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19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美麗中國:高手出招

  • 發佈時間:2014-12-19 01:31:12  來源:國家林業局網站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幾天前,派出所接到報案:20時20分,居民劉剛與幾個本地人發生鬥毆後被路人勸開,20時50分在回家路上被一男子用刀劃傷肩部,後經搶救脫離危險。派出所對當晚參與毆鬥的人員進行訊問,同時開展調查。有路人提供線索:21時許曾見張春江神色慌張地跑過。

  張春江,42歲,曾因打架鬥毆多次被警方打擊處理,他參與了當晚的毆鬥,其他幾人事後去向都有人證明,惟他一小時後才回到家中,有重大作案嫌疑,我們依法將他刑拘。

  可是3天過去了,張春江一直沉默不語。

  第4天,又一次召開案情分析會。面對這個與公安機關打過多次交道的“老油條”,大家也沒有太好的辦法。還有4天了,如果張春江仍拒不開口,就只能放人,那樣我們就會處於被動境地。會議最後,王所長説:“就請‘高手’幫幫忙吧。”

  兩小時後,“高手”被請到了看守所。“高手”就是刑警大隊資深偵查員老辛。

  審訊室內,老辛直視著張春江一言不發,張春江用眼睛冷冷地瞄著老辛。老辛給張春江扔過一支煙,點燃,又是一言不發。沉默了半個小時後,老辛對我們説:“把他送回去吧。”之後他拿起案卷,起身走了。

  第5天下午,老辛找我一起來到了張春江家裏。張家生活困難,妻子王鳳沒有工作且患病多年,孩子正上中學,家中就靠張春江每月1000元的工資生活。我們和王鳳談了很多。

  第6天下午,我陪著老辛又來到張春江家。一到他家,我和老辛就把房前屋後都收拾了一遍,挑水、劈柴。幹完活,我們與王鳳又聊起張春江的事。王鳳説:“老張其實人不壞,就是太衝動,你説他這一甩手進去了,我們以後怎麼辦啊?”臨走前,老辛又單獨與王鳳聊了幾句。

  第7天下午,王所長、我和老辛再次來到看守所。按照老辛的意思,我們準備了兩把椅子,一把擺在審訊桌對面,一把放在角落裏。幾天不見,張春江顯得更為憔悴,眼神已由冷漠變得有一絲惶恐,而老辛的眼裏卻滿是自信和威嚴。今天是最後一天,大家都很緊張。老辛一招手,讓張春江坐下,張春江看了看,選擇坐在角落裏。

  老辛直視著張春江平靜地説:“老張啊,別想那些了,好漢做事好漢當。你妻子和孩子肯定不希望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你説對嗎?”

  張春江低下頭,嘟囔一句:“不是我做的。”

  老辛嘆了一口氣,轉身對王所長耳語一番,王所長離開了審訊室。

  半小時後,王鳳帶著孩子意外地來到了審訊室,老辛和王所長離開,審訊室內留下我和張春江一家三口。孩子跪在父親面前痛哭,王鳳在一旁啜泣,張春江也流淚了。王鳳説:“那個老同志昨晚到咱們家中,他和我講了一個簡單的道理:如果有人打了我一巴掌,他應當擔起打我這一巴掌的責任,這就是公平和正義。你想想,如果是你被人打傷,正在醫院治療,而打傷你的人還逍遙法外,我們會怎麼想呢?你放心,家裏有我呢!”聽完,張春江低下了頭。

  王鳳和孩子離開後,老辛對張春江説:“你把當晚的情況原原本本講出來,就解脫了,何苦這樣自己背著包袱。我保證,只要你主動交代問題,一定會給你一個公正的處理。”説完這話,老辛走到張春江身邊與他耳語了幾句,張春江大驚,連説:“你知道了!我全交代。”

  老辛走後,張春江不但交代了傷害劉剛的事實,還檢舉了幾名當地青年盜竊之事,經查全部屬實。張春江為自己爭取到了從寬處理。

  按照張春江的交代,我們在他家後院的馬鈴薯地裏挖出了他用以傷害劉剛的那把刀。我想起來了,那天老辛和我幫張家收拾馬鈴薯地時,他曾在這個位置上站了好久,臉上流露出一種奇怪的表情。

  (內蒙古大興安嶺森林公安局政治部李宏)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