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8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阿裏CTO浙江兩會布道 呼籲讓數據成為合法生産資料

  • 發佈時間:2015-01-31 21:29:00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中新網杭州1月31日電(記者 趙小燕)國內安防監控領域首屈一指的浙江大華技術有限公司最近正與所在地杭州市交警商議開發其部分道路監控數據,用於緩解“堵城”杭州交通擁堵情況。

  大華是杭州大部分交通監控終端的供應商,這也意味著它擁有海量的交通資訊數據。眼下,大華也希望借著數據能夠為市民規劃處合理的出行路線,服務市民。

  但商議的進度並不是很快,數據所有權到底誰?如何開發?公眾隱私如何保證?這些都還是問題。

  就在近期結束的浙江兩會上,浙江省人大代表、阿裏CTO王堅表示,很多傳統企業其實已有網際網路思維,他們想利用網際網路發展資訊經濟,但在現實中碰到了很多問題,他呼籲浙江儘快為推動資訊經濟立法,讓數據成為合法的生産資料。

  也就是在本次浙江兩會上,浙江省省長李強在做政府工作報告時強調,要把發展以網際網路為核心的資訊經濟作為重中之重。

  包括部分人大代表在內的很多人以為,這是政府對網際網路公司的倚重,但王堅認為,資訊經濟真的包括所有行業,未來所有公司都可以成為網際網路公司。

  “所有公司都可成為網際網路公司”

  “資訊經濟”在浙江的地位或將到達前所未有的高度。

  浙江省省長李強近期在做政府工作報告時表態:“把發展以網際網路為核心的資訊經濟作為重中之重,加快培育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産業,加快發展電子商務、軟體、資訊産品製造等産業。”

  聽到此處,生産絲綢的浙江人大代表嘉欣絲綢集團董事長周國建內心有點小失落,儘管早已開始通過開天貓店等做網際網路行銷,但他認為“現在政府都在強調要發展資訊經濟,對實體經濟傳統行業發展關心的不多。”

  周的想法,在同為浙江省人大代表、阿里巴巴CTO王堅看來,有點隔斷傳統企業和資訊經濟的意思,是一種誤解。

  “政府工作報告中講的資訊經濟,不是狹隘地指網際網路企業要以網際網路為核心發展資訊經濟,而是包含了所有行業,所有企業都應該把網際網路作為‘基礎設施’來用。極端一點,就是所有企業都可以因為利用網際網路成為網際網路公司。”

  而到底什麼是基礎設施?

  王堅不斷解釋,試圖讓所有人理解,古代就存在的絲綢之路,對於先人來説,駱駝和小路就是運輸絲綢的基礎設施,而在當代賣絲綢的公司,已經用飛機輪船甚至包括貿易協定等這些基礎設施。

  “我們實際上已經摒棄了駱駝和小路,選擇了新的基礎設施。而眼下的問題就是,有網際網路這一更新的基礎設施出現了,誰先用,誰就能更快地佔領市場。現在,連挖掘機都在做資訊經濟了,“廠家可以知道挖掘機每天挖了多少土,以此來改進技術。”

  兩會期間,王堅跟同為人大代表的老闆電器設計總監王強交流,他説過去老闆電器成功賣出一台油煙機後,因為時間和空間的距離,除了用戶報修,可能就和用戶再無聯繫。但網際網路的出現改變了時空,老闆電器如果以網際網路為基礎設施,就可以設計出産品,及時獲得油煙機數據資訊以改進産品。

  這些都是一家傳統公司在以網際網路為基礎設施後,實現資訊經濟的可能。

  王堅很著急,趁著兩會也和很多人聊要利用好網際網路,甚至包括一個社區的主任。“公眾已習慣於在網上反映問題,你卻不將網際網路作為基礎設施,不去看他們的意見,怎麼行?”

  他明白今後傳統企業也是一定要用網際網路為核心發展資訊經濟,但現狀是很多人離資訊經濟的距離還比較遠,誤解了浙江省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的意思。

  “讓數據成為合法生産資料”

  在李強本次兩會中表態要將資訊經濟發展作為重中之重前,浙江已在政府資訊化上先行一步,其標誌性事件就是浙江政務服務網的推出。

  2014年6月,浙江政務服務網正式上線,該平臺採用省、市、縣三級一體化模式建設,所有行政機關就像在淘寶網上開店,每一個行政權力事項都將逐步做到線上運作,2萬多個事項可以線上辦理。浙江政務服務網也是國內首個搭建於雲平臺的政府網站。

  在此之前,雖然各地各部門多有各自的網站,但在浙江省政府副秘書長陳廣勝看來,其實是諸侯割據的狀態,網上辦事要找不同的“衙門”,還形成了相互封閉的資訊“孤島”。

  浙江省長李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還提到,要大力推進“四張清單一張網”為重點的政府自身改革。

