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0月04日 星期二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海熒集團董事長偷挖地下室 致北京德內大街塌陷

  • 發佈時間:2015-01-28 08:33:42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馬巾坷

  李寶俊,徐州市人大代表,他在北京德內大街93號自己的院子裏私挖地下室,導致德勝門內大街出現了一段塌陷;付成(化名),北京市普通居民,由於路面塌陷,他家的房子也塌了,只能住在小旅館裏,無事可做。

  當各路人等在尋找李寶俊的時候,付成只能坐在酒館裏,和朋友喝著悶酒,憂慮著即將到來的春節。

  日前,市嚴厲打擊違法用地違法建設專項行動指揮部辦公室表示,從這個案件開始,本市將出臺多重“組合拳”,對四合院、別墅區和普通住宅區私挖地下違建的實施主體佈下天羅地網,使其不能逃脫法律的制裁,並付出慘重的代價。

  “你要是再挖,我就從這跳下去”

  昨天,德內大街塌陷的地方已經恢復通車。但是,付成的心卻還堵著。

  晚上7點的時候,坍塌地附近的一家小麵館裏,他一邊喝著酒,一邊和朋友老高聊著。這位60歲左右的男人,不時用手抹去眼角上的淚。

  付成沒有想到24日自己出去遛個彎兒,回來的時候家就塌了。他一打聽才知道當天早晨路邊塌陷的大坑在中午的時候把自己住的院子也給帶倒了。

  當天住在附近的高先生聽説這事後,急忙打電話給付成問問情況,但是卻沒人接電話。後來聽人説這事沒人受傷,高先生才放下心來。“當時心煩,遇著這事能不鬧心嘛。”付成解釋道,當天自己的情緒很不好,很心煩。

  付成患病多年,自己一個人住著,靠政府每月600塊錢補助過日子。家裏屋子塌了後,這幾天付成都住在四環邊的小旅社裏,一個床舖50塊錢一天。眼看著就要過年了,可是付成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夠解決自己的煩心事,回到家裏。

  其實對於93號院違規挖地下室這事,付成和周邊的居民沒少操心。甚至當時站人家挖的深坑旁邊説,“你要是再挖,我就從這跳下去。”但也還是沒用,就這麼斷斷續續,93號院的地下結構到出事時已經挖到了十幾米深。

  現在,付成表示他也只能等著政府怎麼幫忙解決這事了。高先生説,“老哥還不知道得在小旅店住多久,這就叫無家可歸。”

  關閉的93號院大門 偷摸進行的施工

  其實,事故發生後,什剎海街道辦事處也給他們每人每天發放了民政救濟,但是讓付成不滿的是,到現在塌陷事故後續結果還沒有個説法,而那93號院的主人到現在也沒有出現,更不用説給周圍居民一個交代了。

  “聽説是江蘇哪的一個人大代表,可我們誰也見不著啊,只能等著街道幫忙解決。”付成無奈地説道。

  對於這個院子主人,不僅付成想見到,就是北京市的相關政府部門也在尋找著。

  1月26日,市嚴厲打擊違法用地違法建設指揮部辦公室召開會議,對此次坍塌事故進行討論。西城區相關負責人在彙報情況時表示,德內大街93號院為私房院落,東鄰德內大街,北鄰北側居民院落,佔地面積約為190平方米。報告內容顯示,2010年4月,江蘇省人士李某購買了5間西房的産權。

  在這個會議上,相關部門提到了,在去年7月街道辦事處和城管便接到了居民電話,反映李某正在偷著下挖地下室。相關部門經辦人立刻到現場查看,拍攝了照片,並約談了業主。當時,産權人承認存在私挖地下室,並表示會根據要求改正。

  但此後,93號院的大門就關上了,開始投訴過的鄰居不再信訪,李某也沒有再露過面。“如果不是這次塌陷,根本無法發現當時已經封閉的入口下,居然被悄悄挖了18米。”相關負責人説。

