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2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超老齡化"重壓日本社會 "老老護理" 家庭過半

  • 發佈時間:2015-07-21 08:56: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田泓  責任編輯:羅伯特

  日益嚴重的老齡化問題正成為日本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面臨的巨大挑戰,社會負擔加重、經濟活力降低都與老齡化問題有著密切的關係。但時至今日,日本政府對如何應對老齡化問題仍一籌莫展,有專家建議日本放寬移民政策,但這一建議目前還很難實施。

  家住東京的增田先生今年66歲,去年剛剛從一家建築設計公司退休。雖然和曾為教師的太太都有著不菲的退休金,但他仍不時去日本各地出差,做一些技術指導工作。“日本男性的平均壽命是79歲,我要趁著健康為以後的生活多做準備。”

  日本總務省最新的數據顯示,2014年度65—69歲的老年勞動者共約374萬人,比上一年度增加了10%。65—69歲老年人就業率為40.7%,創39年來的最高紀錄。

  增田先生屬於日本典型的“團塊世代”。所謂“團塊世代”是指出生於1947—1949年的“嬰兒潮”一代,他們是創造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日本經濟奇跡的主力。“團塊世代”在2014年全部進入退休年齡,成為日本社會老齡化的又一個拐點。

  社會保障不堪重負

  日本是全世界老齡化程度最高的國家。截至2013年10月,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的1/4。2012年,日本成人尿布市場零售額首次超過嬰兒尿布。按照聯合國定義,當一國或地區65歲以上人口數量佔總人口比例超過20%,即進入“超老齡化”。據日本厚生勞動省調查,由一名老人照顧另一位老人的“老老護理”家庭,已經超過了日本家庭總數的一半。

  伴隨老齡化的還有人口總數減少。日本總人口數從2008年起連續下降。在剛剛過去的2014年,日本人口自然減少約26.9萬人。其中,新生嬰兒約100萬人,創歷史新低,而人口死亡數創下戰後新高。據日本國立社會保障和人口問題研究所推算,2030年日本總人口將由2010年的1.28億人跌至1.17億人,2050年繼續跌至9708萬人,老齡化率將分別上升至32%和39%。

  老齡化最直接的後果是社會保障負擔越發沉重。日本擁有全球最高的財政赤字率,財政赤字總額是國內生産總值的兩倍多。財政支出的三成以上用於社會保障。老年人口贍養比(20—64歲勞動年齡人口與應贍養老年人口之比)是衡量養老負擔的重要指標。1965年日本9.1個勞動人口贍養1個老人,2012年變成2.4個勞動人口贍養1個老人,而到2050年將變成1.2個勞動人口贍養1個老人。

  經濟創新動力漸失

  由於勞動人口減少,且不斷向東京、大阪和名古屋等幾個大城市集中,導致日本多數地方經濟長年不振。由原總務大臣增田寬也領銜的民間研究機構“日本創生會議”去年發佈報告稱,到2040年日本全國1800個自治體(市區町村等各級地方政府)中的將近一半或因人口減少而面臨消失。

  日本北海道有一座叫夕張的城市,因2007年“城市破産”事件被世人熟知。夕張早年以煤炭開發興盛,在1960年人口巔峰期,約有12萬人。而到了1990年,人口跌落到2.1萬人。就在這一年,當地最後一家煤礦廠倒閉,最後一批礦工遠走高飛。人口自然死亡以及大規模破産倒閉事件,又讓這座城市人口減半,目前該市只剩下不到1萬人。

  夕張是日本居民最年邁的城市。2010年它的居民平均年齡為57歲,2020年預計將上升到65歲。在夕張,與每一個嬰兒出生相對應的是12個人死亡。從1998年到2012年,夕張的每人平均稅收下降了將近1/3。

  日本麗澤大學清水千弘研究室最近出版研究報告認為,“夕張現象”是日本進入超高齡社會的寫照。由於人口減少以及養老負擔加重帶來的支付能力下降,2040年日本全國地價平均將下降到2010年的1/3左右。日本要維持現有地價水準,必須將勞動年齡標準從現在的64歲提高到74歲。也就是説,到75歲才可以領取退休金。

  超老齡化嚴重影響了日本經濟的活力。日本于1995年前後進入勞動人口數量減少時期,與泡沫經濟破裂進入“失去的十年”在時間上高度重合。研究顯示,日本社會近年創新動力降低也與日本人口結構老化密切相關。

  “抗老”處方難見成效

  2013年6月,大阪一名70歲的婦女用刀刺傷90歲的丈夫,原因是老伴臥病在床15年之久,她實在撐不住“地獄般”的看護責任。虐待老人、照顧者自身積勞成疾等社會問題頻發。

  日本厚生勞動省調查顯示,日本護理人員的數量預計在“團塊世代”達到75歲以上時的2025年出現30萬人缺口。截至2014年3月,約有52萬日本老人等待進養老院,其中24%從5年前就已經開始排隊。

  “日本創生會議”6月4日發表的一份向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建議書提出,鋻於今後10年內東京首都圈75歲以上老人劇增,希望將老人們移居到醫療、護理設施及相關人才較為充裕的富山市和鹿兒島市等26個道府縣的41個地區。

  富山市是典型的老齡化人口流出地區。從2005年起,該市根據老齡化時代人口“回歸市中心”的趨勢,重新規劃城市佈局和基礎設施。通過老人免費乘坐公交、改閒置學校為老人健身房等措施,鼓勵人口向市中心集聚。該市市長森雅志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希望打造一個可持續的“宜老城市”。雖然富山市仍面臨自然人口減少的現實,但近年來從其他地方遷入的居民正在增加。

  不過,也有地方政府對移居計劃表示謹慎。神奈川縣知事黑岩祐治認為,“勉強使老人移居到地方令人感到不自然。”

  年輕女性被賦予了更多期望,日本政府不僅希望她們更多生育,還在3年前出臺計劃鼓勵她們在生完孩子後繼續工作。然而,阻礙日本女性走上工作崗位的不僅是孩子,還有老人。據日本統計局提供的數字,過去5年,為了照顧家中老人,超過48萬名日本人不得不辭職或改換工作,其中約八成是婦女。

  一些學者建議日本放寬移民政策,吸引外國年輕人填補勞動力缺口。但在這個長期以單一民族為主的國家,目前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記者 田泓)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