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27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表態 尚無舉措處罰專車軟體服務商

  • 發佈時間:2015-01-08 08:20:18  來源:京華時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前天,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在首都機場T3航廈前共查到3輛“專車”,全部為從事非法運營的私家車。一時,專車服務合法性的問題再次引起討論。專車到底合法與否?執法隊員處罰了打著專車旗號進行非法運營的私家車主,為何不對組織非法運營的專車軟體服務商進行處罰?同時,深受乘客青睞的專車服務為何被置於“兩難”漩渦,爭議的焦點在哪?

  □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表態

  對召車軟體平臺無罰款權

  前天,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在首都機場查扣私家車變身的專車時表示,目前,按照規定,私家車主最高處2萬元以內的罰款。但對於為私家車從事非法運營提供資訊的軟體服務商又該如何處理呢?

  昨天,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新聞發言人梁建偉告訴京華時報記者,執法總隊有權處罰私家車主,根據現行法律,執法總隊可以約談滴滴專車、易到用車的經營商,勸其整改,但無法對其組織非法運營的行為進行處罰。上海通過立法已經實現監管有依據,但目

  前北京相關的法律尚在推動。

  另外,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可以對軟體運營商的行為進行案件移交,此前,網路監管部門、工商、稅務、運輸局等多個部門曾開碰頭會,如何移交,移交給誰,尚沒有結果。

  去年8月,《上海市查處車輛非法客運辦法》出臺,要求召車資訊服務商必須向交通行政管理部門提供駕駛員和車輛的資訊,對於經認定不具備營運資格的,服務商不得提供召車資訊服務。對於違反上述規定要求的,管理部門將對服務商處以3萬-10萬元的罰款。

  並非所有專車服務都非法

  此前,開展專車服務的經營商多次提到,軟體平臺僅僅提供資訊服務,而從事出租運營服務的所有車輛來自正規租賃公司,司機則從勞務公司派遣,軟體平臺只起發送資訊的作用。“我們的運營模式沒有問題,不然政府也不可能讓我們存在這麼久。”滴滴專車相關負責人説。

  梁建偉認為,從目前看,執法總隊查的所有專

  車全部為私家車,而且從一年來的調查看,這些車的司機絕大多數應該是私家車主,對於這種打著專車服務的幌子開展非法運營的形式,執法總隊要堅決打擊。

  另外,對於召車軟體平臺的車輛來自正規租賃公司、司機來自勞務派遣的説法,“如果是這種運營模式,我並沒説它違法”,梁建偉説。

  指滴滴等軟體商推卸責任

  滴滴專車相關負責人接受京華時報採訪時表示,目前,滴滴專車的模式是軟體服務商與正規汽車租賃公司、勞務公司簽訂合同,服務商僅提供資訊服務,不從事出租運營。對於多次被查扣的專車其實為私家車,該負責人説,滴滴專車與汽車租賃公司簽訂合同,如果租賃公司自己採用私家車主滴滴是不好干預的,只能説加強監管和審查。去年8月,易到用車相關負責人也曾向京華時報記者給予類似的回復,即加強審查和管理。但半年多已過,易到用車仍屢屢被查到採用私家車非法運營。

  昨天,梁建偉表示,自去年至今,北京查扣的滴滴專車、易到用車等所有軟體服務商提供的專車全部為私家車。車輛被查扣後,也有司機稱自己和租賃公司簽訂合同,但至今無一名司機曾提交過類似合同。

  “司機只説所有招募、培訓的過程都是在滴滴、易到完成,有無租賃公司的存在很難説得清。”梁建偉告訴京華時報記者,根據《汽車租賃管理辦法》的規定,所有租賃車輛必須挂在經營者名下,無論是私家車還是租賃公司的車,滴滴在登記車輛行駛執照的資訊時一眼就能看出。也就是説,滴滴把私家車非法運營的責任往租賃公司身上推是推卸責任。

  □調查

  2015年元旦剛過,瀋陽的計程車司機就開始抗議專車的興起及“黑車”挂靠約租車平臺漂白的問題;1月6日,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執法人員在首都機場T3航廈前突擊查到3輛“專車”,全部為從事非法運營的私家車。約租車領域車源不足、監管規範滯後使得私家車大量涌入。

  平臺瘋狂搶客挖人搶車

  2014年12月中旬,百度宣佈戰略入股國際打車軟體Uber,宣告專車業務BAT(百度、阿裏、騰訊)“三國殺”的局面定型,2014年8月百度曾以約3億美元入股易到用車。而在打車軟體形成寡頭局面後,阿裏係快的打車推出了一號專車業務,騰訊係的滴滴打車也推出了滴滴專車業務。與此同時,自有租賃公司資源的AA租車和神州專車在專車領域也自成一派。