  坍塌事故發生後,市嚴厲打擊違法用地違法建設專項行動指揮部辦公室在接受北京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93號院業主在沒有地下室規劃、審批和施工手續的情況下,私挖深度接近18米的5層地下室,導致緊鄰德勝門內大街這一段出現塌陷。

  市住建委科學技術委員會岩土工程專業委員會專家、北京建材地質工程公司副總工程師何世鳴此前也向媒體表示,塌陷發生之後,他給工人們開出寫滿一張A4紙的材料名稱,但這些施工者沒能交得出任何一項。由於這次坍塌的施工地點,沒有設計圖、施工圖和監理方,連施工隊都沒有資質,最終導致了事故的發生。

  在93號院現場被控制的外來務工人員則稱,他們接手時現場已打了深度大約為10米的混凝土樁。他們也不清楚前期工程是誰幹的。

  被黨報記者稱為“有錢+任性”的徐州人大代表

  1月27日的《北京日報》在《四合院裏私挖18米深地下室致塌陷》一文中是這樣寫的:“……經過與産權登記等多個部門核對,此業主為江蘇一集團企業董事長。百度顯示,該企業固定資産約20億元人民幣。”

  而在同一天,隸屬《北京日報》的一認證微信公眾賬號發文《這位人大代表,你賠我們的德內大街!》,曝光了這位集團企業董事長的身份。文章透露,德勝門內大街93號民宅的房主是徐州市人大代表李寶俊。該文提到,“2006年,德內大街拓寬改造時,拆除了93號院的南房和北房,保留了5間西房,當時5間西房分屬5個産權人所有。5間西房中南北兩間耳房在25片歷史文化保護規劃中為二類保護類房屋。2010年4月,這座民宅現在的産權人李寶俊,把5間西房的産權買了下來,然後,直接就有錢+任性地給拆了。”

  而北青報記者也了解到,93號院的房主確為徐州人大代表李寶俊。根據公開資料顯示,李寶俊係徐州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海熒集團董事長。記者發現,海熒集團旗下擁有眾多子公司,而且在徐州市人大網站上,顯示李寶俊為市級人大代表,屬市人大代表泉山代表團,聯繫地址為徐州汽配城。隨後,記者致電徐州汽配城,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李寶俊目前在外地出差,並不在徐州,他們也無法聯繫。“我這裡也沒有李總的手機號,真的是聯繫不上他。”工作人員對記者説。隨後,記者多次撥通海熒集團相關領導的電話,但電話都處於無人接聽狀態。

  據公開資料顯示,李寶俊1975至1980年期間,曾在徐州市王莊煤礦行政科工作,1980年調任江都外貿局,七年之後的1987年,他又成為徐州滬新皮塑工藝廠的經營廠長。1990年到1995年期間,李寶俊在徐州盛達彩印廠任廠長,自1995年後,他便出任徐州海熒集團董事長。

  根據江蘇省工商局公開的企業資訊查詢,在徐州本地有8家企業的法定代表每人平均顯示為“李寶俊”。這些資訊的更新時間為2015年1月11日,根據這些資訊顯示,早在1984年,李寶俊便成立了徐州海熒混凝土有限公司,註冊資金為2100萬元,企業類型為有限公司(自然人控股)。1995年,企業類型為集體所有制、註冊資金1500萬元的徐州海熒汽車貿易中心成立,法定代表人顯示為李寶俊。此後,從1996年到2012年,李寶俊又註冊成立了包括廣告資訊傳播、汽車配件、汽車銷售方面的其他幾家公司。記者發現,以李寶俊為法人代表的公司中,多半都使用“海熒”二字或與汽車行業相關。

  本市將向徐州通報李寶俊的違法行為

  北京將出臺多重“組合拳”,從這個案件開始,對四合院、別墅區和普通住宅區私挖地下違建的實施主體佈下天羅地網,使其不能逃脫法律的制裁,並付出慘重的代價。同時,和其他存在違建的房産一樣,市住建委將立刻凍結此處院落的産權交易。

