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5日 星期一

財經 > 證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號:  

實解A股反收購四大招術 從撒豆成兵到一劍封喉

  • 發佈時間:2015-12-25 07:22:26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楊菲

  若社稷顛覆,當背城死戰,安能區區偷生茍活!從當年“君萬之爭”到如今“寶萬之爭”,雖跨越廿載,萬科經理人團隊維護“主權”的意識卻與日彌堅。放眼A股,隨著市場的持續擴容與縱深發展,各路資本日趨活躍,運作手法不斷翻新,近期的舉牌盛況更為空前。其中,亦不乏敵意收購,除萬科外,先後遭遇“野蠻人”破門而入的典型案例還有*ST新梅西藏旅遊新華百貨東方銀星天目藥業等,有的甚至已達到股權爭奪方“再增持就將引發退市 ”的極端境地。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面對“野蠻人”頻頻發難,A股上市公司的制敵之策也已衍化出四大招術:如撒豆成兵,推行定增重組大幅增加原股東持股比例;借力打力,邀“白衣騎士”馳援;一劍封喉,發起訴訟凍結對方股東權利;刀槍不入,修改公司章程預防篡奪董事會。

  從實際運作來看,如遇曠日持久的對峙,上市公司通常會選擇多管齊下,不過,其中第四種方式需要有相當的“提前量”,往往因實施過晚而無法奏效。此外,境外股市常見的反收購手法“毒丸計劃”則因相關法律法規障礙而無法被A股上市公司所用。或許當前市場發展中産生的新狀況,將推動監管層與時偕行,及時修繕相應法律法規。

  撒豆成兵:

  定增重組增加原股東籌碼

  18日13:00起,面對兵臨城下的“寶能係”,地産龍頭萬科採用了上市公司應對“野蠻人”的傳統套路——停牌。20年前,萬科也是以停牌應對君安證券的突襲。這一次,萬科公告稱,公司正籌劃重大資産重組事項,預計將在不超過30個自然日,即2016年1月18日前披露重組方案。

  通過定增或重組,大股東可以較低成本迅速提高持股比例,這一向是A股公司抵禦“外侵”的最有效手段。而且,如若萬科停牌時間夠長,對短債長投的寶能係來説也是不小的壓力。

  上證報記者注意到,除了萬科,*ST新梅、天目藥業、東方銀星、新華百貨、銀座股份等處於股權爭奪期的公司都曾籌劃過定增或重組,不過,因參與定增的原大股東自身需在股東大會上回避表決,故方案能否成行結果不一。有時,需要與通過訴訟方式限制“野蠻人”投票權相結合,方能奏效。

  例如:在“開南幫”與*ST新梅原控制人張興標家族的爭奪過程中,上市公司拋出重組方案,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江陰戎輝100%股權,由此切入軍工領域。雖然興盛集團(由張興標家族掌控)當前持股比例落後於“開南幫”,但由於其參與了本次重組,故本次重組若能夠如願成行,張興標及其一致行動人直接、間接持有*ST新梅股權比例將增至17.36%,在配套募資實施後將進一步提升至27.21%。

  但是,正因興盛集團介入了重組,其將在未來的股東大會上回避表決。而持股比例較高、且不願意自身持股遭稀釋的“開南幫”,若在股東大會上對重組方案投出反對票,那麼方案能否通過則充滿了未知數。不過,目前*ST新梅抓住了“寧波證監局不認可開南賬戶組改正違法違規行為”這一有利證據,認為“開南幫”繼續被認定不具備表決權,從而不能在股東大會上投票。若中小股東放行本次重組,那麼張興標家族的持股比例將大幅增加,且“開南幫”現有持股將被嚴重稀釋,從而大大降低後者爭奪上市公司控股權的希望。

  借力打力:

  邀白衣騎士馳援

  從目前進展來看,作為第三方勢力的安邦在“寶萬之爭”中即扮演了“白衣騎士”的角色。從持股比例看,安邦集團在萬科停牌當天(12月18日)的持股比例為6.177%,“寶能係”截至18日的持股比例也進一步增至24.26%,二者合計持股突破30%,其一旦結盟,殺傷力不言而喻。不過,23日午夜,事件“峰迴路轉”,一直騎墻觀望的安邦保險終於明確站隊,表示支援萬科,希望其管理層和經營風格保持穩定。這對萬科來説,可謂是一粒定心丸。

