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3日 星期六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冒充快遞員騙手機卡 盜刷女事主12萬元

  • 發佈時間:2016-03-17 09:22:28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在QQ群裏買“料”,冒充快遞給事主送包裹,假借電話偷出SIM卡網銀轉賬盜刷銀行卡。昨日海淀警方通報,破獲新型“高科技含量”的盜竊案件,抓獲犯罪嫌疑人三名。北青報記者調查發現,非法獲取販賣公民個人資訊用於盜刷銀行卡的産業鏈組織嚴密,竟能車間化流水線作業,團夥之間分工明確組建QQ群相互協作配合。警方表示,下一步將對本案中獲取的“賣料”線索繼續展開調查。

  案發

  冒充快遞員騙手機卡 盜刷女事主12萬元

  3月3日,海淀刑偵支隊接事主唐女士報警,稱自己的手機網銀被莫名轉走12萬,接警後,民警立即趕赴現場,經向唐女士了解,發現案發前幾天,她曾接到一個快遞員的電話,稱自己有一個包裹,因所寫地址不清楚,被退回了,要求事主重新提供提供住址,他們會重新投遞。唐女士説,當時她沒多想就向對方提供了自己的住址。

  兩天后,一個快遞員打電話説包裹到了,讓唐女士到單位門口取。唐女士到門口後,準備簽收快遞包裹,快遞員還給了唐女士一個服務評價調查表,希望幫忙填寫。

  就在唐女士忙著填表時又來了一個電話,自稱是快遞公司的,有急事找不到給唐女士送貨的快遞員,希望唐女士能讓同事接聽下電話,沒有防備的唐女士就將自己的電話給了對方。“當時想著我們就在單位裏面也有保安,他不可能搶走我的手機。“唐女士對北青報記者説。

  唐女士簽收了包裹,快遞員也接聽完電話,就把手機還給了她,沒有多想唐女士就拿著包裹回到了單位。拆開包裹後,發現包裹裏就裝了一盒糖。“我還以為是別人開了個玩笑,給我寄了一盒水果糖呢。”唐女士也沒有在意。到下班時,準備要打電話,卻發現手機裏面沒有SIM卡了,將整個事情串起來一想,唐女士才意識到事態嚴重,這時她才發現自己手機上裝的銀行APP裏有消息提示,短短的幾分鐘內卡裏的12萬元就被轉走了。

  唐女士趕緊到附近的派出所報警,海淀刑偵支隊接到案件後,通過調取周邊的監控,很快發現了三名嫌疑人,隨後,通過技術手段,鎖定犯罪嫌疑人的蹤跡,3月5日淩晨,最終在天津機場附近的一家酒店內將三名嫌疑人林某、郭某、施某全部抓獲。當天盜取事主銀行卡內的10萬元現金也全部被起獲。

  最終,唐女士被騙的10萬餘元現金和凍結在銀行卡裏的近2萬元都被海淀警方順利追回。目前,犯罪嫌疑人施某、林某、郭某三人因涉嫌盜竊罪已被海淀警方刑事拘留。

  供述

  網上購買個人資訊 再篩選下手對象

  經審查,三名嫌疑每人平均為福建龍岩人,技校畢業後,三人靠代打遊戲裝備為生,但隨著年齡的增大,家中開支的增多,每個月掙得2000多元錢已經入不敷出,三人就一起琢磨掙錢的方法,從同鄉處得知,現在網上有賣“料”的,這些“料”主要就是事主個人資訊,內容包括事主的姓名,手機,身份證號,網銀號碼和密碼,但大多數網銀需要短信驗證碼才能轉賬。

  怎麼能獲取事主的銀行驗證碼,三人在一起琢磨了幾天后,終於想到了解決辦法。從網上買到事主的資訊,登錄事主的網銀發現裏面有錢,就由郭某冒充快遞人員給事主打電話,套出事主的住址,然後趁事主接快遞的時候,由林某給事主打電話,稱讓快遞員用事主的手機接電話,而郭某在接電話的時候,趁事主不注意,將事主手機上的SIM卡盜取,隨後將SIM卡給施某,由施某負責將事主網銀的錢轉賬,取現。

  在審訊時他們供述,其實網上買來的資訊準確率也並不高,所以需要一一驗證核實後,才能尋找作案對象。從2016年1月至今,三人在網上購買事主資訊200余份,先後在福建、山東、上海、北京詐騙多起,警方已核實案件三起,三名事主共被盜取18萬元。

  偵查員表示,此類案件中,嫌疑人獲得的事主資訊比較詳細,包括事主的姓名、身份證號、電話號碼,網銀用戶名和密碼,警方推測嫌疑人應該是通過短信發送連結木馬盜取事主手機內的資訊,收到此類連結,如果點擊,手機內的資訊就會被盜取。這些被盜取的事主個人資訊會被以每條數百元的價格賣給犯罪分子,價格則主要依據事主網銀內的餘額而定。

  而要想轉賬成功,嫌疑人必需獲取事主的銀行短信驗證碼,這也滋生了此類犯罪,嫌疑人會通過各種藉口向受害對象索要驗證碼。除了本案中的作案手法外,還會有冒充微信好友,稱丟失你的聯繫方式,需重新驗證好友為名索要驗證碼,其實這個驗證碼就是您的網銀密碼,所以市民需要格外留心。

