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20日 星期六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新疆空姐制服變遷 你不知道的事

  • 發佈時間:2014-10-06 10:33:04  來源:中國民航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在提倡個性、時尚的時代,制服也許會被認為一成不變,缺少多樣化色彩,但空乘制服因其籠罩著神秘光環和蘊含特殊的職業使命,受到不少人的青睞。在新疆民航60年的發展史中,空乘制服不僅是企業或身份的標識,還體現了行業文化與地域文化的充分交融,折射出新疆民航每個階段的變遷。

  □熊松松

  簡單樸素

  統一制式服裝下的崢嶸歲月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新疆民航的空中服務工作由空勤組承擔。隨著乘務員編制出現,新疆民航的空中服務水準逐漸走向正規化。藍褲子配上白襯衫,就是當時的空乘服裝。其後,新疆民航的乘務員第一次有了自己專屬的制服——灰色圓領西裝、筒裙。在那個物資相對匱乏的年代,乘務員雖然每人只有一套制服,但因布料質地在當時算是極其好的,加之式樣簡單又大方,搭配黑色平底皮鞋,因而受到大家的格外青睞。乘務員都非常珍惜制服,每次穿得都十分仔細,執行完任務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制服整理、包好。

  上世紀七十年代,隨著機型、航線的增加,新疆民航組建了乘務分隊。因為歸軍隊管理,乘務員制服也由灰色西裝變成了英姿颯爽的軍裝。雖然單調的軍裝體現不了乘務員的職業屬性,但軍裝強調統一、講究規範,其蘊含的責任和精神與乘務工作擔負的安全職責不謀而合,軍裝褲也方便了乘務員完成機上的體力工作。

  1978年,維吾爾族姑娘瑪麗婭穿著軍裝走進了客艙,成為新疆第一代少數民族空姐。當時的新疆民航還處在發展初期,沒有像樣的跑道,客艙環境不盡人意。她執飛的裏-2飛機、伊爾-14飛機由於機型小、密封性差,每一次飛行都是嚴峻考驗。

  一次,她在執行烏魯木齊—庫車—庫爾勒—喀什航班任務時遇到強氣流,飛機強烈顛簸,機上乘客被顛的嘔吐不止,連飛機上的3名軍人也吐得直不起腰。一位哈薩克族老人嘔吐後無法坐立,難受地趴在過道。瑪麗婭忍住難受,穿梭在顛簸的客艙中,為旅客端茶送水,還扶起哈薩克族老人,為他擦臉捶背、送去茶水、攀談安慰。下飛機時,哈薩克老人雙手合攏,哽咽著説:“姑娘,今天多虧有你的貼心照顧!”

  進入上世紀八十年代,人們對空中服務的要求也逐漸提高。民航局也提出空中服務逐步向標準化、規範化、制度化邁進的目標,對全國民航空乘服裝進行了統一。為此,新疆民航專門從北京請來兩位師傅,為空乘量身定做制服,這時的夏季制服是天藍色西裝裙,冬裝是墨綠色褲裝西服。空姐制服邁出了職業化的一大步,就像一朵浪花,在許多年輕女性心中蕩起旖旎。

  地域元素

  初顯特色的韶華時光

  上世紀八十年代,航空公司走上了企業化的道路。民航局一宣佈取消對全行業統一著裝的硬性規定,各大航空公司便鉚足了勁,將空乘制服作為企業形象的重要識別因素,放開手腳進行大膽設計。

  1985年1月1日,新疆航空公司成立,並專門請來上海的師傅,為全體乘務員量體裁衣。設計出來的空乘服裝較以往有了較大變化,制服的主色調是藍色,大膽增加了橘紅色。幾次換裝中,夏裝曾有過白色西裝、乳白色連衣裙,春秋裝有過橘紅色西裝配黑色西裝褲,冬裝為藏藍色褲裝等,制服的時尚感越來越強烈。

  新成立的新疆航空公司陸續引進圖-154、伊爾-86以及其後的波音系列飛機主力機型,改寫了“飛機螺旋槳,航線不出疆”的歷史,開通了烏魯木齊—北京、烏魯木齊—上海、烏魯木齊—廣州、烏魯木齊—阿拉木圖等國內、國際航線。據當時的乘務長姜維麗回憶,那時候乘務員覺得能穿上新疆航空公司的空乘制服就是一種極大的驕傲,每個人都是發自內心地熱愛這份工作。當時圖-154滿座載客量是164人,一個航班下來她們能收到100多封表揚信。

