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3日 星期四

財經 > 證券 > 正文

字號:  

股市引來金融活水 實體經濟生機勃發

  • 發佈時間:2015-03-16 01:30:29  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本報記者 黃麗

  “誰説實體經濟進入寒冬?我倒覺得我們公司是在暖春。”全國人大代表、利源精製董事長王民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

  兩會期間,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的部分來自上市公司的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表示,並未遭遇到想像中的“實體經濟寒冬”。由於融資渠道多元化、公司治理改善、企業轉型升級速度加快等,不少上市公司反而進入了生機勃勃的“小陽春”。多位代表委員建議,繼續推動並購重組制度創新,進一步簡化並購審核程式,鼓勵龍頭企業做大做強,提升行業集中度。

  多渠道輸血實體經濟

  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是實體經濟遭遇的一大難題。但從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的情況來看,受益於資本市場的創新發展,上市公司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相對不是那麼突出。

  目前上市公司比較常用的融資渠道主要是股權融資、發行公司債、銀行貸款等。股權融資即公司發行股票進行融資,與資本市場有著最直接的聯繫。2014年,上海萊士通過發行股份購買資産並募集配套資金的方式完成兩起同業收購兼併,同時募得業務發展和項目營運資金。據全國政協委員、上海萊士董事長鄭躍文介紹,去年2月份對河南邦和藥業的並購投資額為18億元,12月份又收購了同路生物89.77%的股權,投資額達到48億元,這些都是比較大的並購,通過資本市場來進行沒有增加企業的成本支出。與此同時,上海萊士兩次一共募集資金約11億元,從一個工廠擴建三個工廠,産能迅速提高。

  “上市前我們一年的利潤只有幾千萬元,發展只能靠利潤積累,扣除分配給股東的那部分剩餘資金就很少了。如果按過去這種方式,純粹靠自身積累的話,至少要積累十年才能建起一個新廠。”鄭躍文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股權融資後還盈餘了一小部分錢做流動資金,用於公司的日常運轉,目前企業的現金流十分健康。不過,鄭躍文也表示,增發雖然成本較低,但擴股會影響投資者的利益,因此往往會謹慎使用。

  全國人大代表、漢纜股份實際控制人張思夏向記者介紹,上市公司融資平臺優於其他企業,最常見的是以上市發行和定向增發募集的資金投入募投項目。如果之前募集的資金用完了,公司也會計劃發債。“發債時企業會有一個信用評級,評級比較高的上市公司拿到的利率會比較低,通常都低於基準利率。總體來説發債融資成本能低一點,期限比較長。”

  相對而言,一些新上市公司由於剛剛進入資本市場,目前融資渠道還比較單一。全國人大代表、葵花藥業實際控制人、董事長關彥斌表示,葵花藥業主要和銀行合作,依靠銀行貸款。一種是用於經營的流動資産貸款,這個貸款利率大約就是基本利率,年息6%左右;另一種是做固定資産投入的貸款,比如建廠房,利率會稍高一些,年息大概在7%-8%左右。

  多位上市公司代表委員表示,銀行貸款靈活性強,上市公司在銀行貸款時有一定的優勢,因為銀行會綜合考慮企業規模和信譽,上市公司透明度比較高,拿到的利率也很低。而未上市的中小企業貸款很困難,貸款利率通常超過基準利率一倍,有些甚至高達15%-20%,很多企業的利潤增速達不到這麼高。

  轉型升級迸發新活力

  好風憑藉力。由於資本市場能及時為上市公司輸送金融“活水”,一些亟需轉型升級的上市公司利用資本突圍,在極短的時間內迅速做大做強,成為行業中的龍頭企業。

  利源精製就是典型。王民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通過2010年IPO和2013年的定向增發,利源精製將股市中募集的資金用於三次轉型升級中,第一次轉型是從建築鋁型材轉向工業鋁型材,第二次是在工業鋁型材的基礎上演變成鋁型材深加工,第三次轉型是從深加工轉向裝備製造。“從一個小鋁合金型材廠變成一家國際知名的公司,我們的技術現在可以説已經是國際上最高端的。不是一般程度的提升。上市之前,我們年利潤才八千多萬,去年我們的利潤達到了4億。”

  去年完成兩次同業收購兼併的上海萊士成長速度也令人吃驚。“實際上,血液製品行業發展空間並不大。我們這行業有兩個特殊性,一個是産品供不應求,原料來源很少,需求和供給之間還有2倍的差距,因為血液製品的原料來源審批很嚴格,原料增加速度很慢;另一個是研發週期比較長,技術水準有差異,如果技術不一樣,同樣的原料分離出來的産品品種也是不一樣的。而要增加原料的供應,同時大幅提高原料的利用價值,並購是最快的方法。兩次並購完成後,我們産量迅速跟上去了。資本市場的能量是非常大的。”鄭躍文表示,去年全年上海萊士的利潤增長了250%,不久前已經預告今年一季度利潤會增長360%。

  鄭躍文透露,公司正在加緊佈局轉型升級,在研發和市場拓展上全力以赴,從立足血液製品和生物制藥延伸至生物制藥的其他領域。目前,研發投入佔到上海萊士營業收入的3%,未來這個比例將提高到營業收入的10%。

  上市時間比較長的東旭光電十分了解如何利用資本市場服務實體經濟,其版圖十分宏大。全國人大代表、東旭光電董事長李兆廷介紹,上市之後,東旭光電定向增發5.2億股,募集資金50億元建設新生産線。今年年初,又推出80億元的定增計劃,將優質資産注入上市公司。“此次募集資金除了將上下游廠商龍騰光電、京東方拉進來之外,還計劃將募集資金中30億元用於彩膜項目,向産業鏈上下游延伸,圖謀全産業鏈和全産品線。”2014年,東旭光電凈利潤8.81億元,同比增長138.46%。

  並購重組制度待創新

  上市公司是資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證券報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上市公司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對於資本市場也有訴求,呼聲最高的一點是建議監管層對並購重組制度加大創新力度。

  “現在行業需求整體下降,競爭變得很激烈,企業之間開始打價格戰,盈利更加困難。另外,企業同質化現象很嚴重,都做一些初級産品,高附加值的産品卻做得很少。”張思夏向記者介紹,漢纜股份所處的電纜行業是改革開放的産物,企業特別多,但集中度非常差,市場秩序也比較亂。國際前5大企業的市場佔有率在60%以上,而我國前5大企業不足10%。因此,他建議監管層加大對上市企業利用平臺優勢重組的力度,提升優勢企業市場佔有率。

  房地産企業金科股份曾通過吸收合併的方式實現借殼上市,總共完成兩次定向增發。全國政協委員、金科股份董事會主席黃紅雲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兩次定增均因所處房地産行業的宏觀政策調控,耗時較長。“第一次從啟動到完成一共經歷了2年5個月的時間,主要是受政策暫停影響,第二次共經歷了1年4個月的時間。總體上來説,監管部門的審核程式呈現簡化的趨勢,但希望監管層儘量不要通過行政控制的方式來強制暫停企業在資本市場融資的市場行為。”

  並購重組也是醫藥産業集中度提升和做大做強的最佳選擇。關彥斌表示,我國藥廠數量為美國藥廠數的五倍,而中國藥品市場規模僅為美國市場的三分之一。中國藥廠擁有的批文以仿製藥3類和6類批文為主。這充分顯示我國醫藥企業水準低、同質化競爭明顯。“因此,中國醫藥企業要做大做強,急需提高行業集中度來減少和避免低水準同質化競爭。我建議監管層進一步支援企業並購重組,審批時間更短一些,節奏更快一些。”關彥斌説。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