  其中的“一張網”就是指浙江政務服務網。

  “這是浙江政府在為資訊經濟打基礎,甚至可以説政府已先於企業一步,將網際網路作基礎設施來使用。”王堅認為,包括《政府工作報告》中另提到將建設6000個“E郵櫃”等電子投遞終端作為浙江2015十件實事之一,也是在為資訊經濟做基礎設施建設。

  基於雲平臺的這個政務網站無疑將匯聚海量數據資。陳廣勝介紹,浙江正在加快完善全省統一的資訊資源共用平臺,建立健全人口、法人、空間地理、信用等基礎數據庫和專業數據庫。聚合起來的公共資訊資源,不僅要在行政機關內部共用,還應分類型、分層次向社會開放,讓廣大公眾更好地共用大數據的紅利。

  開發數據顯然已是資訊經濟時代不可避免的話題,而王堅也常稱阿里巴巴是一家數據公司。

  眼下,阿裏希望能夠用沉澱的用戶數據做整理成信用數據,再向用戶發放貸款。他説,阿裏想參與建設信用體系,一個在淘寶消費了十年的用戶,他的消費記錄送貨地址等數據就是信用,為什麼不能貸款?“但這個事情銀監會是不允許的,本質的思想還是銀行的錢才産生信用。”

  這一次,王堅作為人大代表提出了推動為資訊經濟立法的建議,希望讓數據像土地一樣成為合法的生産資料。“土地是國家的,私自開墾違法,但最後因為有了當年的土地承包責任制,群眾就可以包産到戶合理使用土地了。”

  王堅所説的將數據成為生産資料,強調的不是賣數據,“永遠不能賣數據,而是應該合理開發數據。”

  他説自己的建議不僅是因為阿裏有需求,且阿裏也絕不是最大的數據公司,“阿裏只是先行一步,很多企業都會發現自己的數據。5年後再看,你就會知道阿裏只是整個社會很小的一部分。”

  王堅認為,正如上述“網際網路將成為所有公司的基礎設施”,所有公司都會因為資訊經濟立法不健全不完善而被阻礙發展。

  現在的浙江大華,一家希望發開數據的傳統監控設備企業就先碰到了。

  因為領域的特殊性,浙江大華雖然鮮為人知,但多年前就已上市,國內的業務已經覆蓋了32個省份,廣西柳州的道路監控業務就已被其全部攬下。而在大華的大後方杭州,交通監控也多為其提供。因此,大華擁有海量的交通數據,包括每輛車每天經過了什麼路、正在開什麼路。

  2014年,杭州還入選堵城之首,位次高於京滬。希望開發部分數據幫助緩解擁堵的大華,因為數據所有權等問題還是未能迅速實踐。

  浙江大華董事長傅利泉説,監控安防領域可開發的數據,還包括如商鋪超市人流量統計量化分析,更好地為業主服務。“但因還是存在一定法律風險,現在還無法做大面積開發。”

  “未來:沒有網際網路就沒有GDP”

  對於數據的開發,公眾擔憂最多的可能是隱私問題。

  王堅認為,這種擔心的本質是對技術的信心問題,但不能因為這種信心的問題,阻礙社會本應向前的發展方向。“極端點舉例,冷兵器和熱兵器中,炸藥可能會誤傷自己,但不能因為這種害怕就不去做熱兵器。否則別的國家發展了,就打過來了。”

  而另一方面,為資訊經濟做相關立法,意義也不僅僅是合法地將數據作為一種生産資料,同時也是為了更好地保護公眾隱私。

  “油煙機如果有數據通過感測器傳送回公司,用戶可能覺得恐怖。但現實是,家裏只要有電腦聯網,就早已經有數據留在網上。因此我們更應該小心立法,通過立法保護好現有的用戶隱私。”王堅説,在數據資訊沉澱問題上,油煙機和電腦的數據沒有本質差別。

  接下來,王堅還將和其他浙江人大代表一起走訪企業,他希望自己真的能夠為推動相關立法出一份力。“希望大家對浙江資訊經濟意義的理解,不亞於當年民營經濟的理解。當年為民營經濟立了多少法,就要為現在的資訊經濟立多少法。畢竟,只要使用了網際網路作為基礎設施,所有企業都會成為資訊經濟的一部分。”

  他説,正如當年民營經濟剛出現的時候,會出現土地使用權、是否需要工商註冊等問題一樣,現在的資訊經濟也會碰到數據所有權等問題。

  王堅對浙江資訊經濟未來的描繪令記者也覺醍醐灌頂,“現在我們説沒有民企就沒有浙江GDP,而等到沒有網際網路就意味著沒有GDP的那一天,就是資訊經濟轉型徹底成功了!”

  中國網際網路網路資訊中心最新數據顯示,2014年底,中國網際網路經濟佔GDP的比重為7%。

  那一天何時會到來?“十年後吧。”王堅説。(完)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