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女性為何會加入“伊斯蘭國”? 保護自身是原因

  • 發佈時間:2014-08-25 11:39:00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據參考消息8月25日報道【美國《外交》雙月刊網站8月21日文章】題:“伊斯蘭國”的女性———了解和對抗女性極端主義(作者尼米·高裏納森)

  有報道稱,在“伊斯蘭國”,女性組建了自己的一個旅,這令專家們感到困惑以及擔憂。在很多人看來,女性作為暴力極端主義者的想法似乎自相矛盾。女性究竟為什麼會想要加入一場公然壓迫她們的政治鬥爭呢?

  該問題的提出者做了兩個假定,第一是女性本性上比男性更愛好和平;第二是參加武裝叛亂的女性不過是一場男性遊戲中的炮灰,她們愚蠢地為了一場對自己並沒有好處的運動而戰鬥。“伊斯蘭國”的女性證明,這兩個假定都是錯的。

  參與暴力無關性別

  為了解“伊斯蘭國”的女性及其動機,我們可以將她們置於歷史背景之中,將她們與薩爾瓦多、厄利垂亞、尼泊爾、秘魯和斯里蘭卡自願加入暴力團體和民兵隊伍的大批女性———她們有的甚至擔任高層軍官———放在一起考慮。在這些例子中,女性參與的根本原因都與男性相同。生活在十分保守的社會空間中,她們的民族、宗教或政治身份經常面臨威脅,説服她們拿起武器的通常是這些威脅,而不是任何根植于性別的不滿。

  “伊斯蘭國”尤為殘忍的暴力行為可能掩蓋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伊拉克的衝突也根植于身份:從根本上説,這場鬥爭是遜尼派與什葉派穆斯林之間的一場派系鬥爭,若干規模更小的少數群體被夾在中間。這樣我們就能夠理解為什麼“伊斯蘭國”全部由女性組成的漢薩阿旅在徵兵時大大依賴身份政治,以感到自己身為遜尼派穆斯林受到壓迫的年輕女性為目標。

  如果決策者無視這些動機,僅將女性武裝分子看作男性領導的工具,那麼他們將發現防止女性極端主義很難。如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主任簡·哈曼在最近的一篇專欄文章中所説,對抗激進言論需要了解激進分子。

  緣于保護自身安全

  可以肯定,對女性來説,性別和政治能夠發生重疊———以在男性那裏不會發生的方式。

  對多數女性武裝分子來説,通往戰場之路是殘忍的。驅使很多人參加戰鬥的是一種實際的對安全的渴望。在世界各地的戰爭區域,衝突為女性帶來的後果格外多,包括難民營中的物質匱乏,軍事區裏每天的煩擾與恐懼,經常面臨被強姦的風險。參加戰鬥有時是活命的唯一方式。

  2005年,我訪問了斯里蘭卡,目的是了解是什麼驅使女性加入泰米爾伊拉姆猛虎解放組織———一個尋求建立一個獨立的泰米爾國、同時維護文化上根深蒂固的性別角色的分離主義恐怖組織。對女性指揮官來説,安全似乎是一個首要的動機。一名指揮官説:“生活在一個軍事化區域的持續恐懼讓我意識到,生活對泰米爾人是不公平的。所以,我想要為平等權利而戰。”

  該組織的其他女性成員在談到自己加入該運動的主要原因時提到了被政府軍強姦或害怕被政府軍強姦。強姦既是一種政治行為,又是一種性別行為,它是一種獨特的動因。另一名女指揮官説:“因為我是女性,我容易受到傷害,但因為我是泰米爾人,我成了目標。”

  乍一看,斯里蘭卡女性武裝分子的經歷似乎與伊拉克的女性武裝分子沒有多大關係,這尤其是因為“伊斯蘭國”極端暴力,並且對女性的態度十分保守。但她們與斯里蘭卡女性武裝分子的相似之處比表面看起來更多。與在其他地方一樣,多數伊拉剋女性拿起武器是因為她們為自身安全擔心,或者因為她們認為“伊斯蘭國”代表她們的政治利益。在很多情況下,暴力也似乎是政治表達的唯一可用方式。對多數女性、尤其是來自被邊緣化的遜尼派群體的女性而言,暴力成為獲得政治權力的一種工具。

  重新審視女性角色

  為對抗女性極端主義,西方必須了解促使女性參加戰鬥的那些不滿,然後將之消除。通常的解決辦法———例如為年輕女性和女孩提供經濟或職業支援———不可能奏效,因為戰爭區域的女性在生活的各個方面都被深深邊緣化了。當然,這類援助很重要,但它還不夠:除了貧窮以外,戰爭區域的女性還缺少參與政治的權利;當她們無法以非暴力的方式公開表達不滿時,極端主義變得更具吸引力。

  當然,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女性極端主義鮮為女性權利帶來好處。例如,在厄利垂亞,在厄利垂亞人民解放陣線———衣索比亞的一個分離主義團體———取得勝利後,女性武裝分子得到了社會政策控制權,但沒有真正的政治發言權。設想的伊拉克“伊斯蘭國”中的女性似乎也很可能在衝突結束後被邊緣化。

  西方要想真正了解“伊斯蘭國”的女性,它還必須重新審視其在性別和暴力方面先入為主的認識。在伊拉克和加沙等地,媒體會迅速將女性描繪為受害者,將男性描繪為暴力犯罪者。但事實並非總是如此。這種對女性在暴力中所扮演角色的有限了解所帶來的影響超出了衝突本身。的確,維和行動常常將女性排除在戰略討論之外,只讓她們承擔與女性權利明確相關的任務。這種做法是不可持續的。最後,和平通過囊括多種視角而建立,只要帶有性別色彩的假定繼續存在,女性的聲音就將不被傾聽。女性為個人以及政治權利而戰,常常為其中一項犧牲另一項。如果世界忽視這一事實,它將錯過一次應對支撐戰爭的身份政治的機會。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