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9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告別“客房經濟”打造旅遊新業態

  • 發佈時間:2014-09-19 00:35:21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楊舟 周相吉   責任編輯:羅伯特

  在四川省九寨溝風景區溝口,一座新立的寫著“天堂口”字樣的藏式牌坊引起過往遊人的注意:四排風格統一的藏式民居坐落在群山環抱中,三條主題各異的民俗風情街迎接八方來客。在這片佔地一萬多平方米的藏式文化街區裏,遊人們可以品藏家美食、覽九寨文化。

  這就是投資1000萬元、今年5月剛剛落成的天堂口民俗風情街。項目打破傳統的“客房經濟”格局,通過整合原有資源、開發新的休閒娛樂項目和有特色的旅遊紀念品,重新對九寨溝景區打造包裝,示範並帶動九寨溝景區的旅遊服務行業轉型。

  主打藏文化休閒旅遊

  周強、甘露、郭鵬和陳國平都是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人,四個80後小夥子既是同學也是好友。大學畢業後,四個人都在各自的社會崗位上有所歷練,但心裏卻始終懷揣著創業夢想。

  周強是九寨溝縣彭豐村土生土長的藏族小夥,在他出生的1986年,九寨溝風景區的開發剛剛起步。“小時候,家裏隨便鋪個草席就能招呼遊客過來住。”回憶起九寨溝風景區高速發展的那一階段,周強覺得當地村民參與旅遊服務行業的形式太原始、太粗放了,這直接導致了九寨溝溝口現在雜亂無章的商業佈局。

  “當時大家覺得能掙錢就挺好,沒多想怎麼掙能更好。”周強説,九寨溝風景區目前的旅遊業態和十幾年前沒什麼變化,主要解決的還是遊客的吃住問題。溝口隨處可見當地老百姓開的飯館和客房,但是缺乏規劃管理和後續服務,賺的都是“一次性”服務的錢,根本留不住遊客,更別提開發一些休閒娛樂項目和有特色的旅遊紀念品了。

  “我覺得九寨天堂不應該是這個樣子。”説起自己和夥伴們做“天堂口”的初衷,周強坦率地説。

  2012年,大學畢業後到建築公司工作的周強去雲南麗江玩了幾天。在麗江,他除了白天遊山玩水、欣賞美景,每晚都還能逛逛四方街、嘗嘗小吃、買買紀念品,在放鬆身心的同時體驗民俗文化。他注意到,遊客們花在休閒活動上的消費要遠遠超過吃、住、門票等基礎消費。

  而以九寨溝縣2013年的旅遊數據為例,全年旅遊收入高達60余億元,接待遊客超過470萬人次,但除去門票、住宿、餐飲等必要的基礎消費外,遊客每人平均消費不到500元。

  “這是典型的有錢花不出去。”對比麗江古城和九寨溝風景區,周強覺得家鄉發展的空間還很大。

  大學裏學習工商管理的羌族小夥子郭鵬告訴記者,在周強透露了想為家鄉旅遊業發展做點事兒的願望後,他們另外三個小夥伴立即響應。

  2013年,四個小夥子分別從北京、成都等地辭職回到九寨溝,籌劃成立九寨溝縣小石頭旅遊服務有限責任公司,正式啟動了“天堂口民俗風情街”項目。

  為了更準確地定位市場,四個人認認真真做起了“功課”。他們先後去了雲南麗江、束河古鎮、湖南鳳凰、成都寬窄巷子和錦裏等以休閒旅遊為主的景區考察調研,對這些地方的業態組成、經營風格進行學習,並參考九寨溝當地的市場狀況,有選擇性地借鑒經驗。此外,小石頭團隊對九寨溝當地的市場也進行了調研。他們不僅統計了九寨溝溝口彭豐村的客房數量,針對九寨溝風景區淡、旺季的車流量和人流量也進行了分析。最終,天堂口民俗風情街的定位放在了主打藏族民俗文化的休閒旅遊業態整合區上。

  當四個大學生挽起袖子開始幹項目時,天堂口遠沒有達到“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的條件。貸款、設計、租房、招商……每一個難題都像是攔路虎,迫使四個初出茅廬的小夥子一切從零開始,穩紮穩打。沒錢,那就把工作幾年的積蓄拿出來,再把全部身家投到銀行去貸款;沒人,四個小夥子就身兼數職,既是投資管事的大股東、小老闆,也是工地上推車揮鏟的建築工人。

  “之所以給公司取名叫‘小石頭’,就是希望我們能踏踏實實地做好每件事,為以後的發展奠定基礎。我們就是一塊小石頭,也甘願當一塊小石頭。”周強説。

  告別“客房經濟”打造完整業態

  一直以來,九寨溝景區溝口的旅遊服務業都是以“客房經濟”為主,當地百姓出租自家客房,每年都能賺上幾萬、幾十萬。如果再開個小飯館、賣點兒紀念品,僅靠旅遊旺季那幾個月的拉動,也能保證一年收入不菲。

