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3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先進浙江製造才是王道

  • 發佈時間:2015-09-01 05:29:34  來源:浙江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編者按:步入工業化中後期的浙江經濟目前正面臨轉型升級的考驗。如何打造浙江製造升級版,實現高品質、高水準的本土製造,使之成為“中國製造”的標桿和浙江經濟的金字招牌?從今天開始,本報開設“浙江製造大家談”欄目,廣邀各方人士就此專題進行頭腦風暴,獻計獻策。敬請讀者垂注。

  先進浙江製造才是王道

  劉亭

  浙江工業製造近年來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化:增長率回落,在區域GDP創造中的貢獻率也隨之下降——曾幾何時,維持了三十年的“二三一”結構,也悄然“三二一”了。

  在此大背景下,人們也許會困惑:浙江工業製造怎麼了?這種趨勢正常嗎?是否需要重振工業雄風?怎樣才能鑄就“浙江製造”的輝煌?

  按歷史經驗來看,浙江工業製造面臨的挑戰都是必然的。任何先發地區,都會在自身成長過程中遭遇“發展的瓶頸”。浙江的國有工業先天不足,但或許正因為如此,才有利於改革開放以後農村工業化的蓬勃興起。當時的浙江,佔盡了短缺經濟背景下的輕紡工業發展先機,又將“船小好調頭”的體制優勢發揮到了極致,加之後來相當徹底的改制和大力度的外向型發展,二十多年的努力,果然贏取了工業大省的美名,也使工業製造成為浙江進入全國經濟發展第一方陣的最大功臣。

  但曾幾何時,工業發展的步履慢了下來。對此一概而論固然不行,但就總體而言,我省工業的確被成本全面高企、市場日漸逼仄所困擾,出現了所謂“去實體化”、“去浙江化”的現象。

  對此,不少人痛心疾首,我倒覺得這恐怕是反映了一種必然趨勢。這當然不是説都去玩虛的,都跑到省外去才是好的,而是説新的國內外形勢下,老的路子已然走不通了,需要改弦更張、另辟蹊徑。其實,單純的製造環節流出並不可怕,只要不是連總部都一窩端掉。

  有些事是比較容易想明白的,譬如高和低。成本吞噬利潤是個鐵定的過程,這就像人工工資一定會上漲一樣,是沒有辦法的一樁事情。只有將低端、中端的製造,順勢而為演進到高端製造,才有可能在攤銷不斷攀升的成本之後,還有維持擴大再生産的利潤。高端製造由高技術支撐,也離不開精密裝備和高級技工。但最關鍵的,莫過於企業家的審時度勢、與時俱進。一心想賺“快錢”,不是炒房就是炒股,那是沒法靜下心來搞製造的,更遑論鍥而不捨、由低向高的努力。

  但有些事,就不那麼好説了,需要從容討論一下。譬如虛和實。工業製造本屬實業,是國家再三再四倡導的取向。但是否一股腦兒都上工業製造就是好事呢?我看未見得。説虛擬經濟如金融會産生泡沫,此話不假。但難道説搞實體經濟就沒有了泡沫?此話也不真!現在過剩産能問題突出,我一直以為就是實體經濟的泡沫。貨幣和實物無殊,也是一種商品。只要貨不對路、供過於求,都不免産生泡沫,泡沫本不是虛擬經濟的“專利”。

  再譬如大和強。工業經濟本應為規模經濟,從來都是批量越大、成本越低。但現在這句話,已經不是哪都可以套得上的。有些産品,譬如標準件、通用件,還是如此這般。但對於越來越多的最終産品而言,卻由於消費者需求的個性化和多樣化,而和批量規模之類漸行漸遠。大和多不一定就強,小和少還不一定就弱。浙江不少中小企業是所謂的“小型巨人”、“隱形冠軍”,即小市場中的高佔有率。還有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在大數據應用的前提下,走上了一條“個人定制”的産品開發路線。

  還譬如製造和服務。都説産品是製造出來的,但現在一個産品從無到有,再從有貨到有錢,卻很難説就是製造的“一己之力”和“獨家之功”。産品的研發設計,過去從來都是廠裏技術科的任務,現在則有可能是從技術市場上買來的,或是外包給專門的科研機構去完成的。歷來我們就把這種研發設計的工作量,記入工業製造的小賬。但現在,它們卻成了所謂的“生産性服務業”,要納入服務業增加值的統計範疇。品牌和銷售亦為同理,甚至是更早地被稱為商貿流通而歸為了服務業。究其實,製造和服務不過是現代分工細化的産物,更是為了方便人們分析研究而進行理論抽象的結果。在微觀的生産過程中,實在是沒有必要硬性加以區別並分別給以褒貶的。只不過是過往我們習慣於重視“實打實”的“幹活”,總認為“酒香不怕巷子深”,而沒想到時代變得這麼快,“酒香還得勤吆喝”。

  産業結構大抵可分為三個層面。首先最宏觀的,是三大産業的佔比。由“一二三”到“二三一”,最後到“三二一”,終究是産業結構升級和現代化的一個硬指標。其次比較中觀的,是一個行業中的高下,譬如一般來説,部件比零件強,總裝又比部件強,而系統解決方案提供商比總裝來得更強。最後最微觀的,是一個企業生産經營全過程的“微笑曲線”,又是研發設計和品牌銷售“兩個嘴角”來得更賺錢一些。

  當然,無論如何清醒和明白,緊扣需求把産品和服務做得更專業、更精緻,是萬古不易的人間正道。浙江的GDP雖然已讓服務業拔得頭籌,但製造業仍然是“一等一”的重要,由大變強、重振雄風都是應該的。同時更應記住,當務之急是要靠服務業和資訊化來提升傳統的工業製造,就像德國人的“工業4.0”所做的那樣。否則,光説重要和“重振”,而無轉型升級的切實努力,最後還是要“無可奈何花落去”的。

  (作者為浙商智庫專家、區域經濟學者)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