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11月25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中藥現代化 能否走青蒿素之路?

  • 發佈時間:2015-10-13 13:31:00  來源:南方日報  作者:嚴慧芳  責任編輯:羅伯特

  中國女藥學家屠呦呦因發現抗瘧藥物青蒿素,拯救無數生命,與另外兩位科學家分享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引發社會各界關注。一場關於青蒿素是中藥還是西藥的論戰也在網上隨即展開。青蒿素的發現,對於中醫藥學到底意味著什麼?中藥現代化可否走青蒿素之路?

  青蒿素“姓中姓西”之爭

  2011年獲得美國拉斯克醫學獎時,屠呦呦的獲獎感言是,“這是中醫中藥走向世界的一項榮譽”。此次獲得諾貝爾獎,屠呦呦説:“青蒿素是傳統中醫藥送給世界人民的禮物。青蒿素的發現是集體發掘中藥的成功範例。”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恭喜屠呦呦獲獎的賀辭也表示,“屠呦呦的獲獎,表明瞭國際醫學界對中國醫學研究的深切關注,表明瞭中醫藥對維護人類健康的深刻意義……”

  不過,不少觀點認為,青蒿素的發現,完全遵循了現代藥理學和化學的方法,與中醫藥關係不大。南方醫科大學人文管理學院副院長嚴金海認為,青蒿入藥,在中醫典籍中早有記載,如成書于東漢時期的《神農本草經》就記載了青蒿以及治療瘧疾的功效。晉代葛洪所著《肘後備急方》也明確記載青蒿治療瘧疾。但真正讓青蒿素走向世界發揮巨大作用的,卻是接受西醫教育的屠呦呦。無論是從發現思路還是發現過程和方法,都表明青蒿素是西藥。葛洪關於青蒿治療瘧疾方法的記載屬於經驗驗證,屠呦呦確定青蒿素是治療瘧疾的有效藥物成分,並確定其化學結構、分子式、化學性質等,屬於精細驗證。青蒿素的發現,提示了中醫藥走向世界的一個方向。

  廣州中醫藥大學中藥學院副教授高潔則指出,青蒿是中藥無疑,而青蒿素以及其衍生物,是經過現代制藥工藝提取並進行了結構改造,應該屬於西藥。臨床上有不少類似的藥物,比如6542這種用於鬆弛肌肉的藥,最早是上世紀60年代從我國特産植物山莨菪中提取的一種生物鹼,但一旦從中提取成分,甚至進行成分改造,就跟中醫沒什麼關係。“不能把光榮的帽子都放在中醫上。”

  中國藥科大學副校長、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孔令義則認為,青蒿素是天然藥物,來源於中草藥,而後來廣泛應用的抗瘧效果更好的青蒿素衍生物,則是結構修飾的産物,是化學藥物即西藥。其實,將化學藥物和中藥對立起來沒有意義。復旦大學藥學院教授陳道峰也認為,青蒿素的發現,其實是中藥材的科學化研究,或者説是植物藥的科學化研究,這是中藥現代化的道路之一。

  中藥現代化能否模倣青蒿素?

  青蒿素中西之爭,其實也是中醫藥現代化的路徑之爭。青蒿素的發現者獲得諾貝爾獎,是否意味著中藥這個寶庫可以挖掘出更多的“青蒿素”,實現現代化之路?

  高潔認為,青蒿素的發現給中醫一個很好的提示:青蒿確實可以治療很多病,其中包括瘧疾這種寒熱症狀。屠呦呦的提取方法也受到古人記載方法的提示。但有一種聲音認為,中醫現代化要走傳統路線,中醫有自己的理論體系,一旦走單體提純的路,看起來青蒿提取物能治瘧疾,但不是學中醫的人同樣也可以實現。另外,“從中藥提取有效成分的方式走現代化之路,可能不一定有想像的那麼有效,可能提取出來,單體效果反而沒有原來的好,或者提取出來後毒性比較大,需要改造,也脫離了中藥的範疇。”

  此外,也有專家認為,青蒿素的發現,有其歷史特殊性。從中藥材中提取單體物質,需要經過無數試驗,耗費的時間和經濟成本巨大,也不是一般機構或企業可以承受。

  據文獻記載,在屠呦呦將青蒿納入研究視野之前,“523課題組”已經較深入地研究了常山和鷹爪草兩種植物所含化學成分的抗瘧作用。但常山的提取物抗瘧作用雖強,嘔吐的副作用也很強,無法推廣。鷹爪草則因産量過低無法大量提取等因素陷於停頓。

  中藥新藥研發力量嚴重不足

  事實上,從中藥中尋找“下一個青蒿素”的努力一直在持續。據悉,美國NIH(國立衛生研究院)此前就與白雲山和記黃埔中藥公司簽訂合作協議,令板藍根這種有2000多年應用歷史的抗病毒中藥,成為首個進入外國實驗室接受藥效研究的中草藥。業內人士表示,中醫正越來越被國際所承認,中藥的現代化將推動中醫的現代化。這一舉措也成為中醫藥走向國際的推動力。

  近年來,中藥引起西方一些國家的重視,以植物藥為例,西方有40家植物研究機構,500多個研究項目。在日本,許多漢方藥企建立的研究機構從事漢方藥物研究,建立了藥材生産基地。美國NIH和艾滋病防治中心分別對300多種中草藥進行篩選和有效成分研究,從植物藥中尋找抗癌活性成本。

  不過,中醫藥走向國際仍有不少障礙,中藥研發能力嚴重不足是一大問題。資料顯示,我國中醫藥工業1300家企業中,中小企業佔90%以上。我國對中藥作用機理、物質基礎以及新技術、新方法應用等方面的研究還不夠深入,缺乏統一的品質控制和檢測標準。我國藥用資源豐富,藥物植物5000多種,但做過化學或藥學研究的不過20%,600多種中藥中不少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藥物。

  而國家食藥監總局藥品審評中心發佈的《2014年度藥品審評報告》顯示,2014年149個獲批上市的新藥(不包括新批的仿製藥和改劑型藥品及進口藥品)中,中藥有11個,佔比只有7.38%。

  而即使是中國人最早發現的原創新藥青蒿素,由於缺乏國際視野和先進技術,我國反而淪為世界上七成以上的青蒿素原料生産供應地。將青蒿素引向國際並佔據市場大頭的,是法國賽諾菲、瑞士諾華等外資巨頭。在屠呦呦獲獎資訊公佈當晚,浙江華立集團董事局主席汪力成連夜寫就一則千字感言,對國內青蒿素産業形勢發表個人看法。“一條在原料的源頭上中國有絕對控制優勢的産業鏈,(中國)居然仍然還是廉價原料的供應國,至多只是製劑産品市場的配角和補充,連以做仿製藥而聞名的印度在這個領域的影響力都遠超中國。”

  據報道,由於目前瘧疾爆發地主要在非洲,以WHO聯合環球基金、比爾梅琳達等大基金採購為主,供應商則要通過WHO的GMP認證,這一通道大多國內藥企並未打通。不過,復星醫藥子公司桂林南藥生産的青蒿琥酯通過了WHO-PQ認證,在國際市場佔據了一席之地。此外,昆藥集團也正在申請WHO-PQ認證。

  南方日報記者 嚴慧芳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