  “市規劃委已經明確,如果發現業主超出規劃許可證批准的內容建設地下室,規劃部門將認為業主是屬於以欺騙的方式取得規劃許可,會立即按照《行政許可法》的規定撤銷所發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這意味著該處建設工程會被認定為新生違法建設。”市嚴厲打擊違法用地違法建設專項行動指揮部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説。

  如果被認定為新生違法建設,建築物就會在一週內被“清零”,這一招專治想在各行政部門管理結合部上鑽空子的違建業主。

  因為私自建設地下室是嚴重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如果違建業主逾期不履行,且經催告仍不履行改正義務,行政機關將代履行,用水泥回填地下室。而由此産生的材料費、人工費、技術評估費等各種費用都將由違建業主承擔。

  規劃部門撤銷許可證後,一方面要在媒體上發佈公告,公佈有關違法事實和處理意見,另一方面要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向公安機關移送有關案件線索。對於原本就沒有規劃許可證擅自建設的地下室,各區縣專項行動牽頭單位將直接啟動代履行程式,並同時向公安部門移送涉案線索。

  據悉,市有關部門近日將以公函形式向江蘇省徐州市有關部門通報該業主的違法行為。

  名詞解釋

  舊城歷史文化保護區二類保護類房屋

  5間西房中南北兩間耳房在25片歷史文化保護規劃中為二類保護類房屋。

  北京市規劃委員會自2000年7月起編制了《北京舊城25片歷史文化保護區保護規劃》。根據該規劃文件,北京舊城25片歷史文化保護區中有14片分佈在舊皇城區內,另有7片分佈在舊皇城外的內城,還有4片分佈在外城。文件中規定,什剎海地區是融水面風光、王府、寺廟與民俗文化于一體的地區,屬於7片分佈在舊皇城外的內城之一。北京舊城25片歷史文化保護區保護規劃針對重點保護區和建設控制區分別制定了不同的保護原則。第二類建設控制區的整治與控制原則中,還明確説明“什剎海、大柵欄、鮮魚口地區的建設控制區應參照重點保護區的原則”。

  調查

  違建毀了四合院 害了周圍居民

  德勝門內大街兩旁,坐落著許多有老北京傳統特色的建築。然而,最近德勝門93號院的坍塌打破了原本的寧靜。經過走訪93號院附近的居民,記者了解到,這種違章建築在這一帶都很普遍。

  老住戶蘇寶妹反映,像德勝門內93號院這樣私自挖地下室的也不少,都嚴重影響到了周圍住戶的安全和正常生活,她自己就是違章建築的受害者。蘇寶妹是德內大街附近的住戶,從2006年開始,她就受到周邊違法建築的侵害,一直到現在。

  付雲(化名)也是違章建築的受害者。2013年4月,隔壁的住戶想要在自家挖地下室用來當倉庫使用。令付雲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所謂的地下室越挖越深,在挖到地下4米深的時候,付雲家的東山墻開始掉土,産生了三個巨大的裂縫。

  住在後海附近的茹淑美説,因為隔壁住戶違建,不光佔用公共用地,還把自家的房檐給砍掉往上蓋樓。她描述,隔壁住戶的建築破壞了原有四合院的建築構造,由原來的四方形改造成了刀把形,並且佔用了兩個四合院之間的空地,大大影響到兩個四合院的通風情況,還導致自家房屋成為危房。現在她已經無法正常居住自己的房子,而是搬到別處去租房住。

  市住建委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曾表示,私挖地下室的行為人為了躲避檢查和衛星檢測,一般都是先建好地上,再開始建設地下,而且在建設過程中會對現場進行封閉,還要設法和周圍的鄰居溝通接洽好。一般他們都會先蓋好地上一樓的地板,其實也就是地下室天花板的混凝土澆築,然後再通過向下挖掘的方式開挖地下室。

  “在低密度住宅區、四合院內私挖地下室已經不是個別現象,在樓房小區內私挖地下室的情況也時有出現,嚴重威脅了公共安全。”市嚴厲打擊違法用地違法建設專項行動指揮部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説,必須採取嚴厲手段,立即制止私挖地下室行為的蔓延,因此對違法當事人的懲戒力度也將為“史上空前”。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