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1月18日 星期二

財經 > 新聞 > 專家視點 > 正文

字號:  

孫立堅:住房抵押貸款證券化是非常規調控手段

  • 發佈時間:2014-10-14 07:38: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王斌

  9月30日,央行、銀監會聯合下發《進一步做好住房金融服務工作的通知》(外界稱為“央四條”),提出“鼓勵銀行業金融機構通過發行住房抵押貸款支援證券(下稱MBS),發行期限較長的專項金融債券等多措施籌集資金,專門用於增加首套普通自住房和改善型普通自住房貸款投放”。

  作為最早的資産證券化品種,MBS起源於20世紀70年代的美國,最初是為了滿足退伍軍人與中低收入者的購房需求。在政府支援下,MBS對調節美國住宅産業的結構性需求與促進社會穩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並逐漸為世界各國所效倣。在隨後的發展過程中,MBS的各種金融功能得到不斷開發。

  據了解,MBS在中國的討論和設計起始於上個世紀90年代末,2005年,作為試點,中國建設銀行發行了國內首單MBS,在2007年又發行了一單,但在此之後,MBS沉寂了七年,直到今年7月22日,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總規模68.14億元的“郵元2014年第一期個人住房貸款支援證券化産品”在銀行間市場發行。

  綜合已有的市場分析,對於銀行來説,可以借助MBS表外化存量貸款,騰挪信貸空間,解決資産和負債的久期失衡,但在當前的條件下,銀行大規模發行MBS的動力不足;即便部分有發行需求的銀行,也不是出於增加住房貸款的目的;從7月份郵儲MBS的招標結果來看,市場對其熱情也並不高。亦有業內人士對時代週報表示,儘管是“央四條”中的政策導向之一,但MBS並不那麼重要。

  各種議論均不看好MBS規模化,而浦發銀行的分析指出,MBS的最大買方可能是國開行,它可能會成為國家開發銀行向央行申請PSL(抵押補充貸款)的抵押品。根據此前媒體報道,央行以4.5%的利率向國開行發放了鉅額棚戶區改造項目的貸款。

  時代週報就此採訪了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孫立堅,他也將MBS視作央行未來定向投放貨幣的抵押資産,並且認為MBS在國內不會發展成為規模化的資産證券化産品。

  MBS是非常規調控手段

  時代週報:據我們了解,十年前,住房抵押貸款證券化的方案就已經提出了,十年間也有銀行發行過,在你看來,為什麼央行銀監會要在這個時候強調鼓勵MBS發行?

  孫立堅:中國目前的錢荒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國家現在很糾結,央行如果常規性地降準,錢流不到實體經濟中去,但是如果不投放貨幣,國家在職能轉變的過程中,民生工程的建設又需要很多錢,所以央行採取了定向投放的方式,包括向國開行發補充抵押貸款(PSL),將資金用途鎖定在棚戶區改造的項目上。

  時代週報:之前有分析指出,可能的運作模式是由國家開發銀行來購買市場發行的MBS債券,然後以此為抵押品向央行申請PSL,你也是這麼認為的?

  孫立堅:對的。事實上這種做法國外都少見,央行本來只管貨幣總量,但現在已經開始貨幣和項目捆綁的方式,央行某種意義上做了商業銀行的事情,這是當下不得已的情況下,選擇這種安全性顯得高一些的定向投放方式。但它是非常規的手段,等到以後中國經濟結構的失衡問題解決了,還是會回到降準、降息這些常規的調控手段上去。

  但是我自己的評價是它不一定能起到效果,雖然是定向,但這個過程中一定會有貨幣的信用創造,實體經濟賺不到錢,一旦有貨幣投放出來,市場會想方設法將錢帶到虛擬經濟中去。

  時代週報:現階段銀行會有積極性去發行MBS嗎?

  孫立堅:五大行是國有銀行,國開行又是政策性銀行,不管怎麼樣,樣子是要做的,問題不在這裡。

  現在的問題是國家要把民生當做一個重要的工程來做,國家不做的話,老百姓未來的住房、養老問題更突出、消費更疲軟,實體經濟更糟糕。所以國家現在要讓國開行回歸政策性銀行,國家以4.5%的利率給國開行發放抵押補充貸款。問題是補充抵押貸款的錢投出去以後,在市場上會怎樣去滾動?這些錢到市場上之後,國家就控制不了了。

  MBS可類比美國QE3

  時代週報:如果説現在MBS充當了定向寬鬆過程中的一個工具,那麼今後MBS會不會作為資産證券化的一種産品,有更大規模的發展?

  孫立堅:中國結構失衡顯現的時候,會利用這種創新工具來解決資金定向投放的問題,它就像美國的QE3,是特殊時期使用的,不會走向常態化,所以談不上發展。商業銀行的資産證券化以後肯定會發展,但MBS跟商業銀行的資産證券化不是一個概念,它是由央行推動的。而且MBS的標的資産住房抵押貸款的利率不可能市場化,MBS的收益率不會高。

  時代週報:關於MBS的討論,另一個焦點是把它跟此前的次貸危機聯繫起來,MBS是次貸危機發生鏈條中的重要一環,房地産市場的風險會因此直接傳導給金融體系,這個你怎麼看?

  孫立堅:把它跟美國QE3類比更加合適,它是央行的一種工具創新。次貸危機涉及的是商業銀行自己的資産證券化,是美國民間金融機構為了加快市場資金的回流,借助大機構參與的方式發行次級債,美國五大行買入這些債券,弄成CDO(注:擔保債務憑證)賣給對衝基金,對衝基金再賣給全世界,這些完全是市場化的商業行為。而我們現在是央行給國開行政策福利,讓它去發揮政策性功能。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