  “天堂口旅遊項目的目的就是通過整合原有的資源,重新進行打造包裝來實現經濟效益的最大化。”周強表示,傳統的“客房經濟”格局難以謀求更大發展空間,他們想以天堂口這種全新的理念和經營模式,來示範並帶動九寨溝景區的旅遊服務行業轉型。

  “照以前的做法也賺錢,但那不是長遠之道。”郭鵬為當地老百姓算了一筆賬:一間40平方米左右的客房,除去裝修等費用,出租三年的話能賺2.5萬元,三年之後還要進行再投入;但在天堂口這樣有休閒文化的業態經濟裏,一間客房一年就能賺4萬元左右,並且,在整體的包裝運營下,房東不必為客房重復投資。

  可是從當地百姓的角度講,放棄以前嘗到的甜頭去嘗試新的方法並不容易,他們始終更相信“客房經濟”的穩定性。但對於天堂口項目來説,完整的業態呈現是重中之重。為了能從九寨溝溝口漳扎鎮彭豐村整體租下四排民房和三條街,這四個大學生整整磨了幾個月。

  挨家挨戶地跟村民擺事實、講道理,召集村民開會討論……最終,項目組以300萬元的房租從彭豐村12個房東手裏整租了70個門面,構建起天堂口的業態骨架,使整體一致的風貌打造成為可能。

  項目組為天堂口民俗風情街預設了美食、工藝品、休閒三種形態,通過營造整體氛圍和打造聚合效應來提升競爭力“我們尤為側重街區的文化氣息。”陳國平説,九寨溝風景區的服務行業裏傳統的東西多、年輕的風格少,天堂口雖然不是一個大項目,但它重在新鮮、贏在理念。

  在天堂口對外開放前,四個創業者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對外招商引資,為規劃好的業態模組補充有生力量。

  一方面,他們在九寨溝溝口設立了招商辦公室和招商廣告,對感興趣投資的客戶進行現場介紹。“這種方式最直接。”郭鵬介紹説,在九寨溝開店做生意的還是以當地人和長期在九寨溝做生意的群體為主,所以這種現場招商的方式收效不錯,天堂口半數以上的商戶是通過這種渠道引進來的。

  另一方面,他們在成都以及周邊一些地區,按照天堂口規劃的業態去尋找目標客戶,帶上資料到府招商,但這種方式效果並不好。儘管九寨溝風景區舉世聞名,已經是成熟的旅遊目的地,可是天堂口這種業態佈局在九寨溝還是相對新鮮,無法準確勾勒的利潤藍圖很難打動商戶去投資。

  當時的天堂口街區還在建設中,沒有成型的規模和成功的先例支援,在總結了自身的優勢和劣勢之後,項目組有針對性地繼續開展招商引資工作。為了吸引有競爭力的商戶入住,他們提出了分期付房租等優惠條件,同時,大力招攬和他們一樣具有活力和想法的大學生來街區創業。

  至今,已經有15家大學生商戶進駐天堂口,來自甘肅、浙江、山東等地的大學生們思維活絡,很快在當地打開了市場。如今,阿壩州九寨溝縣青年(大學生)創業園天堂口創業基地也設立在這裡。

  蒲公英安多手工藝品店的店主王敏來自甘肅蘭州,她自2008年起就在九寨溝風景區當導遊,過去幾年也曾在離溝口7公里左右的漳扎鎮上開店“那個時候業態不明顯,鋪面上層做住宿,下層做休閒,周邊環境很雜亂,幾年做下來都是虧本的。”王敏表示,吸引她進駐天堂口的主要原因就是小石頭公司的業態經濟理念。

  經過6個月的不懈努力,前後耗資共1000萬元打造的天堂口民俗風情街于2014年5月18日正式對外開放。四個月的時間裏,這裡聚集了越來越高的人氣,從原來默默無聞的花椒地成為九寨溝溝口的標誌性街區。截至8月底,天堂口共接待遊客近16萬人次,創造産值超過400萬元。

  “現在天堂口不僅有經濟效益,它的存在也有了社會意義。”周強説,天堂口的理念和初步成功對周邊的商家影響很大,讓很多人看到了休閒文化旅遊産業的潛力,許多曾經持觀望態度的投資者和商戶都來與他們接洽,這標誌著新的旅遊服務業態在九寨溝景區有了更高的認知度。

  變觀光遊為休閒度假遊

  “遊客們來這裡是尋找差異化的東西,所以我們賣的旅遊紀念品就不能跟全國各地的旅遊景點都一樣。”蒲公英安多手工藝品商店的店主王敏説,民族特色的産品在使用上會有很強的地域性,所以他們現在重點開發的是既有民族元素在裏面、生活中又能用得上的産品,比如來自牧區的純天然牦牛乳手工皂、牦牛毛編織的圍巾等。

  “為了能讓遊客在離開九寨後仍然能買到我們的産品,我們還開了網店和微店。”王敏説,天堂口裏很多商戶都是年輕人,順應九寨溝旅遊産業提檔升級的潮流,大家的經營思路都很活躍。