  1996年10月29日,新疆航空公司將烏魯木齊至北上廣航線列為全民航30個文明航班創建之中。創建工作是一項大工程,對服務人員的服裝要求是硬指標。在學習和借鑒別的航空公司制服特點的同時,新疆航空公司的空乘制服有了新的變化。夏裝馬甲上增添了電腦刺繡的維吾爾族民族花紋,領花選用新疆少數民族特有的艾得來絲綢。空姐穿戴這樣帶有民族特色的服裝和絲巾,無論飛到哪個機場,都能一眼被認出是新疆的空姐。同時又推出了一些新疆少數民族服裝,用於執行節日航班和專包機任務作迎賓服,這些特殊的服裝成為空中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乘務員張漢雲説,身著具有新疆地域文化元素的空乘制服,乘務員在新疆航線上的服務更具親和力。當時新疆航空用伊爾—86飛機執行朝覲包機任務,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坐飛機,不會使用廁所馬桶,但乘務員會去及時清理,並給每個使用的人講解使用方法。近8個小時的漫長飛行時間,有些老人睏了就躺在地板上睡覺,乘務員除了做好例行的空中服務外,還要不斷地告知他們各種安全須知,提醒他們不要躺在地上以免受涼。乘務員真摯的服務和微笑,讓朝覲的老人感受到家人般的關懷和照料。下機時,很多老人將自己帶的紅棗、核桃捧來送給她們吃,久久地握著她們的手不停地説:“熱合買提。”(維語“謝謝”的意思。)

  接軌國際

  明確品牌定位的“木棉之春”

  與民航烏魯木齊管理局正式分離後的新疆航空公司,在2002年10月和南航聯合重組,並於2003年7月1日統一了空乘制服。統一後的南航新疆分公司空乘制服兼具時代潮流和東方特色,夏裝紅色連衣裙在設計上吸收了傳統旗袍的風格——立領、收身,體現出東方女性的端莊嫵媚和中國傳統服飾的莊重大方;領子上的金色繡線和八顆金色紐扣相互呼應,顯示出高雅和活力;襯衫上點綴的南航集團木棉花標識極富企業文化韻味,整套服裝既時尚美麗又符合職業需要。

  2006年,南航開始謀劃國際化戰略轉型,除了機隊規模、航線規劃、人員配備外,具有自身特色的國際化形象顯得尤為重要。而乘客對於一家航空公司的品牌認知,95%以上是在客艙中形成的。當年8月28日,南航5000多名空姐陸續穿上了由法國著名設計師設計的新一代制服。這套制服至今仍然在萬米高空向國內外旅客展示南航形象,伴隨乘務員一起為旅客提供優質服務。

  這款南航空姐制服在設計上充分體現了“東方文化、國際接軌、南航特色”的國際化品牌戰略定位,設計理念充分考慮南航服務品牌形象;款式時尚大方,木棉紅和寶石藍兩款顏色與南航VI形象融為一體;質地上做到了透氣、吸汗、抗皺,以適應乘務員客艙工作環境,便於客艙內工作。這款制服在吸取東方美學精華的基礎上添加了西方元素,將傳統的中國意境美融入到世界一體化的大趨勢當中。

  2003年參加工作的乘務長劉曉萍,第一次穿上的制服,是帶有新疆地域特色的空乘服,深藍色的基調配上維吾爾族的艾得來絲綢領花,非常美麗大方。“我還是一名新乘務員時,一次飛烏魯木齊-廣州,航班上一名攝影愛好者還為我拍了一張制服照”。時隔兩年,劉曉萍換上了南航的新制服,再一次執行烏魯木齊-廣州航線,恰好又一次碰到了這名攝影師,而他已經認不出劉曉萍了。談起兩年前的那張照片,攝影師説:“你的變化特別大,已經沒有了當初羞澀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自信大方的微笑,空乘制服的變化,見證了你的成長和成熟!”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