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1月29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滑雪創業元年裏的故事

  • 發佈時間:2016-02-01 01:32:09  來源:北京晨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朋友圈裏曬滑雪的人突然多起來,從小白到發燒似乎只需要短短幾天;新的圈子正在形成,他們將滑雪視為新的生活方式;它成為新的創業沃土,從小小的家庭旅館到各種衝擊眼球的滑雪APP,讓滑雪運動從小眾變得更加接地氣兒。滑雪的流行讓風口邊的很多人改變了人生軌跡。

  滑雪俱樂部

  創始人的“小確幸”

  “把個人愛好和創業項目相結合,是最幸福的!”

  隨著申冬奧成功,滑雪熱在迅速蔓延,2015年也成為滑雪創業的元年,一批打著“網際網路+滑雪”概念的創業項目涌出,GOSKI去滑雪、滑唄、滑雪助手、雪橙等滑雪O2O産品陸續上市,並迅速在補貼上拉開陣勢。不過,在冬奧滑雪俱樂部創始人蘇紅看來,目前的滑雪O2O還停留在“地接社”狀態,同質化嚴重,還沒有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

  蘇紅在業餘雪圈小有名氣,最出色的戰績是2015年吉林省體育局舉辦的女子高山滑雪單板業餘組第三名,擅長單板大回轉和滑行教學。不過,她不單是一個滑雪達人,還擔任黑馬會房地産分會秘書處主任。

  其實,蘇紅的“雪齡”只有四年。這個來自鄭州的姑娘曾經做過教師、編輯、記者、房地産,她的“冰雪奇緣”實屬無心插柳。2011年遭遇職場挫折的蘇紅,跟隨雪友去張家口的崇禮,那是她第一次接觸滑雪,此後便“中了毒”。於是,她離開生活了32年的城市漂到北京。“房地産之前是為生活,做滑雪是為了夢想和快樂吧!”上周,蘇紅剛剛帶領一個小團去崇禮痛快地滑了5天。

  冬奧會讓蘇紅捕捉到了滑雪的商機。2015年9月,蘇紅創立北京冬奧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主打“冬奧滑雪”品牌,提供國內外滑雪一站式服務,包括票務、酒店、教學、裝備、會務等等,目標是構建“網際網路滑雪+生態社群”。“把個人愛好和創業項目相結合,是最幸福的!”

  不過相對於友商們的高歌猛進和資本的狂熱推動,蘇紅要低調得多,目前只通過微信公眾號做朋友圈推廣。

  “滑雪O2O盈利模式目前還不是特別清楚,畢竟雪季只有四個月。”在她看來,目前的各種滑雪創業項目模式雷同,有點像傳統旅行社的“滑雪地接社”,都在滑雪票、裝備、酒店上賺差價。在她看來,滑雪O2O需要高度的資源整合,雪場資源、酒店資源、裝備渠道等等。儘管她手中握有黑馬會的會員資源,加上個人的品牌效應,但她並不急於拓展,而是穩紮穩打。“服務比吸粉重要。”

  在她看來,近幾個月來國內滑雪産業在全方位地“發燒”。比如元旦三天,崇禮的萬龍雪場停車場爆滿,一直排到了山下,吃飯跟搶似的。眼下即便非週末時間人也很多。目前滑雪市場的前景惹人眼紅,蘇紅尚在等待和觀察,希望打好手中的牌,打造出更具人性化的服務和産品。

  北京晨報記者 焦立坤

  崇禮家庭旅館老闆的“小為難”

  “生意太好了,年過七旬的父親一個人可能有點忙活不過來。”

  “大年初二到初七全訂滿了,我還沒敢宣傳,怕客人太多,老爺子累著。”下周,滑雪發燒友田騰飛即將與新婚妻子開始悠長假期,前往阿爾卑斯山滑雪。唯一讓他放心不下的,是崇禮的家庭旅館生意太好了,年過七旬的父親一個人可能有點忙活不過來。

  2006年,感覺北京郊區雪場已經沒啥挑戰的田騰飛第一次來崇禮,頓時驚呆了。“特別荒涼,一條馬路到處是坑,總算知道國家級貧困縣是什麼樣了。住宿只能住張家口市,當地只有農家院。”2012年,田騰飛終於出手,以2000元一平方米的價格,投資了2套房産。“想法特簡單,就是為了自己住著舒服。後來發現被我忽悠的哥們裏就我買的少,真有些後悔。”

