“網際網路 ”行動的指 導意見》和國發50號文件,即《國務院關於印發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的通知》。“這兩個文是指導網際網路和國家發展的綱領性文件。”張國華説,“我們在討 論網際網路 專車的時候,不應僅僅把視野停留在相關部門出臺的徵求意見稿上。”

  易到用車高級副總裁楊蕓則指出,“公共交通、計程車、網路專車能夠融合發展,才是對整個交通體系的補充和結構的調整。”

  的確,計程車是網路專車討論中繞不開的話題。事實上,交通部10月10日發佈的徵求意見稿有兩篇,除了《網約車意見稿》還有《關於深化改革進一 步推進出租汽車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下稱《計程車意見稿》)。那麼,網路專車發展究竟對計程車産生了怎樣的影響?今後雙方又將扮演怎 樣的角色?

  衝突不斷

  截至去年底,我國共有計程車137萬輛,計程車司機約261萬人。網路專車出現以來,計程車的日子並不好過。事實上,放眼世界,專車與計程車都 似一對“冤家”。法國、英國、墨西哥甚至Uber的老家美國都出現了出租司機抵制網路專車的遊行。在國內,瀋陽、武漢、濟南、南京的計程車司機對網路專車 的抗議、罷工頻頻見諸報端。

  在中國,計程車採用特許經營制。1998年施行的《城市出租汽車管理辦法》規定,符合條件的個體或企業可以申請出租汽車個體工商戶或出租汽車經 營企業。得益於壟斷地位,特許經營權即計程車牌照在市場交易中形成了相當高的轉讓價格。“在一些城市,高的有一百多萬,低的也有幾十萬。”有知情人士稱, “通過調查,我們了解到專車出現以後,有的城市計程車牌照價格下跌超過一半。比如天津,價格最高的時候漲到八九十萬;在專車進入市場後,最低跌到三十五 萬。”

  由於運營模式不同,網際網路專車平臺對上述兩份徵求意見稿的態度大相徑庭。滴滴于10月19日公開發表聲明,建議給兼職司機和車輛留出發展空間。神州租車CEO陸正耀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則表示,“贊同禁止非運營車輛進入運營計程車的政策,共用經濟也不能沒有底線。”

  相比之下,出租行業的意見則相當一致。 11月4日,中國道路運輸協會公佈了《關於儘快出臺兩個文件深化改革規範有序 促進出租汽車行業健康穩定發展的建議》(下稱《出租行業建議》)。通讀《出租行業建議》,記者發現該建議不僅態度明確,且略顯強硬。其背後的邏輯是:出租 行業的健康發展不僅事關消費、經濟,更影響社會穩定。因為全國計程車行業“擁有260多萬駕駛員,涉及幾百萬個家庭”。而網路約車平臺的出現和發展,“嚴 重攪亂了出租汽車市場經營環境,行業不穩定的現象和因素逐步疊加,各級政府和行業主管部門包括行業協會在行業維穩方面投入大量精力。”《出租行業建議》提 出的解決方法是,推動計程車行業與網際網路融合,進行産業升級。

  錯位競爭

  由於規定了“車輛使用性質登記為出租客運”,《網約車意見稿》第十二條備受爭議。2013年5月施行的《機動車強制報廢標準規定》,小、微型非 營運載客汽車沒有使用年限限制,而小、微型出租客運汽車使用年限為8年。依據北京市交通委2015年5月發佈的《關於調整北京市出租汽車報廢年限的通 告》,北京出租汽車報廢年限縮短至6年。依照意見稿,非營運車變更營運性質後,多則8年,少則6年就要報廢。

  此外,對於《出租行業建議》提出“鉅額補貼、低價傾銷”等問題,《網約車意見稿》也有規定:“對網路預約出租汽車運價實行政府指導價或市場調節價”,“不得有不正當競爭行為和不正當價格行為”。

  變更了營運性質、採用政府定價,是希望網約車定位高端市場,以實現和計程車的錯位競爭。由此反觀,上海發放首張專車牌照時的建立“兩個市場”邏 輯也很明確。上海市交通委主任孫建平強調,目前的經營資格證書是“專車”牌照,不涉及快車和順風車等。約租車的車輛檔次應高於主流的巡遊出租汽車,相應地 其運價也應高於巡遊出租汽車。

  此外,交通運輸部運輸司司長劉小明接受媒體採訪時説,交通部在發佈徵求意見稿之前已經有明確表態,網際網路約租車禁止私家車接入。

  針對問題重重的出租行業,《計程車意見稿》也提出了整改方法,如每年評估市場供求情況並及時調整運力規模;運用網際網路技術對出租汽車經營者和駕駛員進行服務品質信譽考核,實現優勝劣汰;逐步實行經營權期限制和無償使用等。

  打車平臺的困惑

  “滴滴現有專車司機數量超過400萬。車輛使用性質為計程車的在目前整個專車行業裏一輛都沒有。”滴滴公關總監葉耘對記者説,“因為如果有的話就是計程車而不是專車了。”

  易觀智庫分析師張旭也對記者表達了擔憂,“如果真實行的話,滴滴快的、Uber主營的P2P專車模式及上下游産業鏈就都結束了。”

  那麼,創新與穩定可以兼得麼?不難理解,經濟發展、“網際網路 ”需要創新,但傳統行業事關重大,需要穩定。

  據葉耘介紹,自今年5月開始,滴滴和上海相關部門就“網際網路 交通”進行了多次交流,在計程車産業升級、專車規範化以及定制公交等方面也有探 討。“我們通過地方試點的方式,探索了適合城市交通情況的具體方案。”葉耘對記者説,“上海對專車的管理沒有採用運營性質和非營運性質的思維方式,更關注 車輛、人員的安全性標準。”

  有業內人士認為,意見稿雖然有了很大的進步,但總體給人的感覺仍然過於管制。“政府需要在公眾預期和社會穩定、行業發展三者之間尋求平衡。”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