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5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想當司機的白領多了 約租車司機成了好工作

  • 發佈時間:2014-12-10 07:49:53  來源:北京晨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約租車司機成了“錢多自由還不累”的好工作

  網際網路公司高舉著大旗揮舞著金錢砸向司機這個最為傳統、古老的行業。短短半年時間,這個曾經被冠以“老黃牛”的職業一下子變成了“香餑餑”。每天跟我們打交道的司機們,關注的話題也從國家大事、家長裏短變成了BAT格局、移動互聯新趨勢。網際網路公司們的棋局下了一整年,上半年砸錢教育全國人民使用打車軟體,下半年強勢佔領約租車市場。約租車司機,也因此成為了“錢多自由還不累”的好工作。

  可是在對外宣傳上,承認汽車來自民間家庭的公司並不多。他們高喊著口號,聲稱要把中高端商務約租車市場做強做大。為此,租車大戰中“白菜價”頻出,去機場乘坐高端商務車有時比打車還便宜。在國外需要3至4年才培養出來的市場,就這樣走進中國尋常百姓家。身體力行的消費者用最短的時間接受了這項在內地多年不溫不火的服務,而約租車司機這一職業也再度躋身行業新貴。如今想當約租車司機,並沒那麼容易。除了車開的好,還得下手早,必要時還得有門路。那些“有遠見”的小白領們早早辭掉了工作,專職幹起了司機,高興時就出來,不高興時就在家歇著,真正實現了“我的汽車我做主。”

  然而,懸在商務約租車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威脅還在,方興未艾的商務約租車市場必須通過政策的考驗,才能長久健康地發展。政策的合規、與計程車利益的平衡、租車公司車輛的服務管理水準、完善的駕駛員準入及培訓體系,方方面面的問題尚待厘清,但這個有錢任性的行業卻仍在野蠻生長。

  租車大戰中的司機生態

  案例1

  侯哥:

  “沒想到當個司機那麼難”

  “易到用車不理我,滴滴專車説2個工作日給回復,至尊租車讓我填完表等消息,只有Uber一家通知我,還必須得有蘋果手機,當個司機怎麼那麼難。”今年30歲的侯哥無奈地對北京晨報記者表示。

  侯哥家住西四環,工作時間比較自由,單位離家只有2公里,平時走路上班。家中的福特蒙迪歐4年只開了3萬公里,長期擱置於地庫中。今年下半年,約租車這個詞頻繁被媒體提起,侯哥也動了心思。“如今市場上的約租車有兩種模式,一號專車和AA租車等公司採用的是第一種,車是租賃公司的,招聘全職司機。易到用車、滴滴專車等採用的是挂靠模式,連人帶車挂靠在平臺上,有活兒就接,時間自由。”説起約租車市場的格局,侯哥如數家珍,他看上的,正是這種挂靠模式。

  可電話打了無數個,得到的回復卻很有限。“易到用車直到現在都沒答覆我。後來才知道,由於現在交管局開始治理挂靠模式,易到這邊很謹慎,很少招聘新司機了。就算加入了,也要培訓,找租賃公司挂靠才能上崗。但新司機由於積分低排名靠後也不容易接到單。滴滴專車要求我連人帶車挂靠在一個租車公司下面,要簽勞動合同,目前還在等回復。Uber雖然通知我參加培訓,但除了攜帶行駛證、駕照和保單,還得交iphone 4S手機押金1000元。”

  最終,侯哥還是沒有選擇Uber。侯哥透露,目前Uber的定價並不高,如果每天接3至4單,每個月能掙3000元至4000元。

  “沒想到當個司機那麼難。”侯哥透露,他決定一顆紅心,兩手準備。現在短租車挺火,連人帶車一整天收費880,不少租車平臺也都開通了這項服務。“我決定再往有這些服務的租車公司試試,週末接個活去趟郊區,掙點外快,也不錯。”

  案例2

  余濤:

  “希望把這份工作幹到最後”

  今年7月份加入一號專車的,以前是一名專職商務車司機,車型是奧迪A6。談起現在這份工作,余濤師傅感到十分知足。“我覺得挺好,特別適合我。”余師傅對北京晨報記者表示,自己之前給老闆開車,上班有點下班沒點。現在時間由自己控制,能多抽出些時間陪家人,收入也比以前高了不少。“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把這份工作幹到最後。”