  因為父親熱情好客又燒得一手好菜,田騰飛就把其中一套房子改造成家庭旅館。每年雪季到來,父親不僅能有點事兒幹,也能賺點小錢。最初的“客人”是熟悉的同事和朋友,隨後慕名而來的人也多了起來。讓田騰飛得意的是,雖然他家小區的位置並不臨街,周圍也沒什麼顯眼的標誌物,但客人們總能順利找到。有的是根據小區裏僅有的幾輛京牌車,也有的會看看哪家煙筒冒著煙,聽聽哪個樓道裏有説笑聲,甚至還有聞著肉餅和炸醬面的香味兒推門而入的,來不及換下雪服就先就著酒來一塊餅下肚。

  但這種閒適的日子在2015年7月一去不復返。申冬奧成功的消息刺激了市民的滑雪熱情,田騰飛所在的小區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小區唯一的入口經常堵車,各種京牌車魚貫而入。像他這種基本不怎麼宣傳的,都能接到不少預約電話。“我感覺申冬奧成功後,崇禮的客房入住率上升了75%。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以前有一個挺偏僻的酒店叫亞龍灣,基本沒人住,房價也就100多,去年房價漲到400多一晚,都爆滿。”

  “但總體來説,家庭旅館的生意還是比不上酒店。”田騰飛説,一是因為當地的家庭旅館大都是散兵遊勇,經營者缺乏經驗,宣傳力度也有限;二是雖然前來買房、投資酒店式公寓的北京人越來越多,遊客需求也多,但當地的物業託管水準卻拖了後腿。“我去年買的萬龍公寓現在跟物業的糾紛都沒解決呢,託管政策也剛出,想靠它賺租金,估計且等呢。”

  北京晨報記者 韓元佳

  滑雪發燒友的

  “小遺憾”

  “國內雪場硬體設施要是能跟上就好了。”

  小洪,雖然雪齡不長,但自稱已經“發燒”了。“去年春節去的瑞士zermatt,今年去北海道的酒店都訂好了,但之前滑雪時內側副韌帶撕裂,打算歇一歇,過段時間再去。”6年前,小洪開啟了滑雪之旅,最初常在北京近郊、張家口、吉林等地滑雪,但漸漸覺得不過癮,瑞士、美國、法國、義大利成為她的滑雪中意地。

  “除了雪質,還因為國內的滑雪場雪道太少,硬體設施跟不上。”小洪道出選擇出國滑雪的原因。她説,國外一般是滑雪小鎮,住宿、餐飲、購物、博物館、電影院等應有盡有;國內雪場雖然有住宿,但配套設施有限,且雪道較少,“去國外雪場滑一個星期的時間,即使每一趟滑不同的雪道,也可以不重復,且設施齊全,完全不用出小鎮。”zermatt位於瑞士南部的阿爾卑斯山脈與義大利的交界處,小洪講述了她在瑞士zermatt一天的滑雪安排,上午出門坐1小時左右的纜車上山,可以直接滑到義大利吃午餐;下午從義大利上山後,再滑回滑雪小鎮吃晚餐,“雪道很長,這樣往返一趟的時間剛好。”

  一套滑雪裝備數十斤重,交通設施的便利性成為滑雪愛好者考慮的重要因素之一,也是小洪選擇出國滑雪的原因之一。她説,國外機場可以提供把雪板送到雪場的直運服務,倘若乘火車,也有放置滑板的小推車供乘客使用,“國內的交通設施還有待完善,如果開車去張家口,前往滑雪場的路上會有很多小雪,有些危險。選擇坐公共交通也不是很便利,點與點之間不能實現無縫對接,有的地方沒有電梯,拿著幾十斤的雪板會感覺很吃力。如果國內的硬體設施能跟上就好了,出去滑雪倒時差也挺難受。”

  對於近年來國內滑雪場的變化,小洪總結出“三多”:滑雪愛好者越來越多、滑雪場越來越多、滑雪的小孩子越來越多,“我經常會關注一些戶外網站,很明顯的變化是近年來發滑雪相關帖的人越來越多。為何越來越多的人喜歡上這項運動我不能下結論,但我之所以喜歡滑雪,是因為這項運動讓我感到永遠有進步的空間。每次從山頂滑下,都會回過頭想想還有哪些地方、哪些動作需要改進,也喜歡那種風馳電掣的感覺,同時還能交到好多滑雪發燒友。”

  談到朋友,小洪突然變得有些黯然,“按照我們的計劃,1月份去北海道滑雪,2月份去瑞士,4月份去美國西雅圖或加拿大,只要有假,大家就會相約滑雪去,前兩天他們還約我呢,可惜腿受傷了。”

  北京晨報記者 楊奕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