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9日 星期五

財經 > 證券 > 證券要聞 > 正文

字號:  

證監會挖出41起老鼠倉案 大多來自知名金融機構

  • 發佈時間:2015-01-07 07:34:37  來源:北京晨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小菲

  利用掌握的未公開消息悄悄建倉,提前埋伏,總能低價買入高價賣出,獲取高額利潤,這就是“老鼠倉”交易。日前,中國證監會挖出41起老鼠倉案,這些碩鼠大多來自知名金融機構,比如華夏基金中國平安中國人壽等。

  “老鼠倉”如何造就暴富神話?

  2014年的證券市場可謂風雲變幻,上半年股市還是萎靡不振,臨近年終卻突然大漲,這讓很多買股票的人賺了錢,也讓那些主要投資股票的基金全年收益增加了不少。

  與此同時,一些基金經理也是蠢蠢欲動,利用自己掌握的未公開消息悄悄建倉、提前埋伏,總能低價買入高價賣出,獲取高額利潤,這就是俗稱的“老鼠倉”交易。

  日前,中國證監會正式公佈了已經查處的41處股市碩鼠,其中涉案交易金額累計10億元以上的有7件,非法獲利金額在1000萬元以上的有13件。

  羅澤萍、劉振華、蔣徵、陳紹勝、牟永寧、程崠、黃春麗、張敦勇、張治民、陳全偉、鄧瑞祥、張顥等39名涉案人員被依法移送公安機關,錢鈞、蘇競受到刑事處罰,這些碩鼠們建立“老鼠倉”期間的原工作單位包括華夏基金公司、海富通基金公司、平安資産管理有限公司、中國人壽資産管理有限公司等20家金融機構,其中不乏行業內的翹楚和鼎鼎大名者。

  被查處“老鼠倉”七宗“最”

  有股市就有“老鼠倉”,被監管部門挖出的“老鼠倉”碩鼠形形色色,在眾多的“老鼠倉”交易當中,到底哪些給我們留下了深刻印象,哪些代表性最強?下面我們就來梳理一下,被監管部門查處的“老鼠倉”之最。

  ①國內首例“老鼠倉”

  涉案人:上投摩根基金公司(微網志)唐建

  證監會挖出41起老鼠倉案 大多來自知名金融機構

  案情回放:2006年3月,唐建利用擔任上投摩根研究員兼阿爾法基金經理助理之便,通過“老鼠倉”交易,非法獲利約153萬元。

  處理結果:2008年4月,證監會取消了他基金從業資格,沒收違法所得並罰款50萬元,還對唐建實施終身市場禁入。

  ②“老鼠倉”獲刑第一案

  涉案人:長城基金(財苑)公司韓剛

  證監會挖出41起老鼠倉案 大多來自知名金融機構

  案情回放:韓剛從2009年1月起擔任長城基金久富證券投資基金經理,與妻子共同操作賬戶謀取私利,共涉及15隻股票。

  處理結果:2011年5月,韓剛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沒收其違法所得並處罰金31萬元。

  ③最悲劇“老鼠倉”

  涉案人:國海富蘭克林基金(微網志)公司黃林

  證監會挖出41起老鼠倉案 大多來自知名金融機構

  案情回放:2007年3月至2009年4月期間,黃林擔任國海富蘭克林中國收益基金的基金經理,操作寧波華翔等8隻股票,但最終虧損5.4萬元。

  處理結果:最終,黃林被取消基金從業資格,並罰款30萬元。利用“老鼠倉”交易,虧錢還遭處罰,黃林是第一人。

  ④最有名的“碩鼠”

  涉案人:交銀施羅德基金公司李旭利

  證監會挖出41起老鼠倉案 大多來自知名金融機構

  案情回放:基金業內曾流傳“北有王亞偉、南有李旭利”的説法,而李旭利被查,從2009年2月到2009年5月,利用職務之便,“老鼠倉”非法獲利1000多萬元。

  處理結果:2012年6月,上海市一中院一審判處李旭利有期徒刑四年,並處罰金1800萬元,追繳違法所得。

  ⑤家人連帶獲刑第一案

  涉案人:交銀穩健基金公司鄭拓

  證監會挖出41起老鼠倉案 大多來自知名金融機構

  案情回放:2009年3月至7月,鄭拓與家人借用關係人名下的賬戶,先於或同期買賣相同股票,從中牟利。

  處理結果:鄭拓一審獲刑3年罰600萬;鄭拓前妻有期徒刑2年,緩刑2年,並處罰金人民幣600萬元;鄭拓前妻之妹判處拘役6個月,緩刑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

