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9年09月20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攀枝花試驗過橋貸

  • 發佈時間:2014-12-02 06:35:27  來源:四川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本報記者 李龍俊 劉旭

  不少企業都面臨資金斷檔難題:舊貸到期而新貸未到手,接續不上,就存在一個“坑”,填不上,企業可能因資金鏈斷裂而關停。在這樣的節骨眼上,誰來幫企業一把?攀枝花就做了這樣一個試驗:由財政拿出2億元,為企業的舊貸和新貸之間提供“過橋貸”。自2013年初開始發放以來,已為百餘家企業解困。這是怎樣的一種試驗?

  1

  為何借?

  形勢逆轉,下游企業從先款後貨變成先貨後款,上游企業資金趨緊。政府拿錢出來,填補舊貸新貸之間的時間差。

  “前期國際鈦白粉價格有上漲,但每噸1.4萬元的價格難以覆蓋成本,企業仍處於虧損狀態。”11月25日,攀枝花溫暖如春,但在攀枝花市鈦海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機器轟鳴的車間內,公司副總經理張家華表示,公司現金流吃緊,難以及時歸還到期貸款,讓公司管理層如履薄冰。

  眼下他可以略感寬心的是,11月獲得了1000萬元政府“過橋貸”,能幫企業度過短期資金難關。企業所説的政府“過橋貸”,全名“攀枝花市企業應急轉貸專項資金”,由攀枝花市在2012年11月拿出1億元財政資金設立,交由市國投公司統一掌握使用,為企業短期拆借資金“搭橋”:幫企業還舊貸,企業獲得新貸款後歸還這筆錢。企業按照銀行一年期貸款利率繳納使用費。1000萬元拆借一天,需要1600多元的費用,而同等情況下,民間借貸需要付出3萬多元,甚至更高。

  今年4月專項資金增至2億元。

  在財政資金稀缺的情況下,政府為何拿出這樣一筆錢來直接幫企業?“資金緊張,仿佛在一夜之間突然到來!”作為攀枝花豐源礦業公司的“管家”,財務部長徐英提起當時的情況,好日子在2011年下半年戛然而止。

  豐源礦業是一家主營鈦精礦洗選等業務的企業,當初下游企業為了能拿到貨,堅持先付款後提貨,公司賬面上的預收款一直都保持在1億元以上,償還銀行貸款根本不是問題。但2011年下半年,形勢逆轉,下游需求減緩的信號第一時間傳遞到前端原料企業:即使礦石價格下調,貨依然發不動。部分下游企業願意買礦,但先款後貨變成了先貨後款,公司流動資金漸趨緊張。

  攀枝花各類鋼鐵企業、鈦白粉企業、機械加工企業等也不好過,曾經不差錢的企業開始捉襟見肘。如何找錢還舊貸以便能借新貸,成了一大難題。

  填補新舊貸款之間的時間斷檔,可以找民間借貸,但成本不低。徐英説,企業賺的錢還不夠還民間借貸的利息。還有企業甚至連高利貸也找不到,出現資金鏈斷裂。

  瞄準企業資金短期拆借難題,政府“過橋貸”應運而生。

  2013年初,四川華鐵釩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拿到了首筆1000萬元政府“過橋貸”。截至今年10月,攀枝花市已累計發放超過210筆,迴圈放款金額超過29億元,為百餘家企業提供短拆救急資金。

  2

  借給誰?

  借錢費用低,企業自然搶著要。不可能有求必應,借款原則是符合産業政策,救急不救窮。

  成本只相當於民間借貸的二十分之一,這引發了企業的巨量需求。僧多粥少,誰有資格獲得政府“過橋貸”?

  “企業要符合攀枝花市的産業政策。”攀枝花市經濟與資訊化委主任侯大同表示,“不能遍地撒胡椒面。”

  根據《攀枝花市企業應急轉貸專項資金使用管理辦法》,資金重點支援納入市級以上重大工業産業化項目,特別是釩鈦産業項目企業;對“6+2”優勢産業有引領帶動作用的企業;重點農業産業化項目企業及生産性服務業項目企業。

  工業企業成了支援的重點。今年前10月,獲得資金支援的64戶企業中,工業企業佔到54戶,佔比超8成。

  豐源礦業便多次獲得幫助。“2013年11月第一次用到政府‘過橋貸’,到目前我們公司共用了5次,累計金額超過2億元。”徐英告訴記者,如果這些資金都通過民間借貸獲得,公司財務支出將增加300萬元以上。