  與易到用車等採用挂靠模式的租車平臺不同,一號專車的車輛屬於租賃公司,從社會招聘專職司機,分配車輛。司機的收入模式為基本工資+提成。“一般底薪為1800元左右,剩下部分就看接單量和接單率了,多勞多得。幹得好的時候每個月能拿1萬多塊錢。”

  與這份收入相對應的,是相比計程車司機和專職司機輕鬆的工作強度。一般來説,早晨的訂單大多是去往機場或路途較遠沒有公交地鐵的線路,大部分顧客都會提前預約,余師傅從中挑選線路合適的訂單,早早出門。中午用車的人少,他就回家吃飯休息,下午、晚上再出門。一般每天能接5至6單,生意特別好時能超過10單。

  讓余師傅感觸頗深的,是一號專車提供的培訓服務。“我們加入車隊後,公司先給我們上了一星期課,進行駕駛培訓、禮儀培訓。好些人以前沒幹過專職司機,對一些細節理解不到,例如開車門要幫助客人護頭、主動幫客人拿行李,説話的語速、行車路線,這些細節其實挺磨司機的性子,也是客人最看重的地方,直接影響評價。”余師傅告訴北京晨報記者,有一次他拉一位香港女士從國貿三期到機場,約定時間到達後這位客人卻説機票改簽了,需要馬上趕到機場。余師傅按照系統提示的路線從京通快速上五環,再到機場高速,準時把客人送到了機場,得到了乘客的認可。

  案例3

  劉子亦:

  “只要不懈怠,不愁沒錢掙”

  今年5月5日加入AA租車的劉子亦師傅以前是一名物業電工,每月收入為4000元左右。為了貼補家用,他在業餘時間幹代駕。通過代駕公司,劉師傅得知AA租車要招司機,考核成功後加入AA。幾週前,劉師傅收車整理衛生時在后座發現了一個手鐲模樣的東西,回家問兒子才知道是一枚智慧手環,網上標價1500元。劉師傅馬上查詢當天服務的訂單記錄,通過分析,鎖定了幾名有可能的失主。“我怕打擾他們,就挨個發短信,終於有一個回復了。可是我住東邊,失主住西邊,往返需要40公里,最後我就把手環快遞給了乘客。”

  讓劉師傅沒想到的是,這次拾金不昧的行為,為他帶來了一筆大生意。一週後,丟失手環的乘客主動聯繫劉師傅,希望他幫忙招待一對到北京旅行的德國夫妻,包車5天。

  劉師傅透露,目前AA租車主要有隨叫隨到、接送機以及日租車服務。隨叫隨到一般需要司機在乘客叫車地點3公里以內才能看到,節省了顧客等候時間,也避免空駛。日租服務收入更高,每天8小時,100公里以內的套餐,凱美瑞480元、邁騰550元,奧迪A6 800元,還可以指定司機。

  “公司對服務品質要求高,AA租車的乘客忠實度也很高,現在的單量也比剛加入時多了很多。尤其是今年的十一長假以及APEC期間,幹不完的活。只要不懈怠,不愁沒錢掙。”

  案例4

  董師傅

  “決定走一步看一步”

  在加入易到用車之前,董師傅是一名小型網際網路公司的業務員,每個月薪水5000元,老闆精打細算,加薪機會渺茫。喜歡開車的他,幾年前就註冊成為了易到用車的司機,但只是偶爾順路才接單。今年年初,他辭掉了工作,成為了一名專職司機,每個月1萬元以上的收入和相對自由的時間,讓他感到滿意。

  但最近,從緊的政策讓他接單時多加了幾分小心。有經驗的司機都知道,到了機場送完客人馬上開走,千萬不要停留,對待那些站在機場門口的招手族,絕對不能理會。董師傅告訴北京晨報記者,如今,對於黑車的判斷必須“抓現行”。機場交通監察隊的戰鬥能力也在提升,有不少都是便衣,檢查手法也更加隱蔽。“有些客人剛下車,便有人來問,您坐這車得100多塊錢吧。消費者往往不會想那麼多,給予答覆。這時,監察隊會立即出動,在機場門口,一抓一個準,直接扣車罰錢。“要是趕上這麼一回,這個月就白幹了。”

  “最近也聽説政策不允許這麼幹,可能還會有突擊檢查,我們都很小心,多接熟客。但真要檢查也不是件容易事,這麼多司機不可能一夜之間都不幹這活了,我們也決定走一步看一步。”

  本版撰文 晨報記者 韓元佳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