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19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寬頻不“寬”誰來監管

  • 發佈時間:2014-08-11 06:20:49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小區寬頻運營商所掌控的“最後一公里”是“寬頻不寬”癥結所在。寬頻服務作為一種服務性産品,消費者遇到“缺斤短兩”時,同樣應該獲得賠償。相關部門應研究確定監管措施,明確法律依據,對小區寬頻運營商進行有效監管

  近日,一份名為《2014年北京地區網速測評報告》的發佈,讓“寬頻不寬”的話題引起人們熱議。根據工信部的演算法,下載速率應該是簽約速率除以8再乘以0.9,以運營商號稱的10M寬頻為例,實際下載速率必須達到1.125M以上才算達標。上述報告顯示,北京地區只有北京聯通和北京電信超過了這一標準,北京移動在標準的邊緣以下,歌華有線和寬頻通、長城寬頻則遠低於該標準。

  家住北京市豐台區角門東裏的居民張宇就遇到這樣的煩惱,他在今年年初裝了一條50M的寬頻,“剛開始,網速確實特別快,最近兩個月網速開始不穩定了,有時還很卡。”記者看到,根據測速軟體的不同時段的測速結果顯示,張宇家中寬頻的實際下載速率為498K到1M左右,而根據前述標準,50M的寬頻下載速率應該達到5.625M。

  業內人士表示,一級運營商的寬頻下載速率基本能夠達標,不能達標的通常是二、三級運營商。北京郵電大學資訊經濟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曾劍秋認為,這涉及獨享和分享的區別,使用一級運營商的寬頻相當於獨享一條光纖,而二、三級運營商則是從基礎運營商手中集中購買或租賃一定數量的寬頻,再轉售給小區住戶。原本獨享的寬頻被多個用戶分配後就變成了共用寬頻,網速肯定無法達到標稱速率。這也是多數用戶反映網速不穩定的原因。

  小區寬頻運營商所掌控的“最後一公里”是癥結所在。飛象網CEO、中國通信業知名觀察家項立剛指出,城市裏小區物業與網路運營商的“結盟”造成了“最後一公里”的壟斷,不少小區的寬頻網路都被一家次級運營商所掌控,因此,在固定頻寬下,該運營商會盡可能多地容納寬頻用戶,導致“寬頻不寬”的現象。

  價格問題也影響了用戶在接入寬頻時選擇小區寬頻運營商。張宇告訴記者,他裝的這款50M寬頻是寬頻通的一款産品,包年價格為1180元。與此相比,記者在北京聯通的官方網站上看到,北京聯通的一款50M的寬頻産品包年價格為2680元,兩相比較,消費者的選擇不言自明。

  業內人士建議,用戶在裝寬頻時不應只看表面上的數據,而應該樹立“共用”和“獨享”的概念,“獨享”寬頻能保證使用時速率的穩定,而“共用”寬頻則隨著小區內使用人數的增多會導致速率的下降和不穩定。同時,寬頻運營商應該透明、客觀地介紹自己的業務,對影響寬頻速率的因素明明白白地向消費者進行説明,要確保廣告不會誤導消費者。

  寬頻服務作為一種服務性産品,消費者遇到“缺斤短兩”時,同樣應該獲得賠償。據記者了解,目前北京地區對速率不達標進行賠償的只有北京聯通一家。

  “缺斤短兩”如何界定目前尚無明確標準。此前,工信部電信研究院、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等單位以及360等網際網路公司共同制定了《寬頻速率測試方法—固定寬頻接入》標準,用戶可使用寬頻測速軟體,檢測真實的接入速率,如發現測速結果與簽約頻寬速率差異明顯,可向當地工商和電信部門電話舉報。有業內人士認為,由於市面上的諸多測速軟體自身也存在著問題,測速軟體結果並不具有公信力。同時,舉報後應如何處理也並沒有明確的規定。

  標準尚不明確,監管亦在摸索。專家建議,相關部門應當共同研究確定監管措施,明確法律依據,對三大運營商之外的小區寬頻運營商進行有效監管。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