  各路玩家聚首約租車市場,一時間,用紅包、返現、代金券進行搶客大戰;以到計程車公司

  挖人、到分類資訊網站發帖、發放現金獎勵為手段進行搶司機大戰;以拉攏租賃公司、盤活企業自有車源為手段進行搶車大戰。約租車平臺不約而同表示,訂單供不應求是目前這個市場發展最大的瓶頸,因此車源的爭奪是各家爭奪的關鍵。

  公務車司機兼職幹專車

  不過據記者了解,汽車租賃公司車輛的營運牌照實在有限,購置車輛前還要向相關部門申請指標。以北京為例,目前北京有約1000家租賃公司,大概只有2萬張牌照,而今年只發了4000多張牌照。牌照資源緊缺難以滿足約租車平臺擴張的要求,記者調查發現,這種情況下,一些約租車平臺暗中吸收了私家車車輛。

  記者日前在朋友圈中看到了自稱是北京專車招聘專員盧先生發的招募車輛和全職司機加盟的資訊,招募帖中的幾個平臺均為目前廣告打得火熱的約租車平臺。

  以某知名約租車平臺為例,其招募要求是:駕齡三年以上,年齡55歲以下,北京牌照,裸車12萬以上(轎車、商務、SUV均可)車齡5年以內,符合條件者需要培訓才能上崗。盧先生稱,符合條件的私家車主可將車挂靠到一家租賃公司,自己可開車接單載客,不過牌照不能變成客運牌照,不需要交份子錢,每月工資結構為“基本工資+接單提成+平臺獎勵”。

  在體驗多輛專車的過程中,有司機承認,是用自家車在業餘時間兼職接單,平臺的培訓內容之一就包括如果被乘客或交通樞紐附近的便衣警察問到時該如何規避。

  程師傅曾是首汽國賓隊商務車型的司機,他加入滴滴專車兩個月,每月收入均在1萬元以上。程師傅告訴記者,“我幹出租時間長了,知道執法總隊的人怎麼查‘黑車’,所以罰款的事兒也比別人少。”。

  據程師傅介紹,同行中有不少大膽的年輕人本來是公務車司機或給老闆開車,現在也兼職幹專車。昨天,記者從北京執法總隊獲悉,此前,他們確實查到有司機開公務車提供專車服務。

  不少專車司機表示,私家車搖身變“專車”,一輛20萬元左右的舒適性私家車月收入可達一萬多元。若是40萬元以上的奧迪、寶馬等高檔車,月收入兩三萬也不稀奇。

  司機聯合設基金防被查

  記者多方調查發現,所有從事專車服務的私家車主均知道自己從事的為非法出租運營,躲避執法總隊的查扣是首先要學會的本事,一旦被抓罰款兩萬元,一個月的收入就全部打了水漂。

  為降低司機被抓的風險,易到用車甚至會提前給司機打招呼。昨天,北京執法總隊工作人員説,在查看被扣車輛司機的手機時,他們曾發現易到用車給司機群發的短信,“就是説年底機場、火車站嚴查黑車,司機能不去就不去,諸如此類的話。”

  司機單師傅告訴記者,在幾個月前,他們曾和幾十個同行聯手,成立類似基金會的組織,每人交300元入夥,一旦有人被查,個人承擔一部分罰款,其餘由基金會交錢。

  “現在新組織又複雜了,但個人付的比例更少了。”單師傅説,該組織由勞務公司牽頭,成立基金會後,一旦發生司機被查扣問題,勞務公司派人與執法總隊交涉,個人負擔10%,租賃公司負擔10%,剩餘的從基金內扣除,基金不夠後,成員繼續交錢。

  北京交通執法總隊相關負責人表示,在私車查扣中,部分多次因非法運營被查扣,而且其車牌號都有備案,如果有車連續違規肯定要被重罰。

  □爭議

  關鍵詞

  安全問題

  為不少乘客喜聞樂見的約租車服務,之所以被置於“兩難”漩渦之中,爭議的焦點在於:私家車載客服務的局面如何破題,以及如何權衡專車與計程車市場的利益。持反方態度的人士認為大量私家車涌入會造成監管難題,對乘客來説存在安全隱患。與此同時,正視市場需求和鼓勵創新的呼聲也不絕於耳。

  反方

  監管困難存在安全隱患

  交通運輸部最新頒布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規定》已于2015年1月1日正式施行。根據規定,約租車必須具備兩個條件:一是司機必須取得從業資格證,允許其從事客運服務;二是車輛必須取得運輸許可證,允許其從事營運活動。約租車平臺與正規租賃公司合作不存在政策和法律風險,這已成為市場共識。而在目前,一些私家車涌入約租車領域變身專車。

  對此,全國中小汽車租賃聯盟執行理事長、租賃行業協會副會長范永耀認為,這存在兩個問題,首先,根據目前的法律規定,個人車輛與租賃營運車輛不同,比如營運載客汽車有強制報廢年限;其次,大量私家車涌入約租車領域會造成監管難題。

