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2月27日 星期二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貼牌出口:“夾縫之路”能走多遠

  • 發佈時間:2014-08-04 06:33:44  來源:新華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儘管早有了過幾年苦日子的準備,但蘇州萊克電氣股份公司主管財務的副總裁王平平很困惑:“每分錢都在算,看來真是夾縫中求生存了。”

  蘇州萊克以為眾多國際大牌貼牌生産小家電聞名。2004年,吸塵器産銷量就坐上了全球頭把交易,如今全世界每6台吸塵器就有1台“萊克製造”。7月29日,記者在萊克電機廠車間看到,5條全自動生産線全都滿負荷運作。銷路不愁,生産正常,王平平卻不輕鬆。“上周,一家長期供貨的包裝公司老闆,突然攜帶1億多貸款‘失聯’。這種供應鏈中斷讓下游企業猝不及防。”王平平説,萊克有1300多家供應商,數十萬家配套廠。這些企業為降低風險,寧願出租廠房也不願足額開工。萊克只能自己投資將注塑、噴塗等生産重撿起來。

  棘手的還有物流費上漲。7月19日,接到上海限制黃標車通行、碼頭使用費提價等通知,王平平估算,全年物流費用至少新增1000萬元。“前兩年做沃爾瑪訂單,蘇州工廠的貨到美國超市上架,流通成本約佔銷售價30-50%。我們本土卻不低於40%。”

  還有人民幣升值、勞動力成本增加、原材料漲價,王平平説,“這三個老問題,每年將抵消公司60%-70%的利潤。”

  萊克的遭遇,其實是以貼牌為主的外貿企業遭遇的共同難題。貼牌,是我省乃至我國外貿行業的絕對主流。省商務廳外貿處人士説,我們的出口,九成以上是貼牌産品。

  南京大學教授錢志新説,生産製造特別是貼牌生産處在産業鏈低端,相對於研發設計、銷售服務,對市場冷暖、經營環境的改變等更為敏感。

  波司登出口羽絨服,既貼牌,也有部分自主品牌。行政總監王晨華直言,國外消費者對中國品牌認知度不高,中國製造被廉價,國際訂單向東南亞轉移,這些都給中國服裝出口帶來嚴峻挑戰。“與上萬元一件的‘蒙特利爾’比,我們的羽絨服品質、工藝並不遜色,差就差在品牌上。”

  專門代工液晶螢幕的蘇州佳世達電通,全球PC市場每季度下降10%,年年都有供應商倒閉的形勢帶來不小壓力。物流總監王峰説,如果企業沒有新招,挺過去很難。

  “企業由生産型邁向生産經營型,這一步很難。就現階段而言,貼牌加工也可以提檔升級,OEM附加值一般為8%,加入設計的ODM可以達到20%。”錢志新説。

  應對新挑戰,我省貼牌企業正在各展其能。王平平告訴記者,雖然很困難,但萊克通過提高生産自動化化解勞動力壓力,一條轉子生産線,以前6人操作日産4000個,現在1人操作日産7000個,還降低産品不良率80%。通過自主設計創新,貼牌生産的小家電利潤率提高一倍多。

  一方面在倫敦、紐約、米蘭用不同創意提升品牌知名度,一方面瞄準高端市場,為國際著名品牌貼牌,波司登藉此拉開與競爭者的距離。王晨華説,“東南亞國家有勞動力優勢,但高端客戶的高品質、短交貨期等要求,他們無法滿足。今年我們的出口訂單增了兩成。”

  佳世達電通走的是另條路,整合13家成員企業産業鏈。比如,原來由友達組裝液晶面板後賣給佳世達,改為友達進口原材料、佳世達組裝後上生産線,以減少庫存和時間,成本減少8%左右。

  7月27日,記者在啟東海工船舶工業園看到,原是南通啟亞船務的廠房、船塢、碼頭有了新主人。“這是低效産能的升級,啟亞船務破産前造的是普通散貨船,我們的定位是做LPG船(液化石油氣船)、海工船模組、橋梁鋼結構。”新公司京滬重工總經理蔡勇説,一條30萬噸左右散貨船售價3000萬美元,而一條萬噸級LPG船可達4000萬-6000萬美元,而且國際需求很旺。船沒造,他們的客戶和銷售渠道已在手。

  微評 >>>

  走下去,才可能峰迴路轉

  貼牌、代工、定牌……出口企業一旦貼上這些標簽,就會招來另樣眼光甚至被徹底拋棄。

  經濟發展到今天,將貼牌企業在“經濟文檔”中刪除似乎有千萬條理由。諸如,貼牌是用生産要素高消耗換來低回報;貼牌難以獲得國際市場話語權;經過改革開放30多年的歷練,貼牌企業早該趟出一條自主品牌之路了。這些觀點,無疑該多多點讚。但同時,對我們的經濟發展階段和出口實際也應有客觀認知,畢竟無論中國製造還是江蘇製造,扛著品牌闖世界的還寥若晨星。相反,倒是貼牌企業,提供了就業崗位,繳納了稅收,培養了熟練工人。

  當下,離開貼牌出口談外貿穩增長調結構,顯然不切實際。這樣説,並非要固步自封、安於現狀,而是倡導深耕現有陣地,在貼牌中融入創新和設計,提高産品附加值,這也正是為創立自主品牌積聚能量。“夾縫之路”很艱難,但只有堅持走下去,才可能峰迴路轉、迎來坦途。 本報記者 邵生余

  本報實習生 劉宇軒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