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4日 星期五

財經 > 證券 > 證券要聞 > 正文

字號:  

首單票據收益權ABS花落江蘇銀行

  • 發佈時間:2016-03-30 09:47:55  來源:人民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蘇杭

  3月28日才拿到上交所的無異議函,29日“華泰資管-江蘇銀行融元1號專項資産支援計劃”就已正式發行。這款由江蘇銀行和華泰資管合作的票據收益權資産證券化(ABS)的發行,標誌著國內票據資産證券化大幕拉啟。

  多位銀行業內觀察家表示,雖然票據資産目前面臨著證券化後流動性反而比不上票據市場本身、且企業信用評級體系尚不健全等因素影響,但票據資産證券化仍是解決商業銀行資産出表、減少資本佔用的必要探索。

  江蘇銀行拔得頭籌

  拔得國內首單票據資産證券化頭籌的“融元1號”,由江蘇銀行擔任代理人及服務機構,華泰資管擔任管理人,金杜律師事務所提供法律服務,中誠信證券評估有限公司給出了AAA評級。

  “説白了,我們是圍繞資産負債表在做文章。原來企業的融資,要麼是債權,要麼是股權,都是在資産負債表的右邊;而現在我們借助證券化手段,盤活企業的資産存量,降低其融資成本,把以前在資産負債表右邊做的事,挪到了左邊。”江蘇銀行投行部人士如此解釋票據資産證券化的意義。

  當前,企業越來越多地將商業匯票作為一種遠期支付和短期融資的工具使用。數據顯示,近兩年商業匯票簽發量都在20萬億元以上。在記者的採訪中,不乏業內人士將票據ABS定位為“擴大投資者範圍,解決商業銀行資産出表、減少資本佔用”的創新手段。

  目前不止一家銀行盯上了票據資産證券化。此前,平安銀行和博時資本合作的“博時資本-平安銀行橙鑫橙e資産支援專項計劃”,也拿到了深交所的無異議函。但其與“融元1號”的基礎資産有區別——“融元1號”的入池資産是江蘇銀行對公客戶的商票,且為紙票,剝離了這些商票所對應的基礎應收賬款,是純粹的收益權;“橙鑫橙e”的基礎資産則為電票,且不是收益權,是貿易及租賃應收賬款債權。

  也就是説,圍繞著電票、紙票,或者銀票和商票資産的細分領域,證券化市場正在形成。

  票據資産流動性高

  雖然首單票據資産證券化意義匪淺,但不可否認的是,目前票據ABS市場模式還沒有真正成熟,大規模發行遠未到時機。

  銀行業票據業務人士劉楓分析,資産證券化的意義在於將流動性較差的非標準化資産,通過一系列標準化的處理後變為流動性更好的資産,以便在市場中流通交易。標準化後的資産收益率要低於基礎資産本身的收益率才有商業價值。“但票據資産和其他信貸資産不同,它是銀行非標資産中流動性最高的,甚至高於ABS市場。因此,其證券化的必要性和價值遠遠不及其他信貸資産。”劉楓説。

  銀票的市場流動性已經足夠好。央行數據顯示,2015年銀行承兌匯票累計簽發量達22.4萬億,累計交易量高達102.1萬億,這還不包括中小金融機構與仲介合作的部分,平均每張票轉讓5次左右。

  “目前資産證券化市場尚未成熟,流動性反而比不上票據市場。因此,銀票ABS的定價反而會高於票據資産本身;加上證券化的流程相對複雜,操作週期較長,資産期限較短,再結合目前轉貼現價格只有3.30%左右的市場狀況,銀票證券化很難獲得市場認可。”劉楓此前撰文稱。

  再將焦點放回“融元1號”的基礎資産商票。商票細分為兩類:第一類是有銀行擔保的,以銀行背書、保函、回購等形式附加銀行信用;第二類是無銀行擔保的,讓市場自行承擔商票的信用風險。

  劉楓指出,第一類商票和銀票類似,做成ABS後的流動性反而不如票據本身,在收益上少有商業機會;第二類很難有機構認購,發行成功的概率較小,因為目前企業信用評級體系尚不健全。隨著企業信用評級體系的完善,無銀行擔保的商票ABS市場有望打開。

  業內人士表示,票據資産要真正從依附性的附屬擔保權益,轉變成為基礎資産,還有一段不短的路要走。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