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6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黑車司機眼中的黑車管理

  • 發佈時間:2014-09-02 08:57:01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近期,花季少女遭黑車司機傷害甚至殺害的惡性案件頻頻見諸報端,在引起社會公憤的同時,也把“黑車治理”這一全國性的老大難問題推向了風口浪尖。一方面,黑車的存在因需求而有其合理性,另一方面,其安全隱患又讓其“非法性”凸顯。日前,記者走近北京黑車司機,探尋黑車真實面目。

  “打車難”滋生黑車

  記者在北京採訪期間有一個很深的體會,想要招停一輛計程車真的很難,但坐上一輛黑車則不用費太多時間。

  “據估計,北京的黑車數量高達10萬輛。”北京市租賃行業協會副會長范永耀説。目前,北京市的計程車數量約6.5萬輛。據北京市“十二五”交通規劃,計程車總量繼續控制在6.66萬輛以內。

  “除了火車站、郊區,市區的黑車數量最多。”記者在採訪一位黑車司機時了解到,儘管監管部門對黑車的打擊很嚴,但具體到執法方面,則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若光靠計程車、公交、地鐵系統,北京早就亂了套了。”在北京大興區駐點的黑車司機小袁告訴記者,而且,北京的計程車與黑車有一定默契。“乘客坐計程車到郊區,計程車大部分將乘客載到五環外的一個點,在那裏有很多黑車在等著,再將乘客送到郊區。”計程車司機不想跑郊區,原因是回程很可能是空載,不划算。

  小袁認為,黑車有自身存在的“必要”,比如現在北京的人口多,外地車進京受限,買車搖號、開車限號,計程車數量不足,而且像大興這樣的郊區,計程車根本不願意進出等等。此外,相對於摩的、電動車,黑車的安全性要高得多。所以,用滴滴、快的叫車的,大興等郊區是沒有計程車願去的,黑車就填補了這一塊的空白。

  黑車司機多願“洗白”

  小袁家在離北京1100公里外的河南南陽,三四年前,他放棄了每個月3000多塊錢的裝修工一職,專心開起了黑車。

  現在,他每天早上六點多出車,晚上八九點回家,平均一天能接100多塊錢的活,扣除油錢每個月也能掙3000多,跟當裝修工的收入差不多,但是沒有那麼辛苦,自由的時間也多了一些。

  小袁的孩子、媳婦都在北京,每個月兩三千塊錢根本不夠花。現在他們在大興的農村租了一間簡陋的平房,一個月200多的租金租。“計程車不讓外地人開,要是讓的話,我早就去開計程車了。”小袁有點無奈地説,計程車司機的收入比他們要高得多,一般計程車司機一個月能掙五六千,高的有七八千。但是,在北京開計程車必須要有北京戶口。

  “説真的,我也不想開黑車,誰也不想整天提心吊膽的。説不定哪天北京真下決心整治黑車,那時我們就賠不起了。”他説,要是被抓住的話,最起碼要交一萬多塊錢,才能把車給撈出來。要是交通委能給他們發個牌照,只要每個月的“份子錢”不太苛刻,他願意出人、出車,也願意接受監管。

  用網際網路約租平臺管理黑車

  儘管黑車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不容忽視的是安全隱患。與正規營運車輛相比,“黑車”主要存在四大潛在危害:一是嚴重影響道路交通秩序和安全;二是車輛安全性能得不到保障;三是乘客人身安全難以得到保障;四是乘客合法權益沒有保障等。

  在“合理性”和“非法性”的矛盾面前,網際網路約租車模式的推廣,或是解決治理“黑車”頑疾的新思路。

  今年“兩會”的媒體溝通會上,全國政協委員李書福稱自己是打“黑車”參會的,也抱怨起了北京的“打車難”。他在“兩會”提案中建議,放開計程車數量管控,建立市場準入標準,允許符合標準的“黑車”司機加入計程車運營,讓計程車企業在市場的競爭中逐漸優勝劣汰。

  而業內人士呼籲,除此之外,允許符合標準的“黑車”司機加入“約租車”運營,將黑車和黑司機在合法租賃公司和勞務公司備案,並用網際網路約租車平臺進行統籌管理,不失為一種新的思路。該人士建議,效倣美國紐約計程車和約租車服務並行的模式,通過備案的“黑車”約租車作為補充,讓市場需求得到滿足,消除黑車市場監管空白。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