  ⑥涉案金額最高案件

  涉案人:博時基金馬樂

  案情回放:馬樂2011年3月9日起任博時精選股票基金經理期間,利用“老鼠倉”交易70多只股票,成交金額累計達到10.5億元,這是目前國內涉案金額最高的“老鼠倉”案件。

  處理結果:2014年3月24日,深圳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馬樂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並處罰金1884萬元,同時對其違法所得予以追繳。12月8日,最高檢認為量刑明顯不當,提出抗訴。

  ⑦最賺錢的“老鼠倉”

  涉案人:匯添富基金(微網志)公司蘇競

  案情回放:2009年起,蘇競利用其管理的匯添富均衡增長股票匯添富藍籌穩健混合基金,對包括華聯控股在內的等130多只股票進行買賣操作,非法獲利3652萬元元。而最初,蘇競的啟動資金僅為200萬元左右。

  處理結果:2014年10月21日,上海市一中院一審判處蘇競有期徒刑 2年6個月,並罰金3700萬元。同時,凍結在案銀行賬戶內資金,其違法所得責令退賠。

  交易資訊實時監測大數據追蹤“老鼠倉”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但要認定投資管理人員和“老鼠倉”賬戶之間的利益關聯,確實是一個比較繁瑣和長期的過程。2013年,中國證監會建立大數據分析中心,上交所、深交所同步建立實時監測中心,所有上市的股票交易資訊都會被實時監測到,如果達到某個設定值,就會觸發專門軟體的預警,然後實時監控人員會針對這些報警做一些具體的分析。

  經過初步分析,如果懷疑某個投資賬戶有“老鼠倉”嫌疑,稽查人員就會用專門的歷史分析系統對其所有交易資訊進行運算、篩選。據介紹, 這種篩選的計算量非常大,如果要對一家基金公司四年的交易量進行核查的話,電腦要花上3到4天的時間。運算結果經過專業人員的再次分析,那些絞盡腦汁隱藏自己的“老鼠倉”也逐漸付出了水面。

  鎖定“老鼠倉” 抽絲剝繭逮“碩鼠”

  初步鎖定“老鼠倉”後,並不能就此認定某個基金經理就是那個偷吃的老鼠,因為按照規定基金從業人員是不能炒股的。那如何確定“老鼠倉”賬戶和某個基金經理之間的利益相關性呢?這就需要證券監管機構和公安經濟偵查部門的緊密合作。

  據辦案人員介紹,首先要確定這個涉案的賬戶與基金經理之間的關聯性,關聯性主要是通過這些涉案賬戶的個人資訊,基金産品的公開資訊,還有基金經理的公開資訊,進行他們之間的關聯性分析,從各種蛛絲馬跡中抽絲剝繭查出背後的實際賬戶控制人。

  華夏基金:兩知名員工涉嫌“老鼠倉”

  華夏基金,一直以來都是我國公募基金行業的龍頭公司,規模最大,但是就是這樣一家龍頭公司近日卻被監管部門曝出有兩名員工涉嫌“老鼠倉”,分別是公司交易管理部總經理劉振華、以及被業內稱為最會賺錢的五大女基金經理之一的羅澤萍。

  劉振華,從2008年4月7日到2010年2月8日,擔任華夏基金交易管理部總經理,能夠了解華夏基金所有基金産品的投資決策情況。劉振華建立 “老鼠倉”使用的是他姐姐的賬戶,而且交易時間也比較短。初步測算,劉振華建立的 “老鼠倉”共買賣股票75隻,成交金額達到1.6億余元,非法獲利400多萬元。

  羅澤萍,上學的時候就是省高考狀元,她管理過的基金的年均收益率曾達到35%,遠高於行業平均水準。從2007年11月到2014年3月,羅澤萍先後擔任華夏行業精選基金和華夏優勢增長基金的基金經理,全權負責所管理基金産品的投資決策、交易指令下達等,完全掌握基金産品的全部股票買賣價格、投資方向、交易數量等資訊。在2009年2月到2013年12月期間,羅澤萍因職務便利獲取未公開資訊交易股票79隻,累計買入成交金額超過1.7億元,獲利643萬多元。

  海富通:上下齊手蛇鼠一窩為害10年

  在被曝光的“老鼠倉”案件中,海富通基金公司2014年就出現多達5名基金經理犯案,監管層表示,這是我國出現的首例基金“老鼠倉”窩案。

  證監會挖出41起老鼠倉案 大多來自知名金融機構

  2014年3月,深交所利用大數據篩查時發現,從2009年開始,“藍某某”等十多個賬戶,與海富通基金公司旗下的多個基金品種,在交易品種、交易時間上高度吻合,可能存在“老鼠倉”行為。