  調查

  “挂馬”“供料”“洗料”“下料”四步形成利益鏈

  本案中三名嫌疑人稱自己是在QQ群裏買到的“料”,於是北青報記者對此展開了調查。

  昨日,北青報記者在QQ群中搜索“洗料”為關鍵詞,就發現了大量從事此類犯罪的QQ群。隨後北青報記者加入了一個名為“CVV洗料”的QQ群,群裏的成員竟多達742人。

  幾分鐘的時間裏,專門提供盜刷各環節非法服務的人就開始在群裏公然大肆發送各類合作廣告。QQ群在交流中都含有大量專業“暗語”,如果不是圈內的人,肯定不會明白這些人説話的確切意思。

  “挂馬”製作手機病毒 “洗料”詐騙轉錢

  例如,不法分子在QQ裏常被提及的“CVV四大件”,其實指銀行卡的身份證號、賬號、密碼、綁定手機號資訊。非法獲取販賣公民個人資訊被稱為“供料”,將詐騙資金轉賬被稱為“洗料”,取款套現則是“下料”,負責製作木馬病毒被稱為“挂馬”。在QQ群裏,負責不同工種的不法分子時常發送資訊招攬生意。這夥人分工明確,分別從事盜刷銀行卡案件中的某個環節,作案人只需要在QQ群裏按照步驟尋找相關環節的“服務人”就能成功作案。

  首先,負責“挂馬”的人會製作木馬病毒,並以出租的形式獲利,他們製作各種名稱不一樣的木馬病毒,這種病毒一旦被裝入手機,就會獲取手機用戶的數據資訊。

  例如,群裏就有人兜售一款名為“攔截馬”的病毒,租用一天100元,租用一週需要400到500元的價格。其次還有人會在群裏發送提供偽基站服務的資訊,“基站代發二線城市一小時500元,包天9小時,價格詳談。”一個網友在QQ群裏發送這類資訊,負責將帶有木馬病毒連結的資訊發送給手機用戶。

  負責“供料”的人在QQ群裏直接販賣通過這些手段獲取的“CVV四大件”,根據盜取的賬戶內的存款額度,價格從50元到800元不等,如果銀行卡記憶體款超過10萬,這條“四大件”資訊就能賣到至少200元的價格。

  團夥成員分工明確 作案人可按需選擇

  如果不法分子想盜刷他人的銀行卡,只需要選擇QQ群裏的相關不法人員,或者直接找“供料人”花錢購買“四大件”。然後自己實施作案,通過各種不同的手段,想方設法地獲取到作案賬戶的手機驗證碼來進行盜刷。

  盜刷轉賬時,作案人為了躲避打擊不會用自己的銀行賬號接受轉出的錢款。他們需要尋找“洗料”人提供的銀行卡來接收騙來的資金。在QQ群裏,負責“洗料”的人一般會根據取款的難易程度和具體金額和作案人協商瓜分贓款。“洗料”人的QQ簽名上一般都會用“代洗7-3”等暗語,那麼這就意味著“洗料人”要求將騙來的贓款三七分成,其中的三成需要給洗料人作為報酬。

  “洗料”人在獲取贓款後,為了逃避公安機關的打擊,大都也不會直接去提取現金進行轉賬,他們還需要將這筆贓款“洗白”。這時候,就需要聯繫“下料”人。“下料”人慣用的手法就是通過購買話費卡、Q幣、遊戲點卡或網站購物卡等手段,將轉入的贓款“洗白”。與之對應的是,QQ群中還有專門“高價回收”各類遊戲點卡、Q幣等物品人群。

  在QQ群裏,還有專門負責“備料”的人則是負責提供製作假身份證等材料的人。如果當地通訊運營商監管不嚴,作案人可以和他們聯繫製作相關材料,直接去營業廳辦理盜刷銀行卡手機事主的新卡,實現盜刷的行為。

  ?網上賣個人資訊 一條“四大件”叫價百元

  昨日下午,記者在QQ群中聯繫了一個自稱可以“供料”的網友。他告訴北青報記者,自己手中有大量的“料”。記者以質疑“料”的真實性為由,詢問他的資訊都是哪來的。他則稱除了用木馬軟體獲取的外,還能找收銀員合作,獲取銀行卡的資訊。

  在他的QQ簡介中他稱自己可以當面合作,可當被記者提出見面細談的要求時,他則稱自己目前人在南方,“哪有第一次合作就要見面的?我們可以先小額做幾筆後再見面。”他説,自己手中的四大件一條100塊錢,但是要先付款後再發過來。“我這裡肯定是一手的料,保證能用。你要買便宜的料也有,但都是賣過幾手的了,根本沒有用處了。”他説。但後來,這個“供料人”以北青報記者的問題太多為由,不再回應記者的提問,幾分鐘後他將記者的QQ號碼拉黑。

  目前,海淀警方已經將掌握的在網上買賣“料”的資訊向相關辦案部門流轉,民警告訴記者,下一步將會繼續對案件中嫌疑人供述的賣料行為進行調查,嚴厲打擊這類違法犯罪。(池海波)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