  如果説安邦是不以控股權為目的的馳援,那麼,還有一種“白衣騎士”則繼任了公司“新主”的角色,天目藥業近期易主就屬此類,長城集團在本月中旬以“後來居上”的姿態成為公司新任控股股東。

  回顧天目藥業的股權之戰,從去年4月到今年一季度末,宋曉明通過旗下多只基金持續搶籌,已掌控天目藥業24.63%的股份,超越楊宗昌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面對宋曉明的兇悍攻勢,天目藥業被迫多次停牌應對,並曾拋出一個定向增發方案,但由於天目藥業當時遭遇證監會立案調查,該方案甫一齣爐,便被束之高閣。楊宗昌遂于10月中旬將其合計持有的16.77%股權全部轉讓給實力更為強勁的長城集團,至此楊宗昌退出角力,天目藥業股權之戰改為長城集團與宋曉明的較量。

  雖然長城集團的持股量略遜於宋曉明,但是隨著其向上市公司推薦的五名董事均已當選,其中趙銳勇當選為董事長,長城集團于12月15日宣佈正式成為公司控股股東。此後,公司又拋出重組方案,擬12.5億並購科泰生物,長城集團通過認購約6億元定增進一步鞏固控股權。

  一劍封喉:

  訴訟凍結“瑕疵舉牌方”權利

  雖然“毒丸計劃”在A股市場行不通,但是俗話説“你有張良計,我有過墻梯”,一些頗具本土特色的禦敵妙招已被“發明”。近期,一樁引發法律界業內廣泛討論的案例就是西藏旅遊針對“瑕疵舉牌方”的訴訟保全。

  糾紛經過是,西藏旅遊今年7月遭“野蠻人”胡波及一致行動人胡彪舉牌突襲,其持股比例由之前的3.0973%瞬間增至9.59%,買入金額約1.90億元,但在觸及5%舉牌線時未能及時履行資訊披露義務。西藏旅遊控股股東國風集團不僅將胡波陣營訴至法庭,還要求對舉牌方採取行為保全,要求判令被告胡波、胡彪于該案判決生效前不得自行或通過第三方行使其持有西藏旅遊股份的投票權、提案權、參加股東大會的權利、召集和主持股東大會的權利等。該行為保全申請於10月份獲得拉薩中院判決支援。隨後,胡氏兄弟申請復議亦遭法院駁回。這意味著,大股東在訴訟判決生效前推出的定增或重組,“瑕疵舉牌方”都沒有資格投票,手中籌碼約同於暫時作廢。雖然至今這一判例在法學界仍有爭議,但從實際效果來説,國風集團已佔領絕對優勢。

  類似的阻擊案例還有*ST新梅,僅庭審前期的準備時間就已將近半年。律師表示,這種做法如果能夠複製,對於超比例持股未披露的“瑕疵舉牌方”來説,可謂一劍封喉。

  刀槍不入:

  修改公司章程防篡權

  舉牌方在獲得較大比例的股權後,往往會意圖進駐董事會,進而掌控上市公司的經營權,以達到最終掌控上市公司的目的。此時,上市公司的原大股東往往會想方設法阻止其派駐董事,而修改公司章程就成為常用策略,成本也最低。

  例如,與萬科“同病相憐”的南玻A,就在今年上半年試圖修改公司章程,試圖以苛刻的條件限制現有董事和監事的更換,防止舉牌方寶能係掌控董事會,該做法遭到了後者的強烈反對。比如,南玻A董事會提出佔股5%以上的股東得持股一年以上才有董事和監事的提名權,而此前只要持股六個月就享有這個權利;此外,南玻A董事會還提出持股10%以上的股東增持股票需要董事同意,不然不具有提名董事和監事的權利。寶能係方面認為,這是對股東正當權利的非法削奪,違反了相關法律規定。最終,公司取消了修改公司章程的議案。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修改公司章程爭議較大,使用修改公司章程來阻擊舉牌方的方法最終往往難以奏效。與此類似的上市公司還有*ST新梅,因市場對議案存在不同看法,取消了修改公司章程的議案。

  有分析人士認為,A股市場以後是要和國際市場接軌的,就應該按市場規則辦事,如果大股東害怕被二級市場舉牌方篡權,應在一開始就設置好遊戲規則,中途修改章程難免引來非議。雖然現在A股市場還比較年輕,但必須逐漸運用國際上的交易規則,這樣上市公司和投資者才能適應規則,有利於A股市場健康、穩健地發展下去。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