  香港中文大學的劉曉莉和王瑤為九寨溝的美景配上詩歌,打造了一系列明信片産品銷售。來自成都的自駕遊遊客李亮在這裡購買了兩套明信片,還饒有興致地在店裏蓋上九寨溝旅遊紀念章“這上面拍的九寨可比我拍的好看。”李亮在店裏直接寫好了幾張明信片要寄給朋友。

  看到商戶們積極地做出改變,周強略帶興奮地説,九寨溝風景區的交通條件正在大幅改善,隨著“山高路遠”問題的解決,九寨溝必然會有更加多樣化的發展途徑,天堂口項目是一個有益的嘗試。

  儘管成績有目共睹,但目前來講,小石頭公司在天堂口項目上的盈利並不可觀。

  因為天堂口項目的盈利點目前仍相對單一———房租的差價,也就是公司從老百姓那裏承租的租金與租給商戶的租金之間的差額。不高的房租差價利潤率,加上項目前期在景觀、基礎設施、燈光系統等方面投入的大量資金,以及公司所承擔的店面空置的損失,天堂口項目的利潤空間稍顯狹窄。

  同時,天堂口項目的盈利與否也跟商戶們的經營情況息息相關。“目前,美食、住宿、工藝品等大部分商戶的經營情況相對穩定,但也有一些商戶,每個月的收益甚至抵不上房租。”郭鵬説。

  彭豐村人楊金強開的斑布酒吧是第一個入駐天堂口酒吧街的商戶,主打復古民族風情的酒吧在開張前兩個月生意還不錯“天堂口相比九寨溝其他地段最大的優勢就是人氣旺。”楊金強説,天堂口街區離景區不到1公里,可以説是九寨溝溝口最好的地段,每到傍晚,街區前的廣場上也會有鍋莊舞,吸引很多遊客來參與。

  但最近,酒吧在經營發展上遇到了一些困難。楊金強告訴記者,九寨溝的酒吧街跟麗江等地的酒吧街不一樣,因為九寨溝一直以來的觀光旅遊模式,酒吧這一業態還是較為尷尬地游離在主要休閒目的地之外,許多來天堂口逛的遊客都更青睞美食與工藝品。

  “宣傳是個大難題。”楊金強説,他們現在試著用新媒體來進行行銷,通過和去哪兒網合作推出優惠券等來吸引遊客、提高酒吧的知名度。

  “現在的天堂口在附近地區還是較為孤立,等小石頭他們繼續擴展之後,就會形成區域性的影響。”楊金強説,天堂口的經營理念在當地商戶中引起很大反響,如果能逐步發展,將九寨溝溝口像麗江等地一樣把休閒區域和民居等根據功能有效隔開,酒吧街的發展可能會更舒展。

  “項目計劃在3年內回收投資成本,形成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良性迴圈。”陳國平説,隨著天堂口人氣的不斷增高,公司將利用天堂口平臺繼續發展旅遊紀念品開發與銷售、土特産銷售、周邊短途遊及戶外旅遊項目,並建立網路服務平臺。

  “我們還想打造一個‘阿壩之窗’,把阿壩州的特色文化和美食,通過九寨溝景區集中呈現給世界各地的遊客。”周強表示,九寨溝過去“觀光型旅遊”的影響力正逐步減弱,不久的將來,九寨溝將會成為“休閒度假型旅遊”的重要目的地,旅遊業的發展也將與村民增收更加緊密地結合起來。

  ■延伸閱讀

  旅遊産業轉型的新機遇

  一直以來,九寨溝憑藉其舉世無雙的自然稟賦成為中外遊客競相前去的國際旅遊目的地,九寨溝縣的遊客接待量也逐年攀升,帶動相關旅遊産業不斷發展壯大。但與此同時,這也為旅遊行業規範管理帶來諸多挑戰。“目前,九寨溝旅遊管理面臨三方面的挑戰。”九寨溝縣委書記羅振華介紹説。

  一是“夏熱冬冷、淡旺季明顯”。全年90%的遊客集中在每年的4-10月,九寨溝景區日最高接待量超過5萬人,全縣遊客最高停留量10萬人,給旅遊要素保障和行業規範管理造成巨大壓力。

  二是“點多面廣、規範難度大”。九寨溝縣賓館飯店達130余家,90%以上為低星級或非星級賓館飯店;鄉村旅遊發展處於起步階段,2012年以來新成立的23家鄉村旅遊經營公司分佈在九環線沿線各鄉鎮,旅遊接待設施配備和從業人員素質參差不齊,成為行業規範管理難點。

  三是“一景獨大、發展不平衡”。九寨溝景區接待量佔全縣遊客的90%以上,該縣其他具有比較優勢資源的景點因為各種原因,很少有遊客光顧。這一定程度造成景區旅遊業發展與富民的關聯度不強。

  為了探索全域景區建設、加快富民步伐,九寨溝縣在2014年提出了全面提檔升級旅遊業,而“天堂口民俗風情街”的出現,正好與之契合。

  “這些創業的大學生給九寨溝旅遊産業注入了新鮮的理念和力量。”羅振華説。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