  經過認真比對,辦案人員發現,海富通基金公司的蔣徵、陳紹勝、牟永寧、程崠和黃春雨,五名基金經理與涉案賬戶存在關聯,涉案帳戶分佈在黑龍江、上海、浙江、湖北、福建等多個省市。

  其中,有5人和“海富通收益增長基金”有交集。“海富通收益增長基金”從2004年3月成立,一直到2009年1月,基金經理就一直由陳紹勝擔任,此後換成了蔣徵,三年後變成了牟永寧。2013年7月,黃春雨同牟永寧一起擔任基金經理,三個月後牟永寧離任,而黃春雨一直連任到2014年4月27日,直到“老鼠倉”交易被監管和司法部門認定時,才離開。也就是説,“海富通收益增長基金”在長達10年時間裏,一直都在被利用進行“老鼠倉”交易。

  目前,海富通公司的這五名基金經理已被逮捕。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近期對牟永寧和程崠涉嫌利用未公開資訊交易股票的犯罪行為進行了開庭審理,兩人涉嫌非法獲利分別是500萬元和200多萬。

  中國人壽張顥:作案手法常規盈利頗高

  在這次查處的兩個保險“老鼠倉”案中,中國人壽的兩位涉案人員鄧瑞祥和張顥,線索來源同樣是交易所的大數據分析,但卻都很有代表性。

  經初步認定,2009年3月到2010年4月底,張顥先後借用黨某等4個證券賬戶,利用“老鼠倉”手法交易股票101隻,累計成交金額高達8.42億元,盈利1941萬元。

  記者發現,張顥的作案手法雖然常規,但近2000萬的盈利,在非基金“老鼠倉”裏,目前涉案金額最高,即使在基金“老鼠倉”案件中,也為數不多,可見隱藏在各大國有企業中的“老鼠倉”威力之大。

  中國人壽鄧瑞祥:曾任證監會發審委委員

  原任職中國人壽資産管理公司的另一位涉嫌“老鼠倉”的鄧瑞祥,不但作案手法相對隱蔽,而且已經在2014年4月就任證監會第16屆主機板發審委委員。

  證監會相關人員在辦案過程中發現,跟中國人壽資産管理公司交易趨同的李某等5個賬戶,實際控制人都是時任公司股票投資部總經理鄧瑞祥的親屬。

  雖然目標初步鎖定,但是並沒有發現鄧瑞祥直接指導或參與交易的任何痕跡。辦案人員果斷決定,從賬戶的資金流向入手核查。辦案人員進一步調查證實,幾個關鍵賬戶的所有人,就是時任中國人壽資産管理公司股票投資部總經理鄧瑞祥的妻子。經初步核查,鄧瑞祥利用李某等5個賬戶,在2009年3月到2013年8月,涉嫌利用“老鼠倉”交易41隻股票,趨同交易金額2.3億元,盈利約720萬元。

  令人震驚的是,碩鼠鄧瑞祥在離開中國人壽後,于2014年5月成功入選證監會第十六屆主機板發審委委員。當然在其“老鼠倉”案發後,證監會在當年9月份宣佈解聘鄧瑞祥。

  碩鼠橫行基金行業公信力受挑戰

  “用公眾的錢為自己抬轎子”,這就是“老鼠倉”的本質,投資者把錢交給基金經理打理,希望他們用自己的專業知識為我們的財富保值增值,但在某些碩鼠手裏,大眾的這些錢卻成了他們謀私利的工具,至於基金賺不賺錢並不是他們最關心的。

  光是在2014年12月份,就有原海富通基金經理程崠、原東吳基金魏立波、原匯豐晉信林彤彤、原華寶興業基金牟旭東,四個基金經理因為涉嫌 “老鼠倉”交易,而過堂受審。此前還有原光大保德信基金錢鈞、原海富通基金牟永寧等人。

  業內人士表示,不管這些從業人員怎樣操作, “老鼠倉”的氾濫,都讓公募基金行業的公信力受到挑戰。中國證監會官員表示,基金經理應該盡職盡責去進行投資,如果他們做“老鼠倉”的話,他們考慮的就不是基金投資者的利益,在公眾和個人利益發生衝突的時候,他們會選擇個人利益,甚至用基金産品來高價接盤他個人投資的股票。

  2014年偏股型基金整體收益跑不贏大盤,也側面印證了這個觀點。近三年基金經理離職現象非常突出,分別是110人、136人和204人,2014年有204人離開公募基金,佔同期基金經理總人數的比例高達20%。這些基金經理在離開公募基金後,多數會選擇投奔一墻之隔的私募基金,以期獲得更高的利益分配。

  追求財富與貪心不足也只是一步之遙,如何在堅決打擊和杜絕 “老鼠倉”交易的同時,還能讓基金經理們安心為廣大投資者服務,監管層和基金行業恐怕要好好反思。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