  即便符合産業政策,企業也未必能申請到資金。“救急不救窮,要幫的肯定是救得活的企業。”負責企業借款資格審核的一位負責人直言,對生産經營不正常、有職工欠薪、有經濟糾紛訴訟等企業,不予提供轉貸支援。

  這引起了部分企業的質疑:同樣經營困難,為何區別對待?“如果不這麼規定,錢拿去支援難以為繼的企業,豈不是白費力氣!”該負責人表示。

  四川大學中國科技金融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毛道維也認為,稀缺資源的配給必須要有所篩選。哪些企業有資格?除了産業政策外,還應有多元標準和專業化評估手段,特別應支援技術含量高、轉型升級中的中小企業。

  3

  怎麼借?

  資金有限,要幫助更多企業,就必鬚髮放及時,加快迴圈。用錢須提前申請,佔壓資金逾期的費用加倍。

  過橋貸資金池翻了一倍,但總盤子依然不大。要幫助更多的企業,就不能讓資金停滯在某家企業。這對資金的發放速度和還款週期都提出了要求。

  “要用錢,最好提前20天左右申請。”立新養殖公司總經理邢曉艷對借款時間、週期把握得很清楚。公司是當地農業産業化龍頭企業,今年開工有機肥項目佔用了不少資金。10月20日一筆1000萬元的貸款將到期,月初邢曉艷就提出用款申請,初審很快通過,隨後市財政、經信委、金融辦,人行攀枝花中心支行、銀監分局等聯合會審通過,攀枝花市國投公司隨後在20日放款,幫企業償還貸款。10天后,這筆借款就歸還了。“企業提前申請,不僅方便應急轉貸專項資金會商工作領導小組提前審核材料,也便於資金的籌措。”

  專項資金的使用時間根據銀行的放款週期分兩檔:不超過15天或20天。對於逾期資金,規定加倍收取資金使用費,視情況取締企業後期的資金使用資格,並按司法程式依法追還。“確保資金只用於短期拆借,而不是給企業當流動資金。”侯大同強調,資金迴圈的速度越快越好。

  今年前10月,攀枝花企業應急轉貸專項資金累計借出16.12億元,考慮到4月份總資金才增至2億元,本金在今年至少已迴圈近10次。

  為擴大企業受惠面,毛道維建議引社會資金入場,增加總量。比如可再引入2億元社會資金,可以將政府2億元本金的收益讓渡給社會資金。

  4

  怎麼還?

  如果企業借錢不還,2億元專項資金就有打水漂的風險。做好風控,才能讓“過橋貸”走得穩健。

  專項資金自身的安全是另一大關鍵。如果企業借錢不還,2億元資金很快就會流失。如何做好風控?“對企業進行嚴格的篩選與審查,就是對風險的一大控制,包括太差的企業不借等。”負責資金具體發放的國投公司工作人員表示。

  對單筆借款金額的上限也進行了限定,不超過總盤子的25%,一是讓更多企業受惠,同時也避免單一企業借款風險過大。

  最重要的風控,還來自銀行。根據規定,申請借用應急轉貸資金的企業,必須按要求事先徵得貸款銀行同意續貸,並取得貸款銀行出具的書面轉貸承諾書。也就是説,銀行書面承諾在企業還舊賬後同意續貸新款,政府才願意幫忙發放“過橋貸”。

  根據規定,如果還銀行的舊賬是1000萬元,但銀行同意續借資金只有500萬元,過橋貸款也只能借500萬元。

  即便是這樣,仍有意外出現。2013年,部分企業拿到了銀行的新借款,但沒及時歸還專項借款,導致逾期。

  為了彌補制度缺陷,今年攀枝花市規定資金封閉運作,在資金流向監管問題打上“補丁”——由市國投公司、貸款銀行、貸款企業設立共管賬戶,確保應急轉貸資金封閉運作,企業獲得新貸款後,只能歸還“政府過橋貸”,不會被企業挪用。

  資金封閉運作後,目前尚未出現逾期不歸還的情況。“風險點並未完全被封閉,如果銀行作出了承諾,但在收到還款後,依然不願意續借新款呢?”有分析人士指出,在現行條件下,承諾似乎並不具備法律效力。

  如何建立更有效的風控機制?記者發現,山東泗水版政府“過橋貸”要求企業繳存“過橋風險保證金”,金額的10倍以內作為其使用過橋資金的最高上限。還有一些地方,“過橋貸”引入擔保等市場化風險分擔機制。

  讓政府的力量與市場力量充分結合,或許政府“過橋貸”能走得更穩。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