  某不願具名的大型租車公司高層告訴記者,即使是崇尚整合私家車資源的Uber也遭遇了政策風險,現在法國、德國、西班牙、南韓、印度,甚至美國的一些州也禁止Uber的私家車營運。前段時間印度發生的Uber司機性侵事件給行業敲響了警鐘,雖然GPS技術、實名認證技術很先進,但行業仍經不起一次兩次這類事件的衝擊。目前預約平臺為了快速擴張,委託各類仲介公司招人招車,私家車主的準入標準參差不齊,一些招聘公司甚至不進行違法犯罪記錄審核,這裡面存在安全隱患。

  正方

  堵不如疏應允許備案進入

  對於中國約租車行業現狀,中投顧問高級研究員李宇恒建議,監管部門應以開放的心態和良性引導的方式來對待:“隨著網際網路與出租行業的不斷融合,産生了網際網路專車業務,雖然私家車沒有營運資格,但是在網際網路專車平臺的管理、運營下,能夠激活大量閒置資源,能為人們出行帶來方便,是今後出租行業的重要方向。”

  專車司機王師傅坦言,即便是私家車變身專車進行載客,也跟以前的“黑車”截然不同,“黑車”是那些沒有在交通運輸管理部門辦理任何相關手續,同時漫天叫價、安全性極低的車輛,但是約租車平臺的專車有實名登記,在車型準入、計費方式、司機考核等方面都已經有了一套標準。“打擊‘黑車’的行動已經開展了多年,但是依然沒有杜絕,説明群眾需求存在,疏導或許是比打擊更好的治理方式。”王師傅説,“能夠通過手機叫來服務好、可追蹤的專車,人民群眾自然把‘黑車’摒棄掉。現在的問題是計程車、專車都不夠多,一些城市死角還沒有很好地覆蓋到,所以‘黑車’才有生存的空間。”

  易到用車CEO周航一直崇尚社會車輛共用的理念,在他看來,把出行的人和有車的人通過合理的方式連接起來是社會發展的趨勢。易到用車建議,政府應建立約租車市場規範,整合閒置運營資源,未來在政策監管和交管規範下,可以嘗試開放社會車輛資源,讓社會車輛通過交管備案、考核等審核機制,加入到約租車體系服務中。

  對於安全問題,滴滴專車介紹,在服務過程中出現事故,如果是車輛責任,由租賃車公司及車輛保險來賠付;如果是駕駛員責任,則由勞務公司來賠付。此外,如果超出賠付範圍和金額,由平臺自有的“基金池”來賠付。該“基金池”委託中國人壽設立管理,前期滴滴專車平臺投入100萬元保底資金,每次訂單服務後再從服務費中投入1元,如服務過程中産生車險、人險理賠範圍之外的賠付,將由中國人壽進行評估並從“基金池”進行賠付。

  而一號專車稱,平臺給乘客提供的保障包括100萬元第三方責任險和20萬的坐乘險,確保車輛在運作過程中如果發生事故和剮蹭,對外部的車輛和行人的損失及乘客進行相關理賠;此外,每輛車還購買了50萬的交通意外險。

  關鍵詞

  2

  對計程車影響

  雖然約租車服務在發達國家已經非常成熟,但在中國還是新生事物,專車業務對計程車市場的衝擊牽動著計程車司機和監管層的神經,計程車司機對專車的不滿也不時見諸報端。

  反方

  破壞計程車市場秩序

  昨天,記者從北京多個計程車公司處了解到,近一個月,滴滴專車、易到用車以及一號專車的補貼幅度很大,導致專車與計程車的收費差距變小,很多乘客選擇了專車。“最近尤其明顯,早晚高峰時段在大街上掃活兒,就發現不少計程車是空車。”北汽計程車公司董師傅説,最近很多司機提前收車,就是因為活跟以前相比少了。“他們就是‘黑車’,萬一齣事,我們背後還有公司保障,怎麼也不能讓‘黑車’大行其道呀!”董師傅説。

  某大型計程車公司負責人

  表示,由於客流量下降,司機圈內産生了一些不良的情緒。北京市交通運輸局出租處負責人表示,目前,專車軟體服務商大肆招攬私家車主從事非法運營,擾亂了正常出租運營的市場秩序,“我們是受害者,但是對違法者卻沒有約束的辦法。”

  隨著約租車領域競爭愈發激烈,原本定位於中高端的專車業務以各種補貼形式吸引用戶嘗試體驗,這使得約租車平臺與計程車司機之間的關係越發緊張。中投顧問高級研究員李宇恒認為,現階段專車業務對計程車行業有一定衝擊。專車業務與計程車業務的重合部分較多,雖然專車業務的初衷是為了滿足乘客的個性化需求,但事實上搶佔了計程車較多市場份額。“這主要是由於當前專車業務的價格與計程車價格還未出現較大差距,而且專車的服務較好,受到市場青睞。”

  “專車價格一定要和計程車價格有明顯區分,不然不就亂了嗎?”45歲的計程車司機蔣師傅對專車意見很大。他説,計程車司機最看不慣的是原來的“黑車”得以漂白,這樣老實巴交的計程車司機豈不是吃了大虧?

