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2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核協議後的伊朗何處去

  • 發佈時間:2015-07-20 09:14:00  來源:瞭望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伊核問題全面協議的達成,宣告伊朗即將告別制裁和孤立,重新回歸世界主流,為伊朗逐漸與世界大部分國家關係正常化鋪平了道路

  這可能是德黑蘭史上最歡樂的一場堵車。

  7月14日晚德黑蘭瓦利亞斯拉商業街上,汽車排起了長龍,被密密麻麻的人群裹挾著緩慢前行。

  不時會有磕碰,不論是行人還是前車,但此刻沒人在意,更不會生氣。原因只有一個:當天伊朗和伊核問題六國(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中國和德國)終於達成了協議。對於伊朗民眾來説,制裁就要終結,意味著美好新時代近在眼前。

  司機們搖下車窗,伸出左手,向車外擺出V字形勝利的手勢,右手有節律地按著喇叭,遊行的人群伴著喇叭聲,揮舞著國旗、總統魯哈尼的照片,還有彩色的長條形充氣棒,有人唱歌、有人跳舞、有人拉手風琴,更多人邊走邊喊“伊朗萬歲”,盡情宣泄著被制裁壓抑多年的心緒。

  “伊核問題最終協議的達成,是伊朗告別極端主義的起點。”德黑蘭大學政治係教授齊巴卡拉姆如此評價。在他看來,全面協議達成將翻開伊朗歷史新的一頁,其重要性堪比1979年伊朗學生劫持美國外交官事件以及80年代的兩伊戰爭。

  【告別舊時代】

  如果沒來過伊朗,聽説伊朗通脹、青年失業率常年保持兩位數,經濟增長幾乎為零,也許會以為伊朗經濟馬上要崩潰,伊朗人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但事實上,在伊朗,被制裁的日子並沒那麼悲慘。

  41歲的娜米絲家在德黑蘭市中心,一家三口靠丈夫做郵遞員的微薄收入生活。在她家裏除了地毯和兩張放著作業本的椅子,看不到太多傢具,但她總能用考究的茶具,為客人泡上一壺紅茶,奉上水果點心。

  娜米絲説,除了家庭主婦的生活有些無聊,想找份工作,她對生活還是滿意的。“丈夫對我很好,兒子在公立學校讀書。雖然不富裕,但也不缺什麼。”

  在伊朗,幾乎家家有車,人人開車。雖然伊朗總統魯哈尼2013年上臺後多次提價,一升汽油的價格也只相當於2元人民幣。主食、雞肉、汽油等生活必需品也因為有補貼,價格低廉,窮人每月還能領取救濟金。

  齊巴卡拉姆也不明白,為什麼從小衣食無憂的大學生們那麼恨制裁。“伊朗的年輕人其實沒吃過什麼苦。自從兩伊戰爭之後,伊朗就沒出現過物資緊缺,哪怕是受制裁影響最大的這兩年,大部分人還是過著比較體面的生活。”齊巴卡拉姆説。

  光顧德黑蘭各家大超市,常見顧客如流,人們推著的購物車也裝得滿滿噹噹。商業街、巴扎、飯店,也都十分繁忙,毫無蕭條的徵兆。

  “制裁對伊朗人心理上的傷害更甚于對經濟的破壞。”齊巴卡拉姆告訴記者,他説,民眾通過電視、網路看到外面的世界發展很快,可伊朗這麼多年都是一個樣,難免感覺失落,看不到未來。

  而伊核問題解決,意味著伊朗不再是這個世界的“異類”。伊朗人申請歐美簽證會更簡單,能吃到正宗的肯德基、麥當勞,不用花大價錢買走私的蘋果手錶。

  分析人士指出,伊核問題全面協議的達成,宣告伊朗即將告別制裁和孤立,重新回歸世界主流,為伊朗逐漸與世界大部分國家關係正常化鋪平了道路。特別是伊朗和海灣阿拉伯國家、歐洲國家關係有望改善,與美國的關係亦有可能緩和。伊朗總統魯哈尼在電視講話中説,如果協議成功執行,伊朗和西方大國之間的“互不信任之墻”將逐漸被拆除。

  【魯哈尼讓伊朗重回主流】

  伊核問題談判是魯哈尼總統2013年上臺以來面臨的最重要的一場大考,全面協議達成,意味著他高分通過。

  就像齊巴卡拉姆所説,“魯哈尼完成了許多人認為不可能的使命,即使沒有給他投票的民眾,此刻也不得不佩服他。”若不出意外,魯哈尼成功連任下屆總統毫無懸念。魯哈尼代表的溫和派、改革派也會在接下來的伊朗議會選舉中從保守派手中贏得多數席位。

  伊朗改革派領袖穆罕默德·禮薩·阿雷夫預計,改革派將拿下德黑蘭地區在伊朗議會中的全部30個席位,並拿下全部議席中的70%。

  齊巴卡拉姆認為,強硬派和既得利益階層雖然會抵抗,但無法阻擋歷史的趨勢。因為極端主義口號,年輕人已經聽不進去。對某些國家的極度憎惡,在伊朗年輕一代中已沒有市場。

  強硬派失勢的趨勢,在2013年大選中就可看出端倪,當時強硬派候選人賽義德·賈利利僅獲得400萬張選票,而魯哈尼贏得了超過1800萬張選票。

  如魯哈尼所説,伊核問題全面協議的達成,將為伊朗的年輕人開創更美好的未來。“強硬派可以提出批評,但我不會允許某些人破壞人民對未來的希望。”乘著在國內政壇勢如破竹的勢頭,魯哈尼政府勢必大力推行社會、經濟溫和改革政策,推動伊朗社會遠離極端主義,重返世界主流。

  在電視講話中,魯哈尼還向鄰國拋出橄欖枝,他安慰中東地區其他國家不要擔心制裁解除後的伊朗,不要被以色列“恐伊”宣傳攻勢蒙蔽,表示伊朗希望地區和平穩定,願與鄰國加強合作,改善關係。

  齊巴卡拉姆説,擺在伊朗面前有兩條路,一條是試圖在中東稱霸,到處樹敵,紛爭不斷;另一條,順著核談的思路,與鄰國通過談判消除分歧,共同應對恐怖主義危機。魯哈尼會選後者。

  魯哈尼當選之初,就表示改善與海灣國家的關係,是伊朗政府最重要的目標之一。2013年下半年和2014年6月,伊朗外長扎裏夫史無前例地巡訪了多個海灣國家,為伊朗與海灣國家關係破冰。

  收到魯哈尼冰釋前嫌的暗示,沙烏地阿拉伯外交大臣費薩爾去年5月邀請扎裏夫訪問利雅得,並説:“伊朗是沙特的鄰居,我們願同它舉行會談以消除兩國分歧。我們希望伊朗成為海灣地區安全和繁榮的重要力量,而不是不穩定因素。”只是彼時扎裏夫因忙於核談未能成行。

  分析人士認為,制裁解除之後,伊朗經濟實力和地區影響力必然提升。只要伊朗和中東地區國家加強合作,那麼伊朗新增的實力,將有利於推動中東和平發展。

  【期待經濟潛力爆發】

  即將回歸世界主流的,還有因制裁被隔離多年的伊朗經濟。

  美國對伊朗銀行業的制裁,切斷了伊朗各家銀行與世界金融體系的聯繫,使得資金無法匯進、匯出伊朗。有經濟學家説,這相當於切斷了伊朗經濟的“血液迴圈”。動輒數億美元的罰款,使得世界上絕大多數銀行患上“恐伊症”,拒絕任何與伊朗有關的業務。

  另外,石油制裁迫使伊朗石油出口減少一半,國家收入大減,國庫空虛。近年來,伊朗通脹水準、年輕人失業率保持兩位數增長,經濟增長卻極為緩慢,甚至出現負增長。

  然而壓抑得越厲害,爆發的潛力也越大。

  多年的制裁和孤立,使得伊朗整體發展水準落後,首都德黑蘭的商業還是以街邊店舖和傳統巴扎為主,難覓真正現代化的商場。高樓、成片的商品樓盤不多,大多是個人自建樓房。航運飛機機型老舊失修,事故頻發。網路尚不十分普及,不少德黑蘭網民還在用撥號上網,時下流行的網購在伊朗更是新鮮事物。制裁解除後的伊朗,遍地是商機。

  伊朗媒體預期,制裁解除後,因制裁擱置海外的數百億美元售油款將回歸伊朗。據某些更樂觀的估計,這筆資金總額可能多達上千億美元。

  不過,專家們認為對伊朗經濟不應過分樂觀,不會有經濟奇跡發生。因為伊朗經濟受制裁,就像是運動員腿上綁了塊石頭。去掉石頭,不會給誰帶來優勢,只是讓比賽更公平。

  伊朗經濟學家賽義德·拉雷茲認為,制裁解除後,伊朗GDP年增長率將在2%至3%之間。伊朗經濟問題嚴重,制裁只是其中一部分。哪怕解除制裁,伊朗還要應對管理混亂、腐敗嚴重、生産力不足、投資不足等問題。

  “伊朗經濟好轉,更需要優秀的經濟政策以及長期良好的治理,制裁解除所帶來的短期效應,恐怕不會帶來多少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動力。”拉雷茲説。

  【不會導致油價暴跌】

  伊朗石油出口由於長期受限,油庫儲量嚴重不足,約有三四千萬桶石油被裝載在油輪中,漂浮在伊朗周邊海域。

  一位在伊朗工作多年的中國資深石油行業人士告訴記者,伊朗目前石油出口量每天不到100萬桶,中期可增長20%至40%。但要進一步增加出口,則需要大幅提升産量。這需要較長的開發建設週期。

  他還説,取消制裁,會增加伊朗石油産量需求,會給在伊朗開髮油田的企業帶來更多業務。而引入外資合作者,能夠促進項目的開發。此外,更多伊朗石油進入市場,也有利於滿足中國等主要進口國的能源需要。

  不過,穩定的油價符合伊朗的長遠利益,因此伊朗不會向市場低價傾銷多年積存的石油。多位專家和業內人士預計,油價不會因伊朗制裁解除而暴跌。

  拉雷茲認為,考慮到中東地區不穩定因素,目前油價可以穩定在55美元每桶左右。但伊朗如果能實現石油出口量翻倍的目標,將對國際油價形成一定的下行壓力。但要提高産量,伊朗首先需要吸引外資,開髮油田,維護更新老舊設施和技術。他估算,伊朗石油行業需要至少2500億美元投資,而制裁解除後每年也只能吸引到30億至50億美元投資,資金缺口巨大。

  當前,伊朗石油部正在醞釀新的能源項目合同模式,取代不利於投資者的“回購合同”,將産出的部分石油按比例作為投資回報,以吸引投資者。但該模式草案仍在討論中,何時能付諸實施尚未可知。

  國際能源署的統計數據顯示,自2012年遭西方全面制裁以後,伊朗原油出口下降了約2/3,産量下降約1/3。而根據歐佩克的統計數據,伊朗原油探明儲量為1578億桶,佔歐佩克成員國總儲量的13.1%,在歐佩克國家中排名第三,全球位列第四,增産潛力巨大。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