  正方

  對計程車市場是積極補充

  “在美國,1000人擁有800輛車,而中國1000人擁有180輛車。”快的打車首席戰略官、一號專車總經理李祖閩説,目前,全國每天有3000萬計程車訂單需求,但是只有60%被滿足,專車全國日訂單量不過幾十萬單,不僅衝擊不到計程車市場,甚至是對計程車市場的積極補充。

  為了區別專車和計程車的客群,約租車平臺號稱通過大數據進行評估。以一號專車為例,由於兄弟公司有快的打車服務的城市數(包括香港在內)已經超過了300個,基於後臺的數據,可以清晰地發現哪些城市需要差異化的出行服務。首先,因為計程車的供給在過去十幾年受到比較嚴格的控制;其次,中國計程車打車費和外國相比算是比較便宜的,這樣就客觀地造成了供不應求的局面,而這兩個矛盾更突出的地方很容易出現差異化的需求。

  滴滴專車方面也表示,滴滴專車是滴滴打車的有益補充,是為了解決目前滴滴打車平臺上每天近200萬出行需求得不到滿足的困境,同時為差異化出行需求提供便利。資料顯示,自北京發出《關於1994年控制出租汽車總量增加的通知》至今,北京計程車的數量始終控制在6萬輛左右,但是北京常住人口數已經從上世紀90年代的1000多萬增加到了現在的2000多萬。

  “傳統的計程車服務和管理體制是該變一變了。”專車司機梁師傅説,上下班高峰期時,他經常看到計程車司機在路邊抽煙、聊天,就是不拉活,這也激發了高峰期時段專車的需求量,計程車行業對此應該反思為什麼自己不改變。梁師傅表示,計程車司機不願拉活,背後的原因是管理體制問題,收入和付出不平衡的情況下,肯定會選做甩手掌櫃。

  東南大學交通法治與發展研究中心執行副主任顧大松表示,專車服務是實名的,通過線上支付,可以追蹤、評價,與淘寶類似,商家為了得到好評會

  不斷改善服務,專車司機服務好不僅可以得到平臺真金白銀的現金獎勵,在搶單過程中也會得到系統優先推送。這樣的良性機制會使專車服務越來越好,同時也會倒逼傳統計程車行業改善服務。

  >>小貼士

  辨別私家專車可以查看兩證

  交通運輸部最新頒布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規定》已從2015年1月1日正式施行。根據規定,約租車必須具備兩個條件:一是司機必須取得從業資格證,允許其從事客運服務;二是車輛必須取得運輸許可證,允許其從事營運活動。

  乘客如何辨別專車是否是私家車?按照上述規定,約租車雖無外觀區別,但內有證件可供查看,其車內應在顯著位置擺放《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道路運輸證》等,乘客有權查看,在無證可查情況下可拒絕搭乘。

  各地對私家車變身專車規定及查處情況

  2014年8月

  北京市交通委下發通知,嚴禁私家車用於汽車租賃企業經營,並且禁止汽車租賃公司配備代駕司機。

  10底

  瀋陽市交通局指出,在未取得出租汽車經營許可的情況下,以提供專車或商務租車服務為名的營運作為,屬非法營運。

  11月

  南京分別查到兩輛涉嫌非法運營的滴滴專車,並開出了首張“專車罰單”;一號專車也被開具一張非法運營的萬元罰單,理由是該車輛無租賃備案、無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

  12月17日

  重慶對位於南岸區南坪東路的Uber培訓現場進行了突擊檢查,稱Uber有部分材料內容誘導參訓私家車主如何應對執法人員檢查和逃避法律責任。

  12月24日

  淄博叫停滴滴專車中的私家車,並稱私家車、社會車輛等非正規計程車輛,通過打車軟體從事出租客運均屬非法行為,最高可處3萬元罰款。

  12月25日

  上海通報已查扣12輛滴滴專車,其中5輛車駕駛員各被行政罰款1萬元。

  2015年1月6日

  北京交通執法隊員在首都機場T3航廈前共查到3輛“專車”,全部為從事非法運營的私家車。

  1月7日

  青島查處一輛去酒店接客人的滴滴專車,執法人員當場檢查了該車輛駕駛員的手機軟體,確認為“黑車”,執法人員表示將對其處以至